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票房逆襲 電影亮點多多、遺憾也不少

來源:金羊網 作者:艾修煜 發表時間:2019-02-08 09:17


設定宏大、視效合格、遺憾也不少

金羊網記者 艾修煜

2月5日大年初一,歷時4年打造的《流浪地球》正式上映。這部被視為“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電影,選擇在春節檔與周星馳《新喜劇之王》、寧浩《瘋狂的外星人》、韓寒《飛馳人生》的3部重量級喜劇片“正面硬剛”,顯示了強大信心。

電影上映後,口碑炸裂,在朋友圈呈現刷屏之勢,不少觀眾紛紛表示要“二刷”。貓眼票房數據顯示,2月5日,《流浪地球》以1.87億元的票房,位居3部喜劇之後;6日以2.6億元的總票房躥升至第二,將《飛馳人生》和《新喜劇之王》斬落馬下;截至7日下午3點,《流浪地球》已憑借的35.5%的綜合票房佔比,位居榜首,實現逆襲。

最亮點:

脫胎原著,氣魄浩瀚

《流浪地球》的原著作者劉慈欣因《三體》而廣為人知,被譽為“單槍匹馬將中國科幻提升到世界高度”的硬科幻作家。

發表于2000年的《流浪地球》雖然只有中短篇的篇幅,其勾勒出的宏觀景象和涉及的硬核天文、物理知識以及文中表現出的人類犧牲精神和家園情懷,將故事塑造得十分厚重、飽滿。

就影片反響來看,原著賦予的浩瀚氣魄和眼界情懷,依然是全片的最亮點。在《流浪地球》的故事中,因太陽的枯竭,地球遭遇滅頂之災,人類數量銳減至35億。幸存的人類團結一致,金錢的概念和國家的嚴格邊界消失了,一個長達2500年的行星移民計劃被提出、執行並推進。中國在這個計劃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

人生不過短短百年,劉慈欣豪氣幹雲地把時間維度一下提升到2500年之外,這個需要上百代人才有望完成的家園重建計劃,頗有“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的愚公精神。這個問題解決方式,展現了在面對世界末日時,與好萊塢電影截然不同的世界觀。因而,讓中國觀眾格外有共鳴。影評人耳爾表示:“我們看到的大多數好萊塢科幻電影,應對世界末日的方法多是諾亞方舟式的,要麼乘船逃逸,要麼保留火種發射到外星。”但是《流浪地球》描述了中國人面對末日的獨特態度:“對故土家園如此依戀,就算世界末日,也要攜家帶口,卷上鋪蓋,帶著地球去流浪!”

強調全世界各民族通力合作,更讓《流浪地球》在立意和深度上,完勝一眾好萊塢科幻大片。尤其是,故事內容和上映日期都選擇在大年初一這個格外強調回家和團圓的日子,可謂非常貼近中國人的情感內核,無怪乎觀眾紛紛表示熱淚盈眶。

視效關:

避重就輕,側面迎擊

電影是科學和藝術的産物,長久以來,中國電影人和觀眾都渴望能有一部“拿得出手”的科幻電影來證明自身,是因為科幻電影代表了電影工業的最高標準。

想要拍好一部科幻電影,好的故事、良好的電影工業水準、雄厚的資本和市場,三個條件缺一不可。

劉慈欣的原著為電影提供了一個了良好的故事基礎,但長久以來,觀眾對于國內特效制作水準的印象停留在“圓鼓鼓的胖飛碟”和五花八門的5毛特效上,因此《流浪地球》上映之前,觀眾對于電影的視覺效果水準,一直抱有最大懷疑。

好在《流浪地球》雖然是硬科幻,但硬在內核——物理學方面的理論基礎,沒有外化——未涉及星際戰爭場面,沒有外星文明,無需進行燒腦的外星文明及武器裝備設計和太空全景展示。這為中國科幻電影提供了一次彎道超車的機會。

