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嚴蓉 發表時間:2017-06-19 10:21

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 

  ■輪椅也是風景, 心隨舞動。 志願者供圖

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

  ■殘健共舞,是不一樣的感動和精彩。志願者供圖

“舞蹈讓她比從前快樂”,也讓她接受了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殘臂,甚至可以用殘臂和別人連接舞蹈

6月11日下午,在廣州東方文德廣場,一場別開生面的“共生舞”表演在這裡精彩上演。沒有到達現場觀看的人,可能無法想像,在二十多個舞者中,只有三分之一是身體健全的人,而其他舞者,都是智障、精神障礙、肢體殘障、視障等殘障人士。只有一隻手一條腿,可以擺出優美的舞蹈動作?看不見或聽不到,也可以隨著音樂大膽邁出舞步?肢體關節僵硬到無法打開,能借助輪椅等工具與他人對舞?

是的,這一切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

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的同時,也讓你我看到發生在殘障人士身上的無限潛能。

■新快報記者 嚴蓉

她終於敢大膽“秀出”殘臂

舞會開始,一個清甜響亮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到廣場的各個角落。“歡迎大家,來到我們‘心無障礙’共生舞會的演出現場,我是主持人秋玲!”聲音的主人,是24歲的茂名姑娘張秋玲,她只有一隻手,一條腿,卻穩穩地站在舞台中央,握著麥克風,神情自信又淡定。秋玲三歲多時,一次嚴重的車禍奪走她健全的身體,這場意外帶來的生活反差,讓她一直非常壓抑地生活,直到高中畢業讀了廣州殘疾者英語培訓中心,才有所轉變。

秋玲畢業後找過一些工作,最終選擇來到廣州市恭明社會組織發展中心(以下簡稱廣州恭明),成為這裡唯一的一名殘障員工。“在這裡,我感受到尊重,並且有更好的發展空間,而不是機械地工作。”她告訴新快報記者,在廣州恭明的工作,讓她發現自己也能遊刃有餘地應對各種項目、活動。然而,真正的身心打開,是因為接觸和參與了“共生舞”。

“從小我就對自己的身體不自信,更沒有想過自己能去跳舞。”秋玲説,去年9月,恭明組織了第一次“共生舞”工作坊,在長達30個小時的過程中,作為後勤人員的秋玲一直參與其中。她記得,當時有一個智障男孩站在她身邊,總是抓住秋玲的殘臂,有時候揉捏,有時候握拽。秋玲一度感到反感,但她沒有阻止那個孩子。漸漸地,秋玲發現了自己神奇的轉變,她竟然接受了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殘臂,甚至可以用殘臂和別人連接舞蹈。

“在學的過程中,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變化,一開始我很拘謹,沒有辦法打開、融入,其實是因為對自己身體的一種不相信,當我轉變了意識之後,慢慢願意去挑戰,去接受自己身體的殘缺,一切就變得完全不同了。”秋玲在舞蹈的過程中,悟到了潛伏心底的心魔是何物,她終於接受了自己,舞蹈也從小動作變得越來越大尺度。“舞蹈讓我比從前快樂。”笑嘻嘻的秋玲用一句話概括了自己最真實的感受。

他發現了做按摩師之外的潛能

和秋玲不同,蘇慧恒並不是公益組織的員工,他與融合藝術的相遇,純屬偶然。

去年12月,廣州恭明舉辦“合意2016廣州融合藝術節”,透過即興音樂、共生舞蹈、繪畫、戲劇等藝術手法,以工作坊、體驗坊、主題沙龍及公開演出等形式,讓殘障群體和公眾之間加強交流和認知。慧恒就是在這個藝術節上,體驗到即興音樂的魅力,並從此對融合藝術心馳神往。

蘇慧恒來自廣西農村,七八歲時因嚴重眼疾造成視力障礙,以至逐漸失去視物能力。因為視力原因,小學畢業後蘇慧恒就輟學在家務農。長大後,慧恒聽説外邊有招盲人做按摩師,於是他選擇離開老家,去“看看”外邊的世界。憑藉學到的按摩技藝,慧恒在廣州立足,但他內心一直有所不甘,他想發現自己更大的潛能,而不是一輩子只能做按摩師,“這好像是大部分視障人士逃脫不掉的職場命運,不能改變嗎?”這個問題,在他第一次接觸到舞蹈,第一次感受到平等和被尊重後有了答案,因為有過一次接觸即興音樂的經驗,他很快認識並喜歡上了“共生舞”。

這半年來,慧恒的生命軌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開始頻繁地接觸公益活動,並報名參加了今年6月份廣州恭明組織的“共生舞”初階工作坊和研修營。

