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男孩患神經母細胞瘤,急需5萬-6萬但都借不到了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本版 發表時間:2017-05-11 11:34

  ■林玉彬和爸爸。

 

  ■家俊不會知道父母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六歲男孩患神經母細胞瘤,未來3個療程的治療費需要5萬-6萬元,但都借不到了

●溫暖訴求

對大多數人來説,“神經母細胞瘤”是一個陌生的名詞。但今年才六歲的廣西患兒林玉彬,卻已經與它“鬥爭”了近一年。當爸爸林聖文知道這種病的治療至今仍是國際難題時,深感無奈。但他篤信,病再難治,家人都不會向病魔屈服,他和妻子要站在小玉彬身側,即使負債也會陪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只求兒子能活著,直到醫學專家找到適合患兒的治療方法。”

疾病纏身的童年

從南寧到深圳,小玉彬爸爸林聖文和妻子為了改善家裏的生活環境一直在外漂泊,和兒子聚少離多,小玉彬留在老家一直由奶奶帶養。儘管如此,林聖文依然記住了兒子成長的每個瞬間。“孩子是早産兒,出生時只有3.8斤重,因此住院一個多月;到了三歲,小玉彬又得了重症肺炎,全靠呼吸機和藥水的維持,小小的身體每天承受著大人也難以承受的痛苦,沒想到後來挺過去了。

小玉彬磕磕碰碰的成長,受到家人的細心呵護,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碎了。一天天過去,他的健康終於穩定下來,和普通孩子一樣。但林聖文萬沒想到,厄運並沒有放過兒子,去年7月,小玉彬五歲,一份“高危型神經母細胞瘤”的病理報告,打破家庭的寧靜。“老天太殘忍了,為什麼不幸的都被小玉彬攤上。”林聖文對兒子不幸的命運憤憤不平。

最先發現孩子異常的是奶奶,小玉彬胃口不好,十分消瘦。隨後的兩個月內,小玉彬斷斷續續發燒,家人都對孩子病情提心吊膽。去年9月,林聖文和妻子把孩子送到廣西南寧的廣西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檢查,最終得到這份殘酷的診斷報告。

治療費缺口巨大

自此,家裏發生了巨變:林聖文夫婦無奈辭職,陪孩子住院、化療,根本沒有機會回老家。治療初期,孩子遭了很多罪,因為身體太弱,受不住化療藥,一度休克進了ICU,好不容易才度過了危險期。

“醫生坦誠介紹過病情的真相,在治療過程中,曾叫我放棄,還説就算治療好也活不過幾年,不過想起小玉彬那可愛笑臉叫我一聲‘爸爸’,我怎能説放棄就放棄?就算砸鍋賣鐵,我也希望兒子能堅持下去,直到醫學界的突破。我相信會有奇跡的。”

隨後,他們在廣西的醫生建議下,小玉彬今年2月中旬又輾轉到廣州的中山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治療。到達廣東的時候,小玉彬體內的腫瘤已經大如皮球,必須大劑量化療,將瘤子縮小,才能有機會動手術切瘤。如今,小玉彬在廣州的醫院開始3個療程的化療,雖然病情有所好轉,但治療過程還很漫長,未來是怎樣,還不明朗。

從去年9月至今,林聖文已經陸續花光了家裏的積蓄和一些借來的錢,一共三十多萬。“這些錢對於我們這種打工家庭,真是幾輩子都還不清。然而治療資金缺口還很大,舊債未清,未來3個療程的治療費需要5萬-6萬元,都借不到了。”

生下救命二寶 等待嘗試移植

不幸中的幸運的是,在窮途末路之時,小玉彬的遭遇被好心的護士發現,轉介到兒童希望小家安頓。在兒童希望小家,記者看見小玉彬,因為化療他掉光了頭髮,瘦如皮包骨,腦袋很大。與他纖弱的體型不相匹配的是大如籃球的肚皮和黝黑的皮膚,那是他經歷了多次化療的印記。

正值中午,小玉彬睡不著覺,安靜地依偎在媽媽身上,許久之後,他想爸爸用嬰兒推車推他到外面逛逛,然而看見中午熱辣的太陽,爸爸媽媽都搖了搖頭。“化療後,孩子的白細胞和血小板指數都偏低,不敢隨便帶他到外面轉。”

在希望小家裏,林聖文從一些患有同樣疾病的小病友家長口中得知神經母細胞瘤的一些療法:“比如幹細胞移植。為了日後的治療,我們已經生下了和小玉彬配型全合的女兒,希望日後用得上。但近在眼前的治療,是希望早日通過手術切掉他肚子裏的巨瘤,我才能安心,然而,還不知要治療到何時才能上手術臺。”

