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樓加裝電梯,高層是否應該補償給低層?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偉傑 劉寶霞 發表時間:2018-03-05 23:05

文/圖 記者 何偉傑 劉寶霞

從2017年開始,廣州市各區掀起舊樓加裝電梯浪潮,在政府補貼的刺激下,越來越多舊樓開始醞釀電梯加裝。然而,有部分舊樓的高低層矛盾卻依然難以調和。近日,家住海珠區江南中街貴德東的市民李阿姨就向本報反映,她所居住的舊樓要加裝電梯,但由於補償未能達成共識,電梯工程一度停滯。記者觀察發現,目前舊樓電梯加裝電梯爭議的焦點主要集中在補償方面。高層是否應該補償給低層?該補多少?不同樓宇的居民對此判斷有相當大的差異。

案例:多年拉鋸,舊樓電梯一直未能加裝

記者了解到,早在2012年,海珠區江南中街貴德東34號大樓的住戶就開始計劃為老樓加裝電梯,經過了多年的拉鋸,規劃部門于2017年10月終於批下了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然而電梯仍未能順利加裝,儘管因為居委會和規劃部門多次介入協商,但該大樓一樓仍有3戶表示堅決反對。

“我們不是不同意加裝電梯,我們只是覺得還沒有達成統一意見就強行施工比較不合理。”家住一樓的李阿姨告訴記者,今年1月份,有施工隊突然在現場開始施工,甚至還沒跟他們打過半聲招呼。她和其他反對戶多次阻止,後來在居委會的介入下,施工隊才停下來。

讓李阿姨不滿的是,高層方面認為只要大樓“雙三分之二”業主同意,反對的業主便無權干涉。“大家都是一棟樓的住戶,為什麼我就不能提出異議?”此外,二樓的一位阿伯也非常困惑,説只知道電梯加裝的大方向是同意的,電梯加裝其中很多細節卻不了解,需要進一步協商。

原來是補償未能談攏

對於李阿姨所説的籌備小組從未與他們溝通協商,籌備小組表示不認同。“拿到建設許可證之前,我們籌備組5個人輪流到府跟她們聊,要不就不開門,要不就不聊,因為他們的態度,根本沒法聊。”而對於有住戶不清楚電梯加裝具體事宜,籌備小組則表示已經找施工隊與反對戶聊過詳情。

籌備小組成員告訴記者,在籌備電梯加裝期間,為了協調高低層的意見,籌備小組除了私下溝通,還與三戶反對戶參加過一次規劃局聽證會和兩次貴德東居委會的聽證會。然而雙方依然未能達成統一意見。

記者了解發現,雙方目前的分歧是出在賠償上。

據了解,目前,貴德東34號大樓一層有5戶,籌備小組決定由高層出資給低層補貼10萬,其中受影響較大的兩戶各補貼3萬,受影響較小的兩戶各補貼2萬,不受影響的一戶則不補貼。電梯籌備小組認為這已經是比周邊的平均水準偏高的範圍了,“附近像他們這樣不是嚴重遮擋的,一般補償1萬到2萬,我們給2萬到3萬已經是比周邊的高了。”一名電梯籌備小組成員對記者説,他們想要再多籌備小組也給不了。

對此,李阿姨則表示不同意見。她認為加裝電梯會影響房屋的公攤、通風、光線,還會帶來噪音,導致房價貶值。目前高層給到他們2-3萬塊的補償太低了,他們希望能拿到4萬的補償款。此外,還有反對戶希望電梯加裝過程中,能夠相應提升一樓的環境,建隔音墻和重新裝修地板墻面。

熱議焦點:高層是否應該補償給低層?補多少?

