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投共用單車現深圳街頭 車企稱"用戶從東莞騎來的"

來源: 金羊網 作者:李曉旭 發表時間:2018-05-23 09:54
擺放在沙井街道辦門口的哈羅單車

文 /圖 金羊網記者李曉旭

差異化校招政策能否破招人難題多名高校老師齊聚深圳,與深企探討校招熱點痛點近日,金羊網接到深圳市民反映,在寶安沙井等片區,有為數不少的哈羅單車正在運營。

深圳市交委此前已經明確表態,禁止哈羅單車的投放。5月21日,哈羅單車公司相關負責人回應,並未在深圳投放單車,現有車輛是用戶從東莞騎行過來的。

整整齊齊地擺在路邊,深圳市民刷碼就能騎走,這些哈羅單車到底是所屬企業違規投放,還是用戶從東莞騎來?另外,在深莞惠交通一體化的當下,如何規避尚未在深圳拿到“投放牌照”的共用單車,大規模被用戶“長途跋涉”騎行到深圳?目前,深圳市交委尚未表態。

走訪

禁投單車擺在街道辦門口

5月20日上午,記者來到地鐵11號線沙井站 C出口,走出地鐵站就能看到各種顏色的共用單車。在上崇路北側,整齊擺放了一排藍色的哈羅單車,粗略統計有40多輛。隨後,只見一位男子掃碼之後騎行而去。記者發現,這批共用單車的車輪都比較新,但近半單車的車身二維碼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記者沿新沙路西行,在西薈城等地的路邊,也看到零零散散的哈羅單車。而在沙井街道辦政府大門西側約50米處,也擺放著多輛印有“Hellobike”標識的共用單車。

記者了解到,自去年8月底起,深圳就已經暫停新增共用單車的投放。針對哈羅單車與滴滴出行後來提交的投放車輛計劃,深圳市交委在今年3月份發文,明確深圳現階段主要區域車輛投放基本飽和,熱點地區均存在車輛過度投放且規模超過了環境設施承載能力,拒絕了兩者提交的投放車輛計劃。

隨後,滴滴出行在被約談後枉顧“禁投令”,甚至連夜搶投青桔單車(詳見羊城晚報此前報道 ),而與滴滴出行同期申請“投放牌照”的哈羅單車,也不止一次被發現出現在深圳街頭。

企業

單車為東莞用戶騎到深圳

5月21日下午,記者聯繫到哈羅單車公司相關負責人,對方稱,“絕對沒有在深圳投放,現有單車都是用戶從東莞騎過來的”。該負責人還表示,在寶安區沙井路面上的哈羅單車,有很多已經受損,不僅有拉客仔的惡意破壞,還有個別人的挪作私用行為。目前,哈羅單車在深圳並沒有“投放牌照”,該負責人稱正在積極向深圳市交委申請,但尚未有時間表。

針對哈羅回應,記者用高德地圖 App粗略計算,從離深圳沙井地鐵站較近的東莞地界騎車到沙井地鐵站要七八公里。

清離

此前被約談要求調回東莞

公開報道顯示,哈羅單車在全國其他城市存在無視禁令違規投放行為,今年3、4月份,相繼爆出面臨被鄭州、成都等地的管理部門約談,要求其限期整改。

事實上,早在兩個月前,哈羅單車就出現在了光明新區的街頭。3月28日,光明新區交警、交通運輸局成立聯合調查小組,約談哈羅單車負責人。哈羅方面回應,東莞市長安鎮與深圳市光明新區接壤,導致用戶地域概念不明確,把車輛騎行到了光明區域。另外,因深莞一體化程度高等原因,很多用戶把車輛騎行到寶安區地鐵11號線附近乘坐地鐵進去深圳市主城區,通過接力的方式逐漸往深圳市範圍停放,導致哈羅單車流入光明區域。

