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200年 廣州黃村村民再次迎來新龍舟駿水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發表時間:2018-06-02 22:45

文/圖 金羊網記者甘韻儀

淩晨4時起床,6時30分前到達。2日,上百號廣州天河黃村人早早來到番禺上漖一龍舟造船廠內,見證黃村新龍舟駿水一刻。這一刻,等了200年。

百年傳承,在有過百年歷史的龍船制造基地中“再續前緣”,本身就意義非凡。從這場駿水儀式,到背後的傳統工藝,可以發現,無論是扒龍舟的人,還是造龍舟的人,都將對“龍”的執著傳承,表現得淋漓盡致。

龍舟駿水:時隔200年黃村又造龍

點睛,貼靜水符,燒炮仗,舉行採青儀式……吉時到,“一路平安!一帆風順!”齊聲吶喊後,一條長36.66米的傳統龍舟,前前後後被幾十名男子雙臂抬起,伴隨著“123123”的節奏,迎來第一次駿水。

龍頭神採奕奕,表情歡快,恰似黃村人的心情。毫不誇張,目睹自村龍舟駿水,今年83歲黃村伯爺黃松均紅了眼眶:“好感動!黃村扒龍舟的歷史,要追溯到太太公的年代了,算下來差不多有200年了。”

黃松均十幾歲的時候,曾去兄弟村扒過龍舟,過了一把癮,到如今這個歲數,依然對龍舟念念不忘,“‘伯爺,不如我們都搞龍舟咯!’村裏的後生對龍舟的呼聲也很高,經常這麼對我説。”

每年端午,廣州各村龍舟景是一大民俗特色,黃村為何闊別龍舟200年?“我們以前扒龍舟發生過小插曲,是整條村的傷心事,大家都避而不談,因為這件傷心事,我們黃村一直沒有扒龍舟。”黃村雄哥説。據説這件傷心事,付出沉重的生命代價。

此前,黃村雖然沒有自己的龍舟,但每年端午都有兄弟村、老表村扒龍舟來探親,後生仔一聽到龍舟的鼓聲就興奮,總會忍不住去扒一下別人的龍舟,老一輩看著也心酸。

黃松均告訴記者,村裏原來的龍舟在太太公一代沉下水底後,一代一代的長輩堅決不準起龍舟,到1958年,村裏人曾將這條龍舟挖起來看看,發現已經霉變。去年,村裏造過一條23.3米的杉木龍舟試水,今年終于籌集二十多萬,委托上漖黃善黃林龍舟廠重新打造一條標準坤甸木傳統龍舟,黃村才真正意義上擁有自己村的龍舟。

迎龍到村:全村出動迎接新龍舟

黃村裏已經成立龍舟隊,有100多個隊員,已經訓練兩個月。

龍舟駿水前,只見他們輪流站在龍頭旁邊,豎起大拇指,大大聲説:“精神!”拍照留念,臉上無不表露歡喜,甚至像小孩子一樣互相捏臉嬉戲。等到儀式做足,龍舟正式駿水,年輕一輩迫不及待上船。為了確保安全,村裏人早就準備好一人一件救生衣,並給每位船員買足保險。

聲聲龍船鼓敲響,龍舟一遍又一遍地在船廠前水域來回穿梭,“遊龍戲水”,也向船廠獻禮。岸上叔伯兄弟忍不住送上掌聲與喝彩聲,與黃松均一樣紅了眼眶的,不在少數。“現在時代不同了,老一輩的擔憂也應該要過去。龍舟探親、龍舟景是很重要的民俗,我們一定要傳承下去。”黃松均説。

隨後,龍舟沿著水網,從番禺上漖回到天河黃村。黃村村民幾乎全村出動,在岸上等待,希望早點一睹自村龍舟的尊容。遠遠傳來龍船鼓聲的時候,村民就已經開始拍手掌,待龍舟靠近,送上一聲聲:“辛苦了!”迎接他們凱旋而歸。

據了解,當天晚上,黃村還延開幾百席,邀請兄弟村、老表村一起與村民共同慶祝歷史一刻。今年端午節期間,黃村新龍舟暫不參加任何賽事,不過從初一開始將陸續到珠村、蓮溪、黃埔、文衝、新溪、車陂、棠下、龍潭、侖頭、獵德、員村等,重新開展黃村龍舟探親民俗。

