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分跳水式下滑 《地球最後的夜晚》發生了什麼?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晶 發表時間:2019-01-02 07:25
影片海報打出“一吻跨年”的浪漫主題
反映影迷口碑的豆瓣評分中規中矩
反映大眾口味的貓眼評分低至3. 6分

“一吻跨年”變成“一睡跨年”,觀眾評分一夜之間跳水式下滑

金羊網記者  何晶

“今年最浪漫的跨年,應該是和喜歡的人買兩張21:50的《地球最後的夜晚》,電影結束正好0點,在最後的時刻相擁接吻到第二年。”“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見那個超級超級想見的人啊?”電影《地球最後的夜晚》選在2018年最後一天正式上映,影片宣傳方通過行銷“一吻跨年”的概念,讓這部文藝片的預售票房突破性地超過了1.5億元。

然而,票房有多高,罵聲就有多大。2018年12月31日下午開始,《地球最後的夜晚》在淘票票、貓眼等購票平臺的評分呈跳水式下滑,當天傍晚的評分已低於4分,目前在貓眼和淘票票的評分均為3.4分,豆瓣評分6.8分。

首映當日,《地球最後的夜晚》以2.6億元遙遙領先拿下票房冠軍;次日元旦,票房卻一落千丈,滑落至單日第五位。許多觀眾被影片的行銷文案吸引走進影院,準備度過一個浪漫的新年之夜,卻沒想到這是一部風格“陰冷”的文藝片,於是紛紛在各大購票平臺怒打一星:“《地球最後的夜晚》哪有迎新的氣氛?我為什麼要在跨年夜來看這個?”“我看過的最難看的電影,沒有之一,破壞了新年的好心情!”“《地球最後的夜晚》可以改名為‘地球最慘的夜晚’,看電影困得不行,出來冷得要命,淩晨還打不到車回家……”

不管是否能憑藉60分鐘的長鏡頭載入影史,《地球最後的夜晚》一定能載入華語文藝片“行銷大事記”。

影片預售怎麼火的? ——主打愛情片“一吻跨年”儀式感

《地球最後的夜晚》是畢贛導演的第二部長片,投資達7000萬元——也就是説,票房至少要達到2.1億元才不會虧本。畢贛生於1989年,以處女作《路邊野餐》驚艷影壇,拿下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地球最後的夜晚》請來了湯唯、黃覺擔任主演,並進入第71屆戛納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片中的60分鐘3D長鏡頭讓外媒驚嘆。

從開拍到定檔,《地球最後的夜晚》始終引人關注。2018年12月30日,製片人單佐龍在公號發佈文章《“地球”的至暗時刻》,詳述了影片經歷的種種“磨難”,包括影片開機第一天就停機、3D長鏡頭幾乎無法完成,等等。在這篇文章中,讓人看到年輕電影人所做的種種努力。

定檔之後,影片沒做全國路演,也沒有業內試片,而是選擇在抖音、微網志、QQ空間這類網路社交平臺進行宣傳行銷。海報設計風格充滿詩意,文案也相當浪漫,比如:“泥石流不可怕,活在記憶裏面才可怕。”“只要看到她,我就知道,肯定又是在夢裏面了。”“最後問你一句,跟不跟我一起走?”“特別希望和我一起去看《地球最後的夜晚》的人就是你……”

抖音小視頻和預告片走的也是愛情路線,包括“甜言蜜語”版預告、“心碎”版預告。2018年12月7日,發行方寫給全國各院線和影院的一份跨年活動聲明,也主打“一吻跨年”概念:“這是2018年最後一部電影。影院可選本片做跨年活動,可選擇在12月31日21:50開場,影片結束時恰好是0點0分跨年那一刻,觀眾可以與最重要的人一起度過一個最有儀式感的夜晚,一吻跨年!”

在這一波宣傳之後,《地球最後的夜晚》在各大網路購票平臺的“想看”人數呈井噴式暴漲,大量年輕人被吸引,還有不少人在網路上求購跨年場次的電影票。最終,影片預售票房超1.5億元,而在此前,文藝片的票房從未破億,畢贛上一部影片《路邊野餐》票房僅為650萬元。

片中黃覺和湯唯演繹的並非商業片意義上的愛情故事

行銷手法有問題嗎? ——行銷定位和影片本身存在錯位

影片上映前,導演畢贛參加了網綜節目《吐槽大會》,還參與了“知乎”的鹽CLUB論壇。他曾回應觀眾對影片行銷的提問:“這是一部非常藝術化的電影,我的宣發同事不偷不搶不下跪,靠自己的能力、靠自己的知識做一件事情,我沒有覺得他們有任何過錯,我非常尊重他們。”

