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産”吉利德亮出驚艷成績單 醫藥代表持股成為“創始人”

來源:金羊網 作者:金廣 發表時間:2019-03-06 22:32

微信圖片_20190306183510.jpg

“在過去15個月裏,我們在中國獲批了6個專利創新藥,這在行業內是前所未有的”,2019年2月13日,吉利德科學全球副總裁及中國區總經理羅永慶接受醫藥代表創始人大咪採訪時表示:“在財務指標上,中國區超額完成了任務。以丙肝領域為例,索華迪®和丙通沙®都已經在中國上市,我們已經成功地幫助超過7000名患者治愈了丙肝,而我們推廣丙肝藥物的商業團隊,不超過50人,這正是吉利德在商業上的重大創新。”

目前,來自其他跨國藥企以及本土藥企的丙肝DAA藥物都已經陸續在中國上市,相比之下,其他公司的商業團隊規模都超過吉利德。

盡管如此,在競爭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吉利德在丙肝領域依然保持著領先,憑借的就是公司擁有一支“特種部隊”一般的團隊。

談到創新藥在中國的商業化,羅永慶指出:“我們的商業模式是‘産品為王,準入為先,品牌和服務並重’。一個藥品具有巨大的臨床價值,就已經佔到商業成功的70%。下一步就是準入,無論是進醫院,還是DTP藥房,或是醫保準入,商保合作,都需要我們積極地用創新的方案來尋找機會。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的是一只精幹的隊伍,不需要‘人海戰術’。”

打造“特種部隊”

拒絕“人海戰術”

在過去的2018年裏,“4+7”帶量採購正式按動了中國醫藥産業升級的“按鈕”。對于在華的跨國藥企來説,以銷售專利過期原研藥為主要盈利手段的時代即將終結。

過去20年的飛速發展,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醫藥市場, 很多藥企都在用“人海戰術”來提升業績,而且,不少跨國藥企超過75%的銷售收入來源依然是專利過期的原研藥。

羅永慶表示:“隨著4+7帶量採購及質量一致性評價的到來,專利過期的原研藥物需要大幅降價。過去依靠‘人海戰術’的商業模式已經很難持續了,跨國藥企要積極探索全新的商業模式,吉利德希望能為全行業做一些有借鑒意義的探索和實踐。”

隨著4+7帶量採購的實施,面臨降價壓力的過期原研藥已經風光不再。在這個的關鍵時刻,跨國藥企都或快或慢地開啟了轉型,進入中國僅僅2年的吉利德科學,已經憑借後發優勢成為這場變革中的先行者。

吉利德在市場準入上的高效,有效地提升了公司旗下丙肝産品的市場表現。

去年10月25日,丙通沙®入選《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8年版)》這款創新藥5個月前剛剛在中國獲批上市,而這離吉利德在中國的第一款丙肝産品——索華迪®的獲批也僅過去8個月時間。

在索華迪®上市之後,由中國初級衛生保健基金會發起,吉利德科學支持的丙肝患者援助項目在中國正式落地,為低收入患者提供治愈丙肝的機會。

與此同時,索華迪®在市場準入方面已經在多個省市獲得了突破性進展,實現了“以量換價”;在浙江省,吉利德通過談判,已經成功進入浙江大病醫保;而在天津市,索華迪®納入丙肝按人頭付費試點的報銷范圍;在安徽省,索華迪®成功地進入了地方的新農合和醫保報銷目錄。

羅永慶指出:“吉利德僅僅用了不到50人的團隊在一線進行推廣,跟同行相比,吉利德的醫藥代表團隊規模很小,合規要求又非常高,到底能不能成功,業內也都在觀察。從結果上,僅僅一年時間,我們惠及了超過7000多名患者,這樣的成績非常有標桿意義。從現在的政策走向來看,只有臨床價值高的藥物,才能在市場上取得更好的表現,這也是我國醫藥産業政策改革帶來的新趨勢。”

醫藥代表全員持股

每個人都是發動機

談到吉利德的企業文化,羅永慶表示:“我多次在不同場合跟大家講,在吉利德,我們每個人都是發動機,不是螺絲釘,每個人都要做創始人。這是一個很高的要求。在吉利德,一名一線的醫藥代表,需要經過八、九輪面試才能錄用,而且要參加集體面試。而且每一個被錄取的醫藥代表都會在面試中見到我,在過去一年,我面試了500多人,但實際上我們已經看過2000多份簡歷,錄用的只有100多人,錄取率僅有5%。”

