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改作業被老師移出班級群 專家:給孩子多一些作業獨立空間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陳思陶 發表時間:2018-11-07 18:34

近日,江西省數位小學生家長因沒有按要求給孩子批改作業,遭到老師在家長群內點名批評與質問,家長解釋未果後還被老師移出家長群。圍繞作業問題,家長和老師“大戰三百回合”的情況幾乎月月上演,同時,多地出臺規範作業管理的相關規定,要求教師不得給家長佈置作業或讓家長代為批改作業。但實際上,從監督完成、輔導陪寫到批改簽字,家長深度介入學生作業的情況並沒有多大改變;而孩子在這個過程中受到的“傷害”也不少。家校聯合下的家庭作業批閱,如何找到更好的打開方式?

■新快報記者 陳思陶

學生吐槽

不輔導作業才能留住媽媽的溫柔

家長以為陪孩子寫作業是“要命”,是“鬥爭”,孩子同樣感到“水深火熱”,希望父母少些參與,多些溫柔。

三年級的廖同學表示,媽媽在輔導作業時的高頻句子是“你能不能別磨蹭!”“上課到底有沒有聽?”“別想早睡了!”他知道自己的表現沒有達到媽媽的要求,非常想快些理解、完成作業,但對媽媽發脾氣仍手足無措,只能媽媽説什麼就立刻照做。

三年級的瑞瑞同學形容媽媽陪寫作業前是可愛的小貓咪,陪寫作業時是炸毛的貓咪,寫完是被澆了水的落湯貓。她認為自己可以獨立完成作業,但媽媽不滿她速度慢、單元測試成績普通,總會不辭辛苦地陪寫,導致非常情緒化。

家長感慨

“看到群裏其他學生的進度就冒邪火”

對於陪寫作業,廖媽媽説,做學生時要寫作業,做家長時還要寫更多、更難的作業。事實上,班裏的老師並沒有強制要求家長陪寫作業,但如果不陪寫,兒子可能拖拉到11點,影響休息和第二天上課。而且,兒子的成績實屬中游水準,她擔心不陪寫,兒子的成績不但不會進步,反而會更不理想。

瑞瑞媽則表示,自己白天工作比較勞累,晚上回家要陪寫作業,“有時看到家長群內別的同學的進度,一股邪火冒上來,情緒控制確實不到位。但生氣後很快後悔,覺得自己太過嚴厲。”瑞瑞媽説,在生氣與壓抑間徘徊,這恐怕是所有陪寫作業媽媽需要面臨的問題。

黃媽媽是位小學教師,她在兒子一年級以後沒有再陪寫作業。“起初需要陪寫來養成書寫、學習的習慣,穩定後面對老師佈置的計算、背誦、聽寫題目,我直接交給孩子自檢自查,多出來的時間我會針對他的薄弱科目增加練習題。”黃媽媽表示,家長如果熟知教學節奏和孩子的能力,也可以嘗試放手讓孩子自己完成作業。

教師分析

不是所有作業,家長都要深度介入

越秀區某小學林老師表示,據她了解,班內過半家長曾陪寫作業。她理解家長對於作業問題的苦惱,但她認為,家長參與學生作業不能一概而論。比如家長監督完成作業,如抽查背誦、聽寫、簽字,家長不需要深度參與,是把關人的角色。據她所知,目前多數老師會要求家長監督孩子,並非推卸責任,而是家庭作業當場監督效率更高,比如抽查背誦,家長和學生一對一花費5分鐘,老師做抽查,一堂課也無法完成。多數家長對此比較理解,能良好地配合。

如果孩子對於課堂內容掌握不足,或者無法理解題目要求,第一選擇就是求助家長,這是環境所決定的。此時,需要家長指導孩子完成作業,但某些新型題目家長也不會做,或者孩子不懂的太多,較容易産生矛盾。

還有一種作業,需要家長配合完成,如項目式學習、手工製作、親子互動型作業。通常情況下,各科此類型作業每學期一次,校級作業活動一兩次,部分作業難度系數較高,需要家長給予配合和幫助。但多個科目疊加放大,部分家長極力追求完美時,難免感覺負擔較重,這也是家長詬病家庭作業變家長作業的源頭之一。林老師表示,比作品結果更重要的是過程,家長可從參與孩子成長、學習角度考慮,將其當作交流協作、親密親子關係的一種方式,做到和孩子配合,而非大包大攬給自己更多壓力。

