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霆: 我這次學會了接地氣

來源:金羊網 作者:龔衛鋒 發表時間:2018-09-12 17:16

  馬思純飾演女警胡蓉

  陳偉霆飾演身世複雜的劉子光

  馬思純和陳偉霆昨日亮相上海發佈會

  《橙紅年代》海報

  

  由劉新執導,陳偉霆、馬思純領銜主演的都市劇《橙紅年代》將於9月17日19點30分登陸東方衛視。這部現實主義題材作品以緝毒案件為背景,講述一群普通市民和人民警察用熱血與罪惡作鬥爭的故事。昨日,劇中主演陳偉霆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專訪,分享創作趣事。

  角 色

  “很喜歡劉子光的簡單”

  在《橙紅年代》中,陳偉霆飾演的劉子光命途多舛:八年前,他面對父親的慘死,滿懷傷痛離家出走,遠赴他鄉打拼;八年後,失去記憶的他重回故鄉,而無論是身上的文身、刀疤、彈孔,還是過人的體能、一身功夫,以及他和毒梟聶萬峰的淵源,都指向他以前的經歷並不簡單。

  該劇根據驍騎校的同名小説改編,但在角色上作了不少改動。陳偉霆説:“我看小説的時候,特別喜歡劉子光的簡單,看不慣的他就站出來説,人家打他必會還擊,就是很‘燃’。不過,原著裏的他太拽了,有時候會説髒話,這在電視劇裏肯定不行,所以要改動。”陳偉霆覺得自己也是一個正義感爆棚的人:“我覺得現在的社會需要劉子光這種精神,看到不好的事情,該出手時就得出手,希望多一些平民英雄。”

  突 破

  “特別感謝李建義老師”

  為了這部戲,陳偉霆留長了頭髮,還留了鬍子、把自己曬黑,不過,他並不覺得這些算突破。他袒露了自己這幾年的困擾:“之前找上我的戲很多都是《老九門》那種題材,或者是霸道總裁那類角色,我就覺得自己出問題了。我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把角色演得稍微接地氣一點。”

  在《橙紅年代》裏,陳偉霆最感謝李建義:“我和李老師的對手戲特別多,他能把我‘拉下來’,讓我接地氣。”他特別提到與李建義拍的第一場戲:“當時我和李老師在喝白酒,李老師即興地張口就來,那場戲我居然能接住,後面的戲就拍得很順了。”女主角馬思純此前曾表示,她認為《橙紅年代》是陳偉霆目前為止演得最好的一部戲。對此,陳偉霆説:“我覺得要觀眾看完了讓觀眾説才行。”

  定 位

  “終於知道自己要什麼”

  陳偉霆坦言現在越來越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之前在香港的時候開始就一直被抨擊,我甚至懷疑人生、懷疑自己。現在,我年紀也不小了,開始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能分辨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出演《橙紅年代》,也讓陳偉霆在同齡演員中找到了學習的榜樣:“馬思純有一個突出的能力,就是她的哭戲,可以讓現場的攝影師、場記、服裝師都跟著她一起哭,連我的助理看了都會哭。”説到這裡,他笑著自嘲:“人家拿金馬獎嘛,我什麼獎都沒有。我拍了很多戲,都沒有讓周圍的人這麼哭過。不過,我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每部戲我都很用心去演。快幫我想想我可以拿什麼獎?”雖然這次學會了“接地氣”,但陳偉霆也直言不會放棄做偶像:“有時候是偶像,有時候要接地氣,這樣才會走得更長遠。”

  對話馬思純

  “胡蓉是一個活生生的女孩”

  劇中,滿身疑點的劉子光偏偏遇上了執著女警胡蓉——這個警校優秀畢業生一直以成為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作為畢生理想。面對“經公安機關核準已宣佈死亡”的劉子光,胡蓉下定決心要追查到底。兩人的命運因此互相羈絆,胡蓉漸漸發現劉子光善良、正義的本性。在最新發佈的海報中,兩人並肩而立,目光如炬,衝破環繞的陰霾……飾演胡蓉的馬思純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説:“胡蓉就是我們生活當中看到的女孩,她可能更勇敢一些,但我希望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個標誌。”

  羊城晚報:這次你演公安幹警,會不會跟真實生活距離挺遠?