“以前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力,但現在我相信只要有想做的,努力去探索就有做成的可能性。”蘇慧恒説,之所以參加共生舞的研修營,是因為他希望通過學習,讓自己也能掌握共生舞的導師技巧,未來自己或許也能成為一名共生舞老師,幫助更多人認識到自己無限的可能性,幫助更多人平等地互相對待。

“共生舞”幫她找回16歲前的樣子

在所有現場表演的舞者中,身體靈活程度最差的,應該就是釋文了。2001年,釋文16歲,正是花季女孩最燦爛美好的季節,但她患上了類風濕,不得不躺在床上感受自己的各個關節一點點變得僵硬,直至無法動彈。癱瘓在床多年,釋文逐漸從活潑開朗變得安靜抑鬱。直到一次自殺未遂,讓釋文重新面對自己的生命,她開始嘗試著積極面對生活。2013年,釋文做了手術,術後可以利用拐杖行走,這對她意味著生活發生了多大的改變,誰也體會不到。

釋文開始獨立。她自己去醫院檢查、自己坐車外出,甚至自己坐大巴來到廣州,參加2016年的“融合藝術節”。藝術節打開了釋文的視野,讓她了解到了多種多樣的藝術形式,讓她感受到,即使手腳都已經變形,即使身體僵硬難受,但仍然可以通過豐富多彩的藝術形式來表達自己。今年6月,釋文和慧恒一樣,來到了“共生舞”的工作坊,在30個小時的培訓加演出之後,又毅然報名參加了接下來的研修班。“在這裡,我不會有任何顧慮,很放鬆地和大家一起跳、一起玩。”釋文説,在共生舞工作坊,她不僅收穫了肢體靈活度的變化,而且她通過了自己曾經一度最忌諱的“對視”挑戰,“就好像打破了禁錮,帶我回到16歲以前的樣子。”

在共生舞的理念中,人與人之間是平等自由的,通過共融互動可以催生美好的東西,釋文深感其中。“以前我覺得自己和健康人是有很大區別的,很自卑,但是我現在改觀了,我覺得‘我們都是一樣’的,我以前太過於關注自己的短處,卻忽略了自己的長處。共生舞讓我找回了自信。”釋文説,之所以選擇深入學習共生舞,是因為希望自己學會了之後,能為其他的病友提供共生舞的服務和選擇,讓他們也能受到積極的影響,避免一些人陷入某種絕望的境地,促使大家找回與社會交往的勇氣和力量。

1  2  


編輯:林明鋒
數字報

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嚴蓉  2017-06-19

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 

  ■輪椅也是風景, 心隨舞動。 志願者供圖

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

  ■殘健共舞,是不一樣的感動和精彩。志願者供圖

“舞蹈讓她比從前快樂”,也讓她接受了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殘臂,甚至可以用殘臂和別人連接舞蹈

6月11日下午,在廣州東方文德廣場,一場別開生面的“共生舞”表演在這裡精彩上演。沒有到達現場觀看的人,可能無法想像,在二十多個舞者中,只有三分之一是身體健全的人,而其他舞者,都是智障、精神障礙、肢體殘障、視障等殘障人士。只有一隻手一條腿,可以擺出優美的舞蹈動作?看不見或聽不到,也可以隨著音樂大膽邁出舞步?肢體關節僵硬到無法打開,能借助輪椅等工具與他人對舞?

是的,這一切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

共生舞,在給殘障人士打開世界另一扇門的同時,也讓你我看到發生在殘障人士身上的無限潛能。

■新快報記者 嚴蓉

她終於敢大膽“秀出”殘臂

舞會開始,一個清甜響亮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到廣場的各個角落。“歡迎大家,來到我們‘心無障礙’共生舞會的演出現場,我是主持人秋玲!”聲音的主人,是24歲的茂名姑娘張秋玲,她只有一隻手,一條腿,卻穩穩地站在舞台中央,握著麥克風,神情自信又淡定。秋玲三歲多時,一次嚴重的車禍奪走她健全的身體,這場意外帶來的生活反差,讓她一直非常壓抑地生活,直到高中畢業讀了廣州殘疾者英語培訓中心,才有所轉變。

秋玲畢業後找過一些工作,最終選擇來到廣州市恭明社會組織發展中心(以下簡稱廣州恭明),成為這裡唯一的一名殘障員工。“在這裡,我感受到尊重,並且有更好的發展空間,而不是機械地工作。”她告訴新快報記者,在廣州恭明的工作,讓她發現自己也能遊刃有餘地應對各種項目、活動。然而,真正的身心打開,是因為接觸和參與了“共生舞”。

“從小我就對自己的身體不自信,更沒有想過自己能去跳舞。”秋玲説,去年9月,恭明組織了第一次“共生舞”工作坊,在長達30個小時的過程中,作為後勤人員的秋玲一直參與其中。她記得,當時有一個智障男孩站在她身邊,總是抓住秋玲的殘臂,有時候揉捏,有時候握拽。秋玲一度感到反感,但她沒有阻止那個孩子。漸漸地,秋玲發現了自己神奇的轉變,她竟然接受了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殘臂,甚至可以用殘臂和別人連接舞蹈。

