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力推家園群防共治 “傑哥”“芳姐”真給力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朱爍然 發表時間:2018-05-10 08:57

■“紅棉俠”在白雲湖公園巡防。通訊員供圖

■夏念禹在向記者介紹調解故事和心得。新快報記者朱爍然實習生胡一琳/攝

廣州力推市民參與群防共治工作,今年底將開展評選活動

廣州人常講,“街坊一家親”,和睦的街坊關係是廣州最具人情味的地方。當和睦的街坊鄰裏關係遇上群防共治的管理方式,又會碰撞出新的火花。眼下,在廣州街頭巷尾就活躍著這樣一群“傑(街)哥”“芳(坊)姐”,他們利用自己的業余時間主動熱心地參與社會治理工作,助推廣州在營造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國前列。

■新快報記者朱爍然 實習生胡一琳 通訊員政法宣

5月9日,中共廣州市委政法委正式推出“廣州街坊”群防共治品牌,準備通過三年時間持續發動市民群眾參與,打造一支擁有80萬人的群防共治隊伍,充分發揮基層自治、群防共治志願服務不可或缺的作用。

“廣州街坊”志願者怎樣參與治理工作呢?廣州市平安建設促進會相關負責人介紹,志願者們主要發揮信息員、巡防員、調解員和宣傳員的作用,在收集社情民意、掌握社會動態的同時,他們還參與安全巡邏防控,震懾、防范、協助打擊各類違法犯罪活動;遇到矛盾糾紛時他們也會介入調解,並通過各種街坊們喜聞樂見的方式開展平安法治宣傳。

據介紹,在市委政法委的指導下,市平安建設促進會注冊了“廣州街坊群防共治”微信公眾號,委托開發了“廣州街坊”微信小程序;市見義勇為基金會也開展了2017年度廣州市見義勇為好市民(廣州好街坊)評選活動,大力宣傳見義勇為先進事跡。下半年,廣州將採取公益創投等方式扶持發展各類“廣州街坊”自主子品牌,引導它們注冊成為社會組織,並在年底組織開展“廣州街坊”十大品牌評選,不斷提升這一品牌的知名度和關注度。

案例1

以居民自治入手推動“社區微改造”

位于越秀區珠光街的仰忠社區是一個典型的老廣州住宅型社區。雖然生活、交通都很便利,但轄內建築大多因年代久遠已頗為老舊,亂拉亂搭線纜的現象也不鮮見。為了改變這一狀態,珠光街道以居民自治為主線,推動一係列“社區微改造”工作。

今年78歲的童毓虞老人是廠後街58號的樓組長,作為仰忠社區“左鄰右裏平安巡防隊”的一員,她和熱心街坊們挨家挨戶上門宣傳發動和意見徵詢,最後對轄內30棟樓宇769戶居民進行了調查,為社區微改造建設打好了基礎。慢慢地,社區環境有了很大改觀,亂拉的線纜消失了,原本參差不齊的雨棚、防盜網統一翻新,一些樓宇重新粉刷,視頻監控、微型消防站、治安巡邏崗亭也逐步完善。

硬件問題改善了,但作為老舊社區的仰忠社區仍然缺乏專業的物業管理,為此,社區成立了物業服務中心,徵求全體居民意見後按“雙過半”原則制定出物業服務方案和工作制度,而這一中心全部由社區居民群眾組成,充分發揚了居民“主人翁”精神。

剛剛退休的司徒慧敏從事裝修工作多年,積極參與社區巡邏的他經常義務幫街坊們維修房屋、家電,被戲稱為“單位幹完家門口幹”。事實上,在轄內居民以義工形式組成的“左鄰右裏平安巡防隊”中,隊員們走街串巷時碰到居民需要幫忙,“扶一把”“摻一把”“送一程”的善舉比比皆是。

2群眾參與巡防維護社區穩定

作為廣州中心城區水域面積最大的人工湖,湖區面積約3000畝的白雲湖在承擔水利樞紐任務的同時,也是周邊街坊們喜愛的休閒公園。公園工作人員告訴新快報記者,景區平日裏就有七千到一萬人次到訪,周末則會翻番,節假日高峰時甚至達到每天11萬人次。在體量如此大的開放性公園,“紅棉防線”工程通過群防共治發揮了巨大作用。

在公園附近工作的小譚是“白雲湖跑團”的成員,在跑團的帶領下,她和跑友們都成為了“紅棉俠”的一員。“説實話,我們並沒有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成績,但巡防的時候發現亂扔垃圾或小孩玩水等隱患,上前勸阻後總會有一種成就感。”小譚説。公園管理人員則表示,“紅棉俠”們巡防所營造氛圍令公園的治安環境大大提升,此前零星的小偷小摸行為幾乎絕跡。

