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讀7年只為圓腦癱女兒的讀書夢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5-12 10:55

黃惠鸝騎著一輛電動小三輪車載著女兒穿梭在大學校園。 

  ■黃惠鸝騎著一輛電動小三輪車載著女兒穿梭在大學校園。

王景丹下樓梯的時候黃惠鸝一般只在身後默默跟著,並不攙扶。

  ■王景丹下樓梯的時候黃惠鸝一般只在身後默默跟著,並不攙扶。

開欄語

牙牙學語,開口説的第一個詞大多是“媽媽”;少年成長時的煩惱,傾訴的對象也經常是“媽媽”;長大了出外闖蕩,關于家的念想自然也少不了“媽媽”。5月14日就是母親節了,新快報特別推出一組媽媽們的故事,講述她們的堅忍、包容、糾結……

媽媽黃惠鸝陪讀7年只為圓腦癱女兒的讀書夢

“所謂父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是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龍應臺的《目送》裏如此寫道。然而對于43歲的黃惠鸝來説,她已經一直看著並且跟著女兒王景丹的背影20年,日後或許還要繼續。這位媽媽辭去穩定的工作,7年來全職陪著腦癱的女兒讀書,只為圓女兒一個上學夢。

■統籌:新快報記者 黃婷

■文圖:新快報記者 陳婕

“虎媽式”訓練讓腦癱兒站了起來

黃惠鸝記得,她懷胎7個月便早産,王景丹出生7個月後,她就發現這個孩子與普通的孩子不同,“正常孩子這個時候應該是能抬頭了,但我的孩子不行。”那時她馬上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結果出來被診斷為“腦癱”。

這一結果讓原本快樂幸福的家庭突然晴天霹靂,“當時知道這個結果的時候,我的世界都黑了” 黃惠鸝説道。痛定思痛後,黃惠鸝夫妻倆帶著還在襁褓中的女兒,北上北京,南下廣州,跑遍全國,四處尋醫。醫生告訴黃惠鸝,孩子能活多長時間,未來會怎麼樣,以後就全靠當父母的了。

本來還算小康的家庭,為了給王景丹看病,花光了積蓄,也借遍了親朋好友,那時她一發工資獎金就帶著孩子四處求醫,錢花光了就回來上班繼續掙錢。“我從未想過放棄”一年又一年,黃惠鸝一直堅持著。

這些年來,為了想治好女兒的病,她們什麼方法都試過。説起這些,黃惠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她身旁的王景丹説,“我試過全身扎滿針,像刺猬一樣”,黃惠鸝解釋説,“那是當時的一種針灸療法,聽説對她的病有幫助”。黃惠鸝記得,那時王景丹才5歲不到,被針扎的時候哭啊喊啊,黃惠鸝在旁邊摁著不讓她亂動,“哪能不心疼啊,那時她哭多久,我就跟著哭多久。”

對于腦癱病人來説,四肢是不協調的,站立、走路也不是容易的事,為了讓王景丹學會站立,學會走路,黃惠鸝摸索出了一套康復訓練辦法。每天王景丹都必須深蹲,起立200次,王景丹還必須扶著客廳裏的東西練習走路,而且必須要完成黃惠鸝制定的時間。“累到不行的時候,媽媽就拿著棍子在後面跟著,打著我也得走完”王景丹説。

現在的王景丹,能站立,能走路,能上下樓梯,如果沒有黃惠鸝的“虎媽式”訓練,她可能至今都需要輪椅和拐杖。黃惠鸝説:“她每走一步,我都像中獎一樣開心”。

初中開始媽媽辭職全程陪讀

媽媽心裏也藏著一個夢

在採訪中,王景丹爽朗的笑聲以及樂觀開朗的性格給記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她從來沒把自己當成“病人”,她認為自己沒什麼需要幫的,大家把她看成普通人就行。王景丹樂觀開朗的背後,當然離不開媽媽黃惠鸝的樂觀開朗,即使命運給她們設下了重重障礙。

很多時候,黃惠鸝站在王景丹身後,跟著她走,由于行動不便,一段短短的路,王景丹一點點一步步走,一步步挪,外人看起來很是吃力,很多人覺得黃惠鸝“狠心”,怎麼都不扶一下呢?黃惠鸝説,總有一天我會老去,我不可能一輩子陪在她身邊,她必須要學會照顧自己。

黃惠鸝説,王景丹成長到現在,有些事情是超出了她的預期。“我就當她是一個正常人,我覺得這些事情都是她能做的。”

對于女兒的未來,黃惠鸝直言,只希望她健康長大,能找到體現自己價值的事做。

對于自己,只有中專學歷的黃惠鸝心裏一直希望能考個大專文憑。但她説,現在沒有時間也沒精力了,而且也擔心讀書要花不少錢,現在家裏只有丈夫一人工作,“也就想想而已” 黃惠鸝説道。

