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患白血病 單親母親求助: “救救我女兒,她還不想走”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潘芝珍 發表時間:2017-05-26 14:10

  ■宇琪常説:“媽媽我怕,我不想死。”

溫暖1089號

●溫暖訴求

有一天,媽媽李利嬌聽到6歲的女兒廖宇琪和醫生對話:

“能快點把我身體裏的壞細胞打死嗎?”“打死了一些,要慢慢來。”“你能一次過打死它們不?”“它們會捉迷藏。”“啊!它們比我還調皮?”“它們是調皮,但你是最勇敢最厲害。”

鄰床的病友家長被這番對話逗樂了,捂著嘴笑,只有李利嬌笑不出來。“這麼可愛的孩子,卻在單親家庭裏跟著媽媽受苦,還患上白血病!”她感嘆命運不公,願意用盡一切力量救治女兒。

單親媽媽歷盡艱辛撫養女兒

説起女兒,來自湖北黃石的李利嬌難免揪心。宇琪兩歲時,李利嬌與丈夫離異,孩子當時被留在廣州增城,由爺爺照顧。跟老人生活了兩年,剛滿4歲的宇琪又因爺爺患肺癌被送回到媽媽身邊。“我在湖北農村,家裏條件不好,她一直在跟我受苦。”李利嬌常想,等以後有錢了一定要好好補償孩子。

李利嬌怎麼也想不到,給女兒許的願還沒兌現,孩子就生病了。“從去年底開始發燒,斷斷續續燒了一個多月。”她説。

今年2月份,李利嬌發現女兒的病情非但沒有好轉,還不斷加重。在母女倆趕往醫院的路上,宇琪突然流鼻血不止,一到醫院就被推進急診室搶救,“當時真的很可怕,鼻血染紅了她的上衣。醫生就幫孩子查了血常規,發現血小板和中心粒細胞指數非常低,懷疑是白血病。”聽到診斷,李利嬌幾近崩潰:“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要是有個好歹,我該怎麼辦?”

時間並不允許李利嬌消沉,她很快振作起來,回家收拾行李,打算帶女兒去武漢的大醫院求醫。

“媽媽我怕,我不想死”

宇琪被確診患有白血病後,醫生讓李利嬌至少準備20萬元治療費。這些年,李利嬌獨力養女,生活來源僅靠一份3000元的工資。加上宇琪的戶籍和醫保關係都在增城,她考慮再三,決定去廣州治療。

李利嬌説,自己原本和前夫商量分擔費用,但她帶著宇琪在前夫家住了將近2個月,只等來“我們沒錢”的答復。

“孩子的爸爸是打散工的,還不怎麼照顧家庭和父母。在增城暫住的兩個月裏,宇琪經常發燒,他們也只是給孩子用退燒藥,只有她流鼻血的時候才送到醫院輸血。”李利嬌不敢再耽擱宇琪的治療,只好向娘家求助,先籌錢送孩子去醫院。

李利嬌説,在增城的那段時間,宇琪常常流鼻血。“她很害怕流血,見到血就會跟我説,‘媽媽我怕,我不想死’”李利嬌幫不了女兒,她只能加緊借錢。4月,宇琪終于住進中山大學附屬孫逸仙紀念醫院的病房,聰明的孩子知道有醫生幫她,一顆心才安定下來。”

對藥物敏感治療進展緩慢

宇琪對化療藥物十分敏感,用藥後經常出現紅細胞下降的情況,化療進展非常緩慢,兩個大療程的方案,她兩個月才完成一半。這也意味著,李利嬌通過娘家籌到的治療費,因治療放緩而迅速用盡。“兩個月就用完了17萬元,以後的治療怎麼辦?”後續無著,李利嬌束手無策。

雖然治療進度緩慢,但醫生告訴李利嬌,宇琪的緩解效果非常好,“化療明明很辛苦,她還懂得裝堅強。每次教授查房,都會説宇琪是小朋友裏面最棒最乖的。宇琪聽了很高興,還反問醫生,表現好有沒有獎勵?”