此次約談後聯合調查小組與哈羅制定了解決方案,針對深圳市光明新區出現的哈羅單車,要求哈羅單車所屬的上海鈞正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緊急成立深圳特別運維小組,從當日起將車輛于兩日內調度回東莞運營區域,清離光明新區。另外,聯合調查小組要求哈羅公司通過手機 app提示、市場宣傳、政企活動、獎懲制度、信用規範、紅包單車等方式,向用戶推送哈羅單車使用説明,告知用戶不要將哈羅單車從東莞市騎到深圳市,如果意外騎行到了深圳市境內,請遵守深圳市共用單車管理辦法,文明騎行、文明停放、遵守深圳市交通規則。

相關部門

深圳市交委尚未回應

針對哈羅單車出現在深圳的情況,5月22日下午,深圳寶安區城管局書面回應稱,目前深圳有75萬輛活躍共用單車,寶安區是共用單車投放最多的區域,達到23萬輛。“由於企業運維管理不善、市民不遵守使用規則等原因,導致大量損壞車、僵屍車存在,亂停亂放現象嚴重,由此引發的投訴也不斷增多。”寶安區城管局表示,根據相關職責分工,共用單車管理&&部門為深圳市交委,城管部門制定相應的管理規定,規劃綠道與慢行系統相銜接,指導自行車停放秩序管理。

今年以來,寶安區城管局共約談共用單車企業7批次,共處理共用單車亂停放案件3.6萬餘宗,並與相關職能部門建立了日常溝通聯絡機制。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寶安區城管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由於哈羅單車在深圳並沒有“投放牌照”,並不在“有牌照”的群裏,想要找到哈羅的運維人員也是難題。

深圳交委近期表態,網際網路租賃自行車作為新生事物,缺乏相關法規約束,對違規企業缺乏有力的處罰措施,深圳交委正在積極會同各有關單位推進立法工作。哈羅單車出現在深圳街頭,深圳交委是否已採取措施?對共用單車的立法工作進展如何?5月21日上午,記者發採訪函至深圳市交委,截至記者5月22日交稿,尚未得到回應。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禁投共用單車現深圳街頭 車企稱"用戶從東莞騎來的"

金羊網  作者:李曉旭  2018-05-23
擺放在沙井街道辦門口的哈羅單車

文 /圖 金羊網記者李曉旭

差異化校招政策能否破招人難題多名高校老師齊聚深圳,與深企探討校招熱點痛點近日,金羊網接到深圳市民反映,在寶安沙井等片區,有為數不少的哈羅單車正在運營。

深圳市交委此前已經明確表態,禁止哈羅單車的投放。5月21日,哈羅單車公司相關負責人回應,並未在深圳投放單車,現有車輛是用戶從東莞騎行過來的。

整整齊齊地擺在路邊,深圳市民刷碼就能騎走,這些哈羅單車到底是所屬企業違規投放,還是用戶從東莞騎來?另外,在深莞惠交通一體化的當下,如何規避尚未在深圳拿到“投放牌照”的共用單車,大規模被用戶“長途跋涉”騎行到深圳?目前,深圳市交委尚未表態。

走訪

禁投單車擺在街道辦門口

5月20日上午,記者來到地鐵11號線沙井站 C出口,走出地鐵站就能看到各種顏色的共用單車。在上崇路北側,整齊擺放了一排藍色的哈羅單車,粗略統計有40多輛。隨後,只見一位男子掃碼之後騎行而去。記者發現,這批共用單車的車輪都比較新,但近半單車的車身二維碼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記者沿新沙路西行,在西薈城等地的路邊,也看到零零散散的哈羅單車。而在沙井街道辦政府大門西側約50米處,也擺放著多輛印有“Hellobike”標識的共用單車。

記者了解到,自去年8月底起,深圳就已經暫停新增共用單車的投放。針對哈羅單車與滴滴出行後來提交的投放車輛計劃,深圳市交委在今年3月份發文,明確深圳現階段主要區域車輛投放基本飽和,熱點地區均存在車輛過度投放且規模超過了環境設施承載能力,拒絕了兩者提交的投放車輛計劃。