從2017年開始,廣州市各區掀起舊樓加裝電梯浪潮,在政府補貼的刺激下,越來越多舊樓開始醞釀電梯加裝。然而,有部分舊樓的高低層矛盾卻依然難以調和。記者觀察發現,爭議的焦點主要集中在補償方面。

根據《廣州市既有住宅增設電梯辦法》,電梯加裝批前公示期間,對增設電梯事項有異議的,業主應當自行協商。業主經過協商仍無法達成一致意見的,可以請求居民委員會、原房改售房單位、業主委員會或者增設電梯諮詢服務機構等第三方組織協商或者調解。但《辦法》中並未提及補償標準。

為此,高層是否應該補償給低層?該補多少?不同樓宇的居民對此判斷有相當大的差異。

荔灣區周門一帶一舊樓宇成功加裝電梯的&&人告訴記者,他們加裝電梯,就給了低層一些“飲茶錢”,再溝通一下就沒問題了。逢源街一加裝舊樓成功加裝電梯的&&人潘先生則坦言,電梯加裝,低層業主確實需要得到一定的補償。他認為,每戶補償幾萬塊錢是一個比較合理的標準。

但家住海珠區的低層住戶張先生則表示,電梯加裝後,高層升值低層貶值,如果按照供求關係這個角度去思考,低層損失的從長遠而言其實遠遠不止幾萬元。記者走訪海珠區貴德東大院的房地産仲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貴德東大院附近的樓梯房中,1樓價格最低,3.2萬,2樓與8、9樓房價相當,均在3.4萬左右,中間層則在3.5-3.6萬。但加裝電梯後,樓層越高漲幅越大,一般來説是每平方米漲2000-3000塊,8、9層加裝電梯升值潛力最大。“而且,加裝電梯後,高層就更容易推銷出去了。”至於低層,吸引力則會大大降低。有房地産仲介還告訴記者,一些保養比較好的商品房樓梯樓,低層的價格甚至會比高層要高不少,但電梯加裝後,房屋價格則會出現逆轉,這也讓不少低層住戶難以接受。

專家:

面對時下越來越熱的舊樓加裝電梯,一直持續關注此問題的資深媒體評論員彭曉蕓提出自己的“冷思考”。她表示,舊樓加裝電梯不能簡單遵循“雙三分之二”原則。

《廣州市既有住宅增設電梯辦法》中提到,舊樓加裝電梯需要“雙三分之二”業主同意;此外,批前公示期間,業主提出增設電梯直接影響通風、採光或者通行的,應當要求申請人取得受影響業主的書面同意意見或者修改建築設計方案才可進行加裝。

但彭曉蕓認為,除了通風、採光等直觀影響之外,舊樓加裝電梯有可能導致低層住戶房價貶值的因素也應該考慮在內。她表示,業主們購買房屋時,産權確認之時,沒有電梯是一個既定事實,無論成交價還是居住預期,都沒有包括電梯對不同樓層的不同價值,因此,加裝電梯相當於變更遊戲規則,電梯作為一個重大變數,引起住戶強烈的反應完全正常。

因此,她認為,在電梯加裝時,需要對大樓不同住戶的相鄰權進行認定和處置。“在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家,相鄰關係的相關法律條款已經較為完善。”她説,譬如德國有“特別犧牲補償金制度”,該制度認為相鄰關係中不動産所有權受限制的一方付出私法上的“強制犧牲”,為了補償這種為“優勢利益”(諸如加裝電梯可能被認定為是“優勢利益”)作出妥協的“犧牲”,法律上要求相鄰關係中一方當事人向另一方當事人支付補償金。再如日本的“日照妨害”制度,“日照妨害”指由於土地利用的先後關係、後加建築可能對既有物産及其所有者造成日照權(採光權)的侵害,日本的法律主張對“日照妨害”進行程度的評估,並形成事前救濟和事後救濟兩種相關處理方式,具體包括請求除去侵害、請求禁止侵害以及請求損害賠償三種。

回到廣州的舊樓電梯加裝,彭曉蕓覺得,補償標準並不應該由政府來制定,畢竟每棟樓的實際情況不一樣,很難有一個統一的補償標準,“有的舊樓電梯加裝後,低層基本是廢掉;但有的舊樓低層也許影響並不大。”她認為,每棟大樓的居民應該根據實際情況自行協商,在所有住戶達成統一意見後才宜動工。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舊樓加裝電梯,高層是否應該補償給低層?