這幾天正是宇琪的休養期,調養一周左右,她又要回醫院接受第二期化療。李利嬌説,出院那天,敏感的宇琪磨磨蹭蹭不願走,她拉著媽媽的衣角問,“是不是醫生不幫我治病了?出院後又流鼻血怎麼辦?”李利嬌強忍著眼淚安慰女兒,“不要怕,只是回去幾天調理身體。你現在這麼棒,不會再流鼻血了。”

編輯:林明鋒
數字報

女兒患白血病 單親母親求助: “救救我女兒,她還不想走”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潘芝珍  2017-05-26

  ■宇琪常説:“媽媽我怕,我不想死。”

溫暖1089號

●溫暖訴求

有一天,媽媽李利嬌聽到6歲的女兒廖宇琪和醫生對話:

“能快點把我身體裏的壞細胞打死嗎?”“打死了一些,要慢慢來。”“你能一次過打死它們不?”“它們會捉迷藏。”“啊!它們比我還調皮?”“它們是調皮,但你是最勇敢最厲害。”

鄰床的病友家長被這番對話逗樂了,捂著嘴笑,只有李利嬌笑不出來。“這麼可愛的孩子,卻在單親家庭裏跟著媽媽受苦,還患上白血病!”她感嘆命運不公,願意用盡一切力量救治女兒。

單親媽媽歷盡艱辛撫養女兒

説起女兒,來自湖北黃石的李利嬌難免揪心。宇琪兩歲時,李利嬌與丈夫離異,孩子當時被留在廣州增城,由爺爺照顧。跟老人生活了兩年,剛滿4歲的宇琪又因爺爺患肺癌被送回到媽媽身邊。“我在湖北農村,家裏條件不好,她一直在跟我受苦。”李利嬌常想,等以後有錢了一定要好好補償孩子。

李利嬌怎麼也想不到,給女兒許的願還沒兌現,孩子就生病了。“從去年底開始發燒,斷斷續續燒了一個多月。”她説。

今年2月份,李利嬌發現女兒的病情非但沒有好轉,還不斷加重。在母女倆趕往醫院的路上,宇琪突然流鼻血不止,一到醫院就被推進急診室搶救,“當時真的很可怕,鼻血染紅了她的上衣。醫生就幫孩子查了血常規,發現血小板和中心粒細胞指數非常低,懷疑是白血病。”聽到診斷,李利嬌幾近崩潰:“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要是有個好歹,我該怎麼辦?”

時間並不允許李利嬌消沉,她很快振作起來,回家收拾行李,打算帶女兒去武漢的大醫院求醫。

“媽媽我怕,我不想死”

宇琪被確診患有白血病後,醫生讓李利嬌至少準備20萬元治療費。這些年,李利嬌獨力養女,生活來源僅靠一份3000元的工資。加上宇琪的戶籍和醫保關係都在增城,她考慮再三,決定去廣州治療。

李利嬌説,自己原本和前夫商量分擔費用,但她帶著宇琪在前夫家住了將近2個月,只等來“我們沒錢”的答復。

“孩子的爸爸是打散工的,還不怎麼照顧家庭和父母。在增城暫住的兩個月裏,宇琪經常發燒,他們也只是給孩子用退燒藥,只有她流鼻血的時候才送到醫院輸血。”李利嬌不敢再耽擱宇琪的治療,只好向娘家求助,先籌錢送孩子去醫院。

李利嬌説,在增城的那段時間,宇琪常常流鼻血。“她很害怕流血,見到血就會跟我説,‘媽媽我怕,我不想死’”李利嬌幫不了女兒,她只能加緊借錢。4月,宇琪終于住進中山大學附屬孫逸仙紀念醫院的病房,聰明的孩子知道有醫生幫她,一顆心才安定下來。”

對藥物敏感治療進展緩慢

宇琪對化療藥物十分敏感,用藥後經常出現紅細胞下降的情況,化療進展非常緩慢,兩個大療程的方案,她兩個月才完成一半。這也意味著,李利嬌通過娘家籌到的治療費,因治療放緩而迅速用盡。“兩個月就用完了17萬元,以後的治療怎麼辦?”後續無著,李利嬌束手無策。

雖然治療進度緩慢,但醫生告訴李利嬌,宇琪的緩解效果非常好,“化療明明很辛苦,她還懂得裝堅強。每次教授查房,都會説宇琪是小朋友裏面最棒最乖的。宇琪聽了很高興,還反問醫生,表現好有沒有獎勵?”

這幾天正是宇琪的休養期,調養一周左右,她又要回醫院接受第二期化療。李利嬌説,出院那天,敏感的宇琪磨磨蹭蹭不願走,她拉著媽媽的衣角問,“是不是醫生不幫我治病了?出院後又流鼻血怎麼辦?”李利嬌強忍著眼淚安慰女兒,“不要怕,只是回去幾天調理身體。你現在這麼棒,不會再流鼻血了。”

編輯:林明鋒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