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貸被曝光之後依舊活躍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趙喜斌 發表時間:2018-10-11 18:38

不久前,28歲的陳浩在尋找著房源,“押零付一”的方式讓手頭不寬裕的他十分看好。然而,陳浩所面對的卻是他從未聽説過的“租房貸”。當在某平臺交納租金時,陳浩發現賬戶中多出了15400元的貸款,而他卻從未申請過這筆貸款。

8月底,多部門要求不得運用銀行借款等融資途徑獲取的資金惡性競爭搶佔房源。9月19日,北京發佈關於開展打擊侵害群眾利益違法違規行為治理房地産市場亂象專項行動的通知,重點打擊投機炒房和黑仲介。

一系列重拳整治之後,記者走訪市場發現,租房貸依舊活躍在房屋租賃市場中,一些租客仍因此莫名地背上了一筆貸款,巨大的風險也隱藏其中。

案例1

一筆不了了之的貸款

28歲的陳浩寄居在同學的出租房內,找房、看房佔據著他週末的大部分時間。半個多月前,陳浩租賃好了單間公寓,卻一直不敢搬進去居住。

陳浩因為工作原因,準備搬到通州馬駒橋附近。在北京工作四年,此前一直住在公司的宿舍中,這是陳浩頭一次租房。

9月上旬他便開始看房,經過多次看房後,陳浩最終從某網路平台中找到了一名仲介,看中了一間月租1400元的單間公寓。

在看完房後,已經到了晚上7點多,陳浩與仲介人員就來到了公司準備簽訂合同。仲介人員向陳浩推薦押零付一的方式,租金按月交納,每月為1400元。“他説這樣可以減輕我的壓力,不用一下子拿那麼多錢出來,我覺著也挺好的。我想仔細看一下合同,他説沒有必要細看,都是制式合同,就看租金、日期等重點即可。”

六七頁的合同中,陳浩簽了幾次名字。在最後的附件中,仲介人員告訴陳浩,除第一個月房租直接交現金,以後的房租直接交到平臺即可。“我以為是仲介公司的收款平臺,就在上面簽字了。”

陳浩將一個月租金與1200元管理費交給了仲介人員。臨走前,仲介人員告知交費平臺為“元寶E家”,次日通過留存的手機號即可進行註冊登錄。

陳浩登錄後發現,自己的名下多出一筆15400元的貸款。“當時自己嚇了一跳,沒敢繼續在填寫個人資訊。”

陳浩馬上退出平臺,給仲介人員打了電話。“仲介人員説,‘走平臺’就是這種方式。要不這樣,就要年付。”在與仲介人員的爭吵中,電話被挂斷,仲介人員不再接聽他的電話,也未再回復陳浩發去的微信。

所幸的是,一天之後陳浩再登錄平臺,發現自己的貸款資訊已經不復存在。

陳浩從未搬進過出租房,他擔心生米煮成熟飯後,自己維權更加被動。

為了能夠要回已經交納的一個月房租和管理費,陳浩曾去過一次出租房,遇見了一名仲介人員帶著租客看房,租客採用的也是押零付一的方式。陳浩將合同中附件給他看過後,告知租房會帶來不必要的貸款。“但是後來,仲介人員和他偷偷説了幾句,這個租戶自己對租房貸沒有什麼反感,他就在平臺註冊了。”

案例2

一次困難重重的維權

24歲的張偉因為手頭不寬裕,在租房時給仲介人員提出了只想找個押一付一的出租房,房租在1000元左右。

兩天之後,仲介人員將張偉帶到了豐台南路附近的韓莊子西裏小區,房間是由廚房改成的,月租金為1100元。

在簽合同時,仲介人員表示,房租在平臺上交納即可。在仲介人員的幫助下,張偉完成了註冊。

張偉每月都按時交納房租。半年之後,他突然接到了一家貸款公司的電話,詢問其是否還要繼續貸款。“這個時候對方告訴我,我租房用的是貸款的方式。”

張偉無奈地向貸款平臺表示,自己繼續續租,繼續在平台中貸款。“價格低的房子不好找,這個房子又在公司附近,最後也沒辦法。”

但是續租後不久,張偉所租住的房屋因為群租房而被查處。兩居室一共住進了6家,除了兩個正規臥室外,客廳被打成三間隔斷,廚房也改造成了臥室。

但是,當張偉找到仲介人員的時候,對方卻表示,是張偉違約在先,不退任何押金。“我沒有地方住了,押金又不退,還要繼續還貸款。”幾天中,張偉的重心從工作轉向了索要押金中。

