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社保費減負 養老金統籌提速

來源:新京報 作者:潘亦純 陳鵬 發表時間:2019-03-14 17:08

3月12日,人社部部長張紀南表示,有能力保證養老金的及時足額發放。

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負擔、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養老金政策的兩大亮點。

1030206594645589699.jpg

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各地可降至16%。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繼續提高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比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

“有人擔心,社保費率降低後養老保險的發放問題。我可以説,我們有能力保證養老金的及時足額發放。而且,還要適當提高養老待遇。”張紀南表示。

財政部部長劉昆3月7日介紹,初步統計,去年全國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基金的收入是3.6萬億元,基金支出是3.2萬億元,當年結余約4000億元,滾存結余達到了4.6萬億元。“目前社會保險基金的運行情況總體良好,能夠確保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

但劉昆也表示,受人口老齡化加劇和人口流動不均衡等因素的影響,再加上此前基金不能在省際調劑使用,確實有部分省份的基金收支平衡壓力比較大。

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降至16%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各地可降至16%。

實際上,近年來我國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也有所調整,目前繳費的比例在19%左右。而今年,這一比例要降至16%,對比來看,下降了3個百分點。

人社部部長張紀南3月12日在部長通道中表示,養老保險單位繳費費率可以降到16%,最多的省份可以降4個百分點,力度是比較大的。我認為,這些綜合降費舉措主要目的是減輕企業負擔、增強企業活力,推動經濟的發展。一方面,從現實來看,由于一些歷史原因,我們國家的社保名義費率是偏高的,有一定降費空間。另一方面,從長遠來看,降低費率以後,企業有了活力,可以不斷擴大再生産,擴大就業,而且門檻降低了,就業的人就會越來越多,參加社保的人也會越來越多,社保基金的“蛋糕”就會越做越大,形成良性循環,必然進一步增強社保制度的可持續性。

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核心成員、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一次性降3個百分點,力度非常大,降幅相當可觀,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企業減稅降費部分最大的亮點,能夠極大地降低企業的社保負擔,降低企業勞工成本。如果將這一措施與降低增值稅稅率相結合,可以看出企業最重要的兩個負擔都有所下降,減稅降費總幅度對于企業來説還是比較大的。2019年大幅度減稅降費,對企業輕裝上陣,降低勞工成本和稅務成本,刺激投資、擴張是非常有幫助、有作用的。

2020年全面實現省級統籌

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出,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繼續提高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比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

董登新認為,由省政府來統一徵繳全省的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用,然後由省政府直接給全省退休人員發放退休金,地市縣的政府不插手、不幹預,這才是真正意義上實現省級統籌,而全國統籌只有在省級統籌的基礎上才能順利切換、過渡。“只有全國各省份都實行了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省級統收統支,才可以過渡到全國統籌,這一步很關鍵。”

目前,我國的養老金離實現省級統籌還有一定的差距,根據人社部的部署,養老金2020年將全面實現省級統籌,為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打好基礎。

實際上,我國已經邁出養老金全國統籌的第一步,去年7月1日,我國開始實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中央調劑基金由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上解的資金構成,按照各省份職工平均工資的90%和在職應參保人數作為計算上解額的基數,上解比例從3%起步,逐步提高。

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執行了半年,去年半年調劑額是2400多億元,有22個省份從中受益,受益金額600多億元,適度均衡了不同省份間的基金負擔,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各地基金負擔苦樂不均的問題。

為了確保各地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財政部今年還要採取一些相應的措施,例如將調劑比例提高到3.5%,預計全年中央調劑基金規模將達到6000億元左右,進一步緩解個別省份基金收支壓力;擬安排中央財政基本養老金轉移支付預算7392億元,同比增長10.9%,重點向基金收支矛盾較為突出的中西部地區和老工業基地省份傾斜;對于通過中央調劑和中央財政補助後基金仍存在滾存缺口的省份,將按照中央和地方共同負擔的原則,彌補基金收支缺口。不斷鞏固現有養老保險省級統籌的成果,並進一步規范有關政策。在此基礎上,推動盡快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

董登新認為,從目前來看,要實現養老金的全國統籌,除了應盡快完成省級統籌之外,還要攻克配套制度改革的難關。

“配套到位,對于推進全國統籌至關重要,現在的全國統籌是一個配套改革,因此目前加大配套改革的力度,成為當務之急。”董登新表示。

15983718839216443662.jpg

全國政協委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副院長孫潔

孫潔

養老金全國統籌最大障礙是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差異過大

新京報:目前,養老金領域有哪些問題急需解決?

