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流浪者越來越常見, 他們為什麼不願意回家?”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李斯璐 發表時間:2017-07-17 09:51

 

  ■2017年1月,尚丙輝給流浪者盧英文係扣子。(受訪機構供圖)

多年救助經驗告訴尚丙輝:一個人之所以有家不想歸,多數原因在于家庭

年紀輕輕就離家流浪,楊選月並非尚丙輝及其志願團隊遇過的唯一孤苦女孩。這些年來,尚丙輝在思考一個問題:年輕流浪者越來越常見,人們都説家是溫馨的港灣是避風港,可是,為什麼在我們生活的城市,有那麼多的流浪者不願意回家?

■新快報記者 李斯璐

“打開他們和家之間的心結”

幫忙聯係就醫、安排治療事宜、生活上給予照顧……尚丙輝工作室的志願者發現,楊選月在連日的幫助下放松了警惕,沒有了第一次見到時的小心翼翼。

但楊選月病情太嚴重,治療費之高,連醫生也不好估計。醫生也開始詢問尚丙輝,關于女孩回家的問題。“這些天,她都在發高燒,如果我們不救她,她會客死異鄉。如今她病情還未得到控制,不能就這麼將她送回家。”

志願者英子介紹,在醫院,護士幫楊選月上藥,她連聲説謝謝;醫生前來問診,她嘴邊會挂著真誠的感恩話語。但一提到家,不管英子怎樣勸説,女孩都不願志願者與其家裏聯係。“她説:‘我知道家人電話,也有家人地址,可我不想回家,不想因為沒得治療而再次離家出走了。’”

考慮到現實情況,尚丙輝決定尊重楊選月的決定。據描述,楊選月老家裏只有一個哥哥在打工,其余的兄弟姐妹都是在家裏幫忙務農,就算治療費遇到困難,家裏人確實幫不了什麼忙。尚丙輝決定暫時不聯係楊選月家人。希望能通過救助,在陪伴和開解中,讓她放下對家裏的芥蒂。

其實過去多年,尚丙輝一直通過“交心”的方式,幫助好幾個年輕流浪者回家,他相信,通過真心幫助,楊選月終有一天會主動聯係家人,再決定回家還是繼續自立門戶。

“像今年5月初,我們在一次送溫暖活動中,發現了棲身天橋底的40來歲男子周永厚。與之接觸,讓我覺出異常,他説話有條理,懂得很多,肯定是個知識分子。多次交流後,周永厚才慢慢打開心扉,道出實情,原來他21年沒回過家了,因為生意失敗一無所有,無顏面對家人。我在交流中‘套問’出他親屬的地址,並悄悄聯係上其家人。”

“騙”來的家人地址

作為曾經遭遇挫折,流落過街頭的尚丙輝來説,他認為,幫助流浪人士,最終目的就是幫他們回歸家庭。然而多年來,尚丙輝想幫助年輕流浪人士回家,一腔熱血常遭潑冷水:“流浪人士回家難,我們也很難獲取他們的真實信息,主要願意之一是他們的身份證在流浪中遺失,二是他們不肯透露真實家庭信息。”

尚丙輝説,日常救助中,碰到像楊選月這樣多番離家出走,對家裏心生罅隙的流浪者,為數也不少。“很多年輕人不想回家,就編造一些假信息來誤導,志願者每每核查失敗,讓人啼笑皆非。”

據了解,從今年1月起,尚丙輝工作室就幫助過5個20歲以下的少男少女。“其中有兩個男孩,經常結伴來我們工作室,問我要錢,每次我都會給予他們每人20元買東西吃。然而,他們拿到了錢,就去網吧過夜。因為在網吧裏,他們就不用露宿街頭了。”但這樣自掏腰包的“接濟”,尚丙輝日漸吃不消。

他想了個辦法——相互“騙”。尚丙輝笑著説,有一天,其中一個男孩求他辦一張身份證,説是找到了工作。尚丙輝明白,沒有家庭地址,是不可能辦出身份證的,但他一口答應下來。幾天後,他找到男孩面露難色,“辦身份證需要真實家庭地址,沒有地址,很難辦理。”男孩猶豫了一下,再三取得尚丙輝保證後,支支吾吾地説出了地址。

尚丙輝待男孩離去,轉身就拿起電話,請“寶貝回家志願者網”的義工同行幫助,找到男孩家人聯係方式。“那個男娃看見家人來接,還反問我為什麼要騙他。”尚丙輝笑著嘆氣,“孩子的家人找了他多少年!從來沒有放棄過。”尚丙輝對自己的走“旁門”促成團圓的事兒,並無內疚,“親人見了面,有什麼説不開的事兒?”

