真的勇士,必須直面油膩的人生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肖遙 發表時間:2018-06-07 12:29

  一生中又何曾沒有過“油膩”的那麼一段經歷?當初心離你越來越遠的時候,油膩就越來越近了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梁小姐説,有些事是不能細想的,比如哭著鬧著要跟某人結婚這件事,真是一件令人尷尬到骨頭裏的事。

  足夠讓人多年以後,一想起來當時的場面,就恨不得把頭埋在沙子裏,鑽到樹洞裏,跳到黃河裏,在豆腐上撞暈過去……甚至影響到人對終身大事的選擇變得輕率而盲目:只要有人求婚就結吧結吧,只要別叫我再經歷那種哭著鬧著求別人結婚的場面就好。

  掐指一算,距離別人哭著鬧著要跟梁小姐結婚已過去了10年。當時,有一位小劉先生——梁小姐手風琴班上的同學——向梁小姐表白説想跟她結婚,並誠邀她加盟他家的家族企業。

  家族企業對梁小姐不無誘惑,可梁小姐還有文藝夢要做。在小劉先生的人生計劃裏,唱歌彈琴這些事只是細枝末節,有了是錦上花,不需要時是隨時可修剪掉的旁枝別椏。可她咋就把這當個主幹道在維修保養?小劉先生含恨退場……

  梁小姐講這個故事是為了把自己説得很有臉,給自己後面的很沒臉做鋪墊。最沒臉的要算她被離婚的時候,那一瞬間,世界都閉合了……

  説到這兒,梁小姐還是要辯解一下:“這不是沒離過婚麼,經驗不足麼,見笑了呀!我當時哭著鬧著不離,被狠狠離掉之後,還哭著鬧著求複合……有時候想起這一齣,簡直還想抽自己嘴巴,更想抽的是對方嘴巴,還想抽的是,周圍那些圍觀吃瓜的嘴巴。

  這些人——在一個帶娃婦女被推下婚姻的泰坦尼克號的瞬間——有看熱鬧的,毫不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嘴臉;有跟著添亂的,借著去説合的名義竟然向男方借錢;還有人就像禿鷲,等著別人的糟糠妻被離掉,好把自己的親友推薦給對方……”

  那一次,梁小姐請求閨蜜小閔的男友去遊説,小閔的男友和她老公是哥們兒,但被他委婉地拒絕了,他很聰明地知道儘管梁小姐是在死馬權當活馬醫,死馬還是死了。

  想不到風水輪流轉,兩年後小閔和老白勾搭上了,要跟她男友分手,男友哭著鬧著求複合,找梁小姐遊説小閔,也想死馬權當活馬醫,被梁小姐清醒地提醒他死馬真的死了。説的時候,梁小姐感到一股痛快。

  人生老贏家小閔也有不淡定的時候,她跟老白在一起的最後一程,大家都知道他們的關係要玩兒完。真玩兒完的時候,小閔生拉活拽地不離不棄,非要跟他繼續上演你耕田來我織布。

  老白問:“你早幹嗎去了?”小閔哭得梨花帶雨,私下裏跟梁小姐説:“我早?我早也沒看上他,晚也沒看上他,可我就是不想面對一個人的深淵。”這一次,人們不是很熱心,連看熱鬧的心都沒了。小閔説是因為自己不如梁小姐當時那麼慘,不慘,就不好看。

  梁小姐並不這麼認為。她説被分手之所以難看,除了情緒上的失控,還令人不忍直視的地方就是一段關係的不純粹,甚至連結束都不乾淨,各有各的油膩。小閔的油膩點是她從來也沒想過要在任何一棵樹上吊死,光想讓別人在她這棵樹上吊死。而梁小姐的油膩點在於默認了自己是“一件令人不太滿意的物品”,害怕失去“價格上的領先地位”。

  真的控油勇士,就該有膽量面對油膩的人生。現在的梁小姐,已然能夠坦然面對自己和其他人的尷尬瞬間,跟過去的自己説一聲“你還好吧?放下吧,沒啥!”用愛爾蘭語言大師約翰·班維爾的話説:“畢竟,在我們的一生當中,又有哪個時刻,生活不曾天翻地覆,一去不回頭?”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5月20日,A10版,作者:肖遙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數字報

