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網首頁 登陸 註冊
首頁 > 找回古村居遺失的故事

找回古村居遺失的故事

肇慶高要白土樂堂村遠看為八卦形狀

周彝馨與學生一起走訪(左二為周彝馨)

周彝馨正在走訪古村落

尋常人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張韜遠

9年前,她從佛山的古村落出發,開始了對西江流域古村落的調查研究。直到今年5月,她結束了對該流域269個古村落的第一輪排查。

9年來,順德職業技術學院建築學教授周彝馨走遍了這些少人問津的古村落,找回了這些村落失落的文化,也通過研究揭開了許多村落背後的秘密。

她關於西江流域古村落防禦災害的研究也成為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課題。未來十年,周彝馨計劃將腳步從西江到北江,研究和記錄更多古村落。

解密“八卦村”或是為了防水患

在肇慶高要,七百多年曆史的黎槎村西村佈局呈八卦形態,是個有名的“八卦村”,這裡也是周彝馨最早關注的古村之一。

在很多人看來,這是由於當時的村民看重風水,許多當地的村民也是如此認為。研究古建築出身的周彝馨希望通過建築學原理給“八卦村”一個更為科學合理的解釋。

在走訪中,她發現“八卦村”並非是黎槎村西村的專利,僅僅在高要就有34個八卦形態的村落。當把這些村落都放在一起研究時,周彝馨發現這些村落雖然外形上與八卦十分相似,但是卻與八卦圖所宣揚的風水理念卻並不相符。“八卦村”背後是否還藏著當時村民更為深刻的考量呢?

隨著研究的逐步深入,她發現高要位於西江下游,這34個八卦村在歷史上都屬於洪水浸淹區。而這些“八卦村”無一例外地坐落在小山崗上,利用周邊水道、魚塘作為護村池塘,僅留池塘間的幾條小路或橋梁作為古村落入口,像是小島或半島。此外,在黎槎村,每個裏坊門樓的臺基上都有巨大口徑的排水渠道直通村外的水塘,臺基上的臺階佈局與舊時嶺南地區的河涌碼頭相似。進入村內觀察,房屋一概用耐水浸的青磚建造。

周彝馨想到,這些村落形似八卦並非因風水,而是重在防禦水災。正是由於這些村子處在基本沒有抵禦洪水能力的西江南岸地區,所以,他們的先祖必須依靠自身力量考慮防洪問題。而八卦形態村落結合了放射狀分佈的內部道路,最利於迅速排水。

如今,這些“八卦村”早已有了更為科學的防汛手段,這一段防範水患的歷史也塵封多年,少有人會想到這些八卦形態的村莊曾經面臨著巨大的水患威脅,需要自救。

這些古村歷經成百上千年,如今的村民很難知道,這些建築群落的設計隱藏著古村最初所面對的歷史環境。而周彝馨則試圖讓這些古建築“説話”,還原當初村落建村之謎,還原當年古村的人文生活。

拾遺 破敗“蠶神廟”背後有段古

周彝馨的調查也為很多村居找回了許多正在丟失的文化。為了真正了解一座村莊,她必須找到村落的佈局、古建築、歷史文化等資料。然而,她發現並不容易。古村歷經多年風雨滄桑,很多古建築早已破敗不堪,已經不復當年景象。即使有的古村裏古建築有幸得以保存下來,但除了外殼之外別無他物。村裏也少有關於這些建築、文化的文字記載,往往只能依靠村民的口口相傳,但是由於時代久遠,很多連長者都不清楚。

她必須要從僅存的各種蛛絲馬跡中尋找線索,將這些村落的文化撿起來。這也正是周彝馨此項研究的出發點之一,找到這些村居遺失在歲月裏的故事。

許多村居都有著自己獨特的節慶活動。在佛山順德逢簡村實地探查時,周彝馨無意中了解到當地曾有一個名為“大軍忌”的特有風俗,不過這一傳統民俗已經中斷多年。村中絕大多數人也並不了解“大軍忌”究竟為何物。

