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十萬長者義工活躍羊城 幫助他人收獲成就感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周 聰 發表時間:2017-03-28 10:01

 

  ■在今年年初,有長者義工在社區中為街坊寫春聯。 新快報記者 郗慧晶/攝(資料圖)

廣州市義工聯發布調查報告,長者義工平均年齡68.3歲,去年平均每人服務13.26次

廣州人樂做義工,老人也不例外。在廣州,有一群老人活躍于各個社區,他們平均年齡為68.3歲,去年平均每人為他人提供了13.26次服務,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長者義工。近日,廣州市義工聯發布《廣州市長者義工發展狀況調查報告》(2017)。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在廣州有超過10萬名長者義工,他們時間充裕、穩定性強,已經成為廣州市義工服務的中堅力量。

■新快報記者 周 聰 通訊員 胡美然

他們為何做義工?時間足有經驗有耐心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長者群體是社區第二大義工群體,目前廣州市有超過10萬名長者參與義工服務,他們時間充裕,有耐心,穩定性強,已成為廣州市義工服務的中堅力量。

廣州市義工聯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在全市范圍內進行了長者義工發展狀況的大型問卷調查。此次調查的受訪者平均年齡為68.3歲,在1591個長者義工樣本中,首次參加義工服務的時間為5年前和2年前的分別佔比20.6%和32.7%。

調查顯示,2016年,廣州長者平均參加義工服務的次數是13.26次。有34.9%的受訪者表示一般每月參加一次義工活動,有24.7%的受訪者表示每周參加一次義工活動,長者義工參加義工服務的頻率較高。

今年84歲的何德言婆婆做義工的時間已經長達18年,她告訴新快報記者:“我退休後時間足有經驗有耐心,覺得要有自己的生活,因此就利用退休的時間做義工。”她説,通過做義工,她覺得自己可以幫助他人,收獲了充實的生活和成就感。

他們主要做什麼?主要服務于貧困老人

長者義工參與義工服務的范圍非常廣泛,53%的受訪者選擇為困難群眾服務,貧困長者成為長者義工的主要服務對象,有57.3%的受訪者選擇此項。

為什麼要做義工呢?調查顯示,動機以實現自我價值和社會交往為主。在接受調查的長者義工中,有79.6%的受訪者選擇了“幫助他人快樂自己”,而選擇“履行社會責任”、“別人曾經幫助過我,我要感恩”的受訪者比例也較高。還有73.2%的受訪者選擇了“結識更多朋友”。

老人參加義工服務滿足了哪些需求?本次調查顯示,95%的受訪者在參加義工服務後都有所收獲,其中有59.7%的受訪者認為“生活更充實有意義”;有57%的受訪者表示“鍛煉和提高了自身能力”、“增長了見識”、“發展了興趣愛好”等;有55.3%的受訪者表示“結交到更多朋友”。

雖然老人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了,但他們的專業知識還能繼續服務社會。調查顯示,長者義工中的“專才”尚未完全發揮作用,只有10.9%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的專業知識在義工活動中完全用上了,有39.8%的受訪者表示完全沒用上,還有49.3%的受訪者表示部分用上。

故事

他,八旬老人心臟手術後做了10年義工

黃伯是廣州市荔灣區逢源街長者義工隊的成員,今年已經85歲。黃伯愛講相聲,也好編相聲,常自編自演為社區居民表演相聲,被街坊稱為逢源街的“黃俊英”。黃伯待人都是笑口盈盈,精神也很好,10年前做心臟搭橋手術康復後一直沒停過義工工作。

黃伯在逢源街社區大學做義務導師,閒暇時間還常去探望社區裏的孤寡老人和病人。逢源街孤寡、殘疾和特困群眾有2000人,黃伯雖然患過心臟病,卻沒把自己當作需要照顧的病人,反而照料孤寡老人,是逢源街有名的“親善大使”。

有人曾提出疑問:年紀那麼大了,還患過心臟病,做義工不擔心影響身體健康嗎?對此,黃伯總結説,做了義工“三觀”更正了,活得更好了。一方面他做義工會根據身體條件做力所能及的事,例如上門拜望臥床的老年病患,陪他們聊天,這些不用消耗太多體力;另一方面做義工其實也是幫助自己,“能照顧到比我更老的老人家,我覺得很滿足。而且在探訪更老或病更重的老人家時,我覺得自己的狀況已經很好了,政府也一直在照顧我,很感恩”。

