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踐行者】她用16年青春,當好1400多名孤殘兒童的“媽媽”

來源:金羊網 作者:符暢 發表時間:2018-05-09 20:35

金羊網訊  記者符暢 通訊員莫冠婷 蔣技科報道:走近深圳市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不時能聽到孩子們銀鈴般的歡笑聲,這裡是為300多名孩子和100多名老人築就的“愛的家園”,也是孤殘兒童護理員費英英牽掛了16年的地方。

2002年,19歲的浙江姑娘費英英隻身到深圳闖蕩,成為一名孤殘兒童護理員。從最初心情忐忑到被孩子喊了一聲“媽媽”後堅定信念,費英英用愛心和奉獻為孤殘兒童服務,先後獲“廣東省勞動模範”、“全國民政系統勞動模範”、“全國先進工作者”等榮譽,去年還當上了黨的十九大代表。16年來,她參與照顧1400多名福利院孩子;其中800多名孩子被愛心家庭收養,幫助他們成功融入社會。母親節即將到來,金羊網記者走近這位特殊的“媽媽”,聽她講述她和孩子們的故事。

費英英和孩子們在一起 通訊員供圖

照顧的孩子九成是殘疾

“英英姐姐,下午我要表演!”“那你要加油啊,小偉。”“英英姐姐好。”“你吃飽飯沒有,小黑?”“英英姐姐,英英姐姐……”5月2日中午,從走廊到飯堂、寢室的路上,孩子們一看到費英英都忍不住和她打招呼;費英英嘴角揚起微笑,叫出每個孩子的名字跟他們問好。

每天接觸這麼多孩子,最讓費英英放心不下的,是她照顧了13年的小觀山。小觀山3歲被遺棄,送到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時患有嚴重腦積水。4歲那年,小觀山突然發病送院搶救,正在休假的費英英接到電話後馬上趕往醫院。手術後的小觀山仍然昏迷,身上插著引流管、打著點滴,費英英守在床邊寸步不離照顧他,每天為他洗澡、換衣服、用棉簽蘸水為他濕潤口唇……就這樣,不知不覺已經幾天幾夜沒回家,當接到遠在浙江的母親打來的電話時,費英英才想起原來中秋節到了……

眨眼13年過去,看著躺在床上的小觀山,費英英眼泛淚光:“剛來時才那麼的小,現在他100多斤了,我抱不動了。”

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的孩子,90%都是身體不健康的,如患有腦癱、先心病、智障、唐氏綜合徵、地貧、殘疾等。照顧每一個孩子都很有難度,有的吞咽功能不好或者吸收功能不好,有的只能躺在床上,有的腦癱患兒還因為緊張,吃飯時一直咬勺子或者洗澡時四肢僵硬,照顧他們要比一般孩子更需要精心呵護和耐心照料。也是因為和他們相處多了,費英英重新理解了生命的意義:“孩子讓我更加懂得感恩和珍惜,現在我們就像親人一樣,有時候晚上做夢還會見到他們,休假回家也會想到他們。”

費英英和孩子們在一起 通訊員供圖

同期入職的18名護理員只剩她一個

然而,剛入職時費英英內心也有過掙扎。

“每天面對那麼多不健康的孩子,當時壓力很大,也有點害怕。”她説,每天為孩子喂飯、洗澡、換尿片,工作瑣碎、重復,並且24小時輪崗三班倒,強度很大。剛入職的那段日子,費英英難受得躲起來哭。與她同期入職的18名護理員不到3個月陸續離職,最後留下來繼續照顧孤殘兒童的,只剩費英英一個。

“是男孩奇奇改變了我。”費英英回憶。2002年7月,她帶著患有先心病的奇奇到醫院體檢,在醫院大廳奇奇突然站著不動,一直盯著旁邊的小朋友,那孩子牽著爸爸媽媽的手,奇奇突然抬起頭問費英英:“英英姐姐,為什麼我沒有爸爸媽媽?”費英英感到一陣心酸,一把摟住奇奇,摸著孩子的頭安慰説:“英英姐姐就是你的媽媽,福利中心就是我們的家。”

又過了幾天,費英英在分飯的時候,突然有個孩子拉著她衣角,輕輕地叫道:“媽媽,媽媽……”費英英回頭一看,是奇奇。第一次聽到被叫“媽媽”,年輕的費英英忍不住流下眼淚:“一下子被觸動了,覺得他們很可憐。我決定要留下來。”很神奇的是,做完這個決定之後,費英英開始從內心真正接受這些孩子了。和他們在一起,不會覺得他們臟,也不會覺得他們醜。

“那時我19歲,現在16年過去了,這些孩子已經和我分不開了,感覺他們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她説。