“只有幾名長者還記得曾經會舉辦這個活動。但是除了這個名字之外,也完全沒有任何資訊。這個活動到底是紀念誰、究竟有什麼內容都沒有記載。”周彝馨説。

為了弄清楚這一風俗,周彝馨開始不斷地搜尋可能記載此事的資料。她找到了村裏的長者劉長城,老人向她講述了關於“大軍忌”僅剩的記憶。

原來,“大軍忌”是為了祭奠逢簡村先祖劉觀成,當年其率領族人保護村居宗族,最後全家殉難,後代族人則在劉觀成殉難之日——五月初四舉行祭祀活動。

在走訪中,周彝馨在佛山南海的平沙村與上社村中發現了兩座名為“蠶神廟”的古建築,但是如今這兩座古廟早已改變用途,看不出曾經的風貌,牌匾也曾遭受破壞,甚至連廟中的神像都早已更換過幾次了。村中雖有蠶神廟,但是當地人卻已不知道何謂蠶神,也不知道當初古建築到底有何用。

周彝馨找到本地紡織史專家還原了這個故事。過去佛山繅絲業發達,許多村落都以養蠶為主,為了祈求種桑養蠶能夠順利,這些村落往往會建造蠶神廟,祭拜蠶神。如今,蠶神廟在佛山地區已經所剩無幾。過去村民常要在此舉辦“蠶神誕”,于當地村民而言,這是個隆重的節日,每年要拜三次,在正月初八拜蠶大姑、二月十五拜蠶二姑、三月十八拜蠶三姑,才算圓滿。

堅持 很多古村落再不去就沒了

9年前,周彝馨隨身帶著照相機、本子、測量尺和村落總平面圖,與丈夫初次造訪肇慶高要澄湖村,自此開始了她對西江古村的探訪研究。如今,周彝馨已經有了13人的團隊,探訪之時,她的手邊多了對講機、無人機、鐳射測量儀、谷歌地球App和電腦,記錄著這些古村落的真實面貌。

而在調研前後,還有更多的工作要做。首先“功課”越詳盡,預判越準確,田野工作就越有效率。“而關注細緻到什麼樣的尺度,決定了能得到什麼結論。”周彝馨説,很多村居當年還都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落,需要從眾多的村落中將其發掘出來。經過多年的練習,周彝馨已經能夠通過手機上的地圖App來看出村落的特色,找到村中的每一處古建築的位置,以及古建築的特徵用途。

調研之後則是繁瑣的的文獻工作,需要將這些東西整理、發掘,還要搜尋海量的文獻資料,找出這些古村落背後的故事。

“西江流域古村落有著很多好東西,但一直以來沒有引起很大的注意,研究的人也很少。”周彝馨説,她在博士畢業後便投入到西江流域古村落的研究。在研究過程中,周彝馨也發現,關於西江流域古村落的研究有很多盲點,許多空白需要填補。

而這些村落的古建築遭受到的破壞讓這些古村的文化保護變得更加艱難。除了一些已經被列為保護單位的建築外,西江流域絕大多數的古村始終少人問津,其中的很多古建築也在悄無聲息中倒塌。

周彝馨在走訪當中也見證了許多。“有一些是古建築本身被破壞,有的古建築出於旅遊開發或者活化等目的,被改造得面目全非,有一些則是建築周圍的環境被破壞,和古建築顯得格格不入。”周彝馨説,有的村落需要探訪多次,其中的一些古建築第一次去走訪時還在,第二次去就沒有了,當地只剩下一片廢墟。

這些都是周彝馨心中莫大的遺憾。“必須抓緊去,首先必須要將這些古村的原貌記錄下來。”周彝馨説。

周彝馨有10個移動硬碟,裝著她9年來在西江流域的發現。那裏面有全流域古村落的一手資料,包括269個古村的照片、視頻、航拍資料和復原圖,這些資料超過20T。周彝馨將再用一年的時間,深入研究這些古村落,完整揭開古村落的秘密。而未來十年,周彝馨還將繼續往北江流域出發。

製圖/黃綺文


金羊網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羊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金羊網對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網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需轉載可聯繫原作者或致電金羊網版權聯繫電話:020-8713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