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金融法學研究會會長:大學生財商意識待增強

來源:金羊網 作者:譚錚 發表時間:2019-01-16 21:39

文/金羊網記者 譚錚

在調查“華爾街英語”的過程中,不難發現,網上投訴的人員多為在校大學生或是20多歲剛出社會工作的年輕人。對于這一年齡段人群為何會成為主要“受害者”,廣東省法學會金融法學研究會會長張長龍教授表示,主要還是大家對金融法律風險的認識不足,防范意識太差。

學生自我認知不清晰

張長龍教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首先提到“受害者”多為學生這種情況,與當前學生的教育成長環境有關係。“現在學生一心一意讀書,接觸不到社會上太多的事情。”升學壓力使得他們失去了對社會多樣性了解的時間。同時學生的“法制意識也不強。不知道一紙合同之後自己承擔了怎樣的後果。”

分析背後的原因,張長龍表示這是多方面的。他認為現在不少學生或20出頭的年輕人一開始是抱著“自我提升的想法”去尋找更多的教育機會,但由于資金缺乏,所以選擇了教育貸款(或“教育分期”)的方式去支付費用。這當中也暗含了某種攀比的心理,對自己的經濟實力認識不到位。“他去貸,我也去貸。”張長龍説,不難看出在時代前進的過程中,學生的消費理念也發生了變化。過往“有多少錢辦多少事”的觀念已經逐漸淡出年輕人的視線了。

張長龍認為,從某種程度而言,這也説明了部分年輕人社會責任感和家庭責任感的缺失。“他們在簽下貸款合同或辦理手續的過程中,並沒有考慮到自己身後的家庭因此而背負上的‘債務’。”

家庭教育與校園教育的缺失

“我們以前説飯桌也是課桌。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張長龍感慨:“很多家長現在只強調讀書成績,對社會知識傳授得很少。以往我們的家長會在飯桌上和晚輩談論社會事件,把飯桌當做另外一張課桌。”在張長龍看來,家庭教育很重要,可以彌補孩子在課堂中缺乏的社會知識,讓孩子們少走彎路。

從體制教育而言,張長龍表示金融知識和法律知識都應該補充進去。據他介紹,當前已經有“金融知識進校園”等活動。他説:“廣東省金融消費權益保護聯合會經常組織金融機構到校園宣講金融知識。”此外,他們還編輯適合中小學生的金融教育讀本。張長龍表示,應該像普法一樣,將金融知識普及。“金融知識的普及,有助于減少上當的幾率和糾紛。”張長龍説。

對于法律教育,張長龍認為當前的教育體制對此重視程度不夠,對法律實務教授不多,以致于在簽訂合同的過程中,對當中的一些關鍵點不了解,發生糾紛後,手足無措,從而失去“話語權”。這都是因法律風險防范意識缺乏、應對不夠而導致的。

張長龍強調,有關部門也經常到校園宣講法律,提醒同學們增強防范意識。學校應該將宣講中的內容落實為實際行動,壓實學校保衛部門的作用,增強學生的參與度,提升宣講的實效。

貸款平臺盛行 慎防廉價出讓自己的信息

在日前華南理工大學舉行的一場金融論壇上,中國建設銀行廣東省分行黨委書記、行長劉軍提到,近年來,隨著國家開放民間金融,大量傳統行業從業者與互聯網金融從業者紛紛進軍金融領域。他表示“大魚小蝦都趕金融時髦。現在P2P的問題非常多,互聯網金融。互聯網他們是很明白的,但金融沒有搞明白,金融是高風險行業。”

對于當下盛行的各種貸款平臺,張長龍表示,早在2015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等十部委發布《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導意見》),為互聯網金融不同領域的業務指明了發展方向。隨後在2016年,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銀監會令[2016]1號”文件——《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加強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的監督管理,促進網絡借貸行業健康發展。但是這些法律和文件的層級都不高,且地方對此立法還沒有到位。“網絡貸款平臺脆弱,沒有可持續發展觀念,有的卷錢就跑。”張長龍認為:“平臺數量太多,變化太快,也是當前難以監管的原因之一。”對于此次華爾街英語事件中,學員提及的“百度有錢”APP,張長龍則表示,有的網貸公司,利用大公司的名字為其背書,會給消費者帶來很大的欺騙性,消費者也較難分辨其真假。

對此,張長龍建議,對于大公司而言,要履行監管責任,對于當中的法律關係要厘清,信息一定要公開。此外,從法律層面而言,當前對于有關部門網絡貸款立法層級低、司法執法部門對此類犯罪打擊力度不大,行業內守法意識不強等都是大問題。

從消費者而言,要加強法制意識和自我保護意識。簽訂合同時要讀清楚條款,保留好收據、合同、回執等一係列文件。對于個人信息、個人徵信的價值一定要有所了解,慎防廉價出讓自己的信息和簽名。張長龍強調,“個人信用乃無價之寶,會影響一生。”

