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洪英:首個震後試管嬰兒媽媽的笑和淚

來源:金羊網 作者:溫建敏、李妹妍、李國輝 發表時間:2018-05-08 15:23

金羊網記者溫建敏、李妹妍、李國輝

“跟外孫一起養大,是更像女兒還是外孫女?沒想過這個問題,反正一起養著。”

2017年4月底,北川也是四川首位試管嬰兒媽媽劉洪英在家裏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地震時41歲,失去惟一的兒子,在大女兒生下外孫三個月後,通過人工懷孕方式,成為北川首位試管嬰兒媽媽,震後的八年裏,同時撫養著差不多同齡的外孫和小女兒。

客廳中央挂著遇難十年了的兒子遺照,展示著當年的傷口,而小女兒和外孫外孫女的吵鬧聲、笑聲,則讓劉洪英無暇顧及過往。

傷:惟一兒子地震遇難

“如果我兒還活著,今年就29歲了。”

51歲的劉洪英回憶起地震時的場景,還是忍不住眼泛淚光。

劉洪英一家人住在北川縣曲山鎮楊柳坪村,有一個女兒一個兒子。兒子王強當時19歲,沒有再讀書了,去了北川縣武裝部。

劉洪英回憶,5月12號那天,她和丈夫在山上砍竹子,中午才回到家裏。“我飯還沒做熟呢,我兒給他爸打電話,説他肚子有點痛,身上沒帶錢,讓他爸給送點兒錢。他爸到家一二十分鐘,就震起來了。”

地震發生後,楊柳坪村的傷亡並不大,但傳來消息,北川縣城死的人很多。而北川縣武裝部緊挨著的是傷亡最慘重的北川中學,據説活下來的才十來個人。

劉洪英兩口子到處找不著兒子,但一直不願意相信惟一的兒子沒了。“我們就想,王強去什麼地方救災了,或者受傷住院了,只是暫時聯係不上。”

但一個多月後,武裝部通知劉洪英和丈夫去領喪葬費。“我們沒去領,我們説娃兒還在,不想去領”。過了兩個月,武裝部長來家裏,“他説人沒了,找不到了,沒法了。這錢不拿也得拿。”

喜:生下震後首個試管嬰兒

地震前的時候,劉洪英的大女兒王芳已經嫁人了。接受了兒子已經沒了的現實後,面對夫妻二人冷清對望的情形,劉洪英決定再生養個孩子。

“當時聽到有政策,説我們這樣的情況可以再生。”劉洪英説。

劉洪英兩口子的決定還得到了大女兒王芳的支持,王芳當時已經懷有七個月身孕。

因為劉洪英丈夫做了結扎手術,無法自然懷孕。因此劉洪英把目光投向人工懷孕,因為聽説遇難再生育家庭都不要錢。

“其實這個政策當時還沒有落實下來,我們去了醫院後,把我們的情況跟他們一説,他們答應先給我做。”

劉洪英説一共去了兩次醫院,第一次是檢查,第二次人工受孕。“老天還是幫我們的噻,聽説很多人人工懷孕好多次都不得,受好多罪,我們第一次就成功了。”

2009年12月18號,劉洪英在綿陽一家醫院生下了小女兒王涪蓉,這也是北川震後的第一個試管嬰兒。“名字是醫院院長取的,在成都懷的試管嬰兒,在綿陽生的。説涪代表綿陽,蓉代表成都。”

鬧:女兒外孫一起帶大

小女兒王涪蓉出生時,劉洪英大女兒的兒子,也是劉洪英的外孫已經一歲多了,也跟著劉洪英一起住。再後來,大女兒又生了女孩,還跟著劉洪英這個外婆。

在新北川縣城爾瑪小區的家裏,記者見到劉洪英兩口子帶著兩歲的小女孫女。

“我現在一天的工作是帶三個娃。”