無論商業片還是文藝片,都希望得到更多觀眾的喜愛,但前提是,觀眾要知道自己看的是怎樣的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是一部有著明顯導演個人風格的文藝片,並不著重于故事性,敘事緩慢,情節支離破碎。然而,大多數觀眾卻是抱著觀看浪漫愛情片的心態選擇這部影片作為跨年儀式,結果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地球最後的夜晚》在行銷策略、受眾預期和影片本身之間,存在明顯錯位。在貓眼和淘票票,超過6成觀眾怒打一星:“《地球最後的夜晚》行銷太噁心了,不知道自己的受眾嗎?把所有人都搞到電影院,就要承受現在的罵名。”“《地球最後的夜晚》最大的問題可能是用商業片的手段去宣傳純粹的文藝片,觀眾前期沒有深入了解的話,觀影的心理落差太大了。”

一名院線經理在網上發帖:“《地球》的反噬程度其實超乎很多人的想像,我是一名院線經理,剛剛一位大叔看了一小會兒出來要退票,説片子看不懂,要換其他場次,這已經是今天第16個要求退票的了。在全國影院經理群吐槽了一下,響應者眾多……看了看影廳內的攝像頭,雖然畫面很暗,可還是可以看到有的人在玩手機,有的人在呼呼睡覺,有的人在傻傻地看著銀幕。我們是一邊賣著票,一邊給顧客解釋。作為在一線的電影人,今晚註定會是我難忘的一個跨年之夜了。”

在微網志上,“地球最後的夜晚看不懂”成為2018年最後一天的熱搜話題之一。當天下午,浪潮一般的負面評論席捲網路,以致有購買了0點場次的觀眾説:“怎麼辦?我現在有點慌,到底還要不要和他一起去看?”

“很少能在電影院看到這麼舒服的一部電影,整個人在座椅上癱在那蜷在那,用非常舒適且安逸的姿態看完。”劉昊然這條推薦語被印在《地球最後的夜晚》宣傳海報上。影片公映後,這句話被網友紛紛提及:“看完才明白劉昊然的推薦詞是啥意思,看睡著了還能説得這麼文藝。”

導演畢贛

電影究竟拍得怎樣? ——現實、回憶、夢境相互交織

《地球最後的夜晚》和畢贛的前作《路邊野餐》一脈相承,現實、回憶、夢境相互交織。畢贛用長達60分鐘的長鏡頭造了一場夢,而對於習慣浸泡在商業片中的普通觀眾來説,這確實不是一部容易接近的影片。

羅紘武(黃覺飾)因父親離世再次回到貴州凱里。12年前,他的好友白貓(李鴻其飾)被殺,羅紘武在追查兇手左宏元(陳永忠飾)的過程中,被兇手的情人萬綺雯(湯唯飾)利用。有一天,這位神秘的女人消失了,但她卻成為羅紘武所有的記憶、慾望、信念和夢魘。這次回到凱里,羅紘武想找到萬綺雯。在找尋的過程中,他進入了一間即將廢棄的電影院。當他在影院裏戴上3D眼鏡,隨即進入了長達60分鐘的長鏡頭之旅:他見到了年少時的好友、曾拋棄他的母親、和萬綺雯長得一樣的神秘女子……在夢裏,他甚至可以和愛人一起飛起來。

《地球最後的夜晚》打破了線性敘事,時間軸參差錯落,回憶和現實相互交織。觀眾必須通過細節來分辨時空,比如從羅纮武頭髮的顏色(黑色或白色)來進行分辨。大量的囈語和符號,固定的機位和特寫,讓整部影片節奏緩慢、故事晦澀,充滿曖昧不清的氛圍。換句話説,這是一部呈現情緒狀態的影片,而不是一部講故事的影片。

相比普通觀眾的惡評如潮,影評人和業內人士則對這部影片給予了極高的讚譽。李安導演用了三個“非常”優秀來形容這部影片,陳凱歌導演也讚嘆畢贛駕馭複雜結構的能力和個人風格。有影評人則認為這部影片彌補了《路邊野餐》的很多缺陷,“3D長鏡頭把影像氛圍做到極致,足以讓人沉醉其中,但與此同時徹底拋棄角色,毫無意義的炫技成了弊端”。

無論如何,《地球最後的夜晚》再次反映出文藝片和普通觀眾之間存在著很長的距離。而對於年輕的畢贛導演,用北京大學教授戴錦華的話來説:“我們要小心這樣捧殺了他。”

