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消費新勢力:奢侈品消費力蓄勢待發

來源:羊城晚報-金羊網 作者:林清清 發表時間:2017-07-20 15:09

文/羊城晚報記者 林清清

7月,出生于1995年的一批大學畢業生新鮮熱辣地正式走進職場。這一批帶著勇于消費標簽的職場新人,展示了所謂“千禧一代”中最炙手可熱的“95後”消費新勢力。

A“95後”消費觀被熱烈圍觀

有人説,未來5-10年,將成為中國消費市場不可忽視的主力消費群體的一群人,就是今年畢業走向職場的這群人。為什麼?因為他們有著一個吸引人的標簽——“95後”。

1995年前後出生的這批年輕人,在中國被稱作“95後”。盡管他們也是最不願意被標簽化的一代,但不可否認,他們兼具了“千禧一代”與“獨生子女”消費觀,成為商家必爭的消費群體。

作為中國的千禧一代(指出生于 1984年-1995 年的一代人),他們從出生到成年充分享受中國經濟增長的紅利。而作為2002年開放雙獨二胎政策之前的一代獨生子女,他們可以更直接地轉移來自父母的購買力,消費能力大大提升。

“高收入而不富裕”,往往是各大調研機構對于這個群體的描述。一份來自OMD行業報告研究院及企鵝智酷的針對90後消費的研究報告指出,由于他們不再需要面對溫飽之憂,因而更注重個性和自我,崇尚活在當下,思想與興趣亦更加多元化。

他們幾乎不存錢,崇尚及時行樂,36%的90後願意超前消費;他們重視顏值,衣服、美粧和健身是他們偏好的消費品類,因為這些産品最有助于他們彰顯個性;及時行樂還體現在他們崇尚“説走就走”的旅行,以及熱衷健身運動,願意支付昂貴的健身會員費。

B“95後”消費模式 畢業經濟中首亮相

畢業季,是“95後”走上消費舞臺的第一次集體亮相。他們在畢業經濟中,有怎樣的貢獻?

對于“95後”,畢業季的置裝無疑是最大的一個開銷。衣服、化粧品都是畢業季的針對性必需消費,不少“95後”甚至提早半年就已經開始置裝。但他們置裝的消費模式,有著自己的特徵。

線上線下消費模式

網絡時代,“95後”的消費無疑帶著深厚的網絡烙印。根據網上消費者行為研究的市場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早在2015年,年齡在16歲到24歲之間的網民都是上網時間最長的消費群體,他們平均每天在線時間長達7.5小時,其中通過移動設備上網的時間約為3.25小時,時間佔比為43%。

網絡改變了人們的消費模式。線上比較,線下試用,再擇優購買,幾乎已經成為網絡時代常見的購買模式。但是,年輕的“95後”更喜歡利用高科技幫助比較。例如利用各種AR技術試粧,在越來越精準的人臉識別技術與逼真的虛擬粧容結合下,只需在前置攝像頭前輕點手指,就可定制眉形、試涂口紅,甚至嘗試整體粧效,以免因經驗不足而買錯化粧品色號。來自本土APP美粧相機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底,美粧相機國內口紅最高試色量達到單支産品係列超過180萬次。盡管只是一只單價300元以內的口紅,新一代年輕人也要把它研究透徹才會“下單”。

消費行為的時限與空間還被擴展。企鵝智酷的一份調查顯示,“95後”的購物行為,在收到貨品後仍未結束,超過50%的“95後”,網購後比“前輩們”更喜歡參與商品的曬物、評價與分享,由此可見,“口碑營銷”在“95後”中更為重要。

網紅流量、人氣IP正當時

化粧品是學生族邁入職場的置裝必備,但如今的“95後”,已不再是“偷擦媽媽的口紅”了。

網紅與美粧博主等網紅經濟興起,無論是雅詩蘭黛這樣的老牌化粧品巨頭,還是puma、adidas這些休閒運動品牌,或是Gucci、Dior這些傳統的高級時裝品牌,都在利用金小妹、李宇春、anglababy、蕾哈娜這些自帶網絡流量的“網紅”效應,擴大在年輕的“千禧一代”中的影響力。