四是批改作業。這是引發熱議最多的一種情況,林老師表示,“批改作業是教師工作內容之一,職責所在。”自己的班級沒有將批改任務轉移到家長身上的情況。許多家長批改一份作業已經精疲力盡,老師批改40~50份同樣的作業並不輕鬆,有的老師在多個班級代課,作業批改量更驚人。因此部分老師在忙碌的時候會要求家長批改,同時提供作業答案,有的老師會再次檢查,也有的僅寫“已閱”。但林老師認為,只有站在作業一線,親自批改才能更好地了解學生個體的學習和精神狀態,並把握整體的教學進度和難度。

專家建議

鼓勵家長陪伴式參與低學段孩子做作業

拉籌伯大學教育專業博士阿傑老師認為,如今家長參與家庭作業,是更關注孩子教育的表現。家校聯合是趨勢,能彌補老師無法管控家庭學習的問題。但是,在家長、老師、學生的權責界限上比較模糊。

家長在承擔了教師角色後,卻沒有同時獲得教師的威望和技巧,感到孩子在家裏表現不如在學校。部分家長主動深入作業陪寫,當孩子無法完美地完成作業,便嚴加指責甚至採取懲罰手段;部分家長較為急躁,直接告訴孩子答案,甚至包辦孩子作業,將家庭作業設置成課堂教育加強環節。建議給予孩子自主完成作業的空間,一來家長可以減少情緒惡化,而孩子也得到了尊重,能夠逐漸學會獨立思考,承擔作業不完美的後果。

老師能在教學環節中引入家長力量是合理的,阿傑老師指出,目前學校教育強調集體、知識高效傳遞,家庭教育更應關注學生的性格、態度。家長可以主動與老師反饋學生作業中的問題,幫助老師了解學生個體;老師也要與家長明確説明作業目的、傾聽家長訴求,讓家長成為促進作業發揮作用的教育夥伴。此外,對不同年級的學生家長要做不同要求,在小學中高學段要減少家長陪寫作業時長和頻次,鼓勵家長間接參與,低學段則鼓勵陪伴型參與,至少陪伴孩子一個學期。

編輯:
數字報

沒改作業被老師移出班級群 專家:給孩子多一些作業獨立空間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陳思陶  2018-11-07

近日,江西省數位小學生家長因沒有按要求給孩子批改作業,遭到老師在家長群內點名批評與質問,家長解釋未果後還被老師移出家長群。圍繞作業問題,家長和老師“大戰三百回合”的情況幾乎月月上演,同時,多地出臺規範作業管理的相關規定,要求教師不得給家長佈置作業或讓家長代為批改作業。但實際上,從監督完成、輔導陪寫到批改簽字,家長深度介入學生作業的情況並沒有多大改變;而孩子在這個過程中受到的“傷害”也不少。家校聯合下的家庭作業批閱,如何找到更好的打開方式?

■新快報記者 陳思陶

學生吐槽

不輔導作業才能留住媽媽的溫柔

家長以為陪孩子寫作業是“要命”,是“鬥爭”,孩子同樣感到“水深火熱”,希望父母少些參與,多些溫柔。

三年級的廖同學表示,媽媽在輔導作業時的高頻句子是“你能不能別磨蹭!”“上課到底有沒有聽?”“別想早睡了!”他知道自己的表現沒有達到媽媽的要求,非常想快些理解、完成作業,但對媽媽發脾氣仍手足無措,只能媽媽説什麼就立刻照做。

三年級的瑞瑞同學形容媽媽陪寫作業前是可愛的小貓咪,陪寫作業時是炸毛的貓咪,寫完是被澆了水的落湯貓。她認為自己可以獨立完成作業,但媽媽不滿她速度慢、單元測試成績普通,總會不辭辛苦地陪寫,導致非常情緒化。

家長感慨

“看到群裏其他學生的進度就冒邪火”

對於陪寫作業,廖媽媽説,做學生時要寫作業,做家長時還要寫更多、更難的作業。事實上,班裏的老師並沒有強制要求家長陪寫作業,但如果不陪寫,兒子可能拖拉到11點,影響休息和第二天上課。而且,兒子的成績實屬中游水準,她擔心不陪寫,兒子的成績不但不會進步,反而會更不理想。