編輯:
數字報
評分跳水式下滑 《地球最後的夜晚》發生了什麼?
金羊網  作者:何晶  2019-01-02
影片海報打出“一吻跨年”的浪漫主題
反映影迷口碑的豆瓣評分中規中矩
反映大眾口味的貓眼評分低至3. 6分

“一吻跨年”變成“一睡跨年”,觀眾評分一夜之間跳水式下滑

金羊網記者  何晶

“今年最浪漫的跨年,應該是和喜歡的人買兩張21:50的《地球最後的夜晚》,電影結束正好0點,在最後的時刻相擁接吻到第二年。”“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見那個超級超級想見的人啊?”電影《地球最後的夜晚》選在2018年最後一天正式上映,影片宣傳方通過行銷“一吻跨年”的概念,讓這部文藝片的預售票房突破性地超過了1.5億元。

然而,票房有多高,罵聲就有多大。2018年12月31日下午開始,《地球最後的夜晚》在淘票票、貓眼等購票平臺的評分呈跳水式下滑,當天傍晚的評分已低於4分,目前在貓眼和淘票票的評分均為3.4分,豆瓣評分6.8分。

首映當日,《地球最後的夜晚》以2.6億元遙遙領先拿下票房冠軍;次日元旦,票房卻一落千丈,滑落至單日第五位。許多觀眾被影片的行銷文案吸引走進影院,準備度過一個浪漫的新年之夜,卻沒想到這是一部風格“陰冷”的文藝片,於是紛紛在各大購票平臺怒打一星:“《地球最後的夜晚》哪有迎新的氣氛?我為什麼要在跨年夜來看這個?”“我看過的最難看的電影,沒有之一,破壞了新年的好心情!”“《地球最後的夜晚》可以改名為‘地球最慘的夜晚’,看電影困得不行,出來冷得要命,淩晨還打不到車回家……”

不管是否能憑藉60分鐘的長鏡頭載入影史,《地球最後的夜晚》一定能載入華語文藝片“行銷大事記”。

影片預售怎麼火的? ——主打愛情片“一吻跨年”儀式感

《地球最後的夜晚》是畢贛導演的第二部長片,投資達7000萬元——也就是説,票房至少要達到2.1億元才不會虧本。畢贛生於1989年,以處女作《路邊野餐》驚艷影壇,拿下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地球最後的夜晚》請來了湯唯、黃覺擔任主演,並進入第71屆戛納電影節“一種關注”單元,片中的60分鐘3D長鏡頭讓外媒驚嘆。

從開拍到定檔,《地球最後的夜晚》始終引人關注。2018年12月30日,製片人單佐龍在公號發佈文章《“地球”的至暗時刻》,詳述了影片經歷的種種“磨難”,包括影片開機第一天就停機、3D長鏡頭幾乎無法完成,等等。在這篇文章中,讓人看到年輕電影人所做的種種努力。

定檔之後,影片沒做全國路演,也沒有業內試片,而是選擇在抖音、微網志、QQ空間這類網路社交平臺進行宣傳行銷。海報設計風格充滿詩意,文案也相當浪漫,比如:“泥石流不可怕,活在記憶裏面才可怕。”“只要看到她,我就知道,肯定又是在夢裏面了。”“最後問你一句,跟不跟我一起走?”“特別希望和我一起去看《地球最後的夜晚》的人就是你……”

抖音小視頻和預告片走的也是愛情路線,包括“甜言蜜語”版預告、“心碎”版預告。2018年12月7日,發行方寫給全國各院線和影院的一份跨年活動聲明,也主打“一吻跨年”概念:“這是2018年最後一部電影。影院可選本片做跨年活動,可選擇在12月31日21:50開場,影片結束時恰好是0點0分跨年那一刻,觀眾可以與最重要的人一起度過一個最有儀式感的夜晚,一吻跨年!”

在這一波宣傳之後,《地球最後的夜晚》在各大網路購票平臺的“想看”人數呈井噴式暴漲,大量年輕人被吸引,還有不少人在網路上求購跨年場次的電影票。最終,影片預售票房超1.5億元,而在此前,文藝片的票房從未破億,畢贛上一部影片《路邊野餐》票房僅為650萬元。

片中黃覺和湯唯演繹的並非商業片意義上的愛情故事

行銷手法有問題嗎? ——行銷定位和影片本身存在錯位

影片上映前,導演畢贛參加了網綜節目《吐槽大會》,還參與了“知乎”的鹽CLUB論壇。他曾回應觀眾對影片行銷的提問:“這是一部非常藝術化的電影,我的宣發同事不偷不搶不下跪,靠自己的能力、靠自己的知識做一件事情,我沒有覺得他們有任何過錯,我非常尊重他們。”