無獨有偶,在荔灣區石圍塘街如意社區,一支志願協助參與護街巡防的“如意平安騎隊”也在為維護轄區穩定貢獻著力量。從2014年5月成立至今,騎隊從最初的三四人發展到如今的400余人,隊員們三人以上相約成隊,騎行鍛煉的同時也不忘協助維護社區安全穩定。

據騎隊發起人、如意社區民警劉少廷介紹,有統一裝備的騎行隊員在遇到突發事件或社區隱患時都可及時上報信息,事發地附近的巡邏防控力量、民警趕赴現場則會及時參與處置。得益于騎行隊的震懾、巡防作用,2017年該社區案件和警情均下降30%,入屋警情下降60%。

3從“布料老板”變身“首席調解員”

再和睦的鄰裏關係,也免不了有磕磕絆絆,甚至引發更大的矛盾。海珠區鳳陽街道就建立了群眾性糾紛快速反應處置機制,並活躍著一群“人民調解員”,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還妥善化解了一起起矛盾,夏念禹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現年48歲的夏念禹是浙江泰順人,1997年到廣州海珠鳳陽地區做起布料生意,由此廣交了全國各地的朋友。不過,商人辦事多數“利”當頭,在多年為金錢奔波勞累後,夏念禹更希望能實現個人價值,奉獻社會。2012年一次機緣巧合的調解後,他被鳳陽街人民調解委員會選任為中大布匹市場的調解員。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3年1月至今年4月初,夏念禹已參與調解涉及中大布匹市場的群體性糾紛36宗,涉及金額千萬元以上的糾紛22宗,參與調解的經濟糾紛共計涉及金額近5億元。

“糾紛是從哪裏來的?人和人之間失去了‘禮’,就會開始爭‘理’,最後各不相讓,糾紛越來越大。”夏念禹向新快報記者講述心得時説,他調解的訣竅正是在“禮”上下功夫,“只有讓雙方找到‘禮’,方有禮讓,方能讓雙方松開為爭理而緊繃的弦,再讓雙方自調到和弦,各退一步,海闊天空,和氣生財。”

2017年4月,在市、區司法部門和街道的共同努力下,廣州市首家個人調解室——念禹人民調解室成立,有了專門辦公場地後,夏念禹更加“不務正業”了,把公司店鋪交給家人打理,自己一心一意當起了“和事佬”。夏念禹説,未來十年裏他打算繼續在廣州生活,“人的一生總要追尋一樣珍貴的東西,現在看來這個(調解)可能是我最珍貴的”。

編輯:木東
數字報

廣州力推家園群防共治 “傑哥”“芳姐”真給力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朱爍然  2018-05-10

■“紅棉俠”在白雲湖公園巡防。通訊員供圖

■夏念禹在向記者介紹調解故事和心得。新快報記者朱爍然實習生胡一琳/攝

廣州力推市民參與群防共治工作,今年底將開展評選活動

廣州人常講,“街坊一家親”,和睦的街坊關係是廣州最具人情味的地方。當和睦的街坊鄰裏關係遇上群防共治的管理方式,又會碰撞出新的火花。眼下,在廣州街頭巷尾就活躍著這樣一群“傑(街)哥”“芳(坊)姐”,他們利用自己的業余時間主動熱心地參與社會治理工作,助推廣州在營造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國前列。

■新快報記者朱爍然 實習生胡一琳 通訊員政法宣

5月9日,中共廣州市委政法委正式推出“廣州街坊”群防共治品牌,準備通過三年時間持續發動市民群眾參與,打造一支擁有80萬人的群防共治隊伍,充分發揮基層自治、群防共治志願服務不可或缺的作用。

“廣州街坊”志願者怎樣參與治理工作呢?廣州市平安建設促進會相關負責人介紹,志願者們主要發揮信息員、巡防員、調解員和宣傳員的作用,在收集社情民意、掌握社會動態的同時,他們還參與安全巡邏防控,震懾、防范、協助打擊各類違法犯罪活動;遇到矛盾糾紛時他們也會介入調解,並通過各種街坊們喜聞樂見的方式開展平安法治宣傳。

據介紹,在市委政法委的指導下,市平安建設促進會注冊了“廣州街坊群防共治”微信公眾號,委托開發了“廣州街坊”微信小程序;市見義勇為基金會也開展了2017年度廣州市見義勇為好市民(廣州好街坊)評選活動,大力宣傳見義勇為先進事跡。下半年,廣州將採取公益創投等方式扶持發展各類“廣州街坊”自主子品牌,引導它們注冊成為社會組織,並在年底組織開展“廣州街坊”十大品牌評選,不斷提升這一品牌的知名度和關注度。

案例1

以居民自治入手推動“社區微改造”

位于越秀區珠光街的仰忠社區是一個典型的老廣州住宅型社區。雖然生活、交通都很便利,但轄內建築大多因年代久遠已頗為老舊,亂拉亂搭線纜的現象也不鮮見。為了改變這一狀態,珠光街道以居民自治為主線,推動一係列“社區微改造”工作。