瑞瑞媽則表示,自己白天工作比較勞累,晚上回家要陪寫作業,“有時看到家長群內別的同學的進度,一股邪火冒上來,情緒控制確實不到位。但生氣後很快後悔,覺得自己太過嚴厲。”瑞瑞媽説,在生氣與壓抑間徘徊,這恐怕是所有陪寫作業媽媽需要面臨的問題。

黃媽媽是位小學教師,她在兒子一年級以後沒有再陪寫作業。“起初需要陪寫來養成書寫、學習的習慣,穩定後面對老師佈置的計算、背誦、聽寫題目,我直接交給孩子自檢自查,多出來的時間我會針對他的薄弱科目增加練習題。”黃媽媽表示,家長如果熟知教學節奏和孩子的能力,也可以嘗試放手讓孩子自己完成作業。

教師分析

不是所有作業,家長都要深度介入

越秀區某小學林老師表示,據她了解,班內過半家長曾陪寫作業。她理解家長對於作業問題的苦惱,但她認為,家長參與學生作業不能一概而論。比如家長監督完成作業,如抽查背誦、聽寫、簽字,家長不需要深度參與,是把關人的角色。據她所知,目前多數老師會要求家長監督孩子,並非推卸責任,而是家庭作業當場監督效率更高,比如抽查背誦,家長和學生一對一花費5分鐘,老師做抽查,一堂課也無法完成。多數家長對此比較理解,能良好地配合。

如果孩子對於課堂內容掌握不足,或者無法理解題目要求,第一選擇就是求助家長,這是環境所決定的。此時,需要家長指導孩子完成作業,但某些新型題目家長也不會做,或者孩子不懂的太多,較容易産生矛盾。

還有一種作業,需要家長配合完成,如項目式學習、手工製作、親子互動型作業。通常情況下,各科此類型作業每學期一次,校級作業活動一兩次,部分作業難度系數較高,需要家長給予配合和幫助。但多個科目疊加放大,部分家長極力追求完美時,難免感覺負擔較重,這也是家長詬病家庭作業變家長作業的源頭之一。林老師表示,比作品結果更重要的是過程,家長可從參與孩子成長、學習角度考慮,將其當作交流協作、親密親子關係的一種方式,做到和孩子配合,而非大包大攬給自己更多壓力。

四是批改作業。這是引發熱議最多的一種情況,林老師表示,“批改作業是教師工作內容之一,職責所在。”自己的班級沒有將批改任務轉移到家長身上的情況。許多家長批改一份作業已經精疲力盡,老師批改40~50份同樣的作業並不輕鬆,有的老師在多個班級代課,作業批改量更驚人。因此部分老師在忙碌的時候會要求家長批改,同時提供作業答案,有的老師會再次檢查,也有的僅寫“已閱”。但林老師認為,只有站在作業一線,親自批改才能更好地了解學生個體的學習和精神狀態,並把握整體的教學進度和難度。

專家建議

鼓勵家長陪伴式參與低學段孩子做作業

拉籌伯大學教育專業博士阿傑老師認為,如今家長參與家庭作業,是更關注孩子教育的表現。家校聯合是趨勢,能彌補老師無法管控家庭學習的問題。但是,在家長、老師、學生的權責界限上比較模糊。

家長在承擔了教師角色後,卻沒有同時獲得教師的威望和技巧,感到孩子在家裏表現不如在學校。部分家長主動深入作業陪寫,當孩子無法完美地完成作業,便嚴加指責甚至採取懲罰手段;部分家長較為急躁,直接告訴孩子答案,甚至包辦孩子作業,將家庭作業設置成課堂教育加強環節。建議給予孩子自主完成作業的空間,一來家長可以減少情緒惡化,而孩子也得到了尊重,能夠逐漸學會獨立思考,承擔作業不完美的後果。

老師能在教學環節中引入家長力量是合理的,阿傑老師指出,目前學校教育強調集體、知識高效傳遞,家庭教育更應關注學生的性格、態度。家長可以主動與老師反饋學生作業中的問題,幫助老師了解學生個體;老師也要與家長明確説明作業目的、傾聽家長訴求,讓家長成為促進作業發揮作用的教育夥伴。此外,對不同年級的學生家長要做不同要求,在小學中高學段要減少家長陪寫作業時長和頻次,鼓勵家長間接參與,低學段則鼓勵陪伴型參與,至少陪伴孩子一個學期。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