孫潔:當前養老金急需提高統籌層次,盡快實現全國統籌。目前我國養老金才剛實現省級統籌,而且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省級統籌,省內各地區之間的養老金調劑還沒有實現。只有提高統籌層次,養老保險化解風險、統籌互濟的功能才能有效發揮。

養老金除了提高統籌層次的問題之外,沒有實現社會全覆蓋也是一個問題。目前,我國還有部分例如民營、小微企業員工以及一些靈活就業、流動就業,例如農民工之類的群體,沒有繳納養老保險,這些人將來的養老保險怎麼解決?所以我國基本養老保險覆蓋面也應該繼續擴大。

此外,養老金投資目前已經出臺了相關政策,但實際上是委托投資的比例依然偏小,很多資金都沉淀在省市級的財政,沒有得到相應的保值升值。還有比如延遲退休、延遲養老金全額領取等相關政策,今後按步驟都要實施。

新京報:你認為實現養老金全國統籌的主要障礙是什麼?

孫潔:養老金要實現全國統籌,最主要障礙就是地區之間經濟發展水平差異過大,財稅體制本身也是各省份自收自支,在這種情況下,要想實現全國統籌,路途漫長。

所以,我國可能需要恢復統收統支的財稅體制。中央調劑制度本身就帶有統收統支意味。中央調劑基金由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上解的資金構成,收集起來後,再去支援黑龍江等養老金已經透支的地區。不過,這個制度是暫時的,最終我國應該進入到養老金全國統籌階段。

新京報:去年我國推出了稅延養老險,但實際效果並不好,原因是什麼?

孫潔:稅延養老保險是去年4月份推出來的,到目前為止,也只實行了不到一年時間。當時,稅延養老險的試點地區是上海、蘇州和福建含廈門,但後來考察發現,效果遠沒有達到預期。原因有幾個:第一,相關政策的宣傳力度不夠,很多人都不了解這類保險。其次,稅延養老險經辦環節特別繁瑣,普通職工去保險公司買稅延養老險,每個月可以享受1000元的稅延額度,但辦手續過程給公司人力部門造成了很大的負擔。第三,額度不夠,吸引力不足,而且等到領退休金的時候,延交的稅要按照7.5%的比例來交,這個比例還是較高的。

新京報:這些問題該如何解決?

孫潔:建議將領取階段的交稅比例調整到3%-5%,其次,提高稅延額度,比如2000元/月等,增加對工薪階層的吸引力。

新京報:在整個養老保障上,你覺得我國還可以做哪些改變?

孫潔:養老保險要強調在預算平衡的基礎上實行精算平衡。像德國、美國、澳大利亞、英國、加拿大這幾個國家,很早就開始編制精算報告。但我國養老保險制度已經發展了20年,這其中出現的很多問題,與沒有精算是有關係的,比如説為何將法定繳費年限定為15年?1997年的時候,我國養老保險法定繳費年限就是15年,而現在已經2019年了,為何法定繳費年限還是15年?沒有精算平衡是無法解釋的。當然,社保強調的是統籌互濟,所以不可能完全依靠精算平衡,但在做決策的時候,應該把精算平衡作為一個決策的依據進行參考。

新京報:你今年的提案裏也提到長期護理險,這種保險如何與養老保障相結合?

孫潔:想把長期護理保險跟養老挂鉤。現在我們更多説的是,長期護理保險是人口老齡化背景下的制度安排,但是目前的長期護理保險從政策設計來看,很多都與醫療相關,一些學者甚至有觀點稱長期護理保險是醫療保險的延伸,我認為這是概念性錯誤。

長期護理保險和醫療保險本身應該切分開,為何我國要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現在中國人家庭結構小型化,基本上是421結構,年輕人上有老下有小,養兒防老會越來越少。其次,人口的壽命不斷增長,得慢性病的老人會越來越多,這些老人不需要救治,但需要有人護理,發展長期護理保險能夠將部分失能老人從醫院分流出來,釋放床位、節省醫保資金。要注意,長期護理保險主要解決的是壽命延長,護理人員撫養贍養能力不足的問題,以生活照料為主,醫療護理為輔,重點保障的是居家養老和社區養老這塊兒的需求。

