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網首頁 登陸 註冊
首頁 > 兩代三人守護 譚天度故居三十載

兩代三人守護 譚天度故居三十載

來源:金羊網  作者:彭啟有 何惠健

一座故園,十余平方米老屋,一代紅色英魂。只為了那份無言的責任,佛山市高明區明城鎮古稀老者譚惠芳,以一己之力守護譚天度(革命“三譚”之一)的故居。8年來,花謝了又開,草黃了又綠,她用柔弱的肩膀扛起重責,守候其中,從未離開。

兩代三人相繼堅守紅色故居

清晨,在明城鎮明陽村委會七社村北街村裏,頭髮斑白的譚惠芳打開門扉姍姍而行,家裏唯一的小黃狗“咪咪”緊緊跟隨。她和它要去的,是一處再熟悉不過的地方——譚天度故居。

譚天度1922年加入中國共産黨,是中國共産黨廣東黨組織最早的成員之一,曾參與南昌起義等多個革命工作。新中國成立後,譚天度為省港兩地統戰、僑務工作做出重要奉獻,與譚平山、譚植棠並稱為“革命三譚”,其“寧傾赤血換新華”的紅色精神影響深遠。

沉澱著一代紅色精神的故居,莊嚴而肅穆。譚惠芳打開了“咿呀”作響的木門,進深12.3米直筒單間結構展露眼前,譚惠芳拿起掃帚清掃紅磚,把房間間隔層、木傢具等一一擺整齊、抹乾凈。

“從哥哥去世那天起,守候這裡就是我的責任了。”譚惠芳説。按照宗族族譜,譚惠芳的父親譚勁生是譚天度的侄子,由於譚天度子女後輩多居於國外,出於對同族叔輩的敬仰,最早時,譚惠芳的母親擔負起了看護譚天度故居的責任,一守就是30年。

後來,譚惠芳哥哥譚芳(原名:譚健芳)從母親手上承繼了鑰匙,照料起譚天度故居。30年來,他奔走收集譚天度材料、修葺故居、當講解員,直至2010年罹患癌症去世前,仍忍痛打掃。

譚惠芳在收拾譚芳遺物時,在鑰匙罐裏發現了譚天度故居鑰匙。於是,她默默地挑起了守候故居的責任。

兩度奔走修葺重現故居風貌

2002年,始建於清末民初的譚天度故居白色外墻嚴重脫落,內房樑、門框被白蟻蛀空,譚芳、譚惠芳兄妹倆對此焦灼不安。

譚惠芳説,為重現故居昔日風貌,譚芳奔走呼告,自費數萬元赴開平、肇慶等地收集譚天度材料,並向佛山、高明兩級政府爭取修葺經費。

譚惠芳深知故居的社會價值。在修葺期間,她總是準時到場,與工人們一起拿起鏟子和泥,裝修粉刷墻面。為了不讓工期延誤,譚惠芳還每日為工人們買菜做飯。

2003年,重新修葺的譚天度故居成為區級第二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被列入佛山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孤身一人承諾繼續堅守終老

2017年,丈夫去世7天后,譚惠芳就出現在譚天度故居裏,清理花園打掃故居。“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曾無數次覺得孤獨難忍,但有些責任,活一天就要堅守一天。”

屋漏偏逢連夜雨,譚惠芳又突然小腦中風,倒地不起。幸而侄孫子路過,把她送進了醫院。住院時,譚惠芳還一直掛念著故居。

出院沒多久,譚惠芳又趕去打理故居。鄰居都勸她,把擔子放下,養好身體,可她不為所動。

在譚惠芳記憶裏,譚天度高瘦大氣,與父親長得極為相像。20多年前譚天度回鄉,曾拉著譚芳的手叮囑“好好看管這間老屋”。

“這句話,哥哥不敢忘,我也不敢忘。”譚惠芳説,“譚天度一身正氣,守住他的故居,既是出於對他本人的敬仰,也是一份作為譚氏後人的責任。”


金羊網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羊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金羊網對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網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需轉載可聯繫原作者或致電金羊網版權聯繫電話:020-8713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