盡管錄取率如此之低,羅永慶並不認為這是一種刁難或者苛刻,吉利德從來不想使用“人海戰術”,較高的門檻是為了有助于招到最合適吉利德文化的人才。

他強調:“吉利德是1987年在硅谷創立的,一直奉行扁平架構、精幹團隊。大家加入吉利德的目標是希望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自身的潛能。因此,我們要求員工能夠一專多能。以一線的醫藥代表為例,我希望他們可以成為吉利德的三個大使,文化大使、學習大使、合規大使。一專多能是我們重要的用人要求之一。”

因此,盡管吉利德中國的大部分員工,都來自于其他跨國藥企,但是,在很短時間內,這些人才大部分都成功融入到了吉利德的文化之中,秉持“患者為先、科學為本、互助關愛、結果導向”的理念開展工作。

授予一線員工公司的股份是蘋果公司這類硅谷企業的常規,吉利德也不例外。對于想加入吉利德的有志者來説,如果有機會成為硅谷式的創業者,每一位醫藥代表都可以獲得公司的股份。

羅永慶透露:“我們的要求很高,相應地,我們也提供有競爭力的待遇。吉利德中國的每一位醫藥代表都有股份,這在醫藥行業內是很少見的。我們公司的每一位醫藥代表,都有公司的股份,而不是期權,這就是硅谷文化的體現。我們希望公司每一位一線醫藥代表都是發動機,而不是螺絲釘。”

更貼心的是,吉利德要求一專多能,目的是讓員工把時間花在最有價值的工作上,以報銷為例,但凡在職場工作的人都有類似的體會。通常,很多銷售人員每個星期,都要花掉一整天的時間,貼發票,走報銷流程。

在吉利德,有專門的財務助理,協助醫藥代表處理報銷,盡管這只是一件小事,但也體現吉利德對于員工時間的珍惜,對于員工才能的尊重。羅永慶深有體會地表示:“我們認為這都是小事情,但是體現了公司對于人才的重視,我們希望大家把寶貴的時間用于學習、成長和有價值的事情。讓人才能最大限度使發揮他們的時間價值,優秀的人才之間相互學習、交流、成長,每個人都認同並致力于治愈的使命,公司提供有競爭力的待遇吸引人才。這是吉利德的理念,是員工作為創始人與合同工的區別,發動機與螺絲釘的區別。”(文/金廣 圖/吉利德提供)

編輯:Nancy
數字報
“高産”吉利德亮出驚艷成績單 醫藥代表持股成為“創始人”
金羊網  作者:金廣  2019-03-06

微信圖片_20190306183510.jpg

“在過去15個月裏,我們在中國獲批了6個專利創新藥,這在行業內是前所未有的”,2019年2月13日,吉利德科學全球副總裁及中國區總經理羅永慶接受醫藥代表創始人大咪採訪時表示:“在財務指標上,中國區超額完成了任務。以丙肝領域為例,索華迪®和丙通沙®都已經在中國上市,我們已經成功地幫助超過7000名患者治愈了丙肝,而我們推廣丙肝藥物的商業團隊,不超過50人,這正是吉利德在商業上的重大創新。”

目前,來自其他跨國藥企以及本土藥企的丙肝DAA藥物都已經陸續在中國上市,相比之下,其他公司的商業團隊規模都超過吉利德。

盡管如此,在競爭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吉利德在丙肝領域依然保持著領先,憑借的就是公司擁有一支“特種部隊”一般的團隊。

談到創新藥在中國的商業化,羅永慶指出:“我們的商業模式是‘産品為王,準入為先,品牌和服務並重’。一個藥品具有巨大的臨床價值,就已經佔到商業成功的70%。下一步就是準入,無論是進醫院,還是DTP藥房,或是醫保準入,商保合作,都需要我們積極地用創新的方案來尋找機會。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的是一只精幹的隊伍,不需要‘人海戰術’。”

打造“特種部隊”

拒絕“人海戰術”

在過去的2018年裏,“4+7”帶量採購正式按動了中國醫藥産業升級的“按鈕”。對于在華的跨國藥企來説,以銷售專利過期原研藥為主要盈利手段的時代即將終結。

過去20年的飛速發展,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醫藥市場, 很多藥企都在用“人海戰術”來提升業績,而且,不少跨國藥企超過75%的銷售收入來源依然是專利過期的原研藥。

羅永慶表示:“隨著4+7帶量採購及質量一致性評價的到來,專利過期的原研藥物需要大幅降價。過去依靠‘人海戰術’的商業模式已經很難持續了,跨國藥企要積極探索全新的商業模式,吉利德希望能為全行業做一些有借鑒意義的探索和實踐。”