希望幫助孤殘兒童更好融入社會

16年來,費英英從一線護理員到成為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保育部副部長,還考取了國家高級孤殘兒童護理員證書。除了個人成長,她還有更高的目標:“照顧孤殘兒童,不是讓他們吃飽穿暖就可以了,我們提出‘養治康教’的服務體系,還要關注他們的心理情況,特別是青春期的孩子;另外還有社會責任感的引導,這需要和職業教育聯繫起來。今後哪怕他們不能養活自己,也希望他們得到社會的認可。”

在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保育部樓,從幼教班到七年級,每間教室都設立了英語角、墻上貼著中英雙語課程表,這裡除了孤殘兒童護理員和中文教師外,還引進愛心外教輔導孩子們學英語,讓他們以後更好地融入社會。

走進康復樓,這裡配備了語言治療、運動治療、兒童康復、感統訓練、腦癱康復的設備設施,還有專業康復訓練師每天幫助兒童做康復訓練。此外,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還引入了深圳市元平特殊教育學校寶安分教點,從2008年起步時有4個教學班,到現在發展為12個班級、37名老師、為100多名中重度殘疾孩子提供特殊早教、特殊幼兒教育、特殊義務教育和職業教育,幫助孩子們更好地融入社會。

費英英去年當選十九大基層黨代表,她對十九大報告中“幼有所育”、“弱有所扶”深有感觸:“我理解的‘幼有所育’,第一個含義是每一個孩子都應該被養育,第二個含義是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受教育。就像我照顧的這些孤殘兒童,除了黨和政府的兜底作用,他們的健康成長和就業還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和關愛。”

其實,費英英的故事只是廣東省兒童福利機構眾多孤殘兒童護理員中的一個縮影。孤殘兒童是社會上最弱小、最需要社會關懷的群體,目前,廣東兒童福利機構已經按照國家要求,標準化、精細化開展孤殘兒童的“養治康教”工作。

據統計,廣東省孤殘兒童護理員職業持證人員總數973人,是全國孤殘兒童護理員職業鑒定人數及全國獲證人數較多的省份,這標誌著廣東正加快兒童福利機構孤殘兒童護理員隊伍專業化和職業化建設,全面提高孤殘兒童養護水準。

編輯:劉嘉文
數字報

【中國夢•踐行者】她用16年青春,當好1400多名孤殘兒童的“媽媽”

金羊網  作者:符暢  2018-05-09

金羊網訊  記者符暢 通訊員莫冠婷 蔣技科報道:走近深圳市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不時能聽到孩子們銀鈴般的歡笑聲,這裡是為300多名孩子和100多名老人築就的“愛的家園”,也是孤殘兒童護理員費英英牽掛了16年的地方。

2002年,19歲的浙江姑娘費英英隻身到深圳闖蕩,成為一名孤殘兒童護理員。從最初心情忐忑到被孩子喊了一聲“媽媽”後堅定信念,費英英用愛心和奉獻為孤殘兒童服務,先後獲“廣東省勞動模範”、“全國民政系統勞動模範”、“全國先進工作者”等榮譽,去年還當上了黨的十九大代表。16年來,她參與照顧1400多名福利院孩子;其中800多名孩子被愛心家庭收養,幫助他們成功融入社會。母親節即將到來,金羊網記者走近這位特殊的“媽媽”,聽她講述她和孩子們的故事。

費英英和孩子們在一起 通訊員供圖

照顧的孩子九成是殘疾

“英英姐姐,下午我要表演!”“那你要加油啊,小偉。”“英英姐姐好。”“你吃飽飯沒有,小黑?”“英英姐姐,英英姐姐……”5月2日中午,從走廊到飯堂、寢室的路上,孩子們一看到費英英都忍不住和她打招呼;費英英嘴角揚起微笑,叫出每個孩子的名字跟他們問好。

每天接觸這麼多孩子,最讓費英英放心不下的,是她照顧了13年的小觀山。小觀山3歲被遺棄,送到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時患有嚴重腦積水。4歲那年,小觀山突然發病送院搶救,正在休假的費英英接到電話後馬上趕往醫院。手術後的小觀山仍然昏迷,身上插著引流管、打著點滴,費英英守在床邊寸步不離照顧他,每天為他洗澡、換衣服、用棉簽蘸水為他濕潤口唇……就這樣,不知不覺已經幾天幾夜沒回家,當接到遠在浙江的母親打來的電話時,費英英才想起原來中秋節到了……

眨眼13年過去,看著躺在床上的小觀山,費英英眼泛淚光:“剛來時才那麼的小,現在他100多斤了,我抱不動了。”