多年救助經驗告訴尚丙輝:一個人之所以有家不想歸,多數原因在于家庭。“我見過很多小孩子因為和父母吵架跑到外邊來。”而“被騙取”家裏聯係方式的男孩,則是因為在單親家庭裏經常遭遇爸爸打罵,倔強的孩子寧願通過流浪獲取自由,也不願回到安樂窩。

尚丙輝知道,很多年輕流浪人士背後,都有一群著急尋找的家人。就像前段時間和家人團圓的周永厚,其家人持續找了多年無果,才逐漸放棄。可當他們得到周永厚的信息,仍火速趕來相認。

對話尚丙輝

新快報:你用“騙”的方式,騙取流浪人的家庭地址,會不會遭到非議?

尚:沒什麼不好,我僅僅是騙他們回家。只要是回家,哪怕是騙回家的,也好呀。

新快報:被你“騙”回家的人,還有後續消息嗎?

尚:幾乎很少聯係了。但最近,曾經幫助回家的一名40歲男子,提著兩柄香蕉和一個西瓜來到工作室探訪,據我所知他因為回家,辦理了身份證,終于可以名正言順去打工,不用靠流浪乞討為生了。

新快報:你認為救助年輕流浪人士的意義是什麼?

尚:因為過往幫助一些年邁流浪者時發現,流浪久了的人,回家的欲望就不會那麼強烈了,找不到工作也只能在大街上流浪,靠著一些好心人的救助度日子。而年輕人離家不久,趁著他們對“家”有記憶的時候去幫扶、勸導,告訴他們什麼才是走進社會的正確方式:有合法的身份,才能在成年以後名正言順走到社會上,而不是餐風露宿。

新快報:你經常自掏腰包接濟流浪人士,像楊選月,第一筆住院押金用了3000元了,會不會對行善帶來壓力?

尚:會有壓力。所以我們希望能引起社會關注,幫助這名身世可憐的女孩。

新快報:其實,有些流浪人員請你擔保,幫忙辦理身份證、找工作等,你是否適合這樣做?怎樣做才能保護到自身的行善行為受到保護,避免遇到法律糾紛?

尚:目前我們和廣州市大家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合作,由專業社工定期督導,遇到一些涉及法律的問題,我會向他們咨詢。

編輯:林明鋒
數字報

“年輕流浪者越來越常見, 他們為什麼不願意回家?”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李斯璐  2017-07-17

 

  ■2017年1月,尚丙輝給流浪者盧英文係扣子。(受訪機構供圖)

多年救助經驗告訴尚丙輝:一個人之所以有家不想歸,多數原因在于家庭

年紀輕輕就離家流浪,楊選月並非尚丙輝及其志願團隊遇過的唯一孤苦女孩。這些年來,尚丙輝在思考一個問題:年輕流浪者越來越常見,人們都説家是溫馨的港灣是避風港,可是,為什麼在我們生活的城市,有那麼多的流浪者不願意回家?

■新快報記者 李斯璐

“打開他們和家之間的心結”

幫忙聯係就醫、安排治療事宜、生活上給予照顧……尚丙輝工作室的志願者發現,楊選月在連日的幫助下放松了警惕,沒有了第一次見到時的小心翼翼。

但楊選月病情太嚴重,治療費之高,連醫生也不好估計。醫生也開始詢問尚丙輝,關于女孩回家的問題。“這些天,她都在發高燒,如果我們不救她,她會客死異鄉。如今她病情還未得到控制,不能就這麼將她送回家。”

志願者英子介紹,在醫院,護士幫楊選月上藥,她連聲説謝謝;醫生前來問診,她嘴邊會挂著真誠的感恩話語。但一提到家,不管英子怎樣勸説,女孩都不願志願者與其家裏聯係。“她説:‘我知道家人電話,也有家人地址,可我不想回家,不想因為沒得治療而再次離家出走了。’”

考慮到現實情況,尚丙輝決定尊重楊選月的決定。據描述,楊選月老家裏只有一個哥哥在打工,其余的兄弟姐妹都是在家裏幫忙務農,就算治療費遇到困難,家裏人確實幫不了什麼忙。尚丙輝決定暫時不聯係楊選月家人。希望能通過救助,在陪伴和開解中,讓她放下對家裏的芥蒂。