劉洪英介紹,女兒女婿在附近的安州區做生意,因此照顧三個小孩的工作就落在她身上。劉洪英的丈夫幾年前遭遇車禍,幹不了重活,在政府的幫助下做了保安,每天晚上6點出去工作到深夜,只有白天可以幫忙看看小孩。

“早上做完早餐後送兩個大的去上學,然後去買菜,下午再接娃娃放學,做晚飯,檢查娃娃寫作業。”

北川震後第一個試管嬰兒王涪蓉現在8歲,上三年級,比她大一歲的外甥上四年級,兩個人都在新北川的永昌小學。

“娃娃多是累些,但也熱鬧,我們還是喜歡熱鬧些。”劉洪英説。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小外孫女稚氣的語言,不時地逗笑了劉洪英兩口子。

愁:小女兒不好管

説起自己的小女兒,劉洪英神情復雜。她説這個女兒特別聰明,就是不太好管,脾氣不好,喜歡跟爸爸頂嘴。

“我外孫還好,他爸媽還可以管管他,説説他。我小女兒就不好管了,她姐姐説她也不聽,她爸爸説她也不聽,沒辦法,年齡相差太大了。”劉洪英搖著頭説。

但劉洪英説,小女兒有時候又很懂事,自己生氣時會説她是哥哥遇難才有她的,要聽點兒話。這時候她又會連聲喊“媽媽對不起”。

小女兒的聰明還體現在玩上。從小拿起手機就知道玩,都不用人教。劉洪英現在規定好玩手機的時間。“但經常也管不住”。

因此劉洪英最焦慮的還是小女兒的學習,雖然也考試還可以。“家裏沒人能輔導她,我和他爸都不行,她姐姐也不行,就靠她自己。”劉洪英説。

劉洪英住的爾瑪小區是新北川最大的災後安置小區,她也經常跟小區裏跟她差不多遭遇(地震遇難家庭再生育)的姐妹們一起玩,一起交流。

“再生的娃娃都不怎麼好管。但是有個娃,日子就能更好地往前過下去了。”劉洪英説,像她這麼年齡大的,有時還會想想自己遇了難的兒子,年紀經的再生育姐妹,基本上看不出來地震的影響了。

劉洪英説,她最大的願望,是小女兒能讀書有出息,能上個大學,自己照顧好自己,“等小女兒長大後,我們都六、七十歲了,她以後還是要靠自己。”

對話:“啥也不缺,只盼家庭平安”

記者:地震時你們都四十多歲了,為什麼會想著還要生一個

劉洪英:當時大女兒已經出嫁了,就剩下我跟他爸,家裏太冷清嘍,會忍不住想死了的娃。兩個人也會經常吵。剛好聽説有這個政策(支持地震遇難家庭再生育),就想去試一試,生男生女都沒得關係,再要一個。

記者:聽説人工懷孕,做試管嬰兒還是很受罪的,你當時的感受是怎麼樣的?

劉洪英:沒有特別的感覺,我們是農村出來的,吃得苦。就是怕要自己出錢,因為我們沒有錢,政策又沒有完全下來。所以有些擔驚受怕,還是很感謝政府,感謝醫院和醫生。

記者:懷孕時你已經41歲了,身體會不舒服嗎?從懷到生有出現什麼狀況嗎?

劉洪英:還好,沒有啥子不舒服的,身體一真很好。生的時候可以去成都,想到還是要離家裏近一些,所以選了綿陽的醫院。

記者:小女兒出生後,你又帶著外孫,小孩小的時候辛苦嗎?

劉洪英:辛苦是肯定的。特別是他爸後來出車禍,做了好幾次手術,幹不了活,家裏的負擔很重。但女兒女婿能幫點忙,還是過來了。

記者:你小女兒比外孫差不多年齡,又一起帶大,有沒有想過,你小女兒更像女兒還是外孫?

