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網首頁 登陸 註冊
首頁 > 《八和會館》: 粵劇演繹新嘗試

《八和會館》: 粵劇演繹新嘗試


□李才雄

王國維認為,元雜劇的故事“往往互相蹈襲,或草草為之”。事實上元雜劇主要追求的是一種抒情式的曲牌聯套演唱形式,總體上對故事的構建是漫不經心的,只要把“四套大曲”連綴起來,所填之詞精審陰陽平仄,少有劣調,即為佳作。明清傳奇追求的是故事情節的曲折複雜,只要劇目把故事的曲折複雜推向極致,串聯縫合令人信服,是為好戲。現當代的中西戲劇,為適應社會變化和影視劇的競爭,在故事的模式和構建方式上則呈現出多種多樣的形態。在近期舉辦的“廣東省藝術院團演出季”上,廣東粵劇院推出的重點新編劇目《八和會館》,以不分場次和片段式情節連綴的方式實現故事的構建,可以説這是粵劇借鑒運用影視劇故事構建方式的又一次嘗試。

《八和會館》上演的是100多年前粵劇名伶李文茂帶領藝人反清起義後,粵劇被清政府所禁,後經戲班班首新華為主的藝人捨生忘死爭取而終獲解禁,各戲班在“和衷共濟八方和合”的統召下,攜手成立行會“八和會館”的故事。

該劇目故事的舞臺演繹突現兩個特點:情節的不斷淡出閃入;時空情境的不停轉換變化。劇情因而節奏明快順暢,生活資訊量大,加上藝人與官兵之間,藝人與黑班首之間的多次武打格鬥,場面激烈熱鬧,這些都是劇目的主要亮點。但是,劇目這種對影視劇故事模式的簡單效倣,除了唱做念舞(打)外,實在是看不出比影視劇還有什麼更大的優勢。舞臺劇倘若缺乏了自己的獨特優勢,在影視劇汗牛充棟的格局下,難免讓人質疑存在的必要性。該劇由於放棄了戲劇本身的優勢特點,忽視了意蘊深廣凝練精悍的情節提煉,沒有圍繞主人公的心靈展示來進行片段式情節的組合,以致劇目演繹完成後,給人的感覺只是對當時粵劇被禁到解禁,以及“八和會館”組建等過程的敘述,而對人物尤其是主要人物新華等的心靈世界的展示卻淺嘗輒止,人物缺失了藝術形象應有的人性光彩和藝術魅力。

《八和會館》從開場到桂叔被殺長達30多分鐘的舞臺演繹,只不過是一種背景式的情節渲染,大可壓縮減去,在“事簡戲密”的劇情推進中,讓新華的心靈世界人性色彩得以充分的展示,相信新華的舞臺形象會更具真實性和立體感,不再會只是一個捨己忘死爭取粵劇解禁,作用於表達行業共同意志的扁平化概念形象。

表現人生的獨特感悟或哲理思考,展示人性潛現的色彩情態之美,是戲劇撬動大眾心靈、吸引觀眾的必然選擇。這就要求劇目必須有屬於內心生活與客觀生活中最強烈的審美資源呈現,有意蘊深廣凝練精悍的情節組合,以彌補舞臺演繹受時空凝滯與狹小限制的短處。

金羊網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羊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金羊網對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網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需轉載可聯繫原作者或致電金羊網版權聯繫電話:020-8713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