其實過去多年,尚丙輝一直通過“交心”的方式,幫助好幾個年輕流浪者回家,他相信,通過真心幫助,楊選月終有一天會主動聯係家人,再決定回家還是繼續自立門戶。

“像今年5月初,我們在一次送溫暖活動中,發現了棲身天橋底的40來歲男子周永厚。與之接觸,讓我覺出異常,他説話有條理,懂得很多,肯定是個知識分子。多次交流後,周永厚才慢慢打開心扉,道出實情,原來他21年沒回過家了,因為生意失敗一無所有,無顏面對家人。我在交流中‘套問’出他親屬的地址,並悄悄聯係上其家人。”

“騙”來的家人地址

作為曾經遭遇挫折,流落過街頭的尚丙輝來説,他認為,幫助流浪人士,最終目的就是幫他們回歸家庭。然而多年來,尚丙輝想幫助年輕流浪人士回家,一腔熱血常遭潑冷水:“流浪人士回家難,我們也很難獲取他們的真實信息,主要願意之一是他們的身份證在流浪中遺失,二是他們不肯透露真實家庭信息。”

尚丙輝説,日常救助中,碰到像楊選月這樣多番離家出走,對家裏心生罅隙的流浪者,為數也不少。“很多年輕人不想回家,就編造一些假信息來誤導,志願者每每核查失敗,讓人啼笑皆非。”

據了解,從今年1月起,尚丙輝工作室就幫助過5個20歲以下的少男少女。“其中有兩個男孩,經常結伴來我們工作室,問我要錢,每次我都會給予他們每人20元買東西吃。然而,他們拿到了錢,就去網吧過夜。因為在網吧裏,他們就不用露宿街頭了。”但這樣自掏腰包的“接濟”,尚丙輝日漸吃不消。

他想了個辦法——相互“騙”。尚丙輝笑著説,有一天,其中一個男孩求他辦一張身份證,説是找到了工作。尚丙輝明白,沒有家庭地址,是不可能辦出身份證的,但他一口答應下來。幾天後,他找到男孩面露難色,“辦身份證需要真實家庭地址,沒有地址,很難辦理。”男孩猶豫了一下,再三取得尚丙輝保證後,支支吾吾地説出了地址。

尚丙輝待男孩離去,轉身就拿起電話,請“寶貝回家志願者網”的義工同行幫助,找到男孩家人聯係方式。“那個男娃看見家人來接,還反問我為什麼要騙他。”尚丙輝笑著嘆氣,“孩子的家人找了他多少年!從來沒有放棄過。”尚丙輝對自己的走“旁門”促成團圓的事兒,並無內疚,“親人見了面,有什麼説不開的事兒?”

多年救助經驗告訴尚丙輝:一個人之所以有家不想歸,多數原因在于家庭。“我見過很多小孩子因為和父母吵架跑到外邊來。”而“被騙取”家裏聯係方式的男孩,則是因為在單親家庭裏經常遭遇爸爸打罵,倔強的孩子寧願通過流浪獲取自由,也不願回到安樂窩。

尚丙輝知道,很多年輕流浪人士背後,都有一群著急尋找的家人。就像前段時間和家人團圓的周永厚,其家人持續找了多年無果,才逐漸放棄。可當他們得到周永厚的信息,仍火速趕來相認。

對話尚丙輝

新快報:你用“騙”的方式,騙取流浪人的家庭地址,會不會遭到非議?

尚:沒什麼不好,我僅僅是騙他們回家。只要是回家,哪怕是騙回家的,也好呀。

新快報:被你“騙”回家的人,還有後續消息嗎?

尚:幾乎很少聯係了。但最近,曾經幫助回家的一名40歲男子,提著兩柄香蕉和一個西瓜來到工作室探訪,據我所知他因為回家,辦理了身份證,終于可以名正言順去打工,不用靠流浪乞討為生了。

新快報:你認為救助年輕流浪人士的意義是什麼?

尚:因為過往幫助一些年邁流浪者時發現,流浪久了的人,回家的欲望就不會那麼強烈了,找不到工作也只能在大街上流浪,靠著一些好心人的救助度日子。而年輕人離家不久,趁著他們對“家”有記憶的時候去幫扶、勸導,告訴他們什麼才是走進社會的正確方式:有合法的身份,才能在成年以後名正言順走到社會上,而不是餐風露宿。

新快報:你經常自掏腰包接濟流浪人士,像楊選月,第一筆住院押金用了3000元了,會不會對行善帶來壓力?

尚:會有壓力。所以我們希望能引起社會關注,幫助這名身世可憐的女孩。

新快報:其實,有些流浪人員請你擔保,幫忙辦理身份證、找工作等,你是否適合這樣做?怎樣做才能保護到自身的行善行為受到保護,避免遇到法律糾紛?

尚:目前我們和廣州市大家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合作,由專業社工定期督導,遇到一些涉及法律的問題,我會向他們咨詢。

編輯:林明鋒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