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網首頁 登陸 注冊
首頁 > 藝術博覽會老套了嗎?

藝術博覽會老套了嗎?

    ▲photo shanghai現場

    ▲曹斐作品《霾與霧》,展于photo shanghai現場

    ▲2019“藝術深圳”現場

  文/羊城晚報記者 朱紹傑

  圖/受訪者提供

  “金九銀十”的説法對于藝術市場似乎同樣有效。進入九月以來,多場藝術博覽會在中國各個城市先後開幕。9月12日至15日,2019“藝術深圳”集合54家國內外知名畫廊,為華南地區帶來2000余件近代和現當代藝術精品。而在更為活躍的長三角,“2019油罐玩家藝術節”與2019影像上海藝術博覽會接踵而至,後者于9月19日在上海展覽中心迎來首日藏家預覽,來自亞、歐、北美地區的50家畫廊、200位藝術家的千余件攝影、移動影像、錄像、裝置、表演藝術和混合媒體佳作,與觀眾見面。

  

  藝博會的終極目的就是成交

  在國家建設大灣區、深圳成為“示范區”的大背景下,“藝術深圳”被不少業內人士視作來到了品牌上升期。從最初的30余家畫廊發展到70余家的總體量,從單一的博覽會結構,衍生出除畫廊板塊之外的公共藝術單元、影像單元、藝術衍生空間、非營利性機構藝術項目。

  據媒體報道,在今年雅昌藝術網發布的《2018年北京畫廊生存調研報告》中,有一道問卷調查:“北京地區畫廊最喜愛參加的博覽會”,結果既不是家門口的北京,也不是久負盛名的香港巴塞爾,上海ART021高居榜首,而“藝術深圳”緊隨其後,佔比分別達到了67%和57%。

  “藝術深圳”組委會秘書長葉建強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經過多年培育,“藝術深圳”的品牌效應已經發酵。新銳多,大市場是今年“藝術深圳”的一大亮點。“從參展機構和內容來看,老面孔的執著和堅持,實際上就是堅持了品質和發展,新面孔的出現和參與,實際上就是堅持了創新和創業。”

  “藝術深圳”異軍突起,得益于鮮明的定位。成立之初,“藝術深圳”便將“打造和城市匹配的藝博會”視作出發點。而“藝術深圳”的産生與發展,也正是基于深圳本土對于當代藝術作品的消費需求,在充分考慮本地文化藝術市場構成的基礎上,將博覽會明確圈定在當代藝術范疇。“深圳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城市”,在世界畫廊總監楊永金看來,深圳的人口年齡結構以年輕人居多,城市經濟結構以新興經濟為主,這是深圳當代藝術的優勢所在。“年輕的觀眾和藏家對當代藝術有渴望,他們喜歡問問題,非常耐心聆聽。”

  藝博會的終極目的就是成交。抓到老鼠的貓才是好貓,賣得出作品的藝博會才是好的藝博會。盡管收獲不少口碑好評,也為華南地區藝博會探索專業化道路作出努力,但本屆的“藝術深圳”仍有令人遺憾的地方。一些參展畫廊負責人告訴記者,本屆“藝術深圳”參展費用比往年上升50%,恰逢中秋假期,不少藏家在外度假,而受到臺風“山竹”的影響,展場臨時關閉一天,綜合而論,無論流量還是成交效果都打了折扣。

  

  中國的藝博會強調裝飾性

  近些年,藝博會的蓬勃發展已經成了當代藝壇的一大特色。在Art Basel與瑞銀發布的年度藝術市場報告中,2018年全球藝博會的銷售總額達到165億美元,同比增幅為6%。由于近十年的快速發展,在藝博會上的銷售額佔全球藝術交易一級市場的比例,已從2010年的不到30%,升至2018年的46%。在過去的一年中,畫廊或藝術經紀人平均要參加四場不同的藝博會。

  “現在的藝博會並不是一個單純的銷售藝術品的場所,在某種程度上演變成一個類似于大型展覽的活動。”長期從事藝術市場研究的首都師范大學美術學院美術史論係主任陶宇,將中國藝術博覽會的發展概括為“從低端大集到高端展示”的整體趨勢。他舉例説,在本世紀初的許多藝博會,實際上就是個大的市集,缺少統一規劃,只是出租展位,從而顯得很雜很亂。經過多年的發展,中國的藝博會已經同國際接軌,發展到一個高級形態,實行了準入制度,只允許有資格的畫廊參加,還有很多國際著名品牌的讚助商也參與進來。

