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負30條”想真見效 得幹掉這些“攔路虎”

來源:金羊網 作者:蔣雋 發表時間:2019-01-11 15:24

金羊網訊 記者蔣雋報道:2018年的最後一天,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出臺“減負30條”(以下簡稱30條),被稱為史上最嚴“減負令”。這些年的“減負令”並不少,但大多被詬病“越減越重”,減負30條能見效嗎?校長們説,轉變評價機制、建立有效投訴機制、政府接受社會廣泛監督,是真正減負的關鍵。

減負30條全稱《關于印發中小學生減負措施的通知》,囊括了學校、課外機構管理、家庭教育心態、政府責任等涉及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的四大方面。

減少作業?不準超難超綱,作業自然可少

學生負擔最直接的體現,就是作業。30條中的第四條規定,“嚴控書面作業總量。小學一二年級不布置書面家庭作業,三至六年級家庭作業不超過60分鐘,初中家庭作業不超過90分鐘,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業時間。”

有家長擔心,一二年級不做作業怎麼消化學校學習到的內容?怎麼形成學習習慣?

華南師范大學附屬小學校長張錦庭解釋,“家長完全不必擔心”,學校要按照國家規定開齊開足課程,提高課堂效率和質量,孩子完成可以在課堂上完成作業的。

這一點其實與30條中的第二條,“嚴格依照課標教學,不得隨意提高教學難度和加快教學進度,杜絕‘非零起點’教學”的規定密切相關。

中小學校的課程由國家課程、地方課程和校本課程三部分組成。校本課程即由學校自己確定的、以創建學校特色為主的課程,“一些學校的校本課程設置會超標、超綱、超難度以致給孩子們增加新的課業負擔”。張錦庭校長説,“嚴格執行課程標準,不增加教學內容難度,不加快教學進度,孩子自然能有時間在課堂上消化掉學習的內容,一二年級就不必布置家庭書面作業,其他年級的作業也少了。”

重復和懲罰性作業?建有效投訴機制

在小學,重復性和懲罰性作業,並不少見。很多家長也吐槽過,被老師要求批改娃的作業。

“衛生評比年級墊底,班主任罰全班孩子寫100道算術題;值日生速度慢了,被罰200道數學題……”番禺某小學家長很頭痛,老師經常以罰代管,“孩子寫不完,又怕老師,就在家裏哭。”

今後家長遇到這種情況,可以投訴。

30條 的第五條明確規定,“科學合理布置作業。作業難度水平不得超過課標要求,教師不得布置重復性和懲罰性作業,不得給家長布置作業或讓家長代為評改作業。”

一位區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30條中對政府責任方面也有明確規定,要求廣泛接受社會監督、開展減負督導檢查。因此接下來,各級政府都會制定細化執行方案,肯定會有相應的投訴機制和渠道,家長可以了解關注。”

不許設重點班、實驗班?升學與考核真正脫鉤

對于中學、尤其是知名中學來説,最難落實的恐怕是第三條,“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嚴禁以任何名義設立重點班、快慢班、實驗班,規范實施學生隨機均衡編班,合理均衡配備師資。”

一位中學校長坦言,“小學這個問題還不嚴重,但好的中學大多都設有重點班、實驗班。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是政府改變對教育官員、校長、學校的評價標準。”

“雖然喊了很多年的綜合評價,但有的地方政府還是説一套做一套,升學率對于主管教育的官員、校長、學校的評價,仍然是至關重要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學校長表示。

校長們觀望的是第22條,“克服片面評價傾向。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嚴禁給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下達升學指標,或片面以升學率評價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不得將升學情況與考核、績效和獎勵挂鉤。”究竟能否真正落實、落實到什麼程度。

家長:不要過度焦慮 少報補習班

減負不單是學校的事情,家長也有責任。

30條明確要求家長:根據孩子的興趣愛好選擇適合的培訓,避免盲目攀比、跟風報班或請家教給孩子增加過重課外負擔,有損孩子身心健康;安排孩子每天進行戶外鍛煉,鼓勵支持孩子參加各種形式體育活動,培育1—2項體育運動愛好;引導孩子合理使用電子産品,保證小學生每天睡眠時間不少于10個小時,初中生不少于9個小時,高中階段學生不少于8個小時。

家長也應自問,“給孩子報了多少興趣班、補習班?孩子真的喜歡上嗎?”

有多少家長敢拍胸脯説,保障了孩子10小時、9小時、8小時的睡眠?

“學校減負了,別校外增負。”華景小學校長黃瑞萍擔憂。

“家長不要過度焦慮,不要有片面的名校情節、不要有輸在起跑線上的思想。”張錦庭校長也勸説家長,“我們看到,孩子超前學、提前學、過早開發智力的結果是:兒童發展後勁不足,素質教育受到制約,兒童興趣受到打壓,厭學情緒加重。”

政府:真正轉變評價機制、監管到位

值得注意的是,30條中的最後9條,全是對于政府責任的規定,涉及克服片面評價、嚴格管理活動競賽、監管培訓機構、深化考試招生改革、接受社會監督、做好減負督察等方方面面。

第三十條規定,2019年5月底前,地方各級人民政府要針對行政區域內中小學生學業負擔情況完成摸底分析,並制定詳細減負實施方案,抓好組織實施。省級實施方案要于2019年6月底前報教育部。

對于政府職責,幾位校長都表示,將持續觀察第22條的落地情況。“這一條的落實程度與減負效果密切相關。”一位校長表示,政府真正轉變評價機制、接受社會廣泛監督、監管到位,是能不能真正減負的關鍵。

