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館女孩”一年讀書600本

來源:齊魯晚報 作者:郭立偉 發表時間:2018-10-10 10:11

在今年的山東大學開學典禮上,優秀本科生代表展示環節一段講述文學院學生丁安琪大學時光的視頻火了。“一年讀600本書”“圖書館女孩”等形容讓這個女孩走入公眾視野。近日,記者採訪到丁安琪,了解她與書的故事。

每天在圖書館待10余個小時

牛仔褲配運動鞋,簡單的馬尾,素面朝天,這是山東大學文學院2018級碩士生丁安琪的日常裝扮。21歲,在女孩子最愛美的年紀,丁安琪不施粉黛,甚至很少穿裙子,就像她自己所説的,在大學女生裏,她應該是最不出彩的那一個。但是,鏡片後那雙眼睛卻篤定而溫和,談到一些問題時甚至會閃現出超越年齡的睿智與深沉。

“化粧?太浪費時間啦!穿裙子?在圖書館看書多不方便呀,高跟鞋更不利於急匆匆去餐廳打飯啦,而且運動也不方便。”丁安琪笑著説。丁安琪覺得,跟讀書無關的很多事情,都是浪費時間。“早上花三四十分鐘的時間化粧,還不如多讀點書,或者多睡點覺也行啊,這樣精力更充沛。”

丁安琪每天往返于宿舍、圖書館和餐廳,身上的藍色背包是必備裝置,裏面經常裝了厚厚一摞書。丁安琪走入大眾視野,也是跟書有關,山東大學本科新生開學典禮上,她以榜樣的力量出現,因一年讀書數量高達600本,被譽為“圖書館女孩”。

沒課時,丁安琪大部分時間泡在圖書館。大學四年級時課程較少,她早上6點半起床,先去地下餐廳晨讀40分鐘,吃完早飯去圖書館讀書到12點,下午2點讀書再到5點。晚餐以後,再學習到七八點。這樣一算,丁安琪每天在圖書館的時間超過10個小時,這是丁安琪讀書的常態。除此之外,丁安琪還有雷打不動的運動習慣,每天至少跑步半個小時,“如果不運動,我覺得沒辦法堅持讀書,渾身會疼,第二天狀態也不好。”

刷電視劇刷抖音?這在丁安琪看來是不可思議的,“太浪費時間了。”丁安琪有胃疼的毛病,“只有在胃疼得受不了、無法集中注意力的時候才會刷電視劇、看電影。”丁安琪説。但這種情況,一般只有兩個星期才會出現一次。“如果一個下午過去,我就坐在那裏看了一會電視劇啥也沒幹,啊,明天不可以這樣、晚上不可以這樣!”丁安琪非常鄭重地表示,更像是對她自己説。

從小是在書裏養大的

“外國文學課的老師特別喜歡我,老師可能覺得課上提什麼作品我都知道,但其實,很多作品並不是來這邊看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家看的。”丁安琪説。

丁安琪的媽媽有一個很大的書架,媽媽喜歡歐美文學,上面幾乎全是外國文學的書。從初中開始,寫完作業後,丁安琪就會從媽媽的書架上拿起書開始讀,讀完再給媽媽放回去。《安娜·卡列尼娜》、《三個火槍手》等經典著作都是丁安琪蹲在家裏的地板上看完的。媽媽書架上有三四十本外國文學名著,她初中就已經讀完了。

很小的時候,丁安琪的爸爸就為她辦了一張讀書卡,“想看啥書就去借吧”。“仍然記得小時候讀過的《南丁格爾傳記》、《成吉思汗》,至今崇拜南丁格爾就是因為她的傳記看了好幾遍。”丁安琪俏皮地説。因為從小在書里長大,所以感覺跟書很親,“如果你問我想去跳舞還是去圖書館看書,那我肯定是毫不猶豫地選擇去看書。”

由於父母工作忙,週末很少在家,丁安琪週末就背著書包去姥姥家看書,“姥姥給我準備一袋吃的,我就一邊吃一邊看書,晚上吃完飯再背著書包回家。”即使在高中學習壓力非常大的時候,她還買《環球人物》看,“那時候可能沒有太多時間看小説了,但是我想了解一下國際形勢。”丁安琪説的時候非常淡定。所以,當其他同學在熬夜看單詞的時候,她在看《環球人物》。

