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浮華世界裏, 我只要剛剛好的家

來源:金羊網 作者:詹青 發表時間:2018-11-15 08:30

家,是一個人的鏡子,照得見一個人的真實生命狀態

人生永遠在路上,家是永遠的未完成時

一家之言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詹青

前些天有一條爆款視頻,光是名字就很招搖——《真正的有錢人,住的房子能有多美》。

有錢人與豪宅當然很吸睛。

這對新婚夫婦小兩口和一隻貓,住在上海陸家嘴某個高檔小區一套800多平方米的“空中別墅”(複式單位)裏。

通常而言,這個地段的房子在上海單價要20萬元左右,800多平方米也就要2億元……光裝修就花了一年多時間,全部打掉重來,55樓還有一個泳池,請的是得過國際安德魯馬丁獎的法國室內設計師。

肯定是有錢人無疑,但至於説“有多美”就真的見仁見智了。有一個網友的點評有點毒舌——形式大於一切的堆砌,更像一個甜品鋪的設計……

也許,每個人的評價體系都是個性化的。而我想,我喜歡的房子,是要有味道的,有煙火味道的。

這裡,有主人的癖好和氣息,可以有些淩亂,可以沒有名牌,也不需要多大、多豪華。

但可以看得出,這裡,是被主人精心安排過、佈置過、打掃過,日子在這裡流淌過的,於是房子不僅僅是房子,而是家。

家,是一個人的鏡子,照得見一個人的真實生命狀態。

老人家常常説,家裏不能亂糟糟的,要常常收拾灑掃;旮旯裏不能落著厚厚的灰塵;養死的植物要及時處理;門窗要光潔,讓陽光清風透進來。家,永遠都是未完成時態,就是安頓人生的道場,每日勤拂拭,不令染塵埃。

人生有百態,家也有千千萬萬的不同。

有時候看到窗外的萬家燈火,我便會想:每一個窗戶裏,不知道在發生怎樣的故事。

魯迅先生在《小雜感》裏説:樓下一個男人病得要死,那間壁的一家唱著留聲機,對面是弄孩子。樓上有兩人狂笑,還有打牌聲。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著她死去的母親。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

有時候看“朋友圈”,也有同樣的感覺。

紛紛擾擾無窮事,有人笑便有人哭。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每個人,説到底,只需為自己的悲喜負責,珍愛好自己的小家。

編輯:
數字報
在這浮華世界裏, 我只要剛剛好的家
金羊網  作者:詹青  2018-11-15

家,是一個人的鏡子,照得見一個人的真實生命狀態

人生永遠在路上,家是永遠的未完成時

一家之言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詹青

前些天有一條爆款視頻,光是名字就很招搖——《真正的有錢人,住的房子能有多美》。

有錢人與豪宅當然很吸睛。

這對新婚夫婦小兩口和一隻貓,住在上海陸家嘴某個高檔小區一套800多平方米的“空中別墅”(複式單位)裏。

通常而言,這個地段的房子在上海單價要20萬元左右,800多平方米也就要2億元……光裝修就花了一年多時間,全部打掉重來,55樓還有一個泳池,請的是得過國際安德魯馬丁獎的法國室內設計師。

肯定是有錢人無疑,但至於説“有多美”就真的見仁見智了。有一個網友的點評有點毒舌——形式大於一切的堆砌,更像一個甜品鋪的設計……

也許,每個人的評價體系都是個性化的。而我想,我喜歡的房子,是要有味道的,有煙火味道的。

這裡,有主人的癖好和氣息,可以有些淩亂,可以沒有名牌,也不需要多大、多豪華。

但可以看得出,這裡,是被主人精心安排過、佈置過、打掃過,日子在這裡流淌過的,於是房子不僅僅是房子,而是家。

家,是一個人的鏡子,照得見一個人的真實生命狀態。

老人家常常説,家裏不能亂糟糟的,要常常收拾灑掃;旮旯裏不能落著厚厚的灰塵;養死的植物要及時處理;門窗要光潔,讓陽光清風透進來。家,永遠都是未完成時態,就是安頓人生的道場,每日勤拂拭,不令染塵埃。

人生有百態,家也有千千萬萬的不同。

有時候看到窗外的萬家燈火,我便會想:每一個窗戶裏,不知道在發生怎樣的故事。

魯迅先生在《小雜感》裏説:樓下一個男人病得要死,那間壁的一家唱著留聲機,對面是弄孩子。樓上有兩人狂笑,還有打牌聲。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著她死去的母親。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

有時候看“朋友圈”,也有同樣的感覺。

紛紛擾擾無窮事,有人笑便有人哭。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

每個人,説到底,只需為自己的悲喜負責,珍愛好自己的小家。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