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我的安居夢想能否實現?

來源:金羊網 作者:詹青 發表時間:2019-01-07 14:05

跌宕起伏的2018年樓市已經過去,2019年樓市,會比2018年平穩許多

述評/圖 羊城晚報記者 詹青

網上有一個段子,人生有三大幻覺:股市要漲、房價會跌、Ta還愛你。此處不評論股市,也不回憶舊情,只説樓市,在2018年,歷時三年半的“史上最長上漲週期”戛然而止,讓很多人看到並相信:哇,房價真的是會跌的。

但是,話不能説得太盡——2018年樓市所經歷的戲劇性變化讓很多購房者感慨,坐過山車都沒這麼刺激。而跌宕起伏的2018年樓市,也給2019年留下了巨大的懸念,2019年,我的安居夢想可以實現嗎?

A

為買公寓成了“法人”,然後大家可以買了

2017年廣州樓市“3·30新政”帶來一個“重磅炸彈”:商業公寓不得銷售給個人、只能銷售給法人,從此之後的一年多時間裏,公寓市場幾乎進入死水一般的沉寂狀態。對於閒錢不多的李鳳來説,買一套公寓的心卻是越來越強烈。

2018年年中,在地産經紀的慫恿下,李鳳終於下定決心,找了代辦公司,花了六七千元,註冊了一家公司,以法人資格買入番禺一套公寓。

然而,就在李鳳購下公寓的兩個月後,12月19日晚上,廣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官宣:廣州在2017年3月30日前的房地産項目的商服類物業不再限定銷售對象,即該日期之前的一手公寓産品,個人又可以購買該類公寓。

得知消息後,李鳳真是五味雜陳,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好不容易買下的公寓,如今怎麼看都是燙手的山芋。“畢竟成立公司後每年都有一系列的事情需要打理,就算交給運營公司打理,每年也要花幾千塊錢來維持公司資質有效。更讓我擔心的是以後的轉手問題會棘手。”畢竟,以公司名義購買公寓,未來出售將面臨高額稅費。

廣州克而瑞統計數據顯示,“3·30新政”執行後,公寓成交量暴跌43%,去化週期拉長至23.1個月,行情慘澹。正是在這個背景下,公寓才部分鬆綁。

然而,對於踩不到點的李鳳來説,為了買公寓,無端端當了一回“法人”,真是最形象地解釋了“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對於向來是“政策市”的房地産來説,政策變動,也是購房者不得不面臨的一大風險。

B

“再等等”錯過樓價高點,賣樓半年蒸發了150萬元

對於想買房的購房者來説,現在確實可以淘到便宜的房子了;但對於想賣樓的市民來説,心情就有些複雜了。

比如陳晨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裏,就白白蒸發了一百多萬元。

陳晨的房子位於海珠區,2018年4月份拿出來掛牌,要價765萬元。剛掛牌的時候,市場氛圍還是很熱烈的,立刻有人來談價格,但是,陳晨的期望很高,心想才挂出一個月,少一分都免談。

沒想到這一等,就錯過了樓價的最高點。

去年5月份過後,樓市風向一下子轉變了,從有客人來看樓,到看房的人越來越少,慢慢到最後乾脆一個看房客都沒有了。

為了能儘快把房子賣掉,陳晨只能接受仲介的降價建議。2018年10月份,他把報價從765萬元降到720萬元,接著又降到650萬元,前兩周,陳晨再次調整到620萬元,然而四連降之後,還是沒有成交。

難道還要繼續降嗎?市場的底部還沒有到嗎?陳晨腸子都悔青了。

吐槽其賣房故事時,旁觀的人意見紛紛——

有人説:穩住了老鐵,扛過來這一陣,又是艷陽天;有人説,繼續降吧,600萬元能賣出去就不錯了。

也有不少人講了自己的“悲慘”故事來安慰他——

“別説了,我的房子7月份610萬元沒賣,結果上月以560萬元賣了”;“想死的心都有了,去年6月份590萬元很多人搶,我膽壯升到610萬元重新掛牌,結果,上個月以520萬元賣掉了”……

2018年,這樣“悲催”的賣房故事有很多。因為,這一年的樓市實在是跌宕起伏,充滿了戲劇性:上半年,樓市仍然是一派“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牛氣哄哄,而到了年底,便變成了花式促銷、降價求量、退房維權的另一番景象。

可以預料的是,接下來的2019年開年,“抄底”、“漲價”等雜音又會四起。事實上,樓市分化、低位運作並沒有結束,2019年樓市大概率會朝著這樣的方向運作。在“房住不炒”政策基調下,至少2019年的樓市,會走得比2018年平穩許多。

2019年, 我的安居“小目標”

李曉琳: 跟著交通軌道去買房! 大排檔老闆阿強: 希望放鬆限購“上車”! 