無論商業片還是文藝片,都希望得到更多觀眾的喜愛,但前提是,觀眾要知道自己看的是怎樣的影片。《地球最後的夜晚》是一部有著明顯導演個人風格的文藝片,並不著重于故事性,敘事緩慢,情節支離破碎。然而,大多數觀眾卻是抱著觀看浪漫愛情片的心態選擇這部影片作為跨年儀式,結果造成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地球最後的夜晚》在行銷策略、受眾預期和影片本身之間,存在明顯錯位。在貓眼和淘票票,超過6成觀眾怒打一星:“《地球最後的夜晚》行銷太噁心了,不知道自己的受眾嗎?把所有人都搞到電影院,就要承受現在的罵名。”“《地球最後的夜晚》最大的問題可能是用商業片的手段去宣傳純粹的文藝片,觀眾前期沒有深入了解的話,觀影的心理落差太大了。”

一名院線經理在網上發帖:“《地球》的反噬程度其實超乎很多人的想像,我是一名院線經理,剛剛一位大叔看了一小會兒出來要退票,説片子看不懂,要換其他場次,這已經是今天第16個要求退票的了。在全國影院經理群吐槽了一下,響應者眾多……看了看影廳內的攝像頭,雖然畫面很暗,可還是可以看到有的人在玩手機,有的人在呼呼睡覺,有的人在傻傻地看著銀幕。我們是一邊賣著票,一邊給顧客解釋。作為在一線的電影人,今晚註定會是我難忘的一個跨年之夜了。”

在微網志上,“地球最後的夜晚看不懂”成為2018年最後一天的熱搜話題之一。當天下午,浪潮一般的負面評論席捲網路,以致有購買了0點場次的觀眾説:“怎麼辦?我現在有點慌,到底還要不要和他一起去看?”

“很少能在電影院看到這麼舒服的一部電影,整個人在座椅上癱在那蜷在那,用非常舒適且安逸的姿態看完。”劉昊然這條推薦語被印在《地球最後的夜晚》宣傳海報上。影片公映後,這句話被網友紛紛提及:“看完才明白劉昊然的推薦詞是啥意思,看睡著了還能説得這麼文藝。”

導演畢贛

電影究竟拍得怎樣? ——現實、回憶、夢境相互交織

《地球最後的夜晚》和畢贛的前作《路邊野餐》一脈相承,現實、回憶、夢境相互交織。畢贛用長達60分鐘的長鏡頭造了一場夢,而對於習慣浸泡在商業片中的普通觀眾來説,這確實不是一部容易接近的影片。

羅紘武(黃覺飾)因父親離世再次回到貴州凱里。12年前,他的好友白貓(李鴻其飾)被殺,羅紘武在追查兇手左宏元(陳永忠飾)的過程中,被兇手的情人萬綺雯(湯唯飾)利用。有一天,這位神秘的女人消失了,但她卻成為羅紘武所有的記憶、慾望、信念和夢魘。這次回到凱里,羅紘武想找到萬綺雯。在找尋的過程中,他進入了一間即將廢棄的電影院。當他在影院裏戴上3D眼鏡,隨即進入了長達60分鐘的長鏡頭之旅:他見到了年少時的好友、曾拋棄他的母親、和萬綺雯長得一樣的神秘女子……在夢裏,他甚至可以和愛人一起飛起來。

《地球最後的夜晚》打破了線性敘事,時間軸參差錯落,回憶和現實相互交織。觀眾必須通過細節來分辨時空,比如從羅纮武頭髮的顏色(黑色或白色)來進行分辨。大量的囈語和符號,固定的機位和特寫,讓整部影片節奏緩慢、故事晦澀,充滿曖昧不清的氛圍。換句話説,這是一部呈現情緒狀態的影片,而不是一部講故事的影片。

相比普通觀眾的惡評如潮,影評人和業內人士則對這部影片給予了極高的讚譽。李安導演用了三個“非常”優秀來形容這部影片,陳凱歌導演也讚嘆畢贛駕馭複雜結構的能力和個人風格。有影評人則認為這部影片彌補了《路邊野餐》的很多缺陷,“3D長鏡頭把影像氛圍做到極致,足以讓人沉醉其中,但與此同時徹底拋棄角色,毫無意義的炫技成了弊端”。

無論如何,《地球最後的夜晚》再次反映出文藝片和普通觀眾之間存在著很長的距離。而對於年輕的畢贛導演,用北京大學教授戴錦華的話來説:“我們要小心這樣捧殺了他。”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