張偉發現有租客與他有著類似的經歷,就聯繫上了租客,一起來到了房屋仲介公司討説法。期間,仲介人員堅稱對方違約在先,不退還押金等,並將張偉和租客推倒在地。“我們就報警了,警察建議協商解決。”

仲介人員最後妥協,表示可以退還押金,但是需要當天搬走,並收取200元清理費。“我們最在意的是租房貸,在我們的要求下,仲介人員幫助我們在平臺上解除了貸款。”

平臺扣除張偉200元的違約金,張偉如釋重負,收拾好行李搬到了同事的出租屋。

調查

“押一付一”下的暗流涌動

8月、9月,多部門聯合出手,整治房屋租賃中的種種亂象,被媒體曝光的租房貸還會有市場嗎?

在某網路平台中,記者看到,“押一付一”成為一些仲介人員推銷房源的利器。一名仲介人員表示,押一付一的方式需要在平臺付款,也可以選擇直接支付的方式,但需要一次性付完一年租金。

十里堡附近的一名仲介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押一付一的方式要進行“分期”,類似于小額貸款。

在6號線褡褳坡附近的一間出租房,仲介人員表示,押一付三的方式可以直接將錢付給仲介公司。“但如果選擇押一付一的方式,就需要貸款了。”

隨後,記者又聯繫了租房給陳浩的北京昊園恒業房地産經紀有限公司仲介人員,對方表示,陳浩因為沒有在平台中完善資訊,貸款並未生效。

“元寶E家”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平臺是專業提供房租消費分期平臺,讓租客告別傳統的房租支付方式,減輕租房壓力。

在租房平臺“看房狗”創始人李貝克看來,押一付三是租房市場的慣例,但對於剛畢業的大學生或者年輕白領來説壓力較大。所以押一付一産品具有極大的需求,能降低租客的現金壓力。“但是在現有的租房行業裏,租房貸這個産品則變成部分仲介公司、公寓公司在經濟上盤剝綁架租客的陷阱和地雷。”

李貝克表示,利用“押一付一”、“走第三方支付無風險”的方式吸引租客,待簽訂合同時發現,押一付一其實是有貸款要求。如果租客不再租房,一些仲介公司利用“租客交了定金又不租”這一理由,直接就把租客定金給吞了。

調查中,多家房租仲介人員回應稱,押一付一的付款方式需要以租房貸的方式支付房租。面對此前對租房貸的集中整治,一名仲介人員表示,因為部分租客有相應的需求才會繼續存在。“有的時候會明確告訴租客,讓租客知道情況。這樣做一是能讓租客少交費用,二是公司能快速讓資金回籠。”

探因

拿房、出租、貸款 再拿房的利益鏈

與張偉一樣,一些租客被迫選擇接受貸款住進出租房內,也會遇到一些麻煩。

在租房平臺“看房狗”的租房維權群中,常有租客因工作原因需要搬家,但提前告知仲介公司後,仍舊麻煩不斷。李貝克説,解除租房合同還需解除貸款合同,這需要支付兩次違約金。一些仲介公司會故意拖延解除貸款合同,拖延時間退還剩餘押金,讓租客承擔的違約風險處於極大的不確定中。“這時候租客基本上要麼不敢搬家,要麼就同時承擔以前的房租貸款和新房租租金兩筆支出。”

“租金貸金融産品結構有一個現金流時間差。”李貝克説,貸款方一次性發放11個月或12個月租金給出租方,作為未來的房租使用。但是一些仲介公司將這筆貸款,挪用做經營資金去拿房。最終形成拿房、出租、貸款、再拿房的利益鏈。“這實質上就把租客的消費貸款,變成了自己的無息商業貸款,讓租客用貸款來承擔仲介公司和公寓公司的經營風險。也曾出現過小仲介公司破産之後重新註冊新的仲介公司,租客的貸款損失、居住權益損失和徵信損失便顯現出來。”

北京京禧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洋表示,一般的租房合同只是普通的租賃關係,而一旦涉及向第三方金融機構借貸,則屬於金融借款,相當於給租客又套上了一道枷鎖。租客作為直接借款人,一旦遇到仲介公司關門等因素,責任便落在租客頭上,對租客的法律風險十分明顯。

在幾次爭吵後,陳浩發現幾乎沒有要回一個月房租與管理費的可能性。對於租房貸,他仍舊耿耿於懷。“當初如果告訴我貸款租房,我就不租了。現在沒有時間和精力跟仲介耗下去,只能自認倒楣。”

(應採訪對象要求,租房者均為化名)