編輯:
數字報
2019:我的安居夢想能否實現?
金羊網  作者:詹青  2019-01-07

跌宕起伏的2018年樓市已經過去,2019年樓市,會比2018年平穩許多

述評/圖 羊城晚報記者 詹青

網上有一個段子,人生有三大幻覺:股市要漲、房價會跌、Ta還愛你。此處不評論股市,也不回憶舊情,只説樓市,在2018年,歷時三年半的“史上最長上漲週期”戛然而止,讓很多人看到並相信:哇,房價真的是會跌的。

但是,話不能説得太盡——2018年樓市所經歷的戲劇性變化讓很多購房者感慨,坐過山車都沒這麼刺激。而跌宕起伏的2018年樓市,也給2019年留下了巨大的懸念,2019年,我的安居夢想可以實現嗎?

A

為買公寓成了“法人”,然後大家可以買了

2017年廣州樓市“3·30新政”帶來一個“重磅炸彈”:商業公寓不得銷售給個人、只能銷售給法人,從此之後的一年多時間裏,公寓市場幾乎進入死水一般的沉寂狀態。對於閒錢不多的李鳳來説,買一套公寓的心卻是越來越強烈。

2018年年中,在地産經紀的慫恿下,李鳳終於下定決心,找了代辦公司,花了六七千元,註冊了一家公司,以法人資格買入番禺一套公寓。

然而,就在李鳳購下公寓的兩個月後,12月19日晚上,廣州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官宣:廣州在2017年3月30日前的房地産項目的商服類物業不再限定銷售對象,即該日期之前的一手公寓産品,個人又可以購買該類公寓。

得知消息後,李鳳真是五味雜陳,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好不容易買下的公寓,如今怎麼看都是燙手的山芋。“畢竟成立公司後每年都有一系列的事情需要打理,就算交給運營公司打理,每年也要花幾千塊錢來維持公司資質有效。更讓我擔心的是以後的轉手問題會棘手。”畢竟,以公司名義購買公寓,未來出售將面臨高額稅費。

廣州克而瑞統計數據顯示,“3·30新政”執行後,公寓成交量暴跌43%,去化週期拉長至23.1個月,行情慘澹。正是在這個背景下,公寓才部分鬆綁。

然而,對於踩不到點的李鳳來説,為了買公寓,無端端當了一回“法人”,真是最形象地解釋了“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對於向來是“政策市”的房地産來説,政策變動,也是購房者不得不面臨的一大風險。

B

“再等等”錯過樓價高點,賣樓半年蒸發了150萬元

對於想買房的購房者來説,現在確實可以淘到便宜的房子了;但對於想賣樓的市民來説,心情就有些複雜了。

比如陳晨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裏,就白白蒸發了一百多萬元。

陳晨的房子位於海珠區,2018年4月份拿出來掛牌,要價765萬元。剛掛牌的時候,市場氛圍還是很熱烈的,立刻有人來談價格,但是,陳晨的期望很高,心想才挂出一個月,少一分都免談。

沒想到這一等,就錯過了樓價的最高點。

去年5月份過後,樓市風向一下子轉變了,從有客人來看樓,到看房的人越來越少,慢慢到最後乾脆一個看房客都沒有了。

為了能儘快把房子賣掉,陳晨只能接受仲介的降價建議。2018年10月份,他把報價從765萬元降到720萬元,接著又降到650萬元,前兩周,陳晨再次調整到620萬元,然而四連降之後,還是沒有成交。

難道還要繼續降嗎?市場的底部還沒有到嗎?陳晨腸子都悔青了。

吐槽其賣房故事時,旁觀的人意見紛紛——

有人説:穩住了老鐵,扛過來這一陣,又是艷陽天;有人説,繼續降吧,600萬元能賣出去就不錯了。

也有不少人講了自己的“悲慘”故事來安慰他——

“別説了,我的房子7月份610萬元沒賣,結果上月以560萬元賣了”;“想死的心都有了,去年6月份590萬元很多人搶,我膽壯升到610萬元重新掛牌,結果,上個月以520萬元賣掉了”……

2018年,這樣“悲催”的賣房故事有很多。因為,這一年的樓市實在是跌宕起伏,充滿了戲劇性:上半年,樓市仍然是一派“鮮花著錦、烈火烹油”牛氣哄哄,而到了年底,便變成了花式促銷、降價求量、退房維權的另一番景象。

可以預料的是,接下來的2019年開年,“抄底”、“漲價”等雜音又會四起。事實上,樓市分化、低位運作並沒有結束,2019年樓市大概率會朝著這樣的方向運作。在“房住不炒”政策基調下,至少2019年的樓市,會走得比2018年平穩許多。

2019年, 我的安居“小目標”

李曉琳: 跟著交通軌道去買房! 大排檔老闆阿強: 希望放鬆限購“上車”!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