  馬思純:不會,我父親就是警察,我對警察還是比較熟悉的。爸爸挺驕傲的,還發了朋友圈。拍戲時,他教了我很多,搜身、射擊、擒拿,還有關於公安辦案的很多規矩。

  羊城晚報:陳偉霆説他演這個角色變得接地氣了,你演這個角色有什麼改變嗎?

  馬思純:我以前演的角色要麼比較另類,要麼是像那種小混混似的,都不太貼近生活。而胡蓉就是我們生活當中看到的女孩,至少我演得很生活化。我希望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個標誌。

  羊城晚報:陳偉霆這次給你什麼感覺?

  馬思純:我很喜歡劉子光的造型,特別喜歡他鬍子拉碴的樣子。陳偉霆演得很好,他也不在乎自己的表情和顏值,就是非常“放肆”地演。

  羊城晚報:哪些地方你會覺得他很放肆?

  馬思純:有時候你會在意自己好不好看,但當你真的在演戲、真的放鬆下來的時候,你就完全什麼都不在乎了,自己的形象並不重要,而是這個人物更重要。我覺得他至少這次做到了這一點。

  羊城晚報:跟陳偉霆合作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馬思純:有一次我拍戲時傷了腳,動不了,那次我覺得他非常爺們兒。他立刻讓工作人員把冰拿出來,親手幫我處理。他平時是個很逗的人,但那時候周圍的人都不敢動,因為他很兇,大喝一聲“不要亂動”!他平時跳舞,知道怎麼處理扭傷這種問題。

  羊城晚報: 聽説你們參與了不少幕後工作?

  馬思純:我們兩個都應該是“編劇”,什麼戲都加(笑)。其實是為了戲更好看,我覺得我們兩個挺有這方面的天分的。

  羊城晚報:比如呢?你們覺得加得最好的一場戲是什麼?

  馬思純:一個是我做臥底之後兩人談戀愛的戲,還有一個是接近尾聲的時候,有一場戲是我審訊他,我們即興演完了8分鐘。

 

編輯:直諒
數字報

陳偉霆: 我這次學會了接地氣

金羊網  作者:龔衛鋒  2018-09-12

  馬思純飾演女警胡蓉

  陳偉霆飾演身世複雜的劉子光

  馬思純和陳偉霆昨日亮相上海發佈會

  《橙紅年代》海報

  

  由劉新執導,陳偉霆、馬思純領銜主演的都市劇《橙紅年代》將於9月17日19點30分登陸東方衛視。這部現實主義題材作品以緝毒案件為背景,講述一群普通市民和人民警察用熱血與罪惡作鬥爭的故事。昨日,劇中主演陳偉霆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專訪,分享創作趣事。

  角 色

  “很喜歡劉子光的簡單”

  在《橙紅年代》中,陳偉霆飾演的劉子光命途多舛:八年前,他面對父親的慘死,滿懷傷痛離家出走,遠赴他鄉打拼;八年後,失去記憶的他重回故鄉,而無論是身上的文身、刀疤、彈孔,還是過人的體能、一身功夫,以及他和毒梟聶萬峰的淵源,都指向他以前的經歷並不簡單。

  該劇根據驍騎校的同名小説改編,但在角色上作了不少改動。陳偉霆説:“我看小説的時候,特別喜歡劉子光的簡單,看不慣的他就站出來説,人家打他必會還擊,就是很‘燃’。不過,原著裏的他太拽了,有時候會説髒話,這在電視劇裏肯定不行,所以要改動。”陳偉霆覺得自己也是一個正義感爆棚的人:“我覺得現在的社會需要劉子光這種精神,看到不好的事情,該出手時就得出手,希望多一些平民英雄。”

  突 破

  “特別感謝李建義老師”

  為了這部戲,陳偉霆留長了頭髮,還留了鬍子、把自己曬黑,不過,他並不覺得這些算突破。他袒露了自己這幾年的困擾:“之前找上我的戲很多都是《老九門》那種題材,或者是霸道總裁那類角色,我就覺得自己出問題了。我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把角色演得稍微接地氣一點。”