龍的傳人:幾代人對龍舟有共同執著

前面説到的番禺洛浦上漖村,其實是一個與龍舟有著十分深厚淵源的地方。這裏是廣東最古老的龍舟制造基地,手工造船歷史140載,更以造龍舟技術精湛聞名于世,幾代“龍的傳人”薪火相傳,為一代代龍舟愛好者“築夢”。

負責制造黃村龍舟的龍船廠位于村裏龍舟中路,臨近上漖涌,可通往珠江後航道。今年43歲的黃劍挺,是上漖龍舟第五代傳人,也是該龍船廠的負責人。

目前上漖村還有7家規模較大的船廠,以家族式經營為主,主要有黃、盧、梁、陳四個姓氏,黃氏是上漖村最早造龍舟的家族。據村中老人講述,黃允是上漖村最早造龍舟的工匠。黃允之後,將技術傳給黃寮,這是第二代。再後來,黃寮又傳給他的兒子黃福、黃輝。“我爺爺黃福又把龍舟制造工藝傳給了我父親黃善。”黃劍挺説。

2010年,在外闖蕩多年的黃劍挺回來接手家業。對龍舟的熱愛,源于一生專注于龍舟的父親黃善。“我父親15歲開始造龍船,今年75歲,一輩子熱愛龍船。我們造龍舟,還會有踢球、旅遊等興趣,但是我父親的興趣愛好也是龍舟,也可以説是100%投入。”

目前,廠裏共有十幾個工人,年齡跨度30-70歲。“做龍舟最開心是有一種榮譽感,一條好的龍舟,會得到很多稱讚。”黃建庭説,小時候他曾隨父親去其他村吃龍船飯,父親進去時,全場人站起來熱烈歡迎,表達對龍舟師傅的尊敬。時至今日,邀請龍船師傅參加龍船飯的傳統,一直有保留。

第六代“龍的傳人”是黃劍挺得侄子,今年35歲的黃潤佳,他28歲開始向父親學做龍船,今年他父親已經67歲,仍工作在一線,父子“拍硬檔”一起上,“如今很少人做龍舟,但這是一個很有前景的行業,龍舟的文化越來越受重視,所以很需要我們去傳承造龍工藝。”黃潤佳説。

龍船工藝:6大工序共60小工序

“上漖十樣花開,好事自然來,我們一定找龍船抬。”每到龍舟駿水,上漖村村民陳浩能就負責“吹雞”,組織整項儀式,他對上漖村龍舟的工藝,相當自豪。“龍船工藝100多年沒有變。”黃劍挺説,雖然如今有電鋸、電刨等輔助工具,但傳統工藝代代相傳

改革開放初期,村裏造船廠超過30家,“上漖龍舟”在巔峰時期佔據廣東八成龍舟市場份額,所造龍舟還遠銷中國港澳地區、東南亞,甚至走向南非。“當時村裏有超過200人參與造龍舟,單鋸木就有兩人專門負責。”黃劍挺説,上漖龍舟依靠工藝打天下。

據了解,龍舟有標準龍與傳統龍之分,前者長度15.5米,後者長度達三四十米,具體米數以好意頭定。一條傳統龍,需要四五名工匠花兩個月時間完成,共有6大工序共60多道小工序,其中最難的是“掌口”,要求不用釘子的情況下,將兩塊板牢固接駁,新徒弟起碼要學習大半年時間才能熟手。

如今,黃善每天都會出現在龍船廠,指導後生一輩將工藝做精。黃劍挺説,父親對工藝要求很“苛刻”,有一點點瑕疵,都要叫工人改正,甚至重新做,所以全廠工人都害怕他父親。他一生以父親為榮,“一般學師都要10年以上,我父親做了60年龍舟,我自己入行才8年,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很多人以為龍船廠最忙碌的時候,在過年後端午前,其實因為訂單太多,有些不得不推遲,導致一年到頭龍船廠都生意興隆,由此可也證明人們對龍船這項傳統,熱情未曾消減。黃劍挺最大的願望,是龍舟傳統與工藝均代代相傳。