本身就應是受助對象,黃伯卻積極發揮余熱幫助他人,他因此獲得過廣州市義工聯“義工之星”的嘉獎。

她,痛失親人後走出悲傷關愛失獨媽媽

比起黃伯的故事來,七旬“失獨老人”楊阿姨的故事更令人唏噓。

獨生女兒早逝,女婿、丈夫也在幾年內先後離去,沉痛的打擊讓楊阿姨幾近崩潰,她曾因過度悲傷而自我封閉。但悲痛過後,她堅強地站了起來,成為一名義工,用親身經歷喚起社會對失獨群體的關愛。因為相近的經歷,她更容易讓失獨媽媽敞開心扉,讓她們重拾生活的希望,她始終相信“老天給我關了一扇門,還會給我留一扇窗”。

在過去幾年裏,楊阿姨每周抽出3天時間,到廣州市婦女兒童社會組織培育基地做“社工助理”。實際上,楊阿姨是廣州市婦女志願者協會副會長、玫瑰媽媽藝術團團長,還是越秀區梅花村佳樂媽媽互助隊的隊長。她所做的,就是為失獨的“玫瑰媽媽”送去關愛,和她們一起抱團取暖。“希望我的經歷能讓一些和我有類似經歷的人振作,我們可以互相鼓勵,再艱難的生活也要面對。”楊阿姨説。

逢年過節,楊阿姨都會組織“玫瑰媽媽”包餃子、包湯圓,陪她們找回家庭的氣息。每年大年初二的早上,楊阿姨會逐一給她們打個電話,問候一聲“新年快樂”。“大年初二是回娘家探親的日子, 我們都是彼此的娘家人。”楊阿姨説。

除了組織姐妹們自娛自樂以外,楊阿姨還帶著互助隊成員上門看望困難家庭,去養老院義演、慰問。“失獨家庭最大的難題,就是要從悲痛中走出來。我們能做的,就是讓這些失獨媽媽敞開心扉,重新融入社會。”楊阿姨説,參加公益活動,幫助有需要的人,能讓失獨媽媽找回自己的價值,也讓她們從中得到快樂。

在楊阿姨的幫助下,原來閉門不出的媽媽們,從見面時抱頭痛哭,漸漸變成在活動中有説有笑。楊媽媽説,如今,她們還常常鼓勵一些40多歲的玫瑰媽媽生二孩,幫她們聯係醫院。目前,一些玫瑰媽媽正在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積極備孕。

編輯:鄔嘉宏
數字報

逾十萬長者義工活躍羊城 幫助他人收獲成就感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周 聰  2017-03-28

 

  ■在今年年初,有長者義工在社區中為街坊寫春聯。 新快報記者 郗慧晶/攝(資料圖)

廣州市義工聯發布調查報告,長者義工平均年齡68.3歲,去年平均每人服務13.26次

廣州人樂做義工,老人也不例外。在廣州,有一群老人活躍于各個社區,他們平均年齡為68.3歲,去年平均每人為他人提供了13.26次服務,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長者義工。近日,廣州市義工聯發布《廣州市長者義工發展狀況調查報告》(2017)。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在廣州有超過10萬名長者義工,他們時間充裕、穩定性強,已經成為廣州市義工服務的中堅力量。

■新快報記者 周 聰 通訊員 胡美然

他們為何做義工?時間足有經驗有耐心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長者群體是社區第二大義工群體,目前廣州市有超過10萬名長者參與義工服務,他們時間充裕,有耐心,穩定性強,已成為廣州市義工服務的中堅力量。

廣州市義工聯于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在全市范圍內進行了長者義工發展狀況的大型問卷調查。此次調查的受訪者平均年齡為68.3歲,在1591個長者義工樣本中,首次參加義工服務的時間為5年前和2年前的分別佔比20.6%和32.7%。

調查顯示,2016年,廣州長者平均參加義工服務的次數是13.26次。有34.9%的受訪者表示一般每月參加一次義工活動,有24.7%的受訪者表示每周參加一次義工活動,長者義工參加義工服務的頻率較高。

今年84歲的何德言婆婆做義工的時間已經長達18年,她告訴新快報記者:“我退休後時間足有經驗有耐心,覺得要有自己的生活,因此就利用退休的時間做義工。”她説,通過做義工,她覺得自己可以幫助他人,收獲了充實的生活和成就感。

他們主要做什麼?主要服務于貧困老人

長者義工參與義工服務的范圍非常廣泛,53%的受訪者選擇為困難群眾服務,貧困長者成為長者義工的主要服務對象,有57.3%的受訪者選擇此項。

為什麼要做義工呢?調查顯示,動機以實現自我價值和社會交往為主。在接受調查的長者義工中,有79.6%的受訪者選擇了“幫助他人快樂自己”,而選擇“履行社會責任”、“別人曾經幫助過我,我要感恩”的受訪者比例也較高。還有73.2%的受訪者選擇了“結識更多朋友”。