主流品牌開始留意線上業務和社交媒體宣傳,已經不再是什麼新鮮事,本土品牌也開始讚助具有“帶貨能力”的女星,到世界各大時裝周街拍,展示其産品的穿搭實效。周生生讚助了侯佩岑、郭碧婷、宋茜等去巴黎時裝周,通靈珠寶讚助偶像劇《克拉戀人》,都是因應網絡流量、人氣IP的營銷手法。

今年6月份由京東消費研究所發布的《2017美粧消費報告》顯示,過去一年90後消費額同比增長接近100%,美粧行業消費潛力爆發的年齡越來越年輕。而明星和影視節目對潮流的影響比以往更大,年輕的城市白領和學生群體最愛響應這類“網紅産品”。從《太陽的後裔》中宋慧喬的蘭芝雙色立體唇膏,到國民劇《歡樂頌》中劉濤的蘭蔻唇膏“369少女”色、蔣欣的紀梵希口紅,都瞬間成為年輕人追捧的“網紅”。

奢侈品消費力蓄勢待發

“千禧一代”已經成為奢侈品牌眼中的“香餑餑”,誰能得到“千禧一代”的心,誰就有更好的前景。去年奢侈品牌業績標兵Gucci在這方面仍然做出表率。在整個2016年財年,“千禧一代”差不多買了Gucci一半的産品。其中第四季度“千禧一代”在Gucci貢獻的銷售額比第三季度猛漲70%。數據顯示,Gucci今年第一季度的增長速度首次超過集團旗下的另一奢侈品牌Saint Laurent, 銷售額猛漲51%至13.54億歐元,是20年來最強勁的增長,為開雲集團貢獻了1/3以上收入,足以可見抓住了“千禧一代”消費者的Gucci,有多傲嬌。

不過,比起“前輩們”,“千禧一代”的消費者對品牌的忠誠度低,他們更加熱衷于個性化的産品,不少人鐘意于款式獨特、調性十足的獨立設計師作品或小眾品牌。

編輯:汪芳
數字報

“95後”消費新勢力:奢侈品消費力蓄勢待發

羊城晚報-金羊網  作者:林清清  2017-07-20

文/羊城晚報記者 林清清

7月,出生于1995年的一批大學畢業生新鮮熱辣地正式走進職場。這一批帶著勇于消費標簽的職場新人,展示了所謂“千禧一代”中最炙手可熱的“95後”消費新勢力。

A“95後”消費觀被熱烈圍觀

有人説,未來5-10年,將成為中國消費市場不可忽視的主力消費群體的一群人,就是今年畢業走向職場的這群人。為什麼?因為他們有著一個吸引人的標簽——“95後”。

1995年前後出生的這批年輕人,在中國被稱作“95後”。盡管他們也是最不願意被標簽化的一代,但不可否認,他們兼具了“千禧一代”與“獨生子女”消費觀,成為商家必爭的消費群體。

作為中國的千禧一代(指出生于 1984年-1995 年的一代人),他們從出生到成年充分享受中國經濟增長的紅利。而作為2002年開放雙獨二胎政策之前的一代獨生子女,他們可以更直接地轉移來自父母的購買力,消費能力大大提升。

“高收入而不富裕”,往往是各大調研機構對于這個群體的描述。一份來自OMD行業報告研究院及企鵝智酷的針對90後消費的研究報告指出,由于他們不再需要面對溫飽之憂,因而更注重個性和自我,崇尚活在當下,思想與興趣亦更加多元化。

他們幾乎不存錢,崇尚及時行樂,36%的90後願意超前消費;他們重視顏值,衣服、美粧和健身是他們偏好的消費品類,因為這些産品最有助于他們彰顯個性;及時行樂還體現在他們崇尚“説走就走”的旅行,以及熱衷健身運動,願意支付昂貴的健身會員費。

B“95後”消費模式 畢業經濟中首亮相

畢業季,是“95後”走上消費舞臺的第一次集體亮相。他們在畢業經濟中,有怎樣的貢獻?