本報記者 趙喜斌

編輯:蔣蔣
數字報

租房貸被曝光之後依舊活躍

北京晚報  作者:趙喜斌  2018-10-11

不久前,28歲的陳浩在尋找著房源,“押零付一”的方式讓手頭不寬裕的他十分看好。然而,陳浩所面對的卻是他從未聽説過的“租房貸”。當在某平臺交納租金時,陳浩發現賬戶中多出了15400元的貸款,而他卻從未申請過這筆貸款。

8月底,多部門要求不得運用銀行借款等融資途徑獲取的資金惡性競爭搶佔房源。9月19日,北京發佈關於開展打擊侵害群眾利益違法違規行為治理房地産市場亂象專項行動的通知,重點打擊投機炒房和黑仲介。

一系列重拳整治之後,記者走訪市場發現,租房貸依舊活躍在房屋租賃市場中,一些租客仍因此莫名地背上了一筆貸款,巨大的風險也隱藏其中。

案例1

一筆不了了之的貸款

28歲的陳浩寄居在同學的出租房內,找房、看房佔據著他週末的大部分時間。半個多月前,陳浩租賃好了單間公寓,卻一直不敢搬進去居住。

陳浩因為工作原因,準備搬到通州馬駒橋附近。在北京工作四年,此前一直住在公司的宿舍中,這是陳浩頭一次租房。

9月上旬他便開始看房,經過多次看房後,陳浩最終從某網路平台中找到了一名仲介,看中了一間月租1400元的單間公寓。

在看完房後,已經到了晚上7點多,陳浩與仲介人員就來到了公司準備簽訂合同。仲介人員向陳浩推薦押零付一的方式,租金按月交納,每月為1400元。“他説這樣可以減輕我的壓力,不用一下子拿那麼多錢出來,我覺著也挺好的。我想仔細看一下合同,他説沒有必要細看,都是制式合同,就看租金、日期等重點即可。”

六七頁的合同中,陳浩簽了幾次名字。在最後的附件中,仲介人員告訴陳浩,除第一個月房租直接交現金,以後的房租直接交到平臺即可。“我以為是仲介公司的收款平臺,就在上面簽字了。”

陳浩將一個月租金與1200元管理費交給了仲介人員。臨走前,仲介人員告知交費平臺為“元寶E家”,次日通過留存的手機號即可進行註冊登錄。

陳浩登錄後發現,自己的名下多出一筆15400元的貸款。“當時自己嚇了一跳,沒敢繼續在填寫個人資訊。”

陳浩馬上退出平臺,給仲介人員打了電話。“仲介人員説,‘走平臺’就是這種方式。要不這樣,就要年付。”在與仲介人員的爭吵中,電話被挂斷,仲介人員不再接聽他的電話,也未再回復陳浩發去的微信。

所幸的是,一天之後陳浩再登錄平臺,發現自己的貸款資訊已經不復存在。

陳浩從未搬進過出租房,他擔心生米煮成熟飯後,自己維權更加被動。

為了能夠要回已經交納的一個月房租和管理費,陳浩曾去過一次出租房,遇見了一名仲介人員帶著租客看房,租客採用的也是押零付一的方式。陳浩將合同中附件給他看過後,告知租房會帶來不必要的貸款。“但是後來,仲介人員和他偷偷説了幾句,這個租戶自己對租房貸沒有什麼反感,他就在平臺註冊了。”

案例2

一次困難重重的維權

24歲的張偉因為手頭不寬裕,在租房時給仲介人員提出了只想找個押一付一的出租房,房租在1000元左右。

兩天之後,仲介人員將張偉帶到了豐台南路附近的韓莊子西裏小區,房間是由廚房改成的,月租金為1100元。

在簽合同時,仲介人員表示,房租在平臺上交納即可。在仲介人員的幫助下,張偉完成了註冊。

張偉每月都按時交納房租。半年之後,他突然接到了一家貸款公司的電話,詢問其是否還要繼續貸款。“這個時候對方告訴我,我租房用的是貸款的方式。”

張偉無奈地向貸款平臺表示,自己繼續續租,繼續在平台中貸款。“價格低的房子不好找,這個房子又在公司附近,最後也沒辦法。”

但是續租後不久,張偉所租住的房屋因為群租房而被查處。兩居室一共住進了6家,除了兩個正規臥室外,客廳被打成三間隔斷,廚房也改造成了臥室。

但是,當張偉找到仲介人員的時候,對方卻表示,是張偉違約在先,不退任何押金。“我沒有地方住了,押金又不退,還要繼續還貸款。”幾天中,張偉的重心從工作轉向了索要押金中。