老人參加義工服務滿足了哪些需求?本次調查顯示,95%的受訪者在參加義工服務後都有所收獲,其中有59.7%的受訪者認為“生活更充實有意義”;有57%的受訪者表示“鍛煉和提高了自身能力”、“增長了見識”、“發展了興趣愛好”等;有55.3%的受訪者表示“結交到更多朋友”。

雖然老人從工作崗位上退下來了,但他們的專業知識還能繼續服務社會。調查顯示,長者義工中的“專才”尚未完全發揮作用,只有10.9%的受訪者表示自己的專業知識在義工活動中完全用上了,有39.8%的受訪者表示完全沒用上,還有49.3%的受訪者表示部分用上。

故事

他,八旬老人心臟手術後做了10年義工

黃伯是廣州市荔灣區逢源街長者義工隊的成員,今年已經85歲。黃伯愛講相聲,也好編相聲,常自編自演為社區居民表演相聲,被街坊稱為逢源街的“黃俊英”。黃伯待人都是笑口盈盈,精神也很好,10年前做心臟搭橋手術康復後一直沒停過義工工作。

黃伯在逢源街社區大學做義務導師,閒暇時間還常去探望社區裏的孤寡老人和病人。逢源街孤寡、殘疾和特困群眾有2000人,黃伯雖然患過心臟病,卻沒把自己當作需要照顧的病人,反而照料孤寡老人,是逢源街有名的“親善大使”。

有人曾提出疑問:年紀那麼大了,還患過心臟病,做義工不擔心影響身體健康嗎?對此,黃伯總結説,做了義工“三觀”更正了,活得更好了。一方面他做義工會根據身體條件做力所能及的事,例如上門拜望臥床的老年病患,陪他們聊天,這些不用消耗太多體力;另一方面做義工其實也是幫助自己,“能照顧到比我更老的老人家,我覺得很滿足。而且在探訪更老或病更重的老人家時,我覺得自己的狀況已經很好了,政府也一直在照顧我,很感恩”。

本身就應是受助對象,黃伯卻積極發揮余熱幫助他人,他因此獲得過廣州市義工聯“義工之星”的嘉獎。

她,痛失親人後走出悲傷關愛失獨媽媽

比起黃伯的故事來,七旬“失獨老人”楊阿姨的故事更令人唏噓。

獨生女兒早逝,女婿、丈夫也在幾年內先後離去,沉痛的打擊讓楊阿姨幾近崩潰,她曾因過度悲傷而自我封閉。但悲痛過後,她堅強地站了起來,成為一名義工,用親身經歷喚起社會對失獨群體的關愛。因為相近的經歷,她更容易讓失獨媽媽敞開心扉,讓她們重拾生活的希望,她始終相信“老天給我關了一扇門,還會給我留一扇窗”。

在過去幾年裏,楊阿姨每周抽出3天時間,到廣州市婦女兒童社會組織培育基地做“社工助理”。實際上,楊阿姨是廣州市婦女志願者協會副會長、玫瑰媽媽藝術團團長,還是越秀區梅花村佳樂媽媽互助隊的隊長。她所做的,就是為失獨的“玫瑰媽媽”送去關愛,和她們一起抱團取暖。“希望我的經歷能讓一些和我有類似經歷的人振作,我們可以互相鼓勵,再艱難的生活也要面對。”楊阿姨説。

逢年過節,楊阿姨都會組織“玫瑰媽媽”包餃子、包湯圓,陪她們找回家庭的氣息。每年大年初二的早上,楊阿姨會逐一給她們打個電話,問候一聲“新年快樂”。“大年初二是回娘家探親的日子, 我們都是彼此的娘家人。”楊阿姨説。

除了組織姐妹們自娛自樂以外,楊阿姨還帶著互助隊成員上門看望困難家庭,去養老院義演、慰問。“失獨家庭最大的難題,就是要從悲痛中走出來。我們能做的,就是讓這些失獨媽媽敞開心扉,重新融入社會。”楊阿姨説,參加公益活動,幫助有需要的人,能讓失獨媽媽找回自己的價值,也讓她們從中得到快樂。

在楊阿姨的幫助下,原來閉門不出的媽媽們,從見面時抱頭痛哭,漸漸變成在活動中有説有笑。楊媽媽説,如今,她們還常常鼓勵一些40多歲的玫瑰媽媽生二孩,幫她們聯係醫院。目前,一些玫瑰媽媽正在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積極備孕。

編輯:鄔嘉宏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