編輯:邱邱
數字報

時隔200年 廣州黃村村民再次迎來新龍舟駿水

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2018-06-02

文/圖 金羊網記者甘韻儀

淩晨4時起床,6時30分前到達。2日,上百號廣州天河黃村人早早來到番禺上漖一龍舟造船廠內,見證黃村新龍舟駿水一刻。這一刻,等了200年。

百年傳承,在有過百年歷史的龍船制造基地中“再續前緣”,本身就意義非凡。從這場駿水儀式,到背後的傳統工藝,可以發現,無論是扒龍舟的人,還是造龍舟的人,都將對“龍”的執著傳承,表現得淋漓盡致。

龍舟駿水:時隔200年黃村又造龍

點睛,貼靜水符,燒炮仗,舉行採青儀式……吉時到,“一路平安!一帆風順!”齊聲吶喊後,一條長36.66米的傳統龍舟,前前後後被幾十名男子雙臂抬起,伴隨著“123123”的節奏,迎來第一次駿水。

龍頭神採奕奕,表情歡快,恰似黃村人的心情。毫不誇張,目睹自村龍舟駿水,今年83歲黃村伯爺黃松均紅了眼眶:“好感動!黃村扒龍舟的歷史,要追溯到太太公的年代了,算下來差不多有200年了。”

黃松均十幾歲的時候,曾去兄弟村扒過龍舟,過了一把癮,到如今這個歲數,依然對龍舟念念不忘,“‘伯爺,不如我們都搞龍舟咯!’村裏的後生對龍舟的呼聲也很高,經常這麼對我説。”

每年端午,廣州各村龍舟景是一大民俗特色,黃村為何闊別龍舟200年?“我們以前扒龍舟發生過小插曲,是整條村的傷心事,大家都避而不談,因為這件傷心事,我們黃村一直沒有扒龍舟。”黃村雄哥説。據説這件傷心事,付出沉重的生命代價。

此前,黃村雖然沒有自己的龍舟,但每年端午都有兄弟村、老表村扒龍舟來探親,後生仔一聽到龍舟的鼓聲就興奮,總會忍不住去扒一下別人的龍舟,老一輩看著也心酸。

黃松均告訴記者,村裏原來的龍舟在太太公一代沉下水底後,一代一代的長輩堅決不準起龍舟,到1958年,村裏人曾將這條龍舟挖起來看看,發現已經霉變。去年,村裏造過一條23.3米的杉木龍舟試水,今年終于籌集二十多萬,委托上漖黃善黃林龍舟廠重新打造一條標準坤甸木傳統龍舟,黃村才真正意義上擁有自己村的龍舟。

迎龍到村:全村出動迎接新龍舟

黃村裏已經成立龍舟隊,有100多個隊員,已經訓練兩個月。

龍舟駿水前,只見他們輪流站在龍頭旁邊,豎起大拇指,大大聲説:“精神!”拍照留念,臉上無不表露歡喜,甚至像小孩子一樣互相捏臉嬉戲。等到儀式做足,龍舟正式駿水,年輕一輩迫不及待上船。為了確保安全,村裏人早就準備好一人一件救生衣,並給每位船員買足保險。

聲聲龍船鼓敲響,龍舟一遍又一遍地在船廠前水域來回穿梭,“遊龍戲水”,也向船廠獻禮。岸上叔伯兄弟忍不住送上掌聲與喝彩聲,與黃松均一樣紅了眼眶的,不在少數。“現在時代不同了,老一輩的擔憂也應該要過去。龍舟探親、龍舟景是很重要的民俗,我們一定要傳承下去。”黃松均説。

隨後,龍舟沿著水網,從番禺上漖回到天河黃村。黃村村民幾乎全村出動,在岸上等待,希望早點一睹自村龍舟的尊容。遠遠傳來龍船鼓聲的時候,村民就已經開始拍手掌,待龍舟靠近,送上一聲聲:“辛苦了!”迎接他們凱旋而歸。

據了解,當天晚上,黃村還延開幾百席,邀請兄弟村、老表村一起與村民共同慶祝歷史一刻。今年端午節期間,黃村新龍舟暫不參加任何賽事,不過從初一開始將陸續到珠村、蓮溪、黃埔、文衝、新溪、車陂、棠下、龍潭、侖頭、獵德、員村等,重新開展黃村龍舟探親民俗。

