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頭探索分類管理 395家校外小飯桌獲得許可或備案登記

來源:金羊網 作者:馬燦 發表時間:2018-06-06 07:36

文/圖  金羊網記者 馬燦  通訊員 石耀軒

近年來,中小學生校外托管機構如雨後春筍,遍布各個城市。校外托管涉及多個部門和管理主體,目前審批許可與執法主體不明確,管理、監督缺位,運行不規范問題較為突出。

上述情況在汕頭也存在。面對這種現狀應如何加強監管?汕頭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局長吳楚斌告訴羊城晚報記者:“與其坐等上級文件,不如敢于擔當,主動作為,只要不違反國家和省有關法律法規,我們就幹。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校外托管機構的食品安全納入監管范疇。”

2017年10月,汕頭市食藥監以食安辦名義印發了《汕頭市校外托管機構(小飯桌)食品安全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對校外托管機構實行分類管理,根據情況進行備案或許可。

通過全面摸查,汕頭市共有校外托管機構696家,經檢查整改驗收,截至目前已有395家獲得許可或備案登記。

孩子托管難,難在監管幾近空白。校外托管機構的公共安全問題涉及多個監管部門,其中食品安全風險係數最高。對此,汕頭市食品藥品監管局積極探索,實施《汕頭市校外托管機構(小飯桌)食品安全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受到社會各界的普遍支持和讚譽。

對話

吳楚斌:做不好,無法向百姓交代

校外托管機構的幾大隱患在于食品、消防、交通、托管人員素質以及兒童人身安全。這幾個方面相互關聯。有專家認為,這些細化問題都需要對資格進行審核,讓經營者有規可依,這樣才能整體提高托管班的服務水平。

對此,汕頭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局長吳楚斌有自己的看法。他表示:“不監管,情況就不明,一旦發生食品安全事故,連責任人都找不到,到時候無法向百姓交代。”

記者:是什麼原因讓你如此重視對校外托管機構監管?

吳楚斌:去年六七月間,這一問題成為汕頭市媒體和民眾熱議的話題。面對輿情,我們底數不清、情況不明,監管方面更是空白,如何面對是擺在我們面前繞不開的課題。

記者:接下來的工作是如何開展的?

吳楚斌:首先是摸清情況。在市、區各級政府高度重視和相關部門密切配合下,我們迅速摸清了汕頭市校外托管機構的基本底數。

記者:監管方面有哪些具體做法?

吳楚斌:對校外托管機構我們實行分類管理、“簽認”制度和通報機制。分類管理,是對就餐人數50人以上(含50人)的,一律按單位食堂實施許可;50人以下的,實施備案登記。

記者:實施分類管理和備案登記是基于何種考慮?

吳楚斌:一是校外托管機構大多在學校周邊的居民樓開設,而居民樓是無法進行商事登記的。但按我們係統的規定,無主體資格就無法取得許可。二是依據《國務院食安辦等14部門關于提升餐飲業質量安全水平的意見》中提出的依法依規加強小飯桌和家庭托餐等許可或備案登記管理,也就是説,對小飯桌可以實施備案登記。三是就餐人數50人以上具有一定規模的,必須嚴格按許可規范進行審查,持證持照經營。實行分類管理,有利于將所有托管機構全面納入監管范疇。我們認為如果只一味要求持證經營,必然造成大部分托管機構無證經營,到時是既關不了,也管不了,整天貓抓老鼠,遺患無窮。不監管,情況就不明,發生了食品安全事故就找不到責任人,到時候無法向百姓交代。

現場

孩子們吃得開心家長滿意

百奮百教育托管中心工作人員檢查孩子們的用餐情況

6月4日,羊城晚報記者走進汕頭市百奮百教育托管中心發現,職能部門出具的食品餐飲登記證、從業人員健康證和食品安全承諾書,加工食品的工具、容器全部生熟分開,食品進貨查驗資料中詳細記錄著孩子們每日每餐的相關信息。

“食品分裝少用塑料盆,多用玻璃器皿;消毒櫃裏的餐盤不能完全疊裝,要留有適當空隙……”負責廚房的師傅稱,食藥職能部門的整改讓她受益頗多。

午飯時分,記者看到50多個小朋友從排隊、取食,然後到各自的座位就餐,井然有序,近10名工作人員全程陪同。“好吃!”面對記者的提問,小朋友們異口同聲地回答。

一位家長告訴記者,通過手機監控不僅可以看到餐飲制作情況,還能看到小朋友就餐的全過程,“在這裏,孩子們吃得開心,我們也很滿意。”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汕頭探索分類管理 395家校外小飯桌獲得許可或備案登記