除了讓王景丹學會自理,她還要圓女兒的上學夢。從初中開始,黃惠鸝就辭職開始“陪讀”,由于行動不便,每天把女兒送到教室後,她就去老師辦公室坐著等女兒放學送回家,周而復始一直到女兒高考結束。黃惠鸝還因此被選入2015年“中國好人榜”,獲評第四屆四川省道德模范。

王景丹告訴新快報記者,2013年,她還是初中生,自己在這樣的身體條件下考取了四川當地最好的高中,當地的媒體當時對她的事情進行了報道,她也逐漸為外界所關注。

“我在班上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同學們都把我當‘大神’,説班裏的尊嚴就靠我了。”説起這一段,王景丹不禁笑了起來。“我還喜歡跟要好的朋友‘互懟’”。

高考中,“大神”王景丹取得了526分的好成績。

電動三輪成了大學校園一景

本來家人希望王景丹報讀四川的大學,方便照顧,但勇敢的王景丹希望到外面的地方去看看,她選擇了北師大珠海分校。由于生活上需要照顧,媽媽黃惠鸝一直跟隨照顧她。

考慮到王景丹的特殊情況,學校也給予了這對母女“特殊照顧”。據悉,學校特意安排了2人間宿舍給她們,並且只收1人的住宿費。另外,由于學校大,為方便去課室上學,黃惠鸝買了輛電動三輪車,在“禁摩禁電”的大學校園,校方再次“特事特辦”,給這對特殊的母女發放了特殊的校園通行證。

這兩年來,黃惠鸝就騎著一輛電動小三輪車載著女兒,每天穿梭在教學樓、圖書館、宿舍之間,風雨無阻,成為北師大珠海分校一道特別的風景線。

在刻苦學習下,王景丹大一第一學期,以569分通過大學英語四級,大二又以563分通過大學英語六級;計算機二級考試也早早通過;去年下半年,參加雅思考試,獲得了6.5分的高分……

現在把女兒送到課室後,黃惠鸝有時也悄悄坐在教室後面旁聽,下課後,母女一起去圖書館借書學習。王景丹的輔導員老師告訴記者,去年,王景丹的借書量是299本,是全校借書量第一的學生。

記者從王景丹的課表看到,除了周日,一周六天的時間從早到晚都排滿了課程。除了專業課,還有英語、德語、古代漢語,“學習方面,我恨不得一天有48個小時”。而談到理想,王景丹説希望以後當檢察官。

編輯:林潤棟
數字報

陪讀7年只為圓腦癱女兒的讀書夢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2017-05-12

黃惠鸝騎著一輛電動小三輪車載著女兒穿梭在大學校園。 

  ■黃惠鸝騎著一輛電動小三輪車載著女兒穿梭在大學校園。

王景丹下樓梯的時候黃惠鸝一般只在身後默默跟著,並不攙扶。

  ■王景丹下樓梯的時候黃惠鸝一般只在身後默默跟著,並不攙扶。

開欄語

牙牙學語,開口説的第一個詞大多是“媽媽”;少年成長時的煩惱,傾訴的對象也經常是“媽媽”;長大了出外闖蕩,關于家的念想自然也少不了“媽媽”。5月14日就是母親節了,新快報特別推出一組媽媽們的故事,講述她們的堅忍、包容、糾結……

媽媽黃惠鸝陪讀7年只為圓腦癱女兒的讀書夢

“所謂父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是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龍應臺的《目送》裏如此寫道。然而對于43歲的黃惠鸝來説,她已經一直看著並且跟著女兒王景丹的背影20年,日後或許還要繼續。這位媽媽辭去穩定的工作,7年來全職陪著腦癱的女兒讀書,只為圓女兒一個上學夢。

■統籌:新快報記者 黃婷

■文圖:新快報記者 陳婕

“虎媽式”訓練讓腦癱兒站了起來

黃惠鸝記得,她懷胎7個月便早産,王景丹出生7個月後,她就發現這個孩子與普通的孩子不同,“正常孩子這個時候應該是能抬頭了,但我的孩子不行。”那時她馬上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結果出來被診斷為“腦癱”。

這一結果讓原本快樂幸福的家庭突然晴天霹靂,“當時知道這個結果的時候,我的世界都黑了” 黃惠鸝説道。痛定思痛後,黃惠鸝夫妻倆帶著還在襁褓中的女兒,北上北京,南下廣州,跑遍全國,四處尋醫。醫生告訴黃惠鸝,孩子能活多長時間,未來會怎麼樣,以後就全靠當父母的了。

本來還算小康的家庭,為了給王景丹看病,花光了積蓄,也借遍了親朋好友,那時她一發工資獎金就帶著孩子四處求醫,錢花光了就回來上班繼續掙錢。“我從未想過放棄”一年又一年,黃惠鸝一直堅持著。