今年78歲的童毓虞老人是廠後街58號的樓組長,作為仰忠社區“左鄰右裏平安巡防隊”的一員,她和熱心街坊們挨家挨戶上門宣傳發動和意見徵詢,最後對轄內30棟樓宇769戶居民進行了調查,為社區微改造建設打好了基礎。慢慢地,社區環境有了很大改觀,亂拉的線纜消失了,原本參差不齊的雨棚、防盜網統一翻新,一些樓宇重新粉刷,視頻監控、微型消防站、治安巡邏崗亭也逐步完善。

硬件問題改善了,但作為老舊社區的仰忠社區仍然缺乏專業的物業管理,為此,社區成立了物業服務中心,徵求全體居民意見後按“雙過半”原則制定出物業服務方案和工作制度,而這一中心全部由社區居民群眾組成,充分發揚了居民“主人翁”精神。

剛剛退休的司徒慧敏從事裝修工作多年,積極參與社區巡邏的他經常義務幫街坊們維修房屋、家電,被戲稱為“單位幹完家門口幹”。事實上,在轄內居民以義工形式組成的“左鄰右裏平安巡防隊”中,隊員們走街串巷時碰到居民需要幫忙,“扶一把”“摻一把”“送一程”的善舉比比皆是。

2群眾參與巡防維護社區穩定

作為廣州中心城區水域面積最大的人工湖,湖區面積約3000畝的白雲湖在承擔水利樞紐任務的同時,也是周邊街坊們喜愛的休閒公園。公園工作人員告訴新快報記者,景區平日裏就有七千到一萬人次到訪,周末則會翻番,節假日高峰時甚至達到每天11萬人次。在體量如此大的開放性公園,“紅棉防線”工程通過群防共治發揮了巨大作用。

在公園附近工作的小譚是“白雲湖跑團”的成員,在跑團的帶領下,她和跑友們都成為了“紅棉俠”的一員。“説實話,我們並沒有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成績,但巡防的時候發現亂扔垃圾或小孩玩水等隱患,上前勸阻後總會有一種成就感。”小譚説。公園管理人員則表示,“紅棉俠”們巡防所營造氛圍令公園的治安環境大大提升,此前零星的小偷小摸行為幾乎絕跡。

無獨有偶,在荔灣區石圍塘街如意社區,一支志願協助參與護街巡防的“如意平安騎隊”也在為維護轄區穩定貢獻著力量。從2014年5月成立至今,騎隊從最初的三四人發展到如今的400余人,隊員們三人以上相約成隊,騎行鍛煉的同時也不忘協助維護社區安全穩定。

據騎隊發起人、如意社區民警劉少廷介紹,有統一裝備的騎行隊員在遇到突發事件或社區隱患時都可及時上報信息,事發地附近的巡邏防控力量、民警趕赴現場則會及時參與處置。得益于騎行隊的震懾、巡防作用,2017年該社區案件和警情均下降30%,入屋警情下降60%。

3從“布料老板”變身“首席調解員”

再和睦的鄰裏關係,也免不了有磕磕絆絆,甚至引發更大的矛盾。海珠區鳳陽街道就建立了群眾性糾紛快速反應處置機制,並活躍著一群“人民調解員”,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還妥善化解了一起起矛盾,夏念禹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現年48歲的夏念禹是浙江泰順人,1997年到廣州海珠鳳陽地區做起布料生意,由此廣交了全國各地的朋友。不過,商人辦事多數“利”當頭,在多年為金錢奔波勞累後,夏念禹更希望能實現個人價值,奉獻社會。2012年一次機緣巧合的調解後,他被鳳陽街人民調解委員會選任為中大布匹市場的調解員。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3年1月至今年4月初,夏念禹已參與調解涉及中大布匹市場的群體性糾紛36宗,涉及金額千萬元以上的糾紛22宗,參與調解的經濟糾紛共計涉及金額近5億元。

“糾紛是從哪裏來的?人和人之間失去了‘禮’,就會開始爭‘理’,最後各不相讓,糾紛越來越大。”夏念禹向新快報記者講述心得時説,他調解的訣竅正是在“禮”上下功夫,“只有讓雙方找到‘禮’,方有禮讓,方能讓雙方松開為爭理而緊繃的弦,再讓雙方自調到和弦,各退一步,海闊天空,和氣生財。”

2017年4月,在市、區司法部門和街道的共同努力下,廣州市首家個人調解室——念禹人民調解室成立,有了專門辦公場地後,夏念禹更加“不務正業”了,把公司店鋪交給家人打理,自己一心一意當起了“和事佬”。夏念禹説,未來十年裏他打算繼續在廣州生活,“人的一生總要追尋一樣珍貴的東西,現在看來這個(調解)可能是我最珍貴的”。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