隨著4+7帶量採購的實施,面臨降價壓力的過期原研藥已經風光不再。在這個的關鍵時刻,跨國藥企都或快或慢地開啟了轉型,進入中國僅僅2年的吉利德科學,已經憑借後發優勢成為這場變革中的先行者。

吉利德在市場準入上的高效,有效地提升了公司旗下丙肝産品的市場表現。

去年10月25日,丙通沙®入選《國家基本藥物目錄(2018年版)》這款創新藥5個月前剛剛在中國獲批上市,而這離吉利德在中國的第一款丙肝産品——索華迪®的獲批也僅過去8個月時間。

在索華迪®上市之後,由中國初級衛生保健基金會發起,吉利德科學支持的丙肝患者援助項目在中國正式落地,為低收入患者提供治愈丙肝的機會。

與此同時,索華迪®在市場準入方面已經在多個省市獲得了突破性進展,實現了“以量換價”;在浙江省,吉利德通過談判,已經成功進入浙江大病醫保;而在天津市,索華迪®納入丙肝按人頭付費試點的報銷范圍;在安徽省,索華迪®成功地進入了地方的新農合和醫保報銷目錄。

羅永慶指出:“吉利德僅僅用了不到50人的團隊在一線進行推廣,跟同行相比,吉利德的醫藥代表團隊規模很小,合規要求又非常高,到底能不能成功,業內也都在觀察。從結果上,僅僅一年時間,我們惠及了超過7000多名患者,這樣的成績非常有標桿意義。從現在的政策走向來看,只有臨床價值高的藥物,才能在市場上取得更好的表現,這也是我國醫藥産業政策改革帶來的新趨勢。”

醫藥代表全員持股

每個人都是發動機

談到吉利德的企業文化,羅永慶表示:“我多次在不同場合跟大家講,在吉利德,我們每個人都是發動機,不是螺絲釘,每個人都要做創始人。這是一個很高的要求。在吉利德,一名一線的醫藥代表,需要經過八、九輪面試才能錄用,而且要參加集體面試。而且每一個被錄取的醫藥代表都會在面試中見到我,在過去一年,我面試了500多人,但實際上我們已經看過2000多份簡歷,錄用的只有100多人,錄取率僅有5%。”

盡管錄取率如此之低,羅永慶並不認為這是一種刁難或者苛刻,吉利德從來不想使用“人海戰術”,較高的門檻是為了有助于招到最合適吉利德文化的人才。

他強調:“吉利德是1987年在硅谷創立的,一直奉行扁平架構、精幹團隊。大家加入吉利德的目標是希望可以最大限度地發揮自身的潛能。因此,我們要求員工能夠一專多能。以一線的醫藥代表為例,我希望他們可以成為吉利德的三個大使,文化大使、學習大使、合規大使。一專多能是我們重要的用人要求之一。”

因此,盡管吉利德中國的大部分員工,都來自于其他跨國藥企,但是,在很短時間內,這些人才大部分都成功融入到了吉利德的文化之中,秉持“患者為先、科學為本、互助關愛、結果導向”的理念開展工作。

授予一線員工公司的股份是蘋果公司這類硅谷企業的常規,吉利德也不例外。對于想加入吉利德的有志者來説,如果有機會成為硅谷式的創業者,每一位醫藥代表都可以獲得公司的股份。

羅永慶透露:“我們的要求很高,相應地,我們也提供有競爭力的待遇。吉利德中國的每一位醫藥代表都有股份,這在醫藥行業內是很少見的。我們公司的每一位醫藥代表,都有公司的股份,而不是期權,這就是硅谷文化的體現。我們希望公司每一位一線醫藥代表都是發動機,而不是螺絲釘。”

更貼心的是,吉利德要求一專多能,目的是讓員工把時間花在最有價值的工作上,以報銷為例,但凡在職場工作的人都有類似的體會。通常,很多銷售人員每個星期,都要花掉一整天的時間,貼發票,走報銷流程。

在吉利德,有專門的財務助理,協助醫藥代表處理報銷,盡管這只是一件小事,但也體現吉利德對于員工時間的珍惜,對于員工才能的尊重。羅永慶深有體會地表示:“我們認為這都是小事情,但是體現了公司對于人才的重視,我們希望大家把寶貴的時間用于學習、成長和有價值的事情。讓人才能最大限度使發揮他們的時間價值,優秀的人才之間相互學習、交流、成長,每個人都認同並致力于治愈的使命,公司提供有競爭力的待遇吸引人才。這是吉利德的理念,是員工作為創始人與合同工的區別,發動機與螺絲釘的區別。”(文/金廣 圖/吉利德提供)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