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開著地鐵來接我們到廣州啦!”高職生開著地鐵回母校

來源:金羊網 作者:周聰 發表時間:2019-01-09 18:56

金羊網訊 記者周聰報道:“師兄開著地鐵來接我們到廣州啦!”隨著地鐵14號線的開通,這條消息在廣州南洋理工職業學院校園內炸開了鍋。原來,地鐵14號線的駕駛員鄧偉煜正是畢業于該學院2010屆的大師兄。    

兩“師兄”接力載著師弟妹到廣州

穿著制服,開著“豪車”。今天的鄧偉煜可以説帥到“飛起”。作為地鐵14號線的駕駛員,“老司機”鄧偉煜既緊張又興奮。因為他將駕駛地鐵,載著師弟妹們從從化前往廣州。

鄧偉煜是廣州南洋理工職業學院2010屆數控專業的學生,畢業後進入廣州地鐵工作。

今年9月,鄧偉煜聽説有從化線開通在即,需要一批有經驗的地鐵電客車司機到14號線駕駛列車。出于在從化讀過大學,對從化有特殊的感情。得知這一消息後,鄧偉煜校友便馬上提交申請,申請從原來的3號線調至14號線。

鄧偉煜告訴記者,28日晚18點15分,自己將駕駛嶄新的14號列車從東風站出發,行駛至終點站嘉禾望崗。

而在14號線的終點站嘉禾望崗,另一位廣州南洋理工職業學院的畢業生,張裕將繼續接力,在2號線駕駛列車,將師弟妹們送到廣州市中心。

張裕是2010屆工程造價專業的畢業生,2012年入職廣州地鐵,得知14號線即將開通。他與鄧偉煜一樣,也提出申請調往14號線。可後來因為工作上的安排,他仍需繼續服務于2號線。

雖然沒能來到14號線,對于他個人而言有些許小遺憾,但張裕也半開玩笑地説,“十四號線通車後,還是有機會在2號線上與師弟師妹‘相遇’。”

兩位師兄將在14號線與2號線相互接力,讓師弟妹們從化東風站到廣州越秀中山紀念堂站的出行時間,被壓縮至一個小時以內。

地鐵來了,師生心情樂開了花

“等了這麼多年,我們從化終于通地鐵了!”在地鐵14號線的站廳裏,師生們難掩喜悅之情。“等了三年,今天終于通車了,一定要回來看看。”大三的陳永健同學現在在中山的一家企業實習,聽説廣州地鐵十四號線要開通了,今天專門請假回來,體驗從化地鐵的“頭啖湯”。

“以前一直羨慕那些學校旁邊有地鐵的高中同學,現在從化有自己的地鐵了,特別激動。最開心的是馬上元旦小長假就要到了,回家變得更方便快捷了。”大一學生朱文爍説。

“許多廣從線的大巴晚上很早就收班,地鐵開通後,回從化的時間一下子延長到將近11點,終于可以不用擔心趕不上廣從線的晚班車了。”建工學院的張同學説。

出行越來越便捷了,合作交流部的廖銘波老師笑著説“在廣州吃飯,打個包回來還是熱的!”

編輯:Nancy
數字報
“師兄開著地鐵來接我們到廣州啦!”高職生開著地鐵回母校
金羊網  作者:周聰  2019-01-09

金羊網訊 記者周聰報道:“師兄開著地鐵來接我們到廣州啦!”隨著地鐵14號線的開通,這條消息在廣州南洋理工職業學院校園內炸開了鍋。原來,地鐵14號線的駕駛員鄧偉煜正是畢業于該學院2010屆的大師兄。    

兩“師兄”接力載著師弟妹到廣州

穿著制服,開著“豪車”。今天的鄧偉煜可以説帥到“飛起”。作為地鐵14號線的駕駛員,“老司機”鄧偉煜既緊張又興奮。因為他將駕駛地鐵,載著師弟妹們從從化前往廣州。

鄧偉煜是廣州南洋理工職業學院2010屆數控專業的學生,畢業後進入廣州地鐵工作。

今年9月,鄧偉煜聽説有從化線開通在即,需要一批有經驗的地鐵電客車司機到14號線駕駛列車。出于在從化讀過大學,對從化有特殊的感情。得知這一消息後,鄧偉煜校友便馬上提交申請,申請從原來的3號線調至14號線。

鄧偉煜告訴記者,28日晚18點15分,自己將駕駛嶄新的14號列車從東風站出發,行駛至終點站嘉禾望崗。

而在14號線的終點站嘉禾望崗,另一位廣州南洋理工職業學院的畢業生,張裕將繼續接力,在2號線駕駛列車,將師弟妹們送到廣州市中心。

張裕是2010屆工程造價專業的畢業生,2012年入職廣州地鐵,得知14號線即將開通。他與鄧偉煜一樣,也提出申請調往14號線。可後來因為工作上的安排,他仍需繼續服務于2號線。

雖然沒能來到14號線,對于他個人而言有些許小遺憾,但張裕也半開玩笑地説,“十四號線通車後,還是有機會在2號線上與師弟師妹‘相遇’。”

兩位師兄將在14號線與2號線相互接力,讓師弟妹們從化東風站到廣州越秀中山紀念堂站的出行時間,被壓縮至一個小時以內。

地鐵來了,師生心情樂開了花

“等了這麼多年,我們從化終于通地鐵了!”在地鐵14號線的站廳裏,師生們難掩喜悅之情。“等了三年,今天終于通車了,一定要回來看看。”大三的陳永健同學現在在中山的一家企業實習,聽説廣州地鐵十四號線要開通了,今天專門請假回來,體驗從化地鐵的“頭啖湯”。

“以前一直羨慕那些學校旁邊有地鐵的高中同學,現在從化有自己的地鐵了,特別激動。最開心的是馬上元旦小長假就要到了,回家變得更方便快捷了。”大一學生朱文爍説。

“許多廣從線的大巴晚上很早就收班,地鐵開通後,回從化的時間一下子延長到將近11點,終于可以不用擔心趕不上廣從線的晚班車了。”建工學院的張同學説。

出行越來越便捷了,合作交流部的廖銘波老師笑著説“在廣州吃飯,打個包回來還是熱的!”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