  在《橙紅年代》裏,陳偉霆最感謝李建義:“我和李老師的對手戲特別多,他能把我‘拉下來’,讓我接地氣。”他特別提到與李建義拍的第一場戲:“當時我和李老師在喝白酒,李老師即興地張口就來,那場戲我居然能接住,後面的戲就拍得很順了。”女主角馬思純此前曾表示,她認為《橙紅年代》是陳偉霆目前為止演得最好的一部戲。對此,陳偉霆説:“我覺得要觀眾看完了讓觀眾説才行。”

  定 位

  “終於知道自己要什麼”

  陳偉霆坦言現在越來越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之前在香港的時候開始就一直被抨擊,我甚至懷疑人生、懷疑自己。現在,我年紀也不小了,開始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能分辨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出演《橙紅年代》,也讓陳偉霆在同齡演員中找到了學習的榜樣:“馬思純有一個突出的能力,就是她的哭戲,可以讓現場的攝影師、場記、服裝師都跟著她一起哭,連我的助理看了都會哭。”説到這裡,他笑著自嘲:“人家拿金馬獎嘛,我什麼獎都沒有。我拍了很多戲,都沒有讓周圍的人這麼哭過。不過,我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每部戲我都很用心去演。快幫我想想我可以拿什麼獎?”雖然這次學會了“接地氣”,但陳偉霆也直言不會放棄做偶像:“有時候是偶像,有時候要接地氣,這樣才會走得更長遠。”

  對話馬思純

  “胡蓉是一個活生生的女孩”

  劇中,滿身疑點的劉子光偏偏遇上了執著女警胡蓉——這個警校優秀畢業生一直以成為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作為畢生理想。面對“經公安機關核準已宣佈死亡”的劉子光,胡蓉下定決心要追查到底。兩人的命運因此互相羈絆,胡蓉漸漸發現劉子光善良、正義的本性。在最新發佈的海報中,兩人並肩而立,目光如炬,衝破環繞的陰霾……飾演胡蓉的馬思純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説:“胡蓉就是我們生活當中看到的女孩,她可能更勇敢一些,但我希望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個標誌。”

  羊城晚報:這次你演公安幹警,會不會跟真實生活距離挺遠?

  馬思純:不會,我父親就是警察,我對警察還是比較熟悉的。爸爸挺驕傲的,還發了朋友圈。拍戲時,他教了我很多,搜身、射擊、擒拿,還有關於公安辦案的很多規矩。

  羊城晚報:陳偉霆説他演這個角色變得接地氣了,你演這個角色有什麼改變嗎?

  馬思純:我以前演的角色要麼比較另類,要麼是像那種小混混似的,都不太貼近生活。而胡蓉就是我們生活當中看到的女孩,至少我演得很生活化。我希望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個標誌。

  羊城晚報:陳偉霆這次給你什麼感覺?

  馬思純:我很喜歡劉子光的造型,特別喜歡他鬍子拉碴的樣子。陳偉霆演得很好,他也不在乎自己的表情和顏值,就是非常“放肆”地演。

  羊城晚報:哪些地方你會覺得他很放肆?

  馬思純:有時候你會在意自己好不好看,但當你真的在演戲、真的放鬆下來的時候,你就完全什麼都不在乎了,自己的形象並不重要,而是這個人物更重要。我覺得他至少這次做到了這一點。

  羊城晚報:跟陳偉霆合作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馬思純:有一次我拍戲時傷了腳,動不了,那次我覺得他非常爺們兒。他立刻讓工作人員把冰拿出來,親手幫我處理。他平時是個很逗的人,但那時候周圍的人都不敢動,因為他很兇,大喝一聲“不要亂動”!他平時跳舞,知道怎麼處理扭傷這種問題。

  羊城晚報: 聽説你們參與了不少幕後工作?

  馬思純:我們兩個都應該是“編劇”,什麼戲都加(笑)。其實是為了戲更好看,我覺得我們兩個挺有這方面的天分的。

  羊城晚報:比如呢?你們覺得加得最好的一場戲是什麼?

  馬思純:一個是我做臥底之後兩人談戀愛的戲,還有一個是接近尾聲的時候,有一場戲是我審訊他,我們即興演完了8分鐘。

 

編輯:直諒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