公益指引

●公益熱線:020-87776333

●公益郵箱:xkbttgy@163.com

●賬戶名稱:廣東公益恤孤助學促進會天天公益專項基金

●銀行賬號:44032601040006253

●開戶銀行:中國農業銀行廣州遠洋賓館支行

注:捐款時請註明“新快報溫暖×號×××(受助者姓名)”,如“新快報溫暖1號吳再鋒”。如需捐款收據,請在匯款時附注捐款收據回郵地址、聯繫人姓名及電話。請務必將銀行的轉賬回執傳真至新快報(傳真號碼:020-85180284),逐日登報明細以傳真為準,分批公示以天天公益基金到賬為準。

【溫暖1027號回訪】

“獲得資助猶如雪中送炭”

今年7歲的家俊患有髓係白血病,鉅額治療費愁壞父母(詳見2016年12月6日新快報A11版報道),但家俊並不孤軍作戰,經過新快報天天公益報道後,廣東公益恤孤助學促進會給孩子捐助1.5萬元救助款項,學校和其他好心人也陸續捐來4萬元救命金,其母宋艷艷感動地説:“這些資助真如雪中送炭。”

昨日,記者在珠江醫院回訪家俊,他正在拼拼圖打發時間。前幾天他進入第六個療程的化療。“醫生説如果在這次化療後,能致使體內的‘融合基因’從陽性轉陰性,便意味著可以結束治療了。”日前,醫院將家俊的基因分別送到廣州和天津的機構檢測,結果一個是陰性,一個是陽性。“搞清楚了之後,才能決定還要不要加化療。”

入院將近半年,媽媽宋艷艷表示,兒子的治療費已經要“彈盡糧絕”了。但兒子能從初期的第二個療程就熬不下去,到能有驚無險地進入第六個療程,她表示,這要感激社會的熱心人幫扶。“新快報報道兒子的情況後,廣東公益恤孤助學促進會及時伸出援手,為家俊送來1.5萬元善款。真是雪中送炭!隨後,家俊的學校和其他好心人捐助了4萬多元。最起碼我們的燃眉之急解了。”

據了解,如今家俊已經在老家買了醫保,加上醫保的報銷,也許未來的壓力會相對減輕。

編輯:林潤棟
數字報

六歲男孩患神經母細胞瘤,急需5萬-6萬但都借不到了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本版  2017-05-11

  ■林玉彬和爸爸。

 

  ■家俊不會知道父母將要面對的是什麼。

六歲男孩患神經母細胞瘤,未來3個療程的治療費需要5萬-6萬元,但都借不到了

●溫暖訴求

對大多數人來説,“神經母細胞瘤”是一個陌生的名詞。但今年才六歲的廣西患兒林玉彬,卻已經與它“鬥爭”了近一年。當爸爸林聖文知道這種病的治療至今仍是國際難題時,深感無奈。但他篤信,病再難治,家人都不會向病魔屈服,他和妻子要站在小玉彬身側,即使負債也會陪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只求兒子能活著,直到醫學專家找到適合患兒的治療方法。”

疾病纏身的童年

從南寧到深圳,小玉彬爸爸林聖文和妻子為了改善家裏的生活環境一直在外漂泊,和兒子聚少離多,小玉彬留在老家一直由奶奶帶養。儘管如此,林聖文依然記住了兒子成長的每個瞬間。“孩子是早産兒,出生時只有3.8斤重,因此住院一個多月;到了三歲,小玉彬又得了重症肺炎,全靠呼吸機和藥水的維持,小小的身體每天承受著大人也難以承受的痛苦,沒想到後來挺過去了。

小玉彬磕磕碰碰的成長,受到家人的細心呵護,含在嘴裏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碎了。一天天過去,他的健康終於穩定下來,和普通孩子一樣。但林聖文萬沒想到,厄運並沒有放過兒子,去年7月,小玉彬五歲,一份“高危型神經母細胞瘤”的病理報告,打破家庭的寧靜。“老天太殘忍了,為什麼不幸的都被小玉彬攤上。”林聖文對兒子不幸的命運憤憤不平。

最先發現孩子異常的是奶奶,小玉彬胃口不好,十分消瘦。隨後的兩個月內,小玉彬斷斷續續發燒,家人都對孩子病情提心吊膽。去年9月,林聖文和妻子把孩子送到廣西南寧的廣西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檢查,最終得到這份殘酷的診斷報告。

治療費缺口巨大

自此,家裏發生了巨變:林聖文夫婦無奈辭職,陪孩子住院、化療,根本沒有機會回老家。治療初期,孩子遭了很多罪,因為身體太弱,受不住化療藥,一度休克進了ICU,好不容易才度過了危險期。