金羊網  作者:馬燦  2018-06-06

文/圖  金羊網記者 馬燦  通訊員 石耀軒

近年來,中小學生校外托管機構如雨後春筍,遍布各個城市。校外托管涉及多個部門和管理主體,目前審批許可與執法主體不明確,管理、監督缺位,運行不規范問題較為突出。

上述情況在汕頭也存在。面對這種現狀應如何加強監管?汕頭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局長吳楚斌告訴羊城晚報記者:“與其坐等上級文件,不如敢于擔當,主動作為,只要不違反國家和省有關法律法規,我們就幹。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校外托管機構的食品安全納入監管范疇。”

2017年10月,汕頭市食藥監以食安辦名義印發了《汕頭市校外托管機構(小飯桌)食品安全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對校外托管機構實行分類管理,根據情況進行備案或許可。

通過全面摸查,汕頭市共有校外托管機構696家,經檢查整改驗收,截至目前已有395家獲得許可或備案登記。

孩子托管難,難在監管幾近空白。校外托管機構的公共安全問題涉及多個監管部門,其中食品安全風險係數最高。對此,汕頭市食品藥品監管局積極探索,實施《汕頭市校外托管機構(小飯桌)食品安全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受到社會各界的普遍支持和讚譽。

對話

吳楚斌:做不好,無法向百姓交代

校外托管機構的幾大隱患在于食品、消防、交通、托管人員素質以及兒童人身安全。這幾個方面相互關聯。有專家認為,這些細化問題都需要對資格進行審核,讓經營者有規可依,這樣才能整體提高托管班的服務水平。

對此,汕頭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局長吳楚斌有自己的看法。他表示:“不監管,情況就不明,一旦發生食品安全事故,連責任人都找不到,到時候無法向百姓交代。”

記者:是什麼原因讓你如此重視對校外托管機構監管?

吳楚斌:去年六七月間,這一問題成為汕頭市媒體和民眾熱議的話題。面對輿情,我們底數不清、情況不明,監管方面更是空白,如何面對是擺在我們面前繞不開的課題。

記者:接下來的工作是如何開展的?

吳楚斌:首先是摸清情況。在市、區各級政府高度重視和相關部門密切配合下,我們迅速摸清了汕頭市校外托管機構的基本底數。

記者:監管方面有哪些具體做法?

吳楚斌:對校外托管機構我們實行分類管理、“簽認”制度和通報機制。分類管理,是對就餐人數50人以上(含50人)的,一律按單位食堂實施許可;50人以下的,實施備案登記。

記者:實施分類管理和備案登記是基于何種考慮?

吳楚斌:一是校外托管機構大多在學校周邊的居民樓開設,而居民樓是無法進行商事登記的。但按我們係統的規定,無主體資格就無法取得許可。二是依據《國務院食安辦等14部門關于提升餐飲業質量安全水平的意見》中提出的依法依規加強小飯桌和家庭托餐等許可或備案登記管理,也就是説,對小飯桌可以實施備案登記。三是就餐人數50人以上具有一定規模的,必須嚴格按許可規范進行審查,持證持照經營。實行分類管理,有利于將所有托管機構全面納入監管范疇。我們認為如果只一味要求持證經營,必然造成大部分托管機構無證經營,到時是既關不了,也管不了,整天貓抓老鼠,遺患無窮。不監管,情況就不明,發生了食品安全事故就找不到責任人,到時候無法向百姓交代。

現場

孩子們吃得開心家長滿意

百奮百教育托管中心工作人員檢查孩子們的用餐情況

6月4日,羊城晚報記者走進汕頭市百奮百教育托管中心發現,職能部門出具的食品餐飲登記證、從業人員健康證和食品安全承諾書,加工食品的工具、容器全部生熟分開,食品進貨查驗資料中詳細記錄著孩子們每日每餐的相關信息。

“食品分裝少用塑料盆,多用玻璃器皿;消毒櫃裏的餐盤不能完全疊裝,要留有適當空隙……”負責廚房的師傅稱,食藥職能部門的整改讓她受益頗多。

午飯時分,記者看到50多個小朋友從排隊、取食,然後到各自的座位就餐,井然有序,近10名工作人員全程陪同。“好吃!”面對記者的提問,小朋友們異口同聲地回答。

一位家長告訴記者,通過手機監控不僅可以看到餐飲制作情況,還能看到小朋友就餐的全過程,“在這裏,孩子們吃得開心,我們也很滿意。”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