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消委會律師:即使單車企業主已跑路,押金也可追回

來源:羊城派 作者:宋昀瀟 發表時間:2017-12-21 09:10

  文/羊城派記者 宋昀瀟

  18日,廣東省消委會狀告小鳴單車一事惹熱議。據相關統計,目前共用單車行業押金未退規模已達10億元,涉及消費者數百萬人,此次公益訴訟到底能否幫助消費者追回押金?

  新註冊用戶“免押金”

  應是將來共用行業趨勢

  廣強律師事務所的陳北元律師還有另一個身份:廣東省消委會公益訴訟律師團的執行主任,此次省消委會起訴小鳴單車的起訴狀便由他與方圳斌兩名律師共同起草,“準備此次訴訟大概花了10天時間,由消委會法務部門和我們15名律師團成員數次協商,經過反覆論證與溝通後擬定。”

  在陳北元出示的省消委會起訴書中,押金的第三方監管措施與新用戶免押金兩點是起訴書中的焦點所在,“所謂第三方監管措施,其實就是指銀行作為第三方對押金實現監管,舉個例子,小鳴單車將用戶押金交給銀行全權由銀行管理,那這筆錢只能用於押金退還,不得用於企業經營行為。”

  陳北元告訴記者,有了第三方監管,將有效實現單車企業對於用戶押金的專款專用,“銀行可以利用技術手段對該賬戶裏支出款項進行追蹤,比如可以通過實名認證等方式確認錢最終回到用戶手中。”

  在起訴書中,省消委會明確寫明小鳴公司應對新註冊消費者免收押金,事實上在陳律師看來此條為倡導性訴訟,是對整個共用行業的倡導,“共用經濟主要基於個人信用實現,押金其實就是消費者信用的代表,但如今支付寶、微信等應用均有與消費者實名綁定,還有自己的信用積分,已等同於押金的作用,完全可以取消押金制度,對新用戶實現免押金制度。”

  不少單車企業在設押金時的初衷,是為了防範用戶對單車進行人為損壞、佔有,但陳北元看來這一初衷並未實現,“現在收了押金也沒有解決單車亂停亂放和被破壞問題,由此可見收不收押金並沒有太大區別。”

  即使單車企業主已“跑路”

  押金也有追回可能

  羊城派:本次消委會只將小鳴單車列為被告,像酷奇、小藍等單車企業也滯留消費者大量的押金,對這些企業省消委會能怎麼辦?

  陳北元:近段時間,省消委會接到大量對小鳴單車的消費者投訴,在對小鳴單車的處理過程的複雜程度以及對方所反饋的消極資訊,使得省消委會不得不採用公益訴訟手段。

  而其他品牌單車由於在廣東接到的投訴不密集、不嚴重,所以沒有重點關注,但是即使單車公司註冊地不在廣東,省消委會收到非常多消費者投訴時,也可以在廣東對單車公司提起訴訟。

  羊城派:如若單車企業主已“跑路”,比如有媒體報道小鳴公司已人去樓空,那用戶押金是否還能追回?

  陳北元:只要是訴訟主體在,企業工商執照沒有登出,債務沒有清算,法律主體存在,則企業都能作為訴訟被告方,法院最終會判決被告償還用戶押金。

  如果企業申請破産清算、執照吊銷,則在破産清算程式中還會有債權人登記,用戶也能作為債權人進行登記,討回應得押金。

  羊城派:此次省消委會狀告小鳴單車是否會對整個共用單車行業造成打擊?

  陳北元:事實上省消委會狀告小鳴單車一事,全國各地的消委會都在關注。無規矩不成方圓,行業的良性發展都要有相關法律規範,而通過訴訟可以推動行業有更好的法律制度規範。

  此次的三個訴訟請求都十分溫和,企業應照做無誤,資本的原始積累不能損害消費者利益,如果連用戶押金安全都不能保證,那這種企業只能被洗牌出局。

  部分單車企業回應

  已建立第三方監管賬戶

  目前,廣州市內的摩拜、OFO、優拜三家共用單車企業是否有按照省消委會對小鳴單車提出的要求,對消費者押金實施專款專用、即還即退,並委託第三方監管成立專門銀行賬戶等舉措?

  對此問題,摩拜單車廣州公關經理的回應頗曖昧:“‘用戶導向’是摩拜單車堅持的價值觀之一,摩拜始終確保用戶押金安全、隨時可退,並持續做好用戶服務,不斷優化業務流程,及時響應消費者相關訴求。”其全部回應直接回避了賬戶話題。

  OFO則表明已與中信銀行合作進行押金託管,“ofo是國內首個進行押金託管的共用單車平臺,採用的‘押金託管’,是目前最嚴格的押金監管手段。”但具體監管手段如何、託管賬戶的基本資訊等,對方均未透露。

  與OFO類似,優拜選擇將用戶押金存放在上海招商銀行江蘇路支行,“公司2016年11月創立以來,用戶押金就由專門的銀行進行託管,當時就想到為了用戶利益,專項資金肯定要有專項託管。”優拜公關負責人武卓告訴記者。

  對此,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經濟學教授董小麟認為,企業對第三方託管賬戶公佈情況目前來看極不夠透明,且企業的態度頗為不妥,“押金賬戶及使用流向,共用企業應該無條件向社會公眾公佈,至少交押金的人應該知道自己的押金存在哪,現在如何,這些都要有明確的遊戲規則。”(更多新聞資訊,請關注羊城派 pai.ycwb.com)

  來源|羊城派

  題圖|羊城晚報資料圖

  責編|崔文燦

編輯:
數字報

省消委會律師:即使單車企業主已跑路,押金也可追回

羊城派  作者:宋昀瀟  2017-12-21

  文/羊城派記者 宋昀瀟

  18日,廣東省消委會狀告小鳴單車一事惹熱議。據相關統計,目前共用單車行業押金未退規模已達10億元,涉及消費者數百萬人,此次公益訴訟到底能否幫助消費者追回押金?