對于“95後”,畢業季的置裝無疑是最大的一個開銷。衣服、化粧品都是畢業季的針對性必需消費,不少“95後”甚至提早半年就已經開始置裝。但他們置裝的消費模式,有著自己的特徵。

線上線下消費模式

網絡時代,“95後”的消費無疑帶著深厚的網絡烙印。根據網上消費者行為研究的市場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早在2015年,年齡在16歲到24歲之間的網民都是上網時間最長的消費群體,他們平均每天在線時間長達7.5小時,其中通過移動設備上網的時間約為3.25小時,時間佔比為43%。

網絡改變了人們的消費模式。線上比較,線下試用,再擇優購買,幾乎已經成為網絡時代常見的購買模式。但是,年輕的“95後”更喜歡利用高科技幫助比較。例如利用各種AR技術試粧,在越來越精準的人臉識別技術與逼真的虛擬粧容結合下,只需在前置攝像頭前輕點手指,就可定制眉形、試涂口紅,甚至嘗試整體粧效,以免因經驗不足而買錯化粧品色號。來自本土APP美粧相機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底,美粧相機國內口紅最高試色量達到單支産品係列超過180萬次。盡管只是一只單價300元以內的口紅,新一代年輕人也要把它研究透徹才會“下單”。

消費行為的時限與空間還被擴展。企鵝智酷的一份調查顯示,“95後”的購物行為,在收到貨品後仍未結束,超過50%的“95後”,網購後比“前輩們”更喜歡參與商品的曬物、評價與分享,由此可見,“口碑營銷”在“95後”中更為重要。

網紅流量、人氣IP正當時

化粧品是學生族邁入職場的置裝必備,但如今的“95後”,已不再是“偷擦媽媽的口紅”了。

網紅與美粧博主等網紅經濟興起,無論是雅詩蘭黛這樣的老牌化粧品巨頭,還是puma、adidas這些休閒運動品牌,或是Gucci、Dior這些傳統的高級時裝品牌,都在利用金小妹、李宇春、anglababy、蕾哈娜這些自帶網絡流量的“網紅”效應,擴大在年輕的“千禧一代”中的影響力。

主流品牌開始留意線上業務和社交媒體宣傳,已經不再是什麼新鮮事,本土品牌也開始讚助具有“帶貨能力”的女星,到世界各大時裝周街拍,展示其産品的穿搭實效。周生生讚助了侯佩岑、郭碧婷、宋茜等去巴黎時裝周,通靈珠寶讚助偶像劇《克拉戀人》,都是因應網絡流量、人氣IP的營銷手法。

今年6月份由京東消費研究所發布的《2017美粧消費報告》顯示,過去一年90後消費額同比增長接近100%,美粧行業消費潛力爆發的年齡越來越年輕。而明星和影視節目對潮流的影響比以往更大,年輕的城市白領和學生群體最愛響應這類“網紅産品”。從《太陽的後裔》中宋慧喬的蘭芝雙色立體唇膏,到國民劇《歡樂頌》中劉濤的蘭蔻唇膏“369少女”色、蔣欣的紀梵希口紅,都瞬間成為年輕人追捧的“網紅”。

奢侈品消費力蓄勢待發

“千禧一代”已經成為奢侈品牌眼中的“香餑餑”,誰能得到“千禧一代”的心,誰就有更好的前景。去年奢侈品牌業績標兵Gucci在這方面仍然做出表率。在整個2016年財年,“千禧一代”差不多買了Gucci一半的産品。其中第四季度“千禧一代”在Gucci貢獻的銷售額比第三季度猛漲70%。數據顯示,Gucci今年第一季度的增長速度首次超過集團旗下的另一奢侈品牌Saint Laurent, 銷售額猛漲51%至13.54億歐元,是20年來最強勁的增長,為開雲集團貢獻了1/3以上收入,足以可見抓住了“千禧一代”消費者的Gucci,有多傲嬌。

不過,比起“前輩們”,“千禧一代”的消費者對品牌的忠誠度低,他們更加熱衷于個性化的産品,不少人鐘意于款式獨特、調性十足的獨立設計師作品或小眾品牌。

編輯:汪芳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