除此之外,創作者的努力也功不可沒。導演郭帆曾透露,作為國內第一部大成本科幻片,《流浪地球》前後共制作3000張概念設計圖,8000張分鏡頭畫稿,使用10000件道具,進行了100000延展平米實景搭建,整個電影制作團隊達到7000人。最終,《流浪地球》靠這一套避重就輕的迂回打法,呈現出與好萊塢“沒有代差”的視覺效果。

遺憾多:

寬容濾鏡,難掩瑕疵

因為“開啟之作”的光環,許多觀眾看《流浪地球》時,自帶“寬容濾鏡”。但仍有不少觀眾指出影片種種不足之處:配音生硬,和角色的貼合度不高;臺詞文縐縐,像講話稿;演員的演技粗糙,流于表面;展現“未來”的細節太少,缺少未來世界的實感:“車輛居然還不是自動駕駛的……”

業界人士的看法則更為精準。影評人耳爾表示,《流浪地球》對于太空場面的展示太單薄:“磅薄無垠的宇宙,被化簡為‘地球、木星、空間站’三個點,實在太偷懶,也證明了導演的想象力匱乏。”

羊城晚報記者在觀影時,也明顯感覺到影片的節奏問題,前半截偏于冗長,情緒累積不夠,後半截則鼓點太密,又缺乏角色情緒過渡所需要的鋪墊,不時給人突兀之感。另外,影片的角色設置,參照了好萊塢類型片的慣例,但性格刻畫細節不夠充分,顯得非常“樣板”。有觀眾表示:“原著中,人性的無畏無私和冷漠殘酷反復糾纏,讓流浪之旅顯得格外悲壯又真實,電影弱化了這一部分,舍棄了對人性的反思。”

耳爾總結:“作為先行者,《流浪地球》已屬難得,但倘若有一天中國科幻電影真正遍地開花,觀眾便會有平常心,回頭再看,就會知道《流浪地球》不過是仰賴原著作者磅薄筆慧之下的一次及格嘗試。”

編輯:寶厷
數字報
《流浪地球》票房逆襲 電影亮點多多、遺憾也不少
金羊網  作者:艾修煜  2019-02-08


設定宏大、視效合格、遺憾也不少

金羊網記者 艾修煜

2月5日大年初一,歷時4年打造的《流浪地球》正式上映。這部被視為“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電影,選擇在春節檔與周星馳《新喜劇之王》、寧浩《瘋狂的外星人》、韓寒《飛馳人生》的3部重量級喜劇片“正面硬剛”,顯示了強大信心。

電影上映後,口碑炸裂,在朋友圈呈現刷屏之勢,不少觀眾紛紛表示要“二刷”。貓眼票房數據顯示,2月5日,《流浪地球》以1.87億元的票房,位居3部喜劇之後;6日以2.6億元的總票房躥升至第二,將《飛馳人生》和《新喜劇之王》斬落馬下;截至7日下午3點,《流浪地球》已憑借的35.5%的綜合票房佔比,位居榜首,實現逆襲。

最亮點:

脫胎原著,氣魄浩瀚

《流浪地球》的原著作者劉慈欣因《三體》而廣為人知,被譽為“單槍匹馬將中國科幻提升到世界高度”的硬科幻作家。

發表于2000年的《流浪地球》雖然只有中短篇的篇幅,其勾勒出的宏觀景象和涉及的硬核天文、物理知識以及文中表現出的人類犧牲精神和家園情懷,將故事塑造得十分厚重、飽滿。

就影片反響來看,原著賦予的浩瀚氣魄和眼界情懷,依然是全片的最亮點。在《流浪地球》的故事中,因太陽的枯竭,地球遭遇滅頂之災,人類數量銳減至35億。幸存的人類團結一致,金錢的概念和國家的嚴格邊界消失了,一個長達2500年的行星移民計劃被提出、執行並推進。中國在這個計劃中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

