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不安但很少迷茫

來源:金羊網 作者:胡廣欣 發表時間:2019-03-15 14:44

白安

金羊網記者 胡廣欣

16歲開始在網上發表多首音樂作品,17歲登上簡單生活節舞臺並得到李宗盛賞識,21歲成為五月天師妹並推出首張個人專輯《麥田捕手》……從出道之初開始,白安就被“天才少女”的光環籠罩。今年,1991年出生的白安將滿28歲。這位90後,用四年時間寫了一張專輯《1990s》獻給她與她的同齡人。作為“局內人”,她是一個怎樣的90後?她又怎麼理解90後這個世代?上周,白安在廣州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專訪。她説:“我覺得90後還是蠻敢嘗試新事物的,因為我們還沒有太多的包袱。”

“我慶幸1990年代的網絡並不發達”

白安在首波主打歌《讓我逃離平庸的生活》中唱“讓我擁有狂放的自由,讓我逃離平庸的生活”。在她那頗具爆發力的歌聲背後是結實的鋼琴襯底和搖滾樂隊編制,兩者合一,讓這首歌倣佛擁有了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叛逆和灑脫。

白安説她並不叛逆,但也不算是個乖小孩:“我就是活在自己世界裏,老師説老師的,我做我的。”在學校的時候當然有朋友,卻沒有小圈子,女孩子最喜歡的呼朋喚友一起上廁所這些事更是幾乎沒做過。白安以前的作品中,電子樂元素佔有很大比例,多多少少都帶著點疏離和淡漠。這次做《1990s》,她卻希望可以呈現出“更有溫度、更有人味的部分”。

1991年出生的她,以“1990年代”作為新專輯的主題。白安在這個“前互聯網時代”度過了人生最初的十年,跟所有同齡人一樣都有把一張唱片珍而重之地從頭聽到尾、在唱片行遇到喜歡的CD卻沒錢買之類的童年回憶,“我還蠻慶幸當時的網絡並不發達、也沒有手機,不會被幹擾。2000年之後出生的小朋友應該都沒體會過什麼是沒有網絡的感覺吧”。

這張專輯聽起來就是站在2010年代回望1990年代的感覺,帶著點復古的溫暖。她不僅大大減少了電子元素,甚至連MIDI都少用了。從吉他、鋼琴到弦樂,她盡量使用真實樂器進行錄音:“人的演奏會包含很多不同的情緒,空間感也不一樣。”她還親自上陣,第一次為自己的歌錄制鋼琴伴奏——《媽媽》這首歌的鋼琴伴奏就出自她之手。她還很喜歡編曲裏的那些電吉他,“(音色)舊舊的,又帶著一種希望,很符合《1990s》這個主題。”這次有八首歌的人聲部分是在白安家裏錄制的,在實體專輯的歌詞本可以看到“人聲錄制:白安@221B Studio”的字樣。因為她很喜歡福爾摩斯,順手就把自家命名為“221B Studio”……

“90後的我們還沒有太多的包袱”

在百度搜索欄輸入“第一批90後”,聯想詞是“已經禿了”“已經老了”“已經離婚了”……“第一批90後”的焦慮顯而易見。同為“第一批90後”的白安卻顯得很從容:“我沒有特別覺得自己老了,年紀增長也不是什麼壞事。跟以前相比,我現在反而比較自在能更清楚地認識自己。”

十年前,白安與師父李宗盛初見面,大哥就向她拋出一連串關于“人生往後十年的計劃和打算是什麼”之類的靈魂拷問,直接把她問懵。十年後,28歲的她有答案了嗎?“雖然還是沒有,但已經稍微清晰一點了。我覺得不要想太多,只求做每一件事都不要後悔。”《我們的時代》的那句“我們擁有的不多,所以不存在害怕失去的理由”,正代表白安對90後這個群體的印象:“我覺得90後還蠻敢嘗試新事物的,因為我們還沒有太多的包袱。”

她也在不斷嘗試。第一張專輯《麥田捕手》由師兄李劍青操刀,第二張專輯《接下來是什麼》則由李宗盛擔任制作人,第三張《1990s》,她為自己爭取到專輯制作人這個角色。公司本來打算請更有經驗的音樂人幫她制作,但她自己把專輯的概念定好、歌曲挑好,甚至連要找什麼樂手錄音都提前考慮好,做足功課向公司提案,終于如願。“我很久之前就想當制作人,但第一張專輯的時候能力不夠。這次也是一個冒險,但我很想做一些不一樣的事。”做專輯的過程中,她甚至完全沒有問過師父李宗盛的意見:“一直到混音完成、做成了母帶,我才寄給大哥聽。我要試試看,在沒有任何人的保護之下,我能做到什麼程度。”