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的孩子,90%都是身體不健康的,如患有腦癱、先心病、智障、唐氏綜合徵、地貧、殘疾等。照顧每一個孩子都很有難度,有的吞咽功能不好或者吸收功能不好,有的只能躺在床上,有的腦癱患兒還因為緊張,吃飯時一直咬勺子或者洗澡時四肢僵硬,照顧他們要比一般孩子更需要精心呵護和耐心照料。也是因為和他們相處多了,費英英重新理解了生命的意義:“孩子讓我更加懂得感恩和珍惜,現在我們就像親人一樣,有時候晚上做夢還會見到他們,休假回家也會想到他們。”

費英英和孩子們在一起 通訊員供圖

同期入職的18名護理員只剩她一個

然而,剛入職時費英英內心也有過掙扎。

“每天面對那麼多不健康的孩子,當時壓力很大,也有點害怕。”她説,每天為孩子喂飯、洗澡、換尿片,工作瑣碎、重復,並且24小時輪崗三班倒,強度很大。剛入職的那段日子,費英英難受得躲起來哭。與她同期入職的18名護理員不到3個月陸續離職,最後留下來繼續照顧孤殘兒童的,只剩費英英一個。

“是男孩奇奇改變了我。”費英英回憶。2002年7月,她帶著患有先心病的奇奇到醫院體檢,在醫院大廳奇奇突然站著不動,一直盯著旁邊的小朋友,那孩子牽著爸爸媽媽的手,奇奇突然抬起頭問費英英:“英英姐姐,為什麼我沒有爸爸媽媽?”費英英感到一陣心酸,一把摟住奇奇,摸著孩子的頭安慰説:“英英姐姐就是你的媽媽,福利中心就是我們的家。”

又過了幾天,費英英在分飯的時候,突然有個孩子拉著她衣角,輕輕地叫道:“媽媽,媽媽……”費英英回頭一看,是奇奇。第一次聽到被叫“媽媽”,年輕的費英英忍不住流下眼淚:“一下子被觸動了,覺得他們很可憐。我決定要留下來。”很神奇的是,做完這個決定之後,費英英開始從內心真正接受這些孩子了。和他們在一起,不會覺得他們臟,也不會覺得他們醜。

“那時我19歲,現在16年過去了,這些孩子已經和我分不開了,感覺他們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她説。

希望幫助孤殘兒童更好融入社會

16年來,費英英從一線護理員到成為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保育部副部長,還考取了國家高級孤殘兒童護理員證書。除了個人成長,她還有更高的目標:“照顧孤殘兒童,不是讓他們吃飽穿暖就可以了,我們提出‘養治康教’的服務體系,還要關注他們的心理情況,特別是青春期的孩子;另外還有社會責任感的引導,這需要和職業教育聯繫起來。今後哪怕他們不能養活自己,也希望他們得到社會的認可。”

在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保育部樓,從幼教班到七年級,每間教室都設立了英語角、墻上貼著中英雙語課程表,這裡除了孤殘兒童護理員和中文教師外,還引進愛心外教輔導孩子們學英語,讓他們以後更好地融入社會。

走進康復樓,這裡配備了語言治療、運動治療、兒童康復、感統訓練、腦癱康復的設備設施,還有專業康復訓練師每天幫助兒童做康復訓練。此外,寶安區社會福利中心還引入了深圳市元平特殊教育學校寶安分教點,從2008年起步時有4個教學班,到現在發展為12個班級、37名老師、為100多名中重度殘疾孩子提供特殊早教、特殊幼兒教育、特殊義務教育和職業教育,幫助孩子們更好地融入社會。

費英英去年當選十九大基層黨代表,她對十九大報告中“幼有所育”、“弱有所扶”深有感觸:“我理解的‘幼有所育’,第一個含義是每一個孩子都應該被養育,第二個含義是每一個孩子都能夠受教育。就像我照顧的這些孤殘兒童,除了黨和政府的兜底作用,他們的健康成長和就業還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和關愛。”

其實,費英英的故事只是廣東省兒童福利機構眾多孤殘兒童護理員中的一個縮影。孤殘兒童是社會上最弱小、最需要社會關懷的群體,目前,廣東兒童福利機構已經按照國家要求,標準化、精細化開展孤殘兒童的“養治康教”工作。

據統計,廣東省孤殘兒童護理員職業持證人員總數973人,是全國孤殘兒童護理員職業鑒定人數及全國獲證人數較多的省份,這標誌著廣東正加快兒童福利機構孤殘兒童護理員隊伍專業化和職業化建設,全面提高孤殘兒童養護水準。

編輯:劉嘉文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