採寫/記者 潘亦純 陳鵬

攝影/記者 彭子洋

編輯:ZL
數字報
企業社保費減負 養老金統籌提速
新京報  作者:潘亦純 陳鵬  2019-03-14

3月12日,人社部部長張紀南表示,有能力保證養老金的及時足額發放。

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負擔、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關于養老金政策的兩大亮點。

1030206594645589699.jpg

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各地可降至16%。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繼續提高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比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

“有人擔心,社保費率降低後養老保險的發放問題。我可以説,我們有能力保證養老金的及時足額發放。而且,還要適當提高養老待遇。”張紀南表示。

財政部部長劉昆3月7日介紹,初步統計,去年全國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基金的收入是3.6萬億元,基金支出是3.2萬億元,當年結余約4000億元,滾存結余達到了4.6萬億元。“目前社會保險基金的運行情況總體良好,能夠確保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

但劉昆也表示,受人口老齡化加劇和人口流動不均衡等因素的影響,再加上此前基金不能在省際調劑使用,確實有部分省份的基金收支平衡壓力比較大。

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降至16%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各地可降至16%。

實際上,近年來我國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也有所調整,目前繳費的比例在19%左右。而今年,這一比例要降至16%,對比來看,下降了3個百分點。

人社部部長張紀南3月12日在部長通道中表示,養老保險單位繳費費率可以降到16%,最多的省份可以降4個百分點,力度是比較大的。我認為,這些綜合降費舉措主要目的是減輕企業負擔、增強企業活力,推動經濟的發展。一方面,從現實來看,由于一些歷史原因,我們國家的社保名義費率是偏高的,有一定降費空間。另一方面,從長遠來看,降低費率以後,企業有了活力,可以不斷擴大再生産,擴大就業,而且門檻降低了,就業的人就會越來越多,參加社保的人也會越來越多,社保基金的“蛋糕”就會越做越大,形成良性循環,必然進一步增強社保制度的可持續性。

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核心成員、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一次性降3個百分點,力度非常大,降幅相當可觀,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企業減稅降費部分最大的亮點,能夠極大地降低企業的社保負擔,降低企業勞工成本。如果將這一措施與降低增值稅稅率相結合,可以看出企業最重要的兩個負擔都有所下降,減稅降費總幅度對于企業來説還是比較大的。2019年大幅度減稅降費,對企業輕裝上陣,降低勞工成本和稅務成本,刺激投資、擴張是非常有幫助、有作用的。

2020年全面實現省級統籌

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出,加快推進養老保險省級統籌改革,繼續提高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比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

董登新認為,由省政府來統一徵繳全省的職工基本養老保險費用,然後由省政府直接給全省退休人員發放退休金,地市縣的政府不插手、不幹預,這才是真正意義上實現省級統籌,而全國統籌只有在省級統籌的基礎上才能順利切換、過渡。“只有全國各省份都實行了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省級統收統支,才可以過渡到全國統籌,這一步很關鍵。”

目前,我國的養老金離實現省級統籌還有一定的差距,根據人社部的部署,養老金2020年將全面實現省級統籌,為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打好基礎。

實際上,我國已經邁出養老金全國統籌的第一步,去年7月1日,我國開始實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中央調劑基金由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上解的資金構成,按照各省份職工平均工資的90%和在職應參保人數作為計算上解額的基數,上解比例從3%起步,逐步提高。

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執行了半年,去年半年調劑額是2400多億元,有22個省份從中受益,受益金額600多億元,適度均衡了不同省份間的基金負擔,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各地基金負擔苦樂不均的問題。

為了確保各地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財政部今年還要採取一些相應的措施,例如將調劑比例提高到3.5%,預計全年中央調劑基金規模將達到6000億元左右,進一步緩解個別省份基金收支壓力;擬安排中央財政基本養老金轉移支付預算7392億元,同比增長10.9%,重點向基金收支矛盾較為突出的中西部地區和老工業基地省份傾斜;對于通過中央調劑和中央財政補助後基金仍存在滾存缺口的省份,將按照中央和地方共同負擔的原則,彌補基金收支缺口。不斷鞏固現有養老保險省級統籌的成果,並進一步規范有關政策。在此基礎上,推動盡快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

董登新認為,從目前來看,要實現養老金的全國統籌,除了應盡快完成省級統籌之外,還要攻克配套制度改革的難關。

“配套到位,對于推進全國統籌至關重要,現在的全國統籌是一個配套改革,因此目前加大配套改革的力度,成為當務之急。”董登新表示。

15983718839216443662.jpg

全國政協委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副院長孫潔

孫潔

養老金全國統籌最大障礙是地區經濟發展水平差異過大

新京報:目前,養老金領域有哪些問題急需解決?