張偉發現有租客與他有著類似的經歷,就聯繫上了租客,一起來到了房屋仲介公司討説法。期間,仲介人員堅稱對方違約在先,不退還押金等,並將張偉和租客推倒在地。“我們就報警了,警察建議協商解決。”

仲介人員最後妥協,表示可以退還押金,但是需要當天搬走,並收取200元清理費。“我們最在意的是租房貸,在我們的要求下,仲介人員幫助我們在平臺上解除了貸款。”

平臺扣除張偉200元的違約金,張偉如釋重負,收拾好行李搬到了同事的出租屋。

調查

“押一付一”下的暗流涌動

8月、9月,多部門聯合出手,整治房屋租賃中的種種亂象,被媒體曝光的租房貸還會有市場嗎?

在某網路平台中,記者看到,“押一付一”成為一些仲介人員推銷房源的利器。一名仲介人員表示,押一付一的方式需要在平臺付款,也可以選擇直接支付的方式,但需要一次性付完一年租金。

十里堡附近的一名仲介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押一付一的方式要進行“分期”,類似于小額貸款。

在6號線褡褳坡附近的一間出租房,仲介人員表示,押一付三的方式可以直接將錢付給仲介公司。“但如果選擇押一付一的方式,就需要貸款了。”

隨後,記者又聯繫了租房給陳浩的北京昊園恒業房地産經紀有限公司仲介人員,對方表示,陳浩因為沒有在平台中完善資訊,貸款並未生效。

“元寶E家”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平臺是專業提供房租消費分期平臺,讓租客告別傳統的房租支付方式,減輕租房壓力。

在租房平臺“看房狗”創始人李貝克看來,押一付三是租房市場的慣例,但對於剛畢業的大學生或者年輕白領來説壓力較大。所以押一付一産品具有極大的需求,能降低租客的現金壓力。“但是在現有的租房行業裏,租房貸這個産品則變成部分仲介公司、公寓公司在經濟上盤剝綁架租客的陷阱和地雷。”

李貝克表示,利用“押一付一”、“走第三方支付無風險”的方式吸引租客,待簽訂合同時發現,押一付一其實是有貸款要求。如果租客不再租房,一些仲介公司利用“租客交了定金又不租”這一理由,直接就把租客定金給吞了。

調查中,多家房租仲介人員回應稱,押一付一的付款方式需要以租房貸的方式支付房租。面對此前對租房貸的集中整治,一名仲介人員表示,因為部分租客有相應的需求才會繼續存在。“有的時候會明確告訴租客,讓租客知道情況。這樣做一是能讓租客少交費用,二是公司能快速讓資金回籠。”

探因

拿房、出租、貸款 再拿房的利益鏈

與張偉一樣,一些租客被迫選擇接受貸款住進出租房內,也會遇到一些麻煩。

在租房平臺“看房狗”的租房維權群中,常有租客因工作原因需要搬家,但提前告知仲介公司後,仍舊麻煩不斷。李貝克説,解除租房合同還需解除貸款合同,這需要支付兩次違約金。一些仲介公司會故意拖延解除貸款合同,拖延時間退還剩餘押金,讓租客承擔的違約風險處於極大的不確定中。“這時候租客基本上要麼不敢搬家,要麼就同時承擔以前的房租貸款和新房租租金兩筆支出。”

“租金貸金融産品結構有一個現金流時間差。”李貝克説,貸款方一次性發放11個月或12個月租金給出租方,作為未來的房租使用。但是一些仲介公司將這筆貸款,挪用做經營資金去拿房。最終形成拿房、出租、貸款、再拿房的利益鏈。“這實質上就把租客的消費貸款,變成了自己的無息商業貸款,讓租客用貸款來承擔仲介公司和公寓公司的經營風險。也曾出現過小仲介公司破産之後重新註冊新的仲介公司,租客的貸款損失、居住權益損失和徵信損失便顯現出來。”

北京京禧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洋表示,一般的租房合同只是普通的租賃關係,而一旦涉及向第三方金融機構借貸,則屬於金融借款,相當於給租客又套上了一道枷鎖。租客作為直接借款人,一旦遇到仲介公司關門等因素,責任便落在租客頭上,對租客的法律風險十分明顯。

在幾次爭吵後,陳浩發現幾乎沒有要回一個月房租與管理費的可能性。對於租房貸,他仍舊耿耿於懷。“當初如果告訴我貸款租房,我就不租了。現在沒有時間和精力跟仲介耗下去,只能自認倒楣。”

(應採訪對象要求,租房者均為化名)

本報記者 趙喜斌

編輯:蔣蔣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