白安的生活也過得挺90後的。這位小仙女會網購,而且最愛買吃的;去旅行的時候也愛吃,而且有收集不同筆記本的習慣;更重要的是,她擁有五只貓,過著每天起床就可以為貓鏟屎的幸福生活。她説自己本來是狗派,因為沒時間養狗才養了貓。結果發現貓咪實在太可愛,于是越養越多……

“我會不安,但是很少迷茫”

上一張專輯《接下來是什麼》是在2014年發行的。隔了足足四年,到了2018年年底,《1990s》才面世。在“消失”的這四年裏,白安在做什麼?她説:“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好好生活,出去外面走走,也一直在寫歌。”這幾年,她意外接觸到內地詩人春樹的作品,春樹成了她最喜歡的作者之一,幾乎每一本詩集她都有收藏。她欣賞春樹身上的坦誠和直白:“我喜歡她性格中那種很強烈的部分,她活出了自己想要的狀態,也不怕在詩中坦露自己可能不太討喜的部分。”

白安自認不如春樹叛逆,但這位從小就活在自己世界的小孩,始終帶著一點不願隨波逐流的骨氣。談到她眼中真正的平庸生活,那就是“感覺到不滿意卻又將就,過得不快樂”。相反,只要是有啟發的、自己喜歡的事情,無論大小,她都甘之如飴。比如制作人的工作其實並不如聽起來那麼光鮮亮麗,白安不僅要把控專輯的方向,還要跟樂手約時間、預約錄音室、訂午餐……這些雞毛蒜皮全要她“一腳踢”。她卻説這些並不平庸:“要完成一件事本來就必須面對和處理很多不同的狀況,這都會讓我成長、獲得經驗。所以我不會覺得太麻煩啦,反而還有點樂在其中。”雖然看起來柔弱,白安卻自帶強大的小宇宙——只要明確了目標,任何難題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説:“我會不安,但是很少迷茫。那種不安會讓我更積極,讓我更有渴望去了解更多。”再過十年,她希望自己活成什麼樣子?“希望可以活在自己很舒服的狀態”。

編輯:Giabun
數字報
我會不安但很少迷茫
金羊網  作者:胡廣欣  2019-03-15

白安

金羊網記者 胡廣欣

16歲開始在網上發表多首音樂作品,17歲登上簡單生活節舞臺並得到李宗盛賞識,21歲成為五月天師妹並推出首張個人專輯《麥田捕手》……從出道之初開始,白安就被“天才少女”的光環籠罩。今年,1991年出生的白安將滿28歲。這位90後,用四年時間寫了一張專輯《1990s》獻給她與她的同齡人。作為“局內人”,她是一個怎樣的90後?她又怎麼理解90後這個世代?上周,白安在廣州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專訪。她説:“我覺得90後還是蠻敢嘗試新事物的,因為我們還沒有太多的包袱。”

“我慶幸1990年代的網絡並不發達”

白安在首波主打歌《讓我逃離平庸的生活》中唱“讓我擁有狂放的自由,讓我逃離平庸的生活”。在她那頗具爆發力的歌聲背後是結實的鋼琴襯底和搖滾樂隊編制,兩者合一,讓這首歌倣佛擁有了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叛逆和灑脫。

白安説她並不叛逆,但也不算是個乖小孩:“我就是活在自己世界裏,老師説老師的,我做我的。”在學校的時候當然有朋友,卻沒有小圈子,女孩子最喜歡的呼朋喚友一起上廁所這些事更是幾乎沒做過。白安以前的作品中,電子樂元素佔有很大比例,多多少少都帶著點疏離和淡漠。這次做《1990s》,她卻希望可以呈現出“更有溫度、更有人味的部分”。

1991年出生的她,以“1990年代”作為新專輯的主題。白安在這個“前互聯網時代”度過了人生最初的十年,跟所有同齡人一樣都有把一張唱片珍而重之地從頭聽到尾、在唱片行遇到喜歡的CD卻沒錢買之類的童年回憶,“我還蠻慶幸當時的網絡並不發達、也沒有手機,不會被幹擾。2000年之後出生的小朋友應該都沒體會過什麼是沒有網絡的感覺吧”。

