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老師陳文喜:用愛支撐前行 一幹就是9年

來源:金羊網 作者:謝穎 發表時間:2017-05-02 06:03

陳文喜在給學員講手抄報

陳文喜在給學員講手抄報

文/圖 金羊網記者 謝穎

今年“五一”假期,當眾人的朋友圈被各種旅遊美照刷屏的時候,東莞市殘疾人托養中心裏,有一批工作人員放棄了休息時間,依然守護著一群特殊人群。該中心辦公室負責人尹筱玲感慨地説,在這裏工作需要有愛心、不浮躁。而自大學畢業後,陳文喜在這從事特教一幹就是9年,已經成為中心裏的“最老”員工。在這期間,陳文喜也積極加緊專業知識的“充電”,考取社會工作師、助理經濟師等來提升專業水平。

初識

走進特殊人群的世界

2008年大學畢業後,一次偶然的機會,陳文喜在報紙上看到了東莞市殘疾人托養中心招人,公告裏寫著照顧殘疾人,最好具備心理學的專業知識。陳文喜告訴記者,雖然畢業于工商企業管理專業,看似與這份工作有些不搭調,但讀大學期間他對心理學非常感興趣,並有一定的理論基礎。于是,他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投了簡歷,沒想到就成功入職了。

入職後第一次培訓竟然在廣州市一家精神病醫院,為期半個月。陳文喜回憶,“以前對精神病患的認識都停留在電視上,還是有點負面的,突然來到這裏,一開始就感覺到壓抑。我曾和一個病患聊得好好的,突然他揮舞拳頭朝我打過來。”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陳文喜毫無防備,最終醫生前來制止拉開,並安慰説,這很正常。

心得

站在學員角度來交談

培訓結束後,陳文喜投入到了市殘疾人托養中心的日常工作中。這裏的工作分三班倒,除了上午、下午上課以外,晚上還需要輪班。遇上學員臨時突發疾病,男老師們需立即陪同前往醫院,有時輔助就診十幾個小時。記者問陳文喜是什麼支撐自己走到現在,他想都沒想就回答説,“要有足夠的愛心與耐心才能支撐前行。”

目前,陳文喜主要從事精神障礙部的職業教育。據了解,由于精障部的學員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有的病到後期就退化,通俗來講,就是學過易忘。同時,他也遇到難以打開特殊群體的心扉的難題。“他們往往會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陳文喜摸索出一個“笨方法”:“我會裝作跟他們一樣,有個女學員因為老公對她不好,導致精神分裂,我和她聊天説,我在家裏老婆也對我不好。”這種站在學員角度用同理心的方式來交談,學員會放松警惕,聽著有親切感,從而易于打開心扉。在他的努力下,不少學員得到“康復”順利重返社會。

呼吁

社會多一些接納與愛

“他們沒發病的時候就與普通人一樣,有些世俗眼光覺得他們很傻,但其實他們有時比普通人更真誠。”與這份工作相守9個年頭,陳文喜對這個特殊群體的認識相比最初有了不少改觀:“有時我生病請假,回來上班後,一回到教室裏,他們就紛紛關心地問我,‘陳老師你昨天去哪裏了?’”

但是,陳文喜也感覺到,社會上仍有很多人對這個群體存在偏見,並不友好,甚至是他們的家人。“有時我們打電話需要家屬來一趟,或者節假日讓家屬接回家幾天,一些家屬都嫌煩。”他説,這讓一些學員有了“被遺棄感”,但讓他們重返社會,家庭關愛必不可缺。

編輯:鄔嘉宏
數字報

“特教”老師陳文喜:用愛支撐前行 一幹就是9年

金羊網  作者:謝穎  2017-05-02

陳文喜在給學員講手抄報

陳文喜在給學員講手抄報

文/圖 金羊網記者 謝穎

今年“五一”假期,當眾人的朋友圈被各種旅遊美照刷屏的時候,東莞市殘疾人托養中心裏,有一批工作人員放棄了休息時間,依然守護著一群特殊人群。該中心辦公室負責人尹筱玲感慨地説,在這裏工作需要有愛心、不浮躁。而自大學畢業後,陳文喜在這從事特教一幹就是9年,已經成為中心裏的“最老”員工。在這期間,陳文喜也積極加緊專業知識的“充電”,考取社會工作師、助理經濟師等來提升專業水平。

初識

走進特殊人群的世界

2008年大學畢業後,一次偶然的機會,陳文喜在報紙上看到了東莞市殘疾人托養中心招人,公告裏寫著照顧殘疾人,最好具備心理學的專業知識。陳文喜告訴記者,雖然畢業于工商企業管理專業,看似與這份工作有些不搭調,但讀大學期間他對心理學非常感興趣,並有一定的理論基礎。于是,他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投了簡歷,沒想到就成功入職了。

入職後第一次培訓竟然在廣州市一家精神病醫院,為期半個月。陳文喜回憶,“以前對精神病患的認識都停留在電視上,還是有點負面的,突然來到這裏,一開始就感覺到壓抑。我曾和一個病患聊得好好的,突然他揮舞拳頭朝我打過來。”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陳文喜毫無防備,最終醫生前來制止拉開,並安慰説,這很正常。

心得

站在學員角度來交談

培訓結束後,陳文喜投入到了市殘疾人托養中心的日常工作中。這裏的工作分三班倒,除了上午、下午上課以外,晚上還需要輪班。遇上學員臨時突發疾病,男老師們需立即陪同前往醫院,有時輔助就診十幾個小時。記者問陳文喜是什麼支撐自己走到現在,他想都沒想就回答説,“要有足夠的愛心與耐心才能支撐前行。”

目前,陳文喜主要從事精神障礙部的職業教育。據了解,由于精障部的學員普遍文化程度不高,有的病到後期就退化,通俗來講,就是學過易忘。同時,他也遇到難以打開特殊群體的心扉的難題。“他們往往會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陳文喜摸索出一個“笨方法”:“我會裝作跟他們一樣,有個女學員因為老公對她不好,導致精神分裂,我和她聊天説,我在家裏老婆也對我不好。”這種站在學員角度用同理心的方式來交談,學員會放松警惕,聽著有親切感,從而易于打開心扉。在他的努力下,不少學員得到“康復”順利重返社會。

呼吁

社會多一些接納與愛

“他們沒發病的時候就與普通人一樣,有些世俗眼光覺得他們很傻,但其實他們有時比普通人更真誠。”與這份工作相守9個年頭,陳文喜對這個特殊群體的認識相比最初有了不少改觀:“有時我生病請假,回來上班後,一回到教室裏,他們就紛紛關心地問我,‘陳老師你昨天去哪裏了?’”

但是,陳文喜也感覺到,社會上仍有很多人對這個群體存在偏見,並不友好,甚至是他們的家人。“有時我們打電話需要家屬來一趟,或者節假日讓家屬接回家幾天,一些家屬都嫌煩。”他説,這讓一些學員有了“被遺棄感”,但讓他們重返社會,家庭關愛必不可缺。

編輯:鄔嘉宏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