“有的書很薄,才100來頁,30分鐘就能翻完的。我覺得每天讀書600頁,是一個比較舒適的數量,不會累,800頁的話第二天可能就比較累。”記者大體估算了一下,600頁的普通紙張,大約在5-6釐米左右。

丁安琪讀書也有情緒低落的時候,好友一番話讓她醍醐灌頂:“學習古代文學的同學讀的書都是豎排繁體字,你讀了幾本書就覺得累?你得論排讀,你得問問自己讀過幾排書!”丁安琪驚醒,“我還是別抱怨了,好好讀書吧!”丁安琪也慢慢做到了,讀完圖書館一排一排的書。

定下目標就要努力奮鬥

山大本科中文基地班實行導師制,丁安琪的導師是現當代文學方向的老師馬兵,現在是山東大學文學院的教授。為了寫論文,丁安琪讀了大量的現當代文學方向的書,“讀了這麼多書,如果不在這方面深入研究,感覺自己虧了,所以研究生繼續選擇了這個方向。”

丁安琪的讀書範圍涉獵非常廣,因為喜歡跟老師探討西方哲學,“經常折騰得西方哲學史的老師吃不上晚飯。”西方哲學史課程是下午最後兩小節,下課後就已經是晚飯時間,老師再給丁安琪講解三四十分鐘,就已經過了晚飯的點了。

“因為西方哲學史難懂,我看不懂,你就得給我講,我這個人問問題的時候臉皮比較厚,所以經常去‘騷擾’老師。”丁安琪笑著説。“不懂的地方我就是要弄明白。買那些書花了很多錢,不好好看的話,真是白折騰了。”丁安琪一臉惋惜。

今年,丁安琪以專業成績第2名的成績推免到本校繼續讀研。丁安琪覺得,自己的努力,是始於自己最初的不自信。慢慢地,也為自己找到了奮鬥的方向。

丁安琪的目標簡單卻並不容易,將來想繼續讀博士,然後像自己的老師一樣站在大學的講臺上。丁安琪崇拜著為自己授課的老師,“老師們站在那裏,就會産生讓人膜拜的氣質,他們對於知識的把握,我聽一節課就能聽傻了,我也想像老師一般擁有那樣的氣質,擁有那樣的知識,就算我資質可能稍微差一些。我覺得我可以達到那個目標,現在就要努力去做。”

“身邊人常也勸我要燙燙頭髮呀,化個粧呀,對自己的外貌上上心呀。但是我覺得這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我不捨得把時間放在這方面。等我想改變的時候,隨時就可以改變。但是大學校園裏想讀書就可以讀,多方便呀,讀一本賺一本。”丁安琪説。(文/本報記者 郭立偉)

編輯:Nancy
數字報

“圖書館女孩”一年讀書600本

齊魯晚報  作者:郭立偉  2018-10-10

在今年的山東大學開學典禮上,優秀本科生代表展示環節一段講述文學院學生丁安琪大學時光的視頻火了。“一年讀600本書”“圖書館女孩”等形容讓這個女孩走入公眾視野。近日,記者採訪到丁安琪,了解她與書的故事。

每天在圖書館待10余個小時

牛仔褲配運動鞋,簡單的馬尾,素面朝天,這是山東大學文學院2018級碩士生丁安琪的日常裝扮。21歲,在女孩子最愛美的年紀,丁安琪不施粉黛,甚至很少穿裙子,就像她自己所説的,在大學女生裏,她應該是最不出彩的那一個。但是,鏡片後那雙眼睛卻篤定而溫和,談到一些問題時甚至會閃現出超越年齡的睿智與深沉。

“化粧?太浪費時間啦!穿裙子?在圖書館看書多不方便呀,高跟鞋更不利於急匆匆去餐廳打飯啦,而且運動也不方便。”丁安琪笑著説。丁安琪覺得,跟讀書無關的很多事情,都是浪費時間。“早上花三四十分鐘的時間化粧,還不如多讀點書,或者多睡點覺也行啊,這樣精力更充沛。”

丁安琪每天往返于宿舍、圖書