  新註冊用戶“免押金”

  應是將來共用行業趨勢

  廣強律師事務所的陳北元律師還有另一個身份:廣東省消委會公益訴訟律師團的執行主任,此次省消委會起訴小鳴單車的起訴狀便由他與方圳斌兩名律師共同起草,“準備此次訴訟大概花了10天時間,由消委會法務部門和我們15名律師團成員數次協商,經過反覆論證與溝通後擬定。”

  在陳北元出示的省消委會起訴書中,押金的第三方監管措施與新用戶免押金兩點是起訴書中的焦點所在,“所謂第三方監管措施,其實就是指銀行作為第三方對押金實現監管,舉個例子,小鳴單車將用戶押金交給銀行全權由銀行管理,那這筆錢只能用於押金退還,不得用於企業經營行為。”

  陳北元告訴記者,有了第三方監管,將有效實現單車企業對於用戶押金的專款專用,“銀行可以利用技術手段對該賬戶裏支出款項進行追蹤,比如可以通過實名認證等方式確認錢最終回到用戶手中。”

  在起訴書中,省消委會明確寫明小鳴公司應對新註冊消費者免收押金,事實上在陳律師看來此條為倡導性訴訟,是對整個共用行業的倡導,“共用經濟主要基於個人信用實現,押金其實就是消費者信用的代表,但如今支付寶、微信等應用均有與消費者實名綁定,還有自己的信用積分,已等同於押金的作用,完全可以取消押金制度,對新用戶實現免押金制度。”

  不少單車企業在設押金時的初衷,是為了防範用戶對單車進行人為損壞、佔有,但陳北元看來這一初衷並未實現,“現在收了押金也沒有解決單車亂停亂放和被破壞問題,由此可見收不收押金並沒有太大區別。”

  即使單車企業主已“跑路”

  押金也有追回可能

  羊城派:本次消委會只將小鳴單車列為被告,像酷奇、小藍等單車企業也滯留消費者大量的押金,對這些企業省消委會能怎麼辦?

  陳北元:近段時間,省消委會接到大量對小鳴單車的消費者投訴,在對小鳴單車的處理過程的複雜程度以及對方所反饋的消極資訊,使得省消委會不得不採用公益訴訟手段。

  而其他品牌單車由於在廣東接到的投訴不密集、不嚴重,所以沒有重點關注,但是即使單車公司註冊地不在廣東,省消委會收到非常多消費者投訴時,也可以在廣東對單車公司提起訴訟。

  羊城派:如若單車企業主已“跑路”,比如有媒體報道小鳴公司已人去樓空,那用戶押金是否還能追回?

  陳北元:只要是訴訟主體在,企業工商執照沒有登出,債務沒有清算,法律主體存在,則企業都能作為訴訟被告方,法院最終會判決被告償還用戶押金。

  如果企業申請破産清算、執照吊銷,則在破産清算程式中還會有債權人登記,用戶也能作為債權人進行登記,討回應得押金。

  羊城派:此次省消委會狀告小鳴單車是否會對整個共用單車行業造成打擊?

  陳北元:事實上省消委會狀告小鳴單車一事,全國各地的消委會都在關注。無規矩不成方圓,行業的良性發展都要有相關法律規範,而通過訴訟可以推動行業有更好的法律制度規範。

  此次的三個訴訟請求都十分溫和,企業應照做無誤,資本的原始積累不能損害消費者利益,如果連用戶押金安全都不能保證,那這種企業只能被洗牌出局。

  部分單車企業回應

  已建立第三方監管賬戶

  目前,廣州市內的摩拜、OFO、優拜三家共用單車企業是否有按照省消委會對小鳴單車提出的要求,對消費者押金實施專款專用、即還即退,並委託第三方監管成立專門銀行賬戶等舉措?

  對此問題,摩拜單車廣州公關經理的回應頗曖昧:“‘用戶導向’是摩拜單車堅持的價值觀之一,摩拜始終確保用戶押金安全、隨時可退,並持續做好用戶服務,不斷優化業務流程,及時響應消費者相關訴求。”其全部回應直接回避了賬戶話題。

  OFO則表明已與中信銀行合作進行押金託管,“ofo是國內首個進行押金託管的共用單車平臺,採用的‘押金託管’,是目前最嚴格的押金監管手段。”但具體監管手段如何、託管賬戶的基本資訊等,對方均未透露。

  與OFO類似,優拜選擇將用戶押金存放在上海招商銀行江蘇路支行,“公司2016年11月創立以來,用戶押金就由專門的銀行進行託管,當時就想到為了用戶利益,專項資金肯定要有專項託管。”優拜公關負責人武卓告訴記者。

  對此,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經濟學教授董小麟認為,企業對第三方託管賬戶公佈情況目前來看極不夠透明,且企業的態度頗為不妥,“押金賬戶及使用流向,共用企業應該無條件向社會公眾公佈,至少交押金的人應該知道自己的押金存在哪,現在如何,這些都要有明確的遊戲規則。”(更多新聞資訊,請關注羊城派 pai.ycwb.com)

  來源|羊城派

  題圖|羊城晚報資料圖

  責編|崔文燦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