“在學的過程中,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變化,一開始我很拘謹,沒有辦法打開、融入,其實是因為對自己身體的一種不相信,當我轉變了意識之後,慢慢願意去挑戰,去接受自己身體的殘缺,一切就變得完全不同了。”秋玲在舞蹈的過程中,悟到了潛伏心底的心魔是何物,她終於接受了自己,舞蹈也從小動作變得越來越大尺度。“舞蹈讓我比從前快樂。”笑嘻嘻的秋玲用一句話概括了自己最真實的感受。

他發現了做按摩師之外的潛能

和秋玲不同,蘇慧恒並不是公益組織的員工,他與融合藝術的相遇,純屬偶然。

去年12月,廣州恭明舉辦“合意2016廣州融合藝術節”,透過即興音樂、共生舞蹈、繪畫、戲劇等藝術手法,以工作坊、體驗坊、主題沙龍及公開演出等形式,讓殘障群體和公眾之間加強交流和認知。慧恒就是在這個藝術節上,體驗到即興音樂的魅力,並從此對融合藝術心馳神往。

蘇慧恒來自廣西農村,七八歲時因嚴重眼疾造成視力障礙,以至逐漸失去視物能力。因為視力原因,小學畢業後蘇慧恒就輟學在家務農。長大後,慧恒聽説外邊有招盲人做按摩師,於是他選擇離開老家,去“看看”外邊的世界。憑藉學到的按摩技藝,慧恒在廣州立足,但他內心一直有所不甘,他想發現自己更大的潛能,而不是一輩子只能做按摩師,“這好像是大部分視障人士逃脫不掉的職場命運,不能改變嗎?”這個問題,在他第一次接觸到舞蹈,第一次感受到平等和被尊重後有了答案,因為有過一次接觸即興音樂的經驗,他很快認識並喜歡上了“共生舞”。

這半年來,慧恒的生命軌跡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開始頻繁地接觸公益活動,並報名參加了今年6月份廣州恭明組織的“共生舞”初階工作坊和研修營。

“以前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力,但現在我相信只要有想做的,努力去探索就有做成的可能性。”蘇慧恒説,之所以參加共生舞的研修營,是因為他希望通過學習,讓自己也能掌握共生舞的導師技巧,未來自己或許也能成為一名共生舞老師,幫助更多人認識到自己無限的可能性,幫助更多人平等地互相對待。

“共生舞”幫她找回16歲前的樣子

在所有現場表演的舞者中,身體靈活程度最差的,應該就是釋文了。2001年,釋文16歲,正是花季女孩最燦爛美好的季節,但她患上了類風濕,不得不躺在床上感受自己的各個關節一點點變得僵硬,直至無法動彈。癱瘓在床多年,釋文逐漸從活潑開朗變得安靜抑鬱。直到一次自殺未遂,讓釋文重新面對自己的生命,她開始嘗試著積極面對生活。2013年,釋文做了手術,術後可以利用拐杖行走,這對她意味著生活發生了多大的改變,誰也體會不到。

釋文開始獨立。她自己去醫院檢查、自己坐車外出,甚至自己坐大巴來到廣州,參加2016年的“融合藝術節”。藝術節打開了釋文的視野,讓她了解到了多種多樣的藝術形式,讓她感受到,即使手腳都已經變形,即使身體僵硬難受,但仍然可以通過豐富多彩的藝術形式來表達自己。今年6月,釋文和慧恒一樣,來到了“共生舞”的工作坊,在30個小時的培訓加演出之後,又毅然報名參加了接下來的研修班。“在這裡,我不會有任何顧慮,很放鬆地和大家一起跳、一起玩。”釋文説,在共生舞工作坊,她不僅收穫了肢體靈活度的變化,而且她通過了自己曾經一度最忌諱的“對視”挑戰,“就好像打破了禁錮,帶我回到16歲以前的樣子。”

在共生舞的理念中,人與人之間是平等自由的,通過共融互動可以催生美好的東西,釋文深感其中。“以前我覺得自己和健康人是有很大區別的,很自卑,但是我現在改觀了,我覺得‘我們都是一樣’的,我以前太過於關注自己的短處,卻忽略了自己的長處。共生舞讓我找回了自信。”釋文説,之所以選擇深入學習共生舞,是因為希望自己學會了之後,能為其他的病友提供共生舞的服務和選擇,讓他們也能受到積極的影響,避免一些人陷入某種絕望的境地,促使大家找回與社會交往的勇氣和力量。

1  2  


編輯:林明鋒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