龍的傳人:幾代人對龍舟有共同執著

前面説到的番禺洛浦上漖村,其實是一個與龍舟有著十分深厚淵源的地方。這裏是廣東最古老的龍舟制造基地,手工造船歷史140載,更以造龍舟技術精湛聞名于世,幾代“龍的傳人”薪火相傳,為一代代龍舟愛好者“築夢”。

負責制造黃村龍舟的龍船廠位于村裏龍舟中路,臨近上漖涌,可通往珠江後航道。今年43歲的黃劍挺,是上漖龍舟第五代傳人,也是該龍船廠的負責人。

目前上漖村還有7家規模較大的船廠,以家族式經營為主,主要有黃、盧、梁、陳四個姓氏,黃氏是上漖村最早造龍舟的家族。據村中老人講述,黃允是上漖村最早造龍舟的工匠。黃允之後,將技術傳給黃寮,這是第二代。再後來,黃寮又傳給他的兒子黃福、黃輝。“我爺爺黃福又把龍舟制造工藝傳給了我父親黃善。”黃劍挺説。

2010年,在外闖蕩多年的黃劍挺回來接手家業。對龍舟的熱愛,源于一生專注于龍舟的父親黃善。“我父親15歲開始造龍船,今年75歲,一輩子熱愛龍船。我們造龍舟,還會有踢球、旅遊等興趣,但是我父親的興趣愛好也是龍舟,也可以説是100%投入。”

目前,廠裏共有十幾個工人,年齡跨度30-70歲。“做龍舟最開心是有一種榮譽感,一條好的龍舟,會得到很多稱讚。”黃建庭説,小時候他曾隨父親去其他村吃龍船飯,父親進去時,全場人站起來熱烈歡迎,表達對龍舟師傅的尊敬。時至今日,邀請龍船師傅參加龍船飯的傳統,一直有保留。

第六代“龍的傳人”是黃劍挺得侄子,今年35歲的黃潤佳,他28歲開始向父親學做龍船,今年他父親已經67歲,仍工作在一線,父子“拍硬檔”一起上,“如今很少人做龍舟,但這是一個很有前景的行業,龍舟的文化越來越受重視,所以很需要我們去傳承造龍工藝。”黃潤佳説。

龍船工藝:6大工序共60小工序

“上漖十樣花開,好事自然來,我們一定找龍船抬。”每到龍舟駿水,上漖村村民陳浩能就負責“吹雞”,組織整項儀式,他對上漖村龍舟的工藝,相當自豪。“龍船工藝100多年沒有變。”黃劍挺説,雖然如今有電鋸、電刨等輔助工具,但傳統工藝代代相傳

改革開放初期,村裏造船廠超過30家,“上漖龍舟”在巔峰時期佔據廣東八成龍舟市場份額,所造龍舟還遠銷中國港澳地區、東南亞,甚至走向南非。“當時村裏有超過200人參與造龍舟,單鋸木就有兩人專門負責。”黃劍挺説,上漖龍舟依靠工藝打天下。

據了解,龍舟有標準龍與傳統龍之分,前者長度15.5米,後者長度達三四十米,具體米數以好意頭定。一條傳統龍,需要四五名工匠花兩個月時間完成,共有6大工序共60多道小工序,其中最難的是“掌口”,要求不用釘子的情況下,將兩塊板牢固接駁,新徒弟起碼要學習大半年時間才能熟手。

如今,黃善每天都會出現在龍船廠,指導後生一輩將工藝做精。黃劍挺説,父親對工藝要求很“苛刻”,有一點點瑕疵,都要叫工人改正,甚至重新做,所以全廠工人都害怕他父親。他一生以父親為榮,“一般學師都要10年以上,我父親做了60年龍舟,我自己入行才8年,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很多人以為龍船廠最忙碌的時候,在過年後端午前,其實因為訂單太多,有些不得不推遲,導致一年到頭龍船廠都生意興隆,由此可也證明人們對龍船這項傳統,熱情未曾消減。黃劍挺最大的願望,是龍舟傳統與工藝均代代相傳。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