劉洪英(愣了半分鐘):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反正一起拉扯大,吃的東西、穿的衣服也都是一樣的,沒有分別。

記者:你覺得現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劉洪英:啥子都不缺。就是希望,全家人能夠平平安安的。

編輯:邱梓瑤
數字報

劉洪英:首個震後試管嬰兒媽媽的笑和淚

金羊網2018-05-08 15:23:00

金羊網記者溫建敏、李妹妍、李國輝

“跟外孫一起養大,是更像女兒還是外孫女?沒想過這個問題,反正一起養著。”

2017年4月底,北川也是四川首位試管嬰兒媽媽劉洪英在家裏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地震時41歲,失去惟一的兒子,在大女兒生下外孫三個月後,通過人工懷孕方式,成為北川首位試管嬰兒媽媽,震後的八年裏,同時撫養著差不多同齡的外孫和小女兒。

客廳中央挂著遇難十年了的兒子遺照,展示著當年的傷口,而小女兒和外孫外孫女的吵鬧聲、笑聲,則讓劉洪英無暇顧及過往。

傷:惟一兒子地震遇難

“如果我兒還活著,今年就29歲了。”

51歲的劉洪英回憶起地震時的場景,還是忍不住眼泛淚光。

劉洪英一家人住在北川縣曲山鎮楊柳坪村,有一個女兒一個兒子。兒子王強當時19歲,沒有再讀書了,去了北川縣武裝部。

劉洪英回憶,5月12號那天,她和丈夫在山上砍竹子,中午才回到家裏。“我飯還沒做熟呢,我兒給他爸打電話,説他肚子有點痛,身上沒帶錢,讓他爸給送點兒錢。他爸到家一二十分鐘,就震起來了。”

地震發生後,楊柳坪村的傷亡並不大,但傳來消息,北川縣城死的人很多。而北川縣武裝部緊挨著的是傷亡最慘重的北川中學,據説活下來的才十來個人。

劉洪英兩口子到處找不著兒子,但一直不願意相信惟一的兒子沒了。“我們就想,王強去什麼地方救災了,或者受傷住院了,只是暫時聯係不上。”

但一個多月後,武裝部通知劉洪英和丈夫去領喪葬費。“我們沒去領,我們説娃兒還在,不想去領”。過了兩個月,武裝部長來家裏,“他説人沒了,找不到了,沒法了。這錢不拿也得拿。”

喜:生下震後首個試管嬰兒

地震前的時候,劉洪英的大女兒王芳已經嫁人了。接受了兒子已經沒了的現實後,面對夫妻二人冷清對望的情形,劉洪英決定再生養個孩子。

“當時聽到有政策,説我們這樣的情況可以再生。”劉洪英説。

劉洪英兩口子的決定還得到了大女兒王芳的支持,王芳當時已經懷有七個月身孕。

因為劉洪英丈夫做了結扎手術,無法自然懷孕。因此劉洪英把目光投向人工懷孕,因為聽説遇難再生育家庭都不要錢。

“其實這個政策當時還沒有落實下來,我們去了醫院後,把我們的情況跟他們一説,他們答應先給我做。”

劉洪英説一共去了兩次醫院,第一次是檢查,第二次人工受孕。“老天還是幫我們的噻,聽説很多人人工懷孕好多次都不得,受好多罪,我們第一次就成功了。”

2009年12月18號,劉洪英在綿陽一家醫院生下了小女兒王涪蓉,這也是北川震後的第一個試管嬰兒。“名字是醫院院長取的,在成都懷的試管嬰兒,在綿陽生的。説涪代表綿陽,蓉代表成都。”

鬧:女兒外孫一起帶大

小女兒王涪蓉出生時,劉洪英大女兒的兒子,也是劉洪英的外孫已經一歲多了,也跟著劉洪英一起住。再後來,大女兒又生了女孩,還跟著劉洪英這個外婆。

在新北川縣城爾瑪小區的家裏,記者見到劉洪英兩口子帶著兩歲的小女孫女。

“我現在一天的工作是帶三個娃。”

劉洪英介紹,女兒女婿在附近的安州區做生意,因此照顧三個小孩的工作就落在她身上。劉洪英的丈夫幾年前遭遇車禍,幹不了重活,在政府的幫助下做了保安,每天晚上6點出去工作到深夜,只有白天可以幫忙看看小孩。

