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網首頁 登陸 註冊
首頁 > 發出廣東美術的“抽象”聲音

發出廣東美術的“抽象”聲音


IT分子(宣紙、水墨、顏料) 方土

黑色背景下的五個圓(油畫、帆布、鋁條) 楊堯

母與子(麻布、砂膠、油彩) 鷗洋

東方天堂系列(布面油畫) 黃一翰

觀察

□羊城晚報記者 朱紹傑 梁喻


9月4日,“回歸本體:廣東新時期抽象型藝術溯源”畫展在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開幕。本次展覽由楊小彥、葉向明、胡斌聯合策劃,為巡展的最後一站,共有國內近40位藝術家的抽象藝術作品參與展出。展覽通過對廣東三十年抽象型藝術的整理與展示,以一系列作品呈現出其中的發展脈絡,將持續到9月19日。

該展覽共分為五個部分,前三個部分以抽象油畫為主,後兩個部分以抽象水墨為主,沿著大概的時間線索,最早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一直延續到當下。該展覽聯合策展人、嶺南畫院院長、嶺南美術館館長葉向明表示,新時期中國當代藝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其中引人注目的現象無疑是讓藝術回歸本體,探索藝術作為獨立存在的可能,以及藝術作為主體的內在意義與價值。抽象型藝術之所以能夠發展起來並形成潮流,與此探索息息相關。

此次展覽的策展人之一楊小彥認為,“這個展覽的意義在於,它第一次認真梳理了發生在廣東本土的抽象主義藝術運動,時間跨度為半個多世紀,前後有好幾代藝術家為此而做出了令人難忘的努力。展覽將有力地證明,廣東和北京、上海這些一線城市一樣,在抽象主義藝術的探索上不僅開始得很早,而且也有堅持,並且成果斐然,是中國當代抽象主義藝術運動的一支重要的力量。”

A 具象與抽象之間

寫實藝術在社會革命時期作為視覺動員的有效工具,曾被大力推崇。隨著時代的發展,西方文化的碰撞與交流,抽象主義逐漸發展。在廣東抽象藝術發展過程中,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並沒有形成專門的團體和流派。不少藝術家以個體的方式選擇了抽象型的表達,其中許多以具象形式為主要作品面貌的藝術家,也在其藝術生涯的某個階段進行過抽象藝術的創作。正如張曉淩、孟祿新在《另一個世界·抽象藝術》中所寫:“1986年後……分散于各地的藝術家,共同書寫出了抽象藝術創作零星而又繁盛的景觀。”這些藝術家存在於廣東抽象藝術發展的脈絡之中,他們抽象類型的部分作品也在本次展覽呈現。

廣州美術學院教授鷗洋的《母與子》即在展出作品之中。鷗洋早期作品遵從傳統寫實主義畫法,1985年起開始探索“東方意象”油畫語言,並提出“意象油畫”概念。其作品將東方的寫意審美和西方的印象派光色融合,讓她在印象派和抽象派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此外,油畫藝術家楊堯也于80年代中開始,嘗試在廣州美院油畫係教學中進行抽象藝術教育,本次展覽中的《黑色背景下的五個圓》,是他多年來陸續創作的抽象作品之一。

“藝術探索是非常多元、非常多層面的。”廣州美術學院美術館副館長、策展人之一胡斌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具象和抽象並非絕對對立的兩個方式,藝術家可以在不同的方式裏面切換,在創作的時候相互促進與補充。有的作者之所以被定義為具象藝術家,可能是他的抽象藝術階段短,沒有引起注意,或者其具象藝術作品更有名,更被人廣泛地認識。

B 擺脫單一的寫實主義

“近些年來,抽象藝術在中國似乎成了一個大熱門,關於抽象的討論和展覽已經有些氾濫。然而,在這樣的藝術浪潮中,廣東卻沒有表現出同樣的熱度。這引起我們梳理廣東抽象藝術的歷史脈絡的興趣。”胡斌認為,通過對廣東抽象藝術的溯源,反映出廣東抽象藝術從形式到觀念的變化。那些由最初的具象創作轉向抽象藝術嘗試或實踐的藝術家們,他們的緣由雖然各不相同,但都反映著藝術文化對他們的思想衝撞。

楊小彥是這段歷史的親歷者。他在1978年進入廣州美院油畫係時,對抽象藝術並不了解。偶然在展覽會上看到的莫奈的畫作,使他對於藝術的感知遭到了衝擊,他開始對以往自己對繪畫藝術的原則性規定産生了懷疑,最後是康定斯基的《回憶錄》讓他豁然開朗。他逐漸認為,藝術不應該只是一種表達客觀物象的媒介,可以“存在一種沒有客觀物象的抽象藝術”。楊小彥從事抽象性藝術探索的動機,是希望擺脫由來已久的寫實主義的單一性,讓藝術成為藝術自身,為藝術與情感的表達尋找新的可能。

廣東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廣州畫院院長方土曾是“後嶺南”美術運動中代表人物。他認為,自己當時的抽象創作非常具有針對性,是他思想狀態的反映,同時也反映了當時的人與社會的狀態變化。原因在於廣東作為改革開放的領頭羊,當時在文化方面受到了內地與國外兩方面的壓力,思想的碰撞在廣東表現得極為強烈。他認為無論是從傳統進入抽象,還是到後來又開始繼承傳統,雖然畫在變,但是人的思想依然活躍。

廣州美術學院教授、中國油畫協會理事楊堯則一直保持著對於抽象藝術的興趣,從80年代開始,他不斷地在創作抽象藝術作品,本次展覽展出了他從80年代起到2000年後的長時間跨度的不同作品。他表示,只要內心有感受、有興趣,就願意創作“試驗品”。

C 抽象藝術的啟示作用

回顧中國近四十年抽象藝術發展的歷程,大致可以分出這樣幾種傾向:一類是70年代末以來的從形式美出發,將中國傳統元素與西方現代派相結合的東方意象表達方式;一類是80年代中期以來主要以西方表現主義、構成主義以及抽象表現主義為樣本、凸顯個體表達的語言實踐;再一類是近十年來越來越突出地強調觀念、日常修為的“抽象”藝術探索,它既不是基於形式層面的,又非情緒的宣泄,有些甚至只是外在形式上給人以抽象的錯覺,實際上卻有著具體的對應物。

胡斌表示,近四十年廣東的抽象藝術積累了很多的資源和重要的藝術家,每一個時代的節點都有突出的代表。在全國的抽象藝術潮流中,回溯廣東抽象藝術的脈絡,可以讓全國乃至國際上認識到廣東的抽象藝術在全國所佔的重要的位置。

在廣東的文化氛圍與大眾審美趣味下,傳統書畫類藝術作品在廣東的市場中所佔的比重仍然較大,對廣東抽象藝術的受眾面、接受度等産生了影響。胡斌表示,在目前駁雜的藝術形態當中,抽象藝術面臨不小的挑戰,尚不能形成一個穩定的發展狀態。抽象藝術要想保持新的活力,要與最新的觀念形態相結合,不能僅僅停留在形式審美的層面。

就本次展覽對於抽象藝術在新時期發展中的啟示作用,胡斌認為,本次展覽主要在於讓人看到廣東在不同形態、不同階段的抽象藝術探索,並不代表所呈現的是當下要去努力的方向,因為它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是過去式了。同時這是一個起點,或者更多的只是一個提示,對應全國的抽象藝術的浪潮,要思考廣東的特點在哪、廣東能夠發出什麼樣的聲音。


金羊網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羊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金羊網對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網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需轉載可聯繫原作者或致電金羊網版權聯繫電話:020-8713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