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網首頁 登陸 註冊
首頁 > 紅漆描花蘸墨勾畫 千年“木屐術”恐成絕唱

紅漆描花蘸墨勾畫 千年“木屐術”恐成絕唱


ywdf2147299_dzzzz3_1524734254598_b.jpg

將裁好的布條、膠帶或者塑膠片、牛皮釘在木屐前方之上成船篷狀或縫腰狀,是製作木屐的最後一步

ywdf2147330_dzzzz2_1524734417917_b.jpg

泉叔用小毛筆給幹了的木屐描花

ywdf2147319_dzzzz8_1524734032785_b.jpg

梁錦泉介紹製作木屐大概流程

ywdf2147321_dzzzz8_1524733985026_b.jpg

泉叔將上了朱膠底的“白坯屐”打磨光滑


石龍鎮 手工木屐製作技藝已有上千年的歷史,而全手工紅漆描花工藝則是東莞石龍鎮一位中年男人的獨門絕技,但是如今該技藝卻後繼無人

文/金羊網記者 秦小輝;圖/金羊網記者 王俊偉

深巷老宅,細雨微光。30多年了,梁錦泉做木屐做得累了,常常會點燃一根煙,淡淡地吸一口,吐出煙霧,看著煙霧升起後,消失在斑駁的屏風後面,陷入深深的沉醉。

“再過幾年就不做了,也做不動了。”作為東莞市紅漆描花傳統木屐製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與木屐為伴,與油漆為伍,辛苦了半生,梁錦泉今年已經56歲。梁錦泉説:“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製作技藝如果還是後繼無人,以後也許就再也看不到這種木屐了。”


壹 紅漆描花堪稱“絕技”

叮叮叮……4月24日10時許,石龍鎮竹園街一處老宅大堂裏又響起鏗鏘的釘釘子的聲音,聲音穿堂過巷消失在深巷的盡頭。

鐘玉群是梁錦泉的妻子,每天,她一有時間就會戴著老花鏡,坐在長凳上,拿起小鐵錘把最後一道工序——釘屐面做完。鐘玉群説,早年,她曾在石龍鎮一家服裝廠做工,後來見丈夫一個人忙不過來,就開始邊學邊做,學會了釘屐面的工序。在梁錦泉老宅的另一間不大的房子裏,則是木屐的“生産車間”。地面上零散擺放有製作木屐的刮刀、毛筆、各式油漆以及桌椅等,墻上則裝有挂架,擺放有未完工的木屐板,有的未上色,有的已涂上紅漆,有的還畫上圖畫等等。

“從制板到最後完工,一雙木屐需近20個工序。”梁錦泉邊説著邊穿好工服介紹道,選好木材,鋸成木板,再在木板上畫樣,鋸成為“白胚屐”後,就開始用砂紙打磨,將屐面磨平,涂上一層用豬血等材料煮成的朱膠粉底,風乾後即可上面漆。“也就是手工紅漆描花,目前全省會這道工藝的(人)並不多見。”言語間,梁錦泉頗為自豪,手工木屐製作技藝已有上千年的歷史,而全手工紅漆描花工藝則是其“獨門絕技”。25日,記者在其家中看到,其製作的木屐圖案多為山水、花鳥、松鶴、太陽、龍鳳等,由此相互組合寓意“一帆風順”、“花開富貴”、“吉祥長壽”等兆頭。

説完,他就戴上口罩,拿起屐板,用刮刀蘸上黃色油漆開始來回塗抹起來。先是涂上一層,小許掠幹後在中間涂一層。接著,又蘸上紅漆在兩端塗抹……


貳 現多用於婚慶新居入夥

一塊普通的木板轉瞬之間變幻為一雙精美的木屐,在旁人嘆為觀止的同時,梁錦泉口中也在直嘆“很麻煩的”。外人聽了這話,可能會覺得梁錦泉有些過於自負,實際上,只有梁錦泉自己明白,他是在為“木屐手工製作術”的落寞而傷懷。這麼多年,隨著石龍木屐人的相繼辭世,梁錦泉成為有且唯一一位傳統木屐製作技藝傳承人。

木屐,《辭海》釋雲:木底鞋,有齒。相傳最早的木屐源於春秋時晉文公火燒介子推的故事。為紀念介子推,悔之不已的晉文公命工匠將介子推抱樹而亡樹的樹根刨起,做成一雙“木屐”,不時套在腳上,呼為“足下”以示敬之。木屐才走進了人們的生活,用於出行、家居。而梁錦泉最早接觸木屐時,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那時物質匱乏,人們穿著一雙木屐,耳邊響起“噠,噠,噠”地敲擊地面的聲音,臉上自是得意。可見,時人對木屐的需求之旺盛。1985年,23歲的梁錦泉從一家油畫廠出來進入石龍昌記屐鋪當畫工。那時,石龍有八家大的屐鋪。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各式輕便、耐用的工業鞋靴的廣泛應用,木屐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昌記屐鋪也走向了倒閉。但梁錦泉卻憑藉對木屐的喜愛堅守老本行,開起了家庭作坊,手工製作木屐。“這一做就是30多年,我的這張桌子都成了古董了。”梁錦泉指著工作桌上的一道突起物説,這些都是他製作木屐時濺下的油漆凝結的,經年累月,越結越多,變成一道“小山丘”。

“現在木屐主要用於民間喜事,本地人在辦婚事跨火盆時,新居入夥時,為了圖個‘夫妻恩愛’、‘步步高升’的好兆頭,都會購買一雙(木屐)穿一下。”梁錦泉木屐的主要銷售對像是石龍周邊鎮街的本地人結婚用品店,其餘除了街坊偶爾來買,基本沒有銷路。據梁介紹,其每年製作量約為10000雙,至於銷量還得看年景。一般來説,每年農曆8月、10月、11月是旺季,逢上“婚慶好年頭”,或者雨少易幹的年份,銷量會多點。價格方面,視松木、楠木等製作木材不同而定,十元、二十元一雙的較多,也有少量材質好、做工精美的賣到80元,供應香港客商。


參 雖四處授課但恐後繼無人

因為30多年的執著和堅守,梁錦泉還在2010年入選東莞市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名單,成為紅漆描花傳統木屐製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近年來,梁錦泉也時常出入各類課堂教學,頻繁亮相各大“非遺”活動傳藝。

可是,“這些年輕人大多是出於好奇、好玩的心態,三分鐘熱情,真正拜師學藝的,沒有,恐怕會後繼無人了。”梁錦泉以自己的子女舉例説,從小到大,他兒子也算是耳濡目染。可是,這麼多年來,兒子卻從沒主動説要靜下心來學學這門手藝。他現在讀大學裏所學的通訊光電專業,也與木屐製作毫不相關。而且,採訪中,梁錦泉自己多次坦言:“這門手工技藝不但辛苦、累,利潤微薄,而且每天還要泡在油漆等刺激性氣味中,哪比得過現在用手敲敲電腦,就能賺錢的行業。”

為此,梁錦泉也曾想過提升工藝,尋找能替代“油漆”無毒無氣味的顏料。“結果不太理想。”一來,在木屐上作畫,用其他油畫、水粉等顏料塗料都不適合;二來如真用替代品就可能失去傳統木屐的味道。此外,梁錦泉也想過將木屐禮品化,通過擴展文化內涵,增強禮品的觀賞性,加強包裝和推銷,但如今看來也是差強人意。

(編輯:麥潔儀)


金羊網鄭重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羊網無關。其原創性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金羊網對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不作任何保證和承諾,請網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如需轉載可聯繫原作者或致電金羊網版權聯繫電話:020-87133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