編輯:Nancy
數字報
“減負30條”想真見效 得幹掉這些“攔路虎”
金羊網  作者:蔣雋  2019-01-11

金羊網訊 記者蔣雋報道:2018年的最後一天,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出臺“減負30條”(以下簡稱30條),被稱為史上最嚴“減負令”。這些年的“減負令”並不少,但大多被詬病“越減越重”,減負30條能見效嗎?校長們説,轉變評價機制、建立有效投訴機制、政府接受社會廣泛監督,是真正減負的關鍵。

減負30條全稱《關于印發中小學生減負措施的通知》,囊括了學校、課外機構管理、家庭教育心態、政府責任等涉及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的四大方面。

減少作業?不準超難超綱,作業自然可少

學生負擔最直接的體現,就是作業。30條中的第四條規定,“嚴控書面作業總量。小學一二年級不布置書面家庭作業,三至六年級家庭作業不超過60分鐘,初中家庭作業不超過90分鐘,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業時間。”

有家長擔心,一二年級不做作業怎麼消化學校學習到的內容?怎麼形成學習習慣?

華南師范大學附屬小學校長張錦庭解釋,“家長完全不必擔心”,學校要按照國家規定開齊開足課程,提高課堂效率和質量,孩子完成可以在課堂上完成作業的。

這一點其實與30條中的第二條,“嚴格依照課標教學,不得隨意提高教學難度和加快教學進度,杜絕‘非零起點’教學”的規定密切相關。

中小學校的課程由國家課程、地方課程和校本課程三部分組成。校本課程即由學校自己確定的、以創建學校特色為主的課程,“一些學校的校本課程設置會超標、超綱、超難度以致給孩子們增加新的課業負擔”。張錦庭校長説,“嚴格執行課程標準,不增加教學內容難度,不加快教學進度,孩子自然能有時間在課堂上消化掉學習的內容,一二年級就不必布置家庭書面作業,其他年級的作業也少了。”

重復和懲罰性作業?建有效投訴機制

在小學,重復性和懲罰性作業,並不少見。很多家長也吐槽過,被老師要求批改娃的作業。

“衛生評比年級墊底,班主任罰全班孩子寫100道算術題;值日生速度慢了,被罰200道數學題……”番禺某小學家長很頭痛,老師經常以罰代管,“孩子寫不完,又怕老師,就在家裏哭。”

今後家長遇到這種情況,可以投訴。

30條 的第五條明確規定,“科學合理布置作業。作業難度水平不得超過課標要求,教師不得布置重復性和懲罰性作業,不得給家長布置作業或讓家長代為評改作業。”

一位區教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30條中對政府責任方面也有明確規定,要求廣泛接受社會監督、開展減負督導檢查。因此接下來,各級政府都會制定細化執行方案,肯定會有相應的投訴機制和渠道,家長可以了解關注。”

不許設重點班、實驗班?升學與考核真正脫鉤

對于中學、尤其是知名中學來説,最難落實的恐怕是第三條,“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嚴禁以任何名義設立重點班、快慢班、實驗班,規范實施學生隨機均衡編班,合理均衡配備師資。”

一位中學校長坦言,“小學這個問題還不嚴重,但好的中學大多都設有重點班、實驗班。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是政府改變對教育官員、校長、學校的評價標準。”

“雖然喊了很多年的綜合評價,但有的地方政府還是説一套做一套,升學率對于主管教育的官員、校長、學校的評價,仍然是至關重要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學校長表示。

校長們觀望的是第22條,“克服片面評價傾向。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嚴禁給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下達升學指標,或片面以升學率評價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不得將升學情況與考核、績效和獎勵挂鉤。”究竟能否真正落實、落實到什麼程度。

家長:不要過度焦慮 少報補習班

減負不單是學校的事情,家長也有責任。

30條明確要求家長:根據孩子的興趣愛好選擇適合的培訓,避免盲目攀比、跟風報班或請家教給孩子增加過重課外負擔,有損孩子身心健康;安排孩子每天進行戶外鍛煉,鼓勵支持孩子參加各種形式體育活動,培育1—2項體育運動愛好;引導孩子合理使用電子産品,保證小學生每天睡眠時間不少于10個小時,初中生不少于9個小時,高中階段學生不少于8個小時。

家長也應自問,“給孩子報了多少興趣班、補習班?孩子真的喜歡上嗎?”

有多少家長敢拍胸脯説,保障了孩子10小時、9小時、8小時的睡眠?

“學校減負了,別校外增負。”華景小學校長黃瑞萍擔憂。

“家長不要過度焦慮,不要有片面的名校情節、不要有輸在起跑線上的思想。”張錦庭校長也勸説家長,“我們看到,孩子超前學、提前學、過早開發智力的結果是:兒童發展後勁不足,素質教育受到制約,兒童興趣受到打壓,厭學情緒加重。”

政府:真正轉變評價機制、監管到位

值得注意的是,30條中的最後9條,全是對于政府責任的規定,涉及克服片面評價、嚴格管理活動競賽、監管培訓機構、深化考試招生改革、接受社會監督、做好減負督察等方方面面。

第三十條規定,2019年5月底前,地方各級人民政府要針對行政區域內中小學生學業負擔情況完成摸底分析,並制定詳細減負實施方案,抓好組織實施。省級實施方案要于2019年6月底前報教育部。

對于政府職責,幾位校長都表示,將持續觀察第22條的落地情況。“這一條的落實程度與減負效果密切相關。”一位校長表示,政府真正轉變評價機制、接受社會廣泛監督、監管到位,是能不能真正減負的關鍵。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