“早上做完早餐後送兩個大的去上學,然後去買菜,下午再接娃娃放學,做晚飯,檢查娃娃寫作業。”

北川震後第一個試管嬰兒王涪蓉現在8歲,上三年級,比她大一歲的外甥上四年級,兩個人都在新北川的永昌小學。

“娃娃多是累些,但也熱鬧,我們還是喜歡熱鬧些。”劉洪英説。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小外孫女稚氣的語言,不時地逗笑了劉洪英兩口子。

愁:小女兒不好管

説起自己的小女兒,劉洪英神情復雜。她説這個女兒特別聰明,就是不太好管,脾氣不好,喜歡跟爸爸頂嘴。

“我外孫還好,他爸媽還可以管管他,説説他。我小女兒就不好管了,她姐姐説她也不聽,她爸爸説她也不聽,沒辦法,年齡相差太大了。”劉洪英搖著頭説。

但劉洪英説,小女兒有時候又很懂事,自己生氣時會説她是哥哥遇難才有她的,要聽點兒話。這時候她又會連聲喊“媽媽對不起”。

小女兒的聰明還體現在玩上。從小拿起手機就知道玩,都不用人教。劉洪英現在規定好玩手機的時間。“但經常也管不住”。

因此劉洪英最焦慮的還是小女兒的學習,雖然也考試還可以。“家裏沒人能輔導她,我和他爸都不行,她姐姐也不行,就靠她自己。”劉洪英説。

劉洪英住的爾瑪小區是新北川最大的災後安置小區,她也經常跟小區裏跟她差不多遭遇(地震遇難家庭再生育)的姐妹們一起玩,一起交流。

“再生的娃娃都不怎麼好管。但是有個娃,日子就能更好地往前過下去了。”劉洪英説,像她這麼年齡大的,有時還會想想自己遇了難的兒子,年紀經的再生育姐妹,基本上看不出來地震的影響了。

劉洪英説,她最大的願望,是小女兒能讀書有出息,能上個大學,自己照顧好自己,“等小女兒長大後,我們都六、七十歲了,她以後還是要靠自己。”

對話:“啥也不缺,只盼家庭平安”

記者:地震時你們都四十多歲了,為什麼會想著還要生一個

劉洪英:當時大女兒已經出嫁了,就剩下我跟他爸,家裏太冷清嘍,會忍不住想死了的娃。兩個人也會經常吵。剛好聽説有這個政策(支持地震遇難家庭再生育),就想去試一試,生男生女都沒得關係,再要一個。

記者:聽説人工懷孕,做試管嬰兒還是很受罪的,你當時的感受是怎麼樣的?

劉洪英:沒有特別的感覺,我們是農村出來的,吃得苦。就是怕要自己出錢,因為我們沒有錢,政策又沒有完全下來。所以有些擔驚受怕,還是很感謝政府,感謝醫院和醫生。

記者:懷孕時你已經41歲了,身體會不舒服嗎?從懷到生有出現什麼狀況嗎?

劉洪英:還好,沒有啥子不舒服的,身體一真很好。生的時候可以去成都,想到還是要離家裏近一些,所以選了綿陽的醫院。

記者:小女兒出生後,你又帶著外孫,小孩小的時候辛苦嗎?

劉洪英:辛苦是肯定的。特別是他爸後來出車禍,做了好幾次手術,幹不了活,家裏的負擔很重。但女兒女婿能幫點忙,還是過來了。

記者:你小女兒比外孫差不多年齡,又一起帶大,有沒有想過,你小女兒更像女兒還是外孫?

劉洪英(愣了半分鐘):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反正一起拉扯大,吃的東西、穿的衣服也都是一樣的,沒有分別。

記者:你覺得現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劉洪英:啥子都不缺。就是希望,全家人能夠平平安安的。

編輯:邱梓瑤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