真的勇士,必須直面油膩的人生

羊城晚報  作者:肖遙  2018-06-07

  一生中又何曾沒有過“油膩”的那麼一段經歷?當初心離你越來越遠的時候,油膩就越來越近了

  主播/羊城派記者 姜雪媛

  梁小姐説,有些事是不能細想的,比如哭著鬧著要跟某人結婚這件事,真是一件令人尷尬到骨頭裏的事。

  足夠讓人多年以後,一想起來當時的場面,就恨不得把頭埋在沙子裏,鑽到樹洞裏,跳到黃河裏,在豆腐上撞暈過去……甚至影響到人對終身大事的選擇變得輕率而盲目:只要有人求婚就結吧結吧,只要別叫我再經歷那種哭著鬧著求別人結婚的場面就好。

  掐指一算,距離別人哭著鬧著要跟梁小姐結婚已過去了10年。當時,有一位小劉先生——梁小姐手風琴班上的同學——向梁小姐表白説想跟她結婚,並誠邀她加盟他家的家族企業。

  家族企業對梁小姐不無誘惑,可梁小姐還有文藝夢要做。在小劉先生的人生計劃裏,唱歌彈琴這些事只是細枝末節,有了是錦上花,不需要時是隨時可修剪掉的旁枝別椏。可她咋就把這當個主幹道在維修保養?小劉先生含恨退場……

  梁小姐講這個故事是為了把自己説得很有臉,給自己後面的很沒臉做鋪墊。最沒臉的要算她被離婚的時候,那一瞬間,世界都閉合了……

  説到這兒,梁小姐還是要辯解一下:“這不是沒離過婚麼,經驗不足麼,見笑了呀!我當時哭著鬧著不離,被狠狠離掉之後,還哭著鬧著求複合……有時候想起這一齣,簡直還想抽自己嘴巴,更想抽的是對方嘴巴,還想抽的是,周圍那些圍觀吃瓜的嘴巴。

  這些人——在一個帶娃婦女被推下婚姻的泰坦尼克號的瞬間——有看熱鬧的,毫不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嘴臉;有跟著添亂的,借著去説合的名義竟然向男方借錢;還有人就像禿鷲,等著別人的糟糠妻被離掉,好把自己的親友推薦給對方……”

  那一次,梁小姐請求閨蜜小閔的男友去遊説,小閔的男友和她老公是哥們兒,但被他委婉地拒絕了,他很聰明地知道儘管梁小姐是在死馬權當活馬醫,死馬還是死了。

  想不到風水輪流轉,兩年後小閔和老白勾搭上了,要跟她男友分手,男友哭著鬧著求複合,找梁小姐遊説小閔,也想死馬權當活馬醫,被梁小姐清醒地提醒他死馬真的死了。説的時候,梁小姐感到一股痛快。

  人生老贏家小閔也有不淡定的時候,她跟老白在一起的最後一程,大家都知道他們的關係要玩兒完。真玩兒完的時候,小閔生拉活拽地不離不棄,非要跟他繼續上演你耕田來我織布。

  老白問:“你早幹嗎去了?”小閔哭得梨花帶雨,私下裏跟梁小姐説:“我早?我早也沒看上他,晚也沒看上他,可我就是不想面對一個人的深淵。”這一次,人們不是很熱心,連看熱鬧的心都沒了。小閔説是因為自己不如梁小姐當時那麼慘,不慘,就不好看。

  梁小姐並不這麼認為。她説被分手之所以難看,除了情緒上的失控,還令人不忍直視的地方就是一段關係的不純粹,甚至連結束都不乾淨,各有各的油膩。小閔的油膩點是她從來也沒想過要在任何一棵樹上吊死,光想讓別人在她這棵樹上吊死。而梁小姐的油膩點在於默認了自己是“一件令人不太滿意的物品”,害怕失去“價格上的領先地位”。

  真的控油勇士,就該有膽量面對油膩的人生。現在的梁小姐,已然能夠坦然面對自己和其他人的尷尬瞬間,跟過去的自己説一聲“你還好吧?放下吧,沒啥!”用愛爾蘭語言大師約翰·班維爾的話説:“畢竟,在我們的一生當中,又有哪個時刻,生活不曾天翻地覆,一去不回頭?”

  來源|《羊城晚報》2018年05月20日,A10版,作者:肖遙

  圖片|視覺中國

  責編|樊美玲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