這些年來,為了想治好女兒的病,她們什麼方法都試過。説起這些,黃惠鸝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她身旁的王景丹説,“我試過全身扎滿針,像刺猬一樣”,黃惠鸝解釋説,“那是當時的一種針灸療法,聽説對她的病有幫助”。黃惠鸝記得,那時王景丹才5歲不到,被針扎的時候哭啊喊啊,黃惠鸝在旁邊摁著不讓她亂動,“哪能不心疼啊,那時她哭多久,我就跟著哭多久。”

對于腦癱病人來説,四肢是不協調的,站立、走路也不是容易的事,為了讓王景丹學會站立,學會走路,黃惠鸝摸索出了一套康復訓練辦法。每天王景丹都必須深蹲,起立200次,王景丹還必須扶著客廳裏的東西練習走路,而且必須要完成黃惠鸝制定的時間。“累到不行的時候,媽媽就拿著棍子在後面跟著,打著我也得走完”王景丹説。

現在的王景丹,能站立,能走路,能上下樓梯,如果沒有黃惠鸝的“虎媽式”訓練,她可能至今都需要輪椅和拐杖。黃惠鸝説:“她每走一步,我都像中獎一樣開心”。

初中開始媽媽辭職全程陪讀

媽媽心裏也藏著一個夢

在採訪中,王景丹爽朗的笑聲以及樂觀開朗的性格給記者留下了深刻印象。她從來沒把自己當成“病人”,她認為自己沒什麼需要幫的,大家把她看成普通人就行。王景丹樂觀開朗的背後,當然離不開媽媽黃惠鸝的樂觀開朗,即使命運給她們設下了重重障礙。

很多時候,黃惠鸝站在王景丹身後,跟著她走,由于行動不便,一段短短的路,王景丹一點點一步步走,一步步挪,外人看起來很是吃力,很多人覺得黃惠鸝“狠心”,怎麼都不扶一下呢?黃惠鸝説,總有一天我會老去,我不可能一輩子陪在她身邊,她必須要學會照顧自己。

黃惠鸝説,王景丹成長到現在,有些事情是超出了她的預期。“我就當她是一個正常人,我覺得這些事情都是她能做的。”

對于女兒的未來,黃惠鸝直言,只希望她健康長大,能找到體現自己價值的事做。

對于自己,只有中專學歷的黃惠鸝心裏一直希望能考個大專文憑。但她説,現在沒有時間也沒精力了,而且也擔心讀書要花不少錢,現在家裏只有丈夫一人工作,“也就想想而已” 黃惠鸝説道。

除了讓王景丹學會自理,她還要圓女兒的上學夢。從初中開始,黃惠鸝就辭職開始“陪讀”,由于行動不便,每天把女兒送到教室後,她就去老師辦公室坐著等女兒放學送回家,周而復始一直到女兒高考結束。黃惠鸝還因此被選入2015年“中國好人榜”,獲評第四屆四川省道德模范。

王景丹告訴新快報記者,2013年,她還是初中生,自己在這樣的身體條件下考取了四川當地最好的高中,當地的媒體當時對她的事情進行了報道,她也逐漸為外界所關注。

“我在班上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同學們都把我當‘大神’,説班裏的尊嚴就靠我了。”説起這一段,王景丹不禁笑了起來。“我還喜歡跟要好的朋友‘互懟’”。

高考中,“大神”王景丹取得了526分的好成績。

電動三輪成了大學校園一景

本來家人希望王景丹報讀四川的大學,方便照顧,但勇敢的王景丹希望到外面的地方去看看,她選擇了北師大珠海分校。由于生活上需要照顧,媽媽黃惠鸝一直跟隨照顧她。

考慮到王景丹的特殊情況,學校也給予了這對母女“特殊照顧”。據悉,學校特意安排了2人間宿舍給她們,並且只收1人的住宿費。另外,由于學校大,為方便去課室上學,黃惠鸝買了輛電動三輪車,在“禁摩禁電”的大學校園,校方再次“特事特辦”,給這對特殊的母女發放了特殊的校園通行證。

這兩年來,黃惠鸝就騎著一輛電動小三輪車載著女兒,每天穿梭在教學樓、圖書館、宿舍之間,風雨無阻,成為北師大珠海分校一道特別的風景線。

在刻苦學習下,王景丹大一第一學期,以569分通過大學英語四級,大二又以563分通過大學英語六級;計算機二級考試也早早通過;去年下半年,參加雅思考試,獲得了6.5分的高分……

現在把女兒送到課室後,黃惠鸝有時也悄悄坐在教室後面旁聽,下課後,母女一起去圖書館借書學習。王景丹的輔導員老師告訴記者,去年,王景丹的借書量是299本,是全校借書量第一的學生。

記者從王景丹的課表看到,除了周日,一周六天的時間從早到晚都排滿了課程。除了專業課,還有英語、德語、古代漢語,“學習方面,我恨不得一天有48個小時”。而談到理想,王景丹説希望以後當檢察官。

編輯:林潤棟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