  陶宇説:“現在藝博會就像一個現代的藝術展,國內外的著名畫廊帶著他們代理藝術家的最新作品來集中展示,這也是國際上通行的慣例,即畫廊參展和準入制度。”中國的藝博會也逐漸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特色,以繪畫為主,強調裝飾性,追求形式美,不同于西方以追求觀念表達為目標的當代藝術形式。

  參

  地方藝博會還能看到什麼

  自2013年巴塞爾藝術博覽會落地香港和上海Art021當代藝術博覽會的崛起為標志,藝術博覽會在中國開始大面積調整。時至今日,“藝術北京”穩定了北方市場,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和香港巴塞爾藝博會分據上海和香港,形成三大博覽會鼎立局面,但由于國內市場的格局和需求等原因,各地又紛紛涌現以城市命名的各種博覽會,如藝術南京、藝術長沙、藝術深圳、藝術廈門等。雖然現在各地都在紛紛舉辦藝博會,但這種看起來很熱鬧的背後,卻有著不少讓人擔憂的地方。

  在藝術評論家徐子林看來,國內的藝術市場始終發展困難,缺少真正意義上的收藏。沒有普遍性的藝術收藏的社會基礎,藝術的一級市場發展自然困難重重,“即使藝博會、畫廊再多,舉辦的展覽此起彼伏,但這些都只是藝術圈自己的遊戲,距離市場仍然很遠。”“現在對當代藝術的理解、梳理,學術界也同樣有著截然不同的爭論,這些現狀都會對中國的藝術市場造成發展的困難。”藝術市場研究專家西沐則表示,“藝博會這個來自西方的展覽與交易機制,在內地普遍遭遇水土不服。其中一個深層次的原因,就是內地以拍賣為代表的二級市場非常強勢,猛烈衝擊著畫廊、博覽會構成的一級市場。一級市場的突圍、發育問題,也許正是藝博會要在中國辦好的核心問題。”

  原深圳國際藝術博覽會執行總監王麗認為,每一個藝博會都應該找到符合地域的特性,因為文化的積淀和藝術市場的培育程度不同,當地藏家的收藏期望也不盡相同。“深圳的藏家可以去北京、上海、香港買藝術品,那麼,在深圳舉辦藝博會,能讓他們看到什麼?這是地方性藝博會面臨的最大問題。”

  肆

  藝術博覽會老套了嗎

  本屬一級市場環節的博覽會風頭漸勁,大有趕超學術性較強的制度化雙年展之勢。策展人彭嫣菡在其撰文《為什麼藝博會的風頭越來越勁》中指出,盡管2018上海雙年展在成堆的網紅展之間已是非常出眾,往年那種全城動員、全城討論式的輿論熱潮已難以再現。在這樣的歷史契機中,Art021藝博會、西岸藝博會等則部分替代了大型周期性展覽的功能,成為彰顯“節慶主義”的新工具。對于部分新銳參展畫廊來説,藝博會的形式似乎已經有點“老套”了。

  9月12日至15日,在著名當代藝術讚助人喬志兵創辦、營建的油罐藝術館裏,“上海油罐玩家藝術節”囊括了當代藝術展覽、獨立藝術書展、藝術設計市集、美食音樂、潮流文化及現場表演等多重形式。其中參展畫廊,亦不乏國際范兒。藝術節市集單元中匯聚了包括貝浩登畫廊、香格納畫廊、蜂巢當代藝術中心、沒頂畫廊等數十家畫廊與機構,以及程然、胡為一、林科、鳥頭等數十位藝術家的現場個人項目。藝術家走下嚴肅的藝術舞臺,畫廊承載的不僅是藝術思辨的場域,出現在“2019油罐玩家藝術節”市集中的,是更加平易近人的日常藝術體驗。“素人藝術計劃”創始人劉亦嫄向記者表示,在12日至15日期間,她更願意待在上海。


金羊網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羊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金羊網對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網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需轉載可聯係原作者或致電金羊網版權聯係電話:020-8713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