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網首頁 登陸 注冊
首頁 > 今日東莞的文化自覺: 將文化養分配送到“毛細血管”

今日東莞的文化自覺: 將文化養分配送到“毛細血管”

如火如荼的文化活動受到東莞市民熱捧 受訪者供圖

羅婉芳與粵曲社成員參加文化惠民演出 受訪者供圖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統 籌:林兆均 王紅虹

執 行:羊城晚報記者 李國輝 李妹妍

實習生 韓羽柔 劉婷婷

在東莞市茶山鎮寒溪水村,農光曲藝社的社員們正在籌備一場意義非凡的主題晚會,晚會將以該村宗親的革命史跡為線索,以小粵劇、粵曲、情景表演以及歌舞等形式展現先輩們的抗戰歷史,而晚會的主角全都是來自寒溪水村的村民們。

曲藝社正在排練的粵曲曲目,是根據本村的紅色文化傳統創作的紅色歌曲。作為公共文化服務的“最後一公裏”,在市裏和鎮裏的支持下,寒溪水村不僅挖掘出本村的粵曲文化和紅色文化,還將二者進行融合再創作,在村、鎮甚至是市裏巡回演出。

從2017年始啟動的東莞市文化館總分館制和數字文化館建設,正在為越來越多的文化節目插上翅膀,以“市總館—鎮街分館—村(社區)支館”的三級文化輸送模式,試圖打通輸送文化養分的“毛細血管”。以“文化莞家”為一站式服務平臺的數字文化館建設,已成為全國重要試點之一,市民足不出戶就可以獲取文化活動資訊和資源。

東莞市文化館館長黃曉麗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如今東莞市民參與文化活動的積極性越來越高,文化自覺也越來越強。

記者手記

“文化自覺”與“文化自信”

很難得見,在寒溪水村這樣一個普通的東莞村落裏,有著如此深的紅色文化和粵曲文化傳承;更難得見的是,這些文化不僅被重新發掘,也激發了全村百姓的“文化自覺”。

而在有著800年歷史的南社明清古村落裏,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走在其中都能讓人從工廠林立和車水馬龍中抽離出來,細細品味、感受富有東莞特色的村居文化。這一個傳統古村落不僅保留著有嶺南特色的祠堂建築,也成為遠近聞名的文化休閒勝地。

一脈通,百脈通。在以寒溪水、南社、茶山鎮等為代表的東莞本土文化深厚的村鎮,打通文化要脈、傳承了本土文化的同時,也走出了自己的高質量發展路徑。如火如荼的文化活動,給當地百姓帶來的不僅僅是生活的充實,更加深了他們發自骨子裏的文化自信。

1

“復活”的粵曲社

揚琴中阮、高胡大提,絲竹相和。農光曲藝社的成員們正在興致盎然地排練著演奏曲目,身穿一條鮮紅色長裙的羅婉芳站在最前面進行指揮。

羅婉芳今年58歲,曾是寒溪水村村支書,2012年退休以後,農光曲藝社便成了她活動的主要陣地。而農光曲藝社,與寒溪水村、與羅婉芳都有著非常深厚的淵源。

羅婉芳説,解放前,珠江縱隊的抗日遊擊隊曾扎根在寒溪水村,那時,遊擊隊常常組織文娛活動,給當地村民帶來了潛移默化的影響。1952年,寒溪水村成立了農光文娛組,鼎盛時期曾在多地演出,推出的《沙家浜》《紅燈記》等革命樣板戲大受歡迎,但此後,文娛組逐漸沉寂。

農光曲藝社雖已不再紅火,但過去的榮光卻在羅婉芳的丈夫羅全鏗心裏種下了粵曲的種子。羅全鏗説,小時候聽村裏老一輩人唱粵曲,讓他對粵曲産生了濃厚的興趣,村裏人對“農光”(農民的光榮)這個品牌也有割舍不下的情感。

2012年,羅婉芳、羅全鏗夫婦決定,聯合其他粵曲愛好者,重組“農光曲藝社”。這一想法很快得到了全村上下的支持,也得到了村委和當地政府的幫助。如今,農光曲藝社已有組員50余人,每年都會參加當地的“粵韻飛揚”、省級非遺項目茶園遊會等文化演出。

有了農光曲藝社為載體,村裏的各種傳統文化也倣若打通了任督二脈,被激活了。

近幾年來,寒溪水村不僅深入挖掘本村的粵曲社文化,還重新修繕該村參與抗戰的諸多革命英雄的祖居,在祖居中建設了寒溪水羅氏革命史跡陳列館,打造成具有本村特色的紅色文化。