金羊網  作者:何偉傑 劉寶霞  2018-03-05

文/圖 記者 何偉傑 劉寶霞

從2017年開始,廣州市各區掀起舊樓加裝電梯浪潮,在政府補貼的刺激下,越來越多舊樓開始醞釀電梯加裝。然而,有部分舊樓的高低層矛盾卻依然難以調和。近日,家住海珠區江南中街貴德東的市民李阿姨就向本報反映,她所居住的舊樓要加裝電梯,但由於補償未能達成共識,電梯工程一度停滯。記者觀察發現,目前舊樓電梯加裝電梯爭議的焦點主要集中在補償方面。高層是否應該補償給低層?該補多少?不同樓宇的居民對此判斷有相當大的差異。

案例:多年拉鋸,舊樓電梯一直未能加裝

記者了解到,早在2012年,海珠區江南中街貴德東34號大樓的住戶就開始計劃為老樓加裝電梯,經過了多年的拉鋸,規劃部門于2017年10月終於批下了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然而電梯仍未能順利加裝,儘管因為居委會和規劃部門多次介入協商,但該大樓一樓仍有3戶表示堅決反對。

“我們不是不同意加裝電梯,我們只是覺得還沒有達成統一意見就強行施工比較不合理。”家住一樓的李阿姨告訴記者,今年1月份,有施工隊突然在現場開始施工,甚至還沒跟他們打過半聲招呼。她和其他反對戶多次阻止,後來在居委會的介入下,施工隊才停下來。

讓李阿姨不滿的是,高層方面認為只要大樓“雙三分之二”業主同意,反對的業主便無權干涉。“大家都是一棟樓的住戶,為什麼我就不能提出異議?”此外,二樓的一位阿伯也非常困惑,説只知道電梯加裝的大方向是同意的,電梯加裝其中很多細節卻不了解,需要進一步協商。

原來是補償未能談攏

對於李阿姨所説的籌備小組從未與他們溝通協商,籌備小組表示不認同。“拿到建設許可證之前,我們籌備組5個人輪流到府跟她們聊,要不就不開門,要不就不聊,因為他們的態度,根本沒法聊。”而對於有住戶不清楚電梯加裝具體事宜,籌備小組則表示已經找施工隊與反對戶聊過詳情。

籌備小組成員告訴記者,在籌備電梯加裝期間,為了協調高低層的意見,籌備小組除了私下溝通,還與三戶反對戶參加過一次規劃局聽證會和兩次貴德東居委會的聽證會。然而雙方依然未能達成統一意見。

記者了解發現,雙方目前的分歧是出在賠償上。

據了解,目前,貴德東34號大樓一層有5戶,籌備小組決定由高層出資給低層補貼10萬,其中受影響較大的兩戶各補貼3萬,受影響較小的兩戶各補貼2萬,不受影響的一戶則不補貼。電梯籌備小組認為這已經是比周邊的平均水準偏高的範圍了,“附近像他們這樣不是嚴重遮擋的,一般補償1萬到2萬,我們給2萬到3萬已經是比周邊的高了。”一名電梯籌備小組成員對記者説,他們想要再多籌備小組也給不了。

對此,李阿姨則表示不同意見。她認為加裝電梯會影響房屋的公攤、通風、光線,還會帶來噪音,導致房價貶值。目前高層給到他們2-3萬塊的補償太低了,他們希望能拿到4萬的補償款。此外,還有反對戶希望電梯加裝過程中,能夠相應提升一樓的環境,建隔音墻和重新裝修地板墻面。

熱議焦點:高層是否應該補償給低層?補多少?