人生不過短短百年,劉慈欣豪氣幹雲地把時間維度一下提升到2500年之外,這個需要上百代人才有望完成的家園重建計劃,頗有“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的愚公精神。這個問題解決方式,展現了在面對世界末日時,與好萊塢電影截然不同的世界觀。因而,讓中國觀眾格外有共鳴。影評人耳爾表示:“我們看到的大多數好萊塢科幻電影,應對世界末日的方法多是諾亞方舟式的,要麼乘船逃逸,要麼保留火種發射到外星。”但是《流浪地球》描述了中國人面對末日的獨特態度:“對故土家園如此依戀,就算世界末日,也要攜家帶口,卷上鋪蓋,帶著地球去流浪!”

強調全世界各民族通力合作,更讓《流浪地球》在立意和深度上,完勝一眾好萊塢科幻大片。尤其是,故事內容和上映日期都選擇在大年初一這個格外強調回家和團圓的日子,可謂非常貼近中國人的情感內核,無怪乎觀眾紛紛表示熱淚盈眶。

視效關:

避重就輕,側面迎擊

電影是科學和藝術的産物,長久以來,中國電影人和觀眾都渴望能有一部“拿得出手”的科幻電影來證明自身,是因為科幻電影代表了電影工業的最高標準。

想要拍好一部科幻電影,好的故事、良好的電影工業水準、雄厚的資本和市場,三個條件缺一不可。

劉慈欣的原著為電影提供了一個了良好的故事基礎,但長久以來,觀眾對于國內特效制作水準的印象停留在“圓鼓鼓的胖飛碟”和五花八門的5毛特效上,因此《流浪地球》上映之前,觀眾對于電影的視覺效果水準,一直抱有最大懷疑。

好在《流浪地球》雖然是硬科幻,但硬在內核——物理學方面的理論基礎,沒有外化——未涉及星際戰爭場面,沒有外星文明,無需進行燒腦的外星文明及武器裝備設計和太空全景展示。這為中國科幻電影提供了一次彎道超車的機會。

除此之外,創作者的努力也功不可沒。導演郭帆曾透露,作為國內第一部大成本科幻片,《流浪地球》前後共制作3000張概念設計圖,8000張分鏡頭畫稿,使用10000件道具,進行了100000延展平米實景搭建,整個電影制作團隊達到7000人。最終,《流浪地球》靠這一套避重就輕的迂回打法,呈現出與好萊塢“沒有代差”的視覺效果。

遺憾多:

寬容濾鏡,難掩瑕疵

因為“開啟之作”的光環,許多觀眾看《流浪地球》時,自帶“寬容濾鏡”。但仍有不少觀眾指出影片種種不足之處:配音生硬,和角色的貼合度不高;臺詞文縐縐,像講話稿;演員的演技粗糙,流于表面;展現“未來”的細節太少,缺少未來世界的實感:“車輛居然還不是自動駕駛的……”

業界人士的看法則更為精準。影評人耳爾表示,《流浪地球》對于太空場面的展示太單薄:“磅薄無垠的宇宙,被化簡為‘地球、木星、空間站’三個點,實在太偷懶,也證明了導演的想象力匱乏。”

羊城晚報記者在觀影時,也明顯感覺到影片的節奏問題,前半截偏于冗長,情緒累積不夠,後半截則鼓點太密,又缺乏角色情緒過渡所需要的鋪墊,不時給人突兀之感。另外,影片的角色設置,參照了好萊塢類型片的慣例,但性格刻畫細節不夠充分,顯得非常“樣板”。有觀眾表示:“原著中,人性的無畏無私和冷漠殘酷反復糾纏,讓流浪之旅顯得格外悲壯又真實,電影弱化了這一部分,舍棄了對人性的反思。”

耳爾總結:“作為先行者,《流浪地球》已屬難得,但倘若有一天中國科幻電影真正遍地開花,觀眾便會有平常心,回頭再看,就會知道《流浪地球》不過是仰賴原著作者磅薄筆慧之下的一次及格嘗試。”

編輯:寶厷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