在羅氏革命事跡陳列館1號館,羅錦華家族的英雄事跡和愛國情懷圖文並茂、脈絡清晰地展現了出來。鴉片戰爭後,羅錦華遠赴越南發展,白手起家,創立“天泰號”商號,成為越南有名的僑商。雖身在海外,但羅錦華一家卻有著深厚的愛國情懷,通過各種方式支持國內的民主革命。後來,羅錦華的兩個孫子羅允本與羅允儉參加了“五四運動”,並赴越南宣傳“五四精神”,回廣東後投考黃埔軍校帶兵打仗。令人惋惜的是,在抗日期間,兩人均壯烈犧牲……

就在最近,農光曲藝社正在籌備一場意義非凡的主題晚會,晚會主題就是以寒溪水宗親的革命史跡為線索,把先輩們的抗戰歷史以小粵劇、粵曲、情景表演以及歌舞等形式展示出來。晚會的主角全都來自寒溪水村的村民們。

在寒溪水村走訪時,你會發現,該村的紅色文化基因不僅可以通過一座座祖居“看到”、一首首粵曲“聽到”,還能通過當地傳統喜慶小吃“吃到”。

在寒溪水村文化中心,前面是熱鬧的粵曲排練舞臺,後面則是村內婦女成立的創意實踐工作坊,十幾個年過半百的婦女圍坐在一張大圓桌周圍捏著“紅團”,旁邊的大蒸籠正呼呼地冒著熱氣,一鍋香噴噴的“紅團”即將出籠。

羅婉芳説,在寒溪水,凡是婚嫁、春節等喜慶日子,村民們都會做“紅團”,吃“紅團”,這一習俗早已刻印在心。如今,他們將這種獨具地方特色的小吃與當地婦女的創業相結合,將其打造為具有紅色文化基因的傳承載體。

2

到文化館過周末的新潮流

有人才、有品牌,這還不夠,要激活村鎮的文化,提高老百姓的參與度,還得有足夠好的硬件,以及源源不斷的文化節目。如今,在茶山鎮的17個村(社區),每個村都建設或改造了市文化館的支館,一場又一場的文化活動從市裏或鎮上送到村裏。

這得益于從2017年開始啟動的東莞市文化館總分館制和數字文化館建設,以“市總館—鎮街分館—村(社區)支館”的文化輸送模式,試圖打通東莞輸送文化養分的“毛細血管”,也為一個個村鎮文化品牌插上飛出去的翅膀。

總分館的建設正在硬件上實現對全市鎮街、村(社區)的全覆蓋,而“文化莞家”的線上平臺,不僅囊括東莞33個園區、鎮街的文化單位,也涵蓋了市屬的劇院、圖書館、博物館等文化單位,實現了公共文化服務數字化的全覆蓋。市民只要打開手機,就可以查詢細到每一個村或社區將舉行的文化活動,搶票、報名、場館預訂等都可以在指尖上完成。

事實上,這一種具有東莞特色的公共文化服務“突圍”,來得並不容易。

2016年,剛剛就任東莞市文化館館長的黃曉麗面臨一個巨大難題——作為典型的制造業城市,東莞的文化資源分散在30多個鎮街,市文化館龍頭作用如何發揮出來是擺在文化館人面前必須思考和解決的問題。

“在鎮街搞文化活動,燈柱旗廣告可以遍布高速路、主幹道,全鎮人民都知道,可是在東莞市裏搞個活動,就有可能會石沉大海,”黃曉麗説。

需要覆蓋的地域大了,資源卻分散了,沒有強有力的龍頭平臺,文化活動就沒有影響力,老百姓也就享受不到文化的果實,黃曉麗在心裏暗自思忖。

經過不斷的試驗,東莞市文化館決定建設一個基于移動互聯網的線上文化服務平臺,“文化莞家”才應運而生。

2017年,東莞市民藝術大學堂之“走進藝術”公益班首次在“文化莞家”線上報名,無法想象的是,1705個學位在5分鐘內被一搶而空。

火熱的“文化莞家”線上平臺,逐漸將東莞分散的文化資源整合在了一起,推動了文化館的總分館制建設,東城、長安、茶山等6個鎮街成為首批試點分館;2018年,道滘、樟木頭、南城等第二批8個分館也建設成功……預計到2020年,全市的分館、支館將全部完成建設、改造。

在黃曉麗看來,作為傳統制造業城市,東莞市情特殊,文化建設應該更多依靠整合資源。她把東莞市文化館比喻成“中央廚房”,根據基層需要,通過文化産品採購會,向全國各地採購素材並將之“烹飪”成為優質的文化佳肴,再通過線上、線下的平臺進行精準送“菜”。與此同時,還要在全市充分發掘非遺項目和特色文化,讓老百姓參與做“菜”,更方便地享受到文化福利。