孫潔:當前養老金急需提高統籌層次,盡快實現全國統籌。目前我國養老金才剛實現省級統籌,而且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省級統籌,省內各地區之間的養老金調劑還沒有實現。只有提高統籌層次,養老保險化解風險、統籌互濟的功能才能有效發揮。

養老金除了提高統籌層次的問題之外,沒有實現社會全覆蓋也是一個問題。目前,我國還有部分例如民營、小微企業員工以及一些靈活就業、流動就業,例如農民工之類的群體,沒有繳納養老保險,這些人將來的養老保險怎麼解決?所以我國基本養老保險覆蓋面也應該繼續擴大。

此外,養老金投資目前已經出臺了相關政策,但實際上是委托投資的比例依然偏小,很多資金都沉淀在省市級的財政,沒有得到相應的保值升值。還有比如延遲退休、延遲養老金全額領取等相關政策,今後按步驟都要實施。

新京報:你認為實現養老金全國統籌的主要障礙是什麼?

孫潔:養老金要實現全國統籌,最主要障礙就是地區之間經濟發展水平差異過大,財稅體制本身也是各省份自收自支,在這種情況下,要想實現全國統籌,路途漫長。

所以,我國可能需要恢復統收統支的財稅體制。中央調劑制度本身就帶有統收統支意味。中央調劑基金由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上解的資金構成,收集起來後,再去支援黑龍江等養老金已經透支的地區。不過,這個制度是暫時的,最終我國應該進入到養老金全國統籌階段。

新京報:去年我國推出了稅延養老險,但實際效果並不好,原因是什麼?

孫潔:稅延養老保險是去年4月份推出來的,到目前為止,也只實行了不到一年時間。當時,稅延養老險的試點地區是上海、蘇州和福建含廈門,但後來考察發現,效果遠沒有達到預期。原因有幾個:第一,相關政策的宣傳力度不夠,很多人都不了解這類保險。其次,稅延養老險經辦環節特別繁瑣,普通職工去保險公司買稅延養老險,每個月可以享受1000元的稅延額度,但辦手續過程給公司人力部門造成了很大的負擔。第三,額度不夠,吸引力不足,而且等到領退休金的時候,延交的稅要按照7.5%的比例來交,這個比例還是較高的。

新京報:這些問題該如何解決?

孫潔:建議將領取階段的交稅比例調整到3%-5%,其次,提高稅延額度,比如2000元/月等,增加對工薪階層的吸引力。

新京報:在整個養老保障上,你覺得我國還可以做哪些改變?

孫潔:養老保險要強調在預算平衡的基礎上實行精算平衡。像德國、美國、澳大利亞、英國、加拿大這幾個國家,很早就開始編制精算報告。但我國養老保險制度已經發展了20年,這其中出現的很多問題,與沒有精算是有關係的,比如説為何將法定繳費年限定為15年?1997年的時候,我國養老保險法定繳費年限就是15年,而現在已經2019年了,為何法定繳費年限還是15年?沒有精算平衡是無法解釋的。當然,社保強調的是統籌互濟,所以不可能完全依靠精算平衡,但在做決策的時候,應該把精算平衡作為一個決策的依據進行參考。

新京報:你今年的提案裏也提到長期護理險,這種保險如何與養老保障相結合?

孫潔:想把長期護理保險跟養老挂鉤。現在我們更多説的是,長期護理保險是人口老齡化背景下的制度安排,但是目前的長期護理保險從政策設計來看,很多都與醫療相關,一些學者甚至有觀點稱長期護理保險是醫療保險的延伸,我認為這是概念性錯誤。

長期護理保險和醫療保險本身應該切分開,為何我國要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現在中國人家庭結構小型化,基本上是421結構,年輕人上有老下有小,養兒防老會越來越少。其次,人口的壽命不斷增長,得慢性病的老人會越來越多,這些老人不需要救治,但需要有人護理,發展長期護理保險能夠將部分失能老人從醫院分流出來,釋放床位、節省醫保資金。要注意,長期護理保險主要解決的是壽命延長,護理人員撫養贍養能力不足的問題,以生活照料為主,醫療護理為輔,重點保障的是居家養老和社區養老這塊兒的需求。

採寫/記者 潘亦純 陳鵬

攝影/記者 彭子洋

編輯:ZL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