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網首頁 登陸 註冊
首頁 > 粵劇發展史“蘭桂是誰”之謎或有答案

粵劇發展史“蘭桂是誰”之謎或有答案

■白雲區北村顯常書舍橫樑上有“蘭桂”“騰芳”字樣。 受訪者供圖

蘭桂,清朝晚期人,他培養了以鄺新華為首的粵劇藝術五大臺柱,為清末的粵劇中興打下了良好基礎。其後鄺新華帶領戲班同人創辦八和會館,蘭桂成為八和會館供奉的前三位祖師爺之一,但由於記載史料甚少,身世不明。“蘭桂是誰”一直是縈繞在八和會館後人心中的疑問。

徐癸酉,字顯常,生於現屬於廣州市白雲區太和鎮的北村,當地人稱二花面癸酉,中晚年在太和北村設立顯常書舍開館授徒。3年前,徐氏後人打開塵封十幾年的北村老屋,竟為八和會館後人解開謎團提供了重要線索。近日,白雲區在北村舉辦鄉村粵劇墟暨紀念粵劇先賢蘭桂誕辰205週年活動,八和會館後人確認,徐癸酉就是蘭桂。

■新快報記者 李應華

塵封的粵劇道具引出尋根之旅

徐癸酉第五代孫徐焯華近日在接受採訪時告訴新快報記者,3年前,有徐氏同族兄弟提出拆了祖輩在太和北村留下的一座老屋重建。在商量之時,他們順便走進老屋一探究竟,竟發現了不少與粵劇相關的道具,這些道具一下子喚醒了徐焯華的一段回憶:徐氏一族對於粵劇的熱愛代代相傳,上世紀50年代,他在這座老屋練過功。“以前聽阿爺説,見過祖先是搞粵劇的,還挺出名,到底是誰呢?”回憶之下,徐焯華産生了好奇。他的女婿李耀安也是粵劇愛好者,加上以前從事過文字工作,便走訪了族中幾位老人,將老人們口述的事情一一對照並組織成文,試著到粵劇八和會館求助。

北村?這個地名一下子引起了八和會館理事總務主任小蝶兒(嚴美芳)的關注。她記得,不少前輩曾提及,蘭桂祖師是白雲北村人。1996年,年近九旬的粵劇大師羅品超還唸唸不忘昔日的戲班先賢。“八和會館創始人鄺新華有個恩師蘭桂,祖籍在廣州郊區龍歸北村,你們一定要去探訪,搜尋他的事跡。”嚴美芳告訴新快報記者,她一直記著肇哥(羅品超)對她説的話。她和其他八和會館後人幾次到太和北村尋找,但當地人表示從來沒有聽過“蘭桂”這個名字。“我們行內有個規矩,只用藝名不用真名,所以不知道蘭桂的真名;而藝人對外則只用真名,不用藝名,所以我們去北村尋根,沒找到‘蘭桂’。”想起當年幾度尋覓無果,嚴美芳坦承都有點心灰意冷了。

鄉村教師徐癸酉就是祖師蘭桂?

在得知徐氏老屋內發現粵劇道具的消息後,八和會館後人很感興趣。“會不會徐癸酉就是蘭桂呢?”帶著這個疑問,他們決定到徐氏老屋了解清楚。

一踏進老屋,這裡的佈置結構就讓八和會館後人們感到熟悉——大廳中間立著4根大柱子,把大廳分隔為正間及兩旁的次間。兩側各有一個門框。“以前戲廳左右兩側各有一道門,做戲的人不是從正面登臺,而是從大廳旁邊的門框進入,有‘出將入相’的説法。”嚴美芳解釋,這座徐氏老屋雖然名為顯常(徐癸酉字)書舍,但格局與常見的書舍不同,門楣的封檐板木雕,雕刻著唱戲的人物故事而非同時期建築常見的花鳥蟲魚。沿著封檐板望去,懸挂其上的匾額正中刻著唐代詩人賀知章的《回鄉偶書》一詩。

“根據族譜,徐癸酉60歲時回到北村建書舍開班授徒,所以刻這首詩有所寓意。”李耀安向新快報記者解釋,更重要的是詩文兩旁還刻著“蘭桂”“騰芳”四個大字。徐癸酉是北村本地人,喜歡唱戲,還開班授徒,家裏刻著“蘭桂”兩字,莫非他就是蘭桂?

訪故人翻古書 線索逐漸清晰

八和會館副主席王自強(王偉強)回憶,大概在10年前,他與八和會館同人到廣州市海珠區海幢寺附近的溪峽街走訪過一位當時近九十歲的粵劇老藝人何滿,何滿曾提及,老前輩説舊時在伍家花園的“慶上元童子班”有個教戲的二花面叫徐癸酉,學童叫他徐師傅(酉叔)。而古書中也有記錄,在清朝咸豐八九年間(1858—1859)蘭桂曾在廣州河南溪峽伍家花園辦“慶上元童子班”。李耀安整理徐氏族譜發現,徐癸酉在道光年間開始經商創業,與當時大富商、十三行買辦伍紫垣交往良多,在廣州杉木欄做杉木材生意。伍家花園正是伍紫垣的房産。

李耀安也在經商,通過朋友介紹找到了伍氏後人。根據伍氏後人所述,後來由於伍紫垣去世,他的兒子沒有繼續讓“慶上元童子班”在伍家花園開辦。李耀安還查到,伍紫垣去世的時間和徐癸酉回到北村建房開班的時間差不多,他認為,這也是將蘭桂和徐癸酉活動聯繫起來的重要線索。對於這些發現,八和會館後人也表示認可。

老屋已衰頹 未來如何不明朗

上週四,正值重陽,白雲區在北村舉辦鄉村粵劇墟暨紀念粵劇先賢蘭桂誕辰205週年活動,現場揭幕了一個粵劇練功形象的雕塑,也是為了向先賢開班授徒中興粵劇的壯舉致敬。嚴美芳、王偉強等八和會館後人受邀出席活動。

會後,他們再次來到顯常書舍。比起3年前,這裡現在已經收拾一番,但仍難掩老屋衰頹。當年拆老屋建新房正是由於産權人住房不夠,現在發現老屋有價值,但問題依然存在。老屋産權人希望把顯常書舍和鄰近的徐癸酉故居捐給政府,置換村裏其他地方的宅基地建房,但由於國家沒有相關政策,省市也沒有這樣的先例,村委會、文化部門難以定奪。

“我們當然希望這裡能保留下來,成為紀念祖師爺的一個地方。”嚴美芳表示,這棟老屋承載了八和會館後人數十年尋根問祖的難忘往事。

■圖/廖木興

金羊網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羊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金羊網對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網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需轉載可聯繫原作者或致電金羊網版權聯繫電話:020-8713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