如今,文化館一改以往門庭冷落的樣子,到文化館過周末成了東莞市民新的生活方式。許多的免費培訓和演出,搶票必須要“拼手速”、“拼網速”。

2018年,“文化莞家”的數字平臺的流量達到了300多萬,這一數字,全國的許多省級文化館也達不到。

“東莞市民參與文化活動的積極性越來越高,文化自覺也越來越強。”黃曉麗説。

3

“最後一公裏”的文化輸送者

寒溪水村的“文化自覺”,已經成為茶山鎮打造“文化強鎮”的重要范本之一。

茶山鎮委書記黎壽康告訴羊城晚報記者,近年來,茶山鎮以打造粵港澳大灣區傳統文化實踐地為抓手,舉辦展示各村特色的文化活動,挖掘文化資源,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助力鄉村文化振興。

在寒溪水村,參與節目排練的人當中,還有著一名專業的粵劇演員——魏志芳,站在村文化廣場的大舞臺上,她隨著粵曲音樂節奏擺動,沉醉其中。

從小學習粵劇的魏志芳來自佛山,畢業之後曾在中山粵劇團擔任粵劇演員,在團內一直擔任正印花旦。

2018年底,魏志芳從朋友處了解到,茶山鎮正在招聘文化管理員,優越的條件讓她怦然心動,果斷應考後,她順利成為了茶山鎮茶山圩社區的一名文化管理員。

從粵劇演員變成文化管理員,魏志芳的大部分工作也從臺前轉到了幕後,但她並不因此惋惜,反而樂在其中。

“以前在粵劇團更多是自己上臺演出,而現在我要讓更多的人了解和學習粵劇,將粵劇文化傳播出去。”魏志芳説。

排練的時候,魏志芳不僅要和曲藝社成員共同排練一些小戲,讓他們找到唱粵曲的感覺,還會從更專業的角度,糾正粵曲社成員的鄉音,讓他們發音更標準,吐詞咬字更加清晰,提升他們的基本功。

跟魏志芳一樣,被聘請扎根各村(社區)為群眾提供文化服務的文化管理員共有34名。唱歌、跳舞、武術......每個文化管理員都各有所長,畢業于舞蹈專業的王夕雯曾在一所學校擔任音樂老師,成為文化管理員之後則主要負責組織和參與舞蹈課程排練。

茶山鎮宣教文體局長黎暉稱,面向社會公開招聘的文化管理員,應聘者至少具備大專學歷,如今每個村都配備了2位文化管理員。

“全鎮17個村和社區,一共招聘了34個文化管理員,都已配套到位,她們將起到打通基層公共文化的最後一公裏的作用。”黎暉説。

為了疏通各村和各個社區的文化脈絡,茶山鎮還專門組建了一支專業隊伍,深入各村,進行文化活動品牌的挖掘和提升。通過實地走訪調查,尋找到當地老百姓認可的本土文化傳承,打造成不一樣的文化品牌活動,激發當地老百姓的“文化自覺”。

茶園遊會是茶山鎮有著500多年歷史的大型民間文化活動,也是廣東省的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之一。如今,這一非遺項目,也成了全鎮文化傳承和文化品牌展示的重要窗口。

今年5月1日舉行的“茶園遊會”,搭建了非遺展示大平臺。觀眾不僅可以看到各村的活動與節目,來自全國各地的120多項非遺和民間傳統項目也在茶園遊會上集體亮相,共同展現非遺文化和民俗文化。來自中國香港、澳門的舞龍、舞獅、舞麒麟,陜西的安塞腰鼓等16個城市的傳統項目都輪番登場。

這樣一場民俗盛會,羅婉芳和農光曲藝社自然不會缺席。5月1日早上5點剛過,曲藝社成員們早早地起床化粧,打底、上胭脂、畫眼、描眉……羅全鏗今年也已經是第十年參加“茶園遊會”,從最初扮演張果老、何真等角色,到從2017年被選為帶巡者,他和妻子羅婉芳一直樂在其中。

“數”説東莞

據東莞市文化館的數據顯示,目前東莞全市共有市級以上非遺代表性項目120項,省級以上44項,國家級8項。僅在2018年,東莞就有3名項目代表性傳承人被評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代表性傳承人,5個項目入選廣東省第七批非遺代表性項目。

而在新華網與北京大學文化産業研究院聯合發布的“2018年中國城市文化創意指數排行榜”中,東莞緊隨北京、深圳、上海之後,排名第四。


金羊網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羊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金羊網對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網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需轉載可聯係原作者或致電金羊網版權聯係電話:020-8713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