隨後,滴滴出行在被約談後枉顧“禁投令”,甚至連夜搶投青桔單車(詳見羊城晚報此前報道 ),而與滴滴出行同期申請“投放牌照”的哈羅單車,也不止一次被發現出現在深圳街頭。

企業

單車為東莞用戶騎到深圳

5月21日下午,記者聯繫到哈羅單車公司相關負責人,對方稱,“絕對沒有在深圳投放,現有單車都是用戶從東莞騎過來的”。該負責人還表示,在寶安區沙井路面上的哈羅單車,有很多已經受損,不僅有拉客仔的惡意破壞,還有個別人的挪作私用行為。目前,哈羅單車在深圳並沒有“投放牌照”,該負責人稱正在積極向深圳市交委申請,但尚未有時間表。

針對哈羅回應,記者用高德地圖 App粗略計算,從離深圳沙井地鐵站較近的東莞地界騎車到沙井地鐵站要七八公里。

清離

此前被約談要求調回東莞

公開報道顯示,哈羅單車在全國其他城市存在無視禁令違規投放行為,今年3、4月份,相繼爆出面臨被鄭州、成都等地的管理部門約談,要求其限期整改。

事實上,早在兩個月前,哈羅單車就出現在了光明新區的街頭。3月28日,光明新區交警、交通運輸局成立聯合調查小組,約談哈羅單車負責人。哈羅方面回應,東莞市長安鎮與深圳市光明新區接壤,導致用戶地域概念不明確,把車輛騎行到了光明區域。另外,因深莞一體化程度高等原因,很多用戶把車輛騎行到寶安區地鐵11號線附近乘坐地鐵進去深圳市主城區,通過接力的方式逐漸往深圳市範圍停放,導致哈羅單車流入光明區域。

此次約談後聯合調查小組與哈羅制定了解決方案,針對深圳市光明新區出現的哈羅單車,要求哈羅單車所屬的上海鈞正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緊急成立深圳特別運維小組,從當日起將車輛于兩日內調度回東莞運營區域,清離光明新區。另外,聯合調查小組要求哈羅公司通過手機 app提示、市場宣傳、政企活動、獎懲制度、信用規範、紅包單車等方式,向用戶推送哈羅單車使用説明,告知用戶不要將哈羅單車從東莞市騎到深圳市,如果意外騎行到了深圳市境內,請遵守深圳市共用單車管理辦法,文明騎行、文明停放、遵守深圳市交通規則。

相關部門

深圳市交委尚未回應

針對哈羅單車出現在深圳的情況,5月22日下午,深圳寶安區城管局書面回應稱,目前深圳有75萬輛活躍共用單車,寶安區是共用單車投放最多的區域,達到23萬輛。“由於企業運維管理不善、市民不遵守使用規則等原因,導致大量損壞車、僵屍車存在,亂停亂放現象嚴重,由此引發的投訴也不斷增多。”寶安區城管局表示,根據相關職責分工,共用單車管理&&部門為深圳市交委,城管部門制定相應的管理規定,規劃綠道與慢行系統相銜接,指導自行車停放秩序管理。

今年以來,寶安區城管局共約談共用單車企業7批次,共處理共用單車亂停放案件3.6萬餘宗,並與相關職能部門建立了日常溝通聯絡機制。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寶安區城管局相關負責人也表示,由於哈羅單車在深圳並沒有“投放牌照”,並不在“有牌照”的群裏,想要找到哈羅的運維人員也是難題。

深圳交委近期表態,網際網路租賃自行車作為新生事物,缺乏相關法規約束,對違規企業缺乏有力的處罰措施,深圳交委正在積極會同各有關單位推進立法工作。哈羅單車出現在深圳街頭,深圳交委是否已採取措施?對共用單車的立法工作進展如何?5月21日上午,記者發採訪函至深圳市交委,截至記者5月22日交稿,尚未得到回應。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