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尿毒症女生手繪表情包自籌醫藥費:多難都要往前走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3-23 11:04

  表情包作者妮妮是一位尿毒症患者,為籌措醫藥費,她用了近一年的時間來繪製

  “獨角獸很神奇、很神聖,希望它能給人們帶來好運和溫暖。”23歲的妮妮握著手機,16隻造型各異的獨角獸順著她的指尖在螢幕來回跳動。前一晚,她剛剛做完透析治療,恢復了一宿,終於又有力氣坐在電腦前開始創作了。

  最近,一群獨角獸在微信表情裏火了。它們有著小腦袋、大身體,顏色粉嘟嘟,長著不同顏色的犄角,做出“求抱抱”“不開心”“早安”“愛你”等動作,對著螢幕一個勁兒地賣萌。

  這組名為《胖扎是只獨角獸》的表情包,由16隻萌萌的獨角獸組成,不久前上線,已有20多萬網友下載使用。但背後故事卻鮮有人知——表情包作者妮妮是一位尿毒症患者,為籌措醫藥費,她用了近一年的時間來繪製。

  妮妮是一位95後的姑娘,家住浙江省寧波市。3年前,她被確診為尿毒症。為治病,家人賣掉了90平方米的房子,一家3口擠在40平方米的小房子住。母親放棄了工作,全職照顧女兒,父親在寧波當地打工,收入剛剛夠日常開銷。為了減輕家人的負擔,小時候就酷愛畫畫的妮妮決定重拾畫筆,構建內心中的世界,為自己籌措治療費用。

  沒有任何繪畫基礎的她,花99元買來最便宜的數位板,枕邊的繪畫教程書越堆越高,一摞摞畫冊塞滿了她的房間。平日裏,她泡在貼吧和論壇自學表情創作,遇到問題就在評論裏“騷擾”那些大神級網友。

  通常情況下,一組由16張漫畫組成的表情包,漫畫師大概只需要一個月就能完成,而妮妮的繪製時間是其他人的10倍。很多時候,這個女孩都在與疾病做抗爭:因為體內“毒素太多”,半夜一兩點她才能入睡;她有時出現腹水、藥物過敏等情況,隔三差五就要去醫院。

  每週,妮妮要做3次透析治療,一次4個小時,“回到家整個人都虛了,就像暈機一樣。”稍作休息,她又爬到電腦前創作。在母親眼中,女兒很少落淚,滿腦子都想著“我會好的”“我會照顧你們一輩子的”。女兒的懂事讓媽媽也堅強起來,“我不止一次告訴自己,不管生活多麼艱難,都要跟女兒一起抗爭、一起面對!”

  一年來,妮妮邊畫邊改,這組表情包開始有了生命——原本獨角獸只有一個圓圓的頭,後來增加了圓鼓鼓的肚子;獨角獸的雙手原本光禿禿,後來涂上了淡粉色,並讓它握著茶杯、星星、小橘子,看起來更有人情味兒;它的犄角也會隨著心情的起伏呈現出不同顏色,紫色是開心,紅色是生氣,藍色是驚訝……

  “這組表情是淡粉色的。”妮妮説,她喜歡一切粉色的東西,從睡衣、相框到手機殼,在這個女孩眼中,粉色象徵著溫暖和少女心,她希望把暖意傳遞給身邊的人。

  去年,妮妮做起了網路主播,但她從不露臉。她把鏡頭對準桌面和畫筆,一畫就是兩小時。“我以前皮膚很好,可是生病後臉色就又暗又黃,還不停地長痘。”但凡家裏有訪客,或是出門,妮妮總會戴上口罩,這已經成了她的習慣。

  五六平方米的房間,就是妮妮的直播間。《馬克筆星空教程,試試畫個圓擁有整片天空》《DIY狗年立體貼紙》《幾何體簡筆畫數學老師都怕了》……她把這些直播中最有趣的部分剪輯好,配上一段喜歡的音樂,發到短視頻平臺,一年下來,已經有了8萬粉絲。

  起初,妮妮一直瞞著粉絲們,沒有透露自己的病情,“希望他們覺得我沒有什麼特別的。”當她因為治療或休息無法直播時,也往往會以上課、備考為由解釋,告訴大家自己是一名大學生,學業很繁重。幾天前,一家電視臺來妮妮家中採訪後,她的故事才被一些粉絲知道,打賞金額超過了30萬元。

  “我會一如既往握著畫筆,不僅僅是自力更生,也希望告訴小粉絲們,生活無論有多難,都要一直往前走。”妮妮説。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盧永城

編輯:
數字報

95後尿毒症女生手繪表情包自籌醫藥費:多難都要往前走

中國青年報  作者:  2018-03-23

  表情包作者妮妮是一位尿毒症患者,為籌措醫藥費,她用了近一年的時間來繪製

  “獨角獸很神奇、很神聖,希望它能給人們帶來好運和溫暖。”23歲的妮妮握著手機,16隻造型各異的獨角獸順著她的指尖在螢幕來回跳動。前一晚,她剛剛做完透析治療,恢復了一宿,終於又有力氣坐在電腦前開始創作了。

  最近,一群獨角獸在微信表情裏火了。它們有著小腦袋、大身體,顏色粉嘟嘟,長著不同顏色的犄角,做出“求抱抱”“不開心”“早安”“愛你”等動作,對著螢幕一個勁兒地賣萌。

  這組名為《胖扎是只獨角獸》的表情包,由16隻萌萌的獨角獸組成,不久前上線,已有20多萬網友下載使用。但背後故事卻鮮有人知——表情包作者妮妮是一位尿毒症患者,為籌措醫藥費,她用了近一年的時間來繪製。

  妮妮是一位95後的姑娘,家住浙江省寧波市。3年前,她被確診為尿毒症。為治病,家人賣掉了90平方米的房子,一家3口擠在40平方米的小房子住。母親放棄了工作,全職照顧女兒,父親在寧波當地打工,收入剛剛夠日常開銷。為了減輕家人的負擔,小時候就酷愛畫畫的妮妮決定重拾畫筆,構建內心中的世界,為自己籌措治療費用。

  沒有任何繪畫基礎的她,花99元買來最便宜的數位板,枕邊的繪畫教程書越堆越高,一摞摞畫冊塞滿了她的房間。平日裏,她泡在貼吧和論壇自學表情創作,遇到問題就在評論裏“騷擾”那些大神級網友。

  通常情況下,一組由16張漫畫組成的表情包,漫畫師大概只需要一個月就能完成,而妮妮的繪製時間是其他人的10倍。很多時候,這個女孩都在與疾病做抗爭:因為體內“毒素太多”,半夜一兩點她才能入睡;她有時出現腹水、藥物過敏等情況,隔三差五就要去醫院。

  每週,妮妮要做3次透析治療,一次4個小時,“回到家整個人都虛了,就像暈機一樣。”稍作休息,她又爬到電腦前創作。在母親眼中,女兒很少落淚,滿腦子都想著“我會好的”“我會照顧你們一輩子的”。女兒的懂事讓媽媽也堅強起來,“我不止一次告訴自己,不管生活多麼艱難,都要跟女兒一起抗爭、一起面對!”

  一年來,妮妮邊畫邊改,這組表情包開始有了生命——原本獨角獸只有一個圓圓的頭,後來增加了圓鼓鼓的肚子;獨角獸的雙手原本光禿禿,後來涂上了淡粉色,並讓它握著茶杯、星星、小橘子,看起來更有人情味兒;它的犄角也會隨著心情的起伏呈現出不同顏色,紫色是開心,紅色是生氣,藍色是驚訝……

  “這組表情是淡粉色的。”妮妮説,她喜歡一切粉色的東西,從睡衣、相框到手機殼,在這個女孩眼中,粉色象徵著溫暖和少女心,她希望把暖意傳遞給身邊的人。

  去年,妮妮做起了網路主播,但她從不露臉。她把鏡頭對準桌面和畫筆,一畫就是兩小時。“我以前皮膚很好,可是生病後臉色就又暗又黃,還不停地長痘。”但凡家裏有訪客,或是出門,妮妮總會戴上口罩,這已經成了她的習慣。

  五六平方米的房間,就是妮妮的直播間。《馬克筆星空教程,試試畫個圓擁有整片天空》《DIY狗年立體貼紙》《幾何體簡筆畫數學老師都怕了》……她把這些直播中最有趣的部分剪輯好,配上一段喜歡的音樂,發到短視頻平臺,一年下來,已經有了8萬粉絲。

  起初,妮妮一直瞞著粉絲們,沒有透露自己的病情,“希望他們覺得我沒有什麼特別的。”當她因為治療或休息無法直播時,也往往會以上課、備考為由解釋,告訴大家自己是一名大學生,學業很繁重。幾天前,一家電視臺來妮妮家中採訪後,她的故事才被一些粉絲知道,打賞金額超過了30萬元。

  “我會一如既往握著畫筆,不僅僅是自力更生,也希望告訴小粉絲們,生活無論有多難,都要一直往前走。”妮妮説。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盧永城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