“醫生坦誠介紹過病情的真相,在治療過程中,曾叫我放棄,還説就算治療好也活不過幾年,不過想起小玉彬那可愛笑臉叫我一聲‘爸爸’,我怎能説放棄就放棄?就算砸鍋賣鐵,我也希望兒子能堅持下去,直到醫學界的突破。我相信會有奇跡的。”

隨後,他們在廣西的醫生建議下,小玉彬今年2月中旬又輾轉到廣州的中山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治療。到達廣東的時候,小玉彬體內的腫瘤已經大如皮球,必須大劑量化療,將瘤子縮小,才能有機會動手術切瘤。如今,小玉彬在廣州的醫院開始3個療程的化療,雖然病情有所好轉,但治療過程還很漫長,未來是怎樣,還不明朗。

從去年9月至今,林聖文已經陸續花光了家裏的積蓄和一些借來的錢,一共三十多萬。“這些錢對於我們這種打工家庭,真是幾輩子都還不清。然而治療資金缺口還很大,舊債未清,未來3個療程的治療費需要5萬-6萬元,都借不到了。”

生下救命二寶 等待嘗試移植

不幸中的幸運的是,在窮途末路之時,小玉彬的遭遇被好心的護士發現,轉介到兒童希望小家安頓。在兒童希望小家,記者看見小玉彬,因為化療他掉光了頭髮,瘦如皮包骨,腦袋很大。與他纖弱的體型不相匹配的是大如籃球的肚皮和黝黑的皮膚,那是他經歷了多次化療的印記。

正值中午,小玉彬睡不著覺,安靜地依偎在媽媽身上,許久之後,他想爸爸用嬰兒推車推他到外面逛逛,然而看見中午熱辣的太陽,爸爸媽媽都搖了搖頭。“化療後,孩子的白細胞和血小板指數都偏低,不敢隨便帶他到外面轉。”

在希望小家裏,林聖文從一些患有同樣疾病的小病友家長口中得知神經母細胞瘤的一些療法:“比如幹細胞移植。為了日後的治療,我們已經生下了和小玉彬配型全合的女兒,希望日後用得上。但近在眼前的治療,是希望早日通過手術切掉他肚子裏的巨瘤,我才能安心,然而,還不知要治療到何時才能上手術臺。”

公益指引

●公益熱線:020-87776333

●公益郵箱:xkbttgy@163.com

●賬戶名稱:廣東公益恤孤助學促進會天天公益專項基金

●銀行賬號:44032601040006253

●開戶銀行:中國農業銀行廣州遠洋賓館支行

注:捐款時請註明“新快報溫暖×號×××(受助者姓名)”,如“新快報溫暖1號吳再鋒”。如需捐款收據,請在匯款時附注捐款收據回郵地址、聯繫人姓名及電話。請務必將銀行的轉賬回執傳真至新快報(傳真號碼:020-85180284),逐日登報明細以傳真為準,分批公示以天天公益基金到賬為準。

【溫暖1027號回訪】

“獲得資助猶如雪中送炭”

今年7歲的家俊患有髓係白血病,鉅額治療費愁壞父母(詳見2016年12月6日新快報A11版報道),但家俊並不孤軍作戰,經過新快報天天公益報道後,廣東公益恤孤助學促進會給孩子捐助1.5萬元救助款項,學校和其他好心人也陸續捐來4萬元救命金,其母宋艷艷感動地説:“這些資助真如雪中送炭。”

昨日,記者在珠江醫院回訪家俊,他正在拼拼圖打發時間。前幾天他進入第六個療程的化療。“醫生説如果在這次化療後,能致使體內的‘融合基因’從陽性轉陰性,便意味著可以結束治療了。”日前,醫院將家俊的基因分別送到廣州和天津的機構檢測,結果一個是陰性,一個是陽性。“搞清楚了之後,才能決定還要不要加化療。”

入院將近半年,媽媽宋艷艷表示,兒子的治療費已經要“彈盡糧絕”了。但兒子能從初期的第二個療程就熬不下去,到能有驚無險地進入第六個療程,她表示,這要感激社會的熱心人幫扶。“新快報報道兒子的情況後,廣東公益恤孤助學促進會及時伸出援手,為家俊送來1.5萬元善款。真是雪中送炭!隨後,家俊的學校和其他好心人捐助了4萬多元。最起碼我們的燃眉之急解了。”

據了解,如今家俊已經在老家買了醫保,加上醫保的報銷,也許未來的壓力會相對減輕。

編輯:林潤棟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