這張專輯聽起來就是站在2010年代回望1990年代的感覺,帶著點復古的溫暖。她不僅大大減少了電子元素,甚至連MIDI都少用了。從吉他、鋼琴到弦樂,她盡量使用真實樂器進行錄音:“人的演奏會包含很多不同的情緒,空間感也不一樣。”她還親自上陣,第一次為自己的歌錄制鋼琴伴奏——《媽媽》這首歌的鋼琴伴奏就出自她之手。她還很喜歡編曲裏的那些電吉他,“(音色)舊舊的,又帶著一種希望,很符合《1990s》這個主題。”這次有八首歌的人聲部分是在白安家裏錄制的,在實體專輯的歌詞本可以看到“人聲錄制:白安@221B Studio”的字樣。因為她很喜歡福爾摩斯,順手就把自家命名為“221B Studio”……

“90後的我們還沒有太多的包袱”

在百度搜索欄輸入“第一批90後”,聯想詞是“已經禿了”“已經老了”“已經離婚了”……“第一批90後”的焦慮顯而易見。同為“第一批90後”的白安卻顯得很從容:“我沒有特別覺得自己老了,年紀增長也不是什麼壞事。跟以前相比,我現在反而比較自在能更清楚地認識自己。”

十年前,白安與師父李宗盛初見面,大哥就向她拋出一連串關于“人生往後十年的計劃和打算是什麼”之類的靈魂拷問,直接把她問懵。十年後,28歲的她有答案了嗎?“雖然還是沒有,但已經稍微清晰一點了。我覺得不要想太多,只求做每一件事都不要後悔。”《我們的時代》的那句“我們擁有的不多,所以不存在害怕失去的理由”,正代表白安對90後這個群體的印象:“我覺得90後還蠻敢嘗試新事物的,因為我們還沒有太多的包袱。”

她也在不斷嘗試。第一張專輯《麥田捕手》由師兄李劍青操刀,第二張專輯《接下來是什麼》則由李宗盛擔任制作人,第三張《1990s》,她為自己爭取到專輯制作人這個角色。公司本來打算請更有經驗的音樂人幫她制作,但她自己把專輯的概念定好、歌曲挑好,甚至連要找什麼樂手錄音都提前考慮好,做足功課向公司提案,終于如願。“我很久之前就想當制作人,但第一張專輯的時候能力不夠。這次也是一個冒險,但我很想做一些不一樣的事。”做專輯的過程中,她甚至完全沒有問過師父李宗盛的意見:“一直到混音完成、做成了母帶,我才寄給大哥聽。我要試試看,在沒有任何人的保護之下,我能做到什麼程度。”

白安的生活也過得挺90後的。這位小仙女會網購,而且最愛買吃的;去旅行的時候也愛吃,而且有收集不同筆記本的習慣;更重要的是,她擁有五只貓,過著每天起床就可以為貓鏟屎的幸福生活。她説自己本來是狗派,因為沒時間養狗才養了貓。結果發現貓咪實在太可愛,于是越養越多……

“我會不安,但是很少迷茫”

上一張專輯《接下來是什麼》是在2014年發行的。隔了足足四年,到了2018年年底,《1990s》才面世。在“消失”的這四年裏,白安在做什麼?她説:“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好好生活,出去外面走走,也一直在寫歌。”這幾年,她意外接觸到內地詩人春樹的作品,春樹成了她最喜歡的作者之一,幾乎每一本詩集她都有收藏。她欣賞春樹身上的坦誠和直白:“我喜歡她性格中那種很強烈的部分,她活出了自己想要的狀態,也不怕在詩中坦露自己可能不太討喜的部分。”

白安自認不如春樹叛逆,但這位從小就活在自己世界的小孩,始終帶著一點不願隨波逐流的骨氣。談到她眼中真正的平庸生活,那就是“感覺到不滿意卻又將就,過得不快樂”。相反,只要是有啟發的、自己喜歡的事情,無論大小,她都甘之如飴。比如制作人的工作其實並不如聽起來那麼光鮮亮麗,白安不僅要把控專輯的方向,還要跟樂手約時間、預約錄音室、訂午餐……這些雞毛蒜皮全要她“一腳踢”。她卻説這些並不平庸:“要完成一件事本來就必須面對和處理很多不同的狀況,這都會讓我成長、獲得經驗。所以我不會覺得太麻煩啦,反而還有點樂在其中。”雖然看起來柔弱,白安卻自帶強大的小宇宙——只要明確了目標,任何難題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説:“我會不安,但是很少迷茫。那種不安會讓我更積極,讓我更有渴望去了解更多。”再過十年,她希望自己活成什麼樣子?“希望可以活在自己很舒服的狀態”。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