編輯:Nancy
數字報
廣東省金融法學研究會會長:大學生財商意識待增強
金羊網  作者:譚錚  2019-01-16

文/金羊網記者 譚錚

在調查“華爾街英語”的過程中,不難發現,網上投訴的人員多為在校大學生或是20多歲剛出社會工作的年輕人。對于這一年齡段人群為何會成為主要“受害者”,廣東省法學會金融法學研究會會長張長龍教授表示,主要還是大家對金融法律風險的認識不足,防范意識太差。

學生自我認知不清晰

張長龍教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首先提到“受害者”多為學生這種情況,與當前學生的教育成長環境有關係。“現在學生一心一意讀書,接觸不到社會上太多的事情。”升學壓力使得他們失去了對社會多樣性了解的時間。同時學生的“法制意識也不強。不知道一紙合同之後自己承擔了怎樣的後果。”

分析背後的原因,張長龍表示這是多方面的。他認為現在不少學生或20出頭的年輕人一開始是抱著“自我提升的想法”去尋找更多的教育機會,但由于資金缺乏,所以選擇了教育貸款(或“教育分期”)的方式去支付費用。這當中也暗含了某種攀比的心理,對自己的經濟實力認識不到位。“他去貸,我也去貸。”張長龍説,不難看出在時代前進的過程中,學生的消費理念也發生了變化。過往“有多少錢辦多少事”的觀念已經逐漸淡出年輕人的視線了。

張長龍認為,從某種程度而言,這也説明了部分年輕人社會責任感和家庭責任感的缺失。“他們在簽下貸款合同或辦理手續的過程中,並沒有考慮到自己身後的家庭因此而背負上的‘債務’。”

家庭教育與校園教育的缺失

“我們以前説飯桌也是課桌。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張長龍感慨:“很多家長現在只強調讀書成績,對社會知識傳授得很少。以往我們的家長會在飯桌上和晚輩談論社會事件,把飯桌當做另外一張課桌。”在張長龍看來,家庭教育很重要,可以彌補孩子在課堂中缺乏的社會知識,讓孩子們少走彎路。

從體制教育而言,張長龍表示金融知識和法律知識都應該補充進去。據他介紹,當前已經有“金融知識進校園”等活動。他説:“廣東省金融消費權益保護聯合會經常組織金融機構到校園宣講金融知識。”此外,他們還編輯適合中小學生的金融教育讀本。張長龍表示,應該像普法一樣,將金融知識普及。“金融知識的普及,有助于減少上當的幾率和糾紛。”張長龍説。

對于法律教育,張長龍認為當前的教育體制對此重視程度不夠,對法律實務教授不多,以致于在簽訂合同的過程中,對當中的一些關鍵點不了解,發生糾紛後,手足無措,從而失去“話語權”。這都是因法律風險防范意識缺乏、應對不夠而導致的。

張長龍強調,有關部門也經常到校園宣講法律,提醒同學們增強防范意識。學校應該將宣講中的內容落實為實際行動,壓實學校保衛部門的作用,增強學生的參與度,提升宣講的實效。

貸款平臺盛行 慎防廉價出讓自己的信息

在日前華南理工大學舉行的一場金融論壇上,中國建設銀行廣東省分行黨委書記、行長劉軍提到,近年來,隨著國家開放民間金融,大量傳統行業從業者與互聯網金融從業者紛紛進軍金融領域。他表示“大魚小蝦都趕金融時髦。現在P2P的問題非常多,互聯網金融。互聯網他們是很明白的,但金融沒有搞明白,金融是高風險行業。”

對于當下盛行的各種貸款平臺,張長龍表示,早在2015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等十部委發布《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導意見》),為互聯網金融不同領域的業務指明了發展方向。隨後在2016年,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銀監會令[2016]1號”文件——《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加強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的監督管理,促進網絡借貸行業健康發展。但是這些法律和文件的層級都不高,且地方對此立法還沒有到位。“網絡貸款平臺脆弱,沒有可持續發展觀念,有的卷錢就跑。”張長龍認為:“平臺數量太多,變化太快,也是當前難以監管的原因之一。”對于此次華爾街英語事件中,學員提及的“百度有錢”APP,張長龍則表示,有的網貸公司,利用大公司的名字為其背書,會給消費者帶來很大的欺騙性,消費者也較難分辨其真假。

對此,張長龍建議,對于大公司而言,要履行監管責任,對于當中的法律關係要厘清,信息一定要公開。此外,從法律層面而言,當前對于有關部門網絡貸款立法層級低、司法執法部門對此類犯罪打擊力度不大,行業內守法意識不強等都是大問題。

從消費者而言,要加強法制意識和自我保護意識。簽訂合同時要讀清楚條款,保留好收據、合同、回執等一係列文件。對于個人信息、個人徵信的價值一定要有所了解,慎防廉價出讓自己的信息和簽名。張長龍強調,“個人信用乃無價之寶,會影響一生。”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