從2017年開始,廣州市各區掀起舊樓加裝電梯浪潮,在政府補貼的刺激下,越來越多舊樓開始醞釀電梯加裝。然而,有部分舊樓的高低層矛盾卻依然難以調和。記者觀察發現,爭議的焦點主要集中在補償方面。

根據《廣州市既有住宅增設電梯辦法》,電梯加裝批前公示期間,對增設電梯事項有異議的,業主應當自行協商。業主經過協商仍無法達成一致意見的,可以請求居民委員會、原房改售房單位、業主委員會或者增設電梯諮詢服務機構等第三方組織協商或者調解。但《辦法》中並未提及補償標準。

為此,高層是否應該補償給低層?該補多少?不同樓宇的居民對此判斷有相當大的差異。

荔灣區周門一帶一舊樓宇成功加裝電梯的&&人告訴記者,他們加裝電梯,就給了低層一些“飲茶錢”,再溝通一下就沒問題了。逢源街一加裝舊樓成功加裝電梯的&&人潘先生則坦言,電梯加裝,低層業主確實需要得到一定的補償。他認為,每戶補償幾萬塊錢是一個比較合理的標準。

但家住海珠區的低層住戶張先生則表示,電梯加裝後,高層升值低層貶值,如果按照供求關係這個角度去思考,低層損失的從長遠而言其實遠遠不止幾萬元。記者走訪海珠區貴德東大院的房地産仲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貴德東大院附近的樓梯房中,1樓價格最低,3.2萬,2樓與8、9樓房價相當,均在3.4萬左右,中間層則在3.5-3.6萬。但加裝電梯後,樓層越高漲幅越大,一般來説是每平方米漲2000-3000塊,8、9層加裝電梯升值潛力最大。“而且,加裝電梯後,高層就更容易推銷出去了。”至於低層,吸引力則會大大降低。有房地産仲介還告訴記者,一些保養比較好的商品房樓梯樓,低層的價格甚至會比高層要高不少,但電梯加裝後,房屋價格則會出現逆轉,這也讓不少低層住戶難以接受。

專家:

面對時下越來越熱的舊樓加裝電梯,一直持續關注此問題的資深媒體評論員彭曉蕓提出自己的“冷思考”。她表示,舊樓加裝電梯不能簡單遵循“雙三分之二”原則。

《廣州市既有住宅增設電梯辦法》中提到,舊樓加裝電梯需要“雙三分之二”業主同意;此外,批前公示期間,業主提出增設電梯直接影響通風、採光或者通行的,應當要求申請人取得受影響業主的書面同意意見或者修改建築設計方案才可進行加裝。

但彭曉蕓認為,除了通風、採光等直觀影響之外,舊樓加裝電梯有可能導致低層住戶房價貶值的因素也應該考慮在內。她表示,業主們購買房屋時,産權確認之時,沒有電梯是一個既定事實,無論成交價還是居住預期,都沒有包括電梯對不同樓層的不同價值,因此,加裝電梯相當於變更遊戲規則,電梯作為一個重大變數,引起住戶強烈的反應完全正常。

因此,她認為,在電梯加裝時,需要對大樓不同住戶的相鄰權進行認定和處置。“在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家,相鄰關係的相關法律條款已經較為完善。”她説,譬如德國有“特別犧牲補償金制度”,該制度認為相鄰關係中不動産所有權受限制的一方付出私法上的“強制犧牲”,為了補償這種為“優勢利益”(諸如加裝電梯可能被認定為是“優勢利益”)作出妥協的“犧牲”,法律上要求相鄰關係中一方當事人向另一方當事人支付補償金。再如日本的“日照妨害”制度,“日照妨害”指由於土地利用的先後關係、後加建築可能對既有物産及其所有者造成日照權(採光權)的侵害,日本的法律主張對“日照妨害”進行程度的評估,並形成事前救濟和事後救濟兩種相關處理方式,具體包括請求除去侵害、請求禁止侵害以及請求損害賠償三種。

回到廣州的舊樓電梯加裝,彭曉蕓覺得,補償標準並不應該由政府來制定,畢竟每棟樓的實際情況不一樣,很難有一個統一的補償標準,“有的舊樓電梯加裝後,低層基本是廢掉;但有的舊樓低層也許影響並不大。”她認為,每棟大樓的居民應該根據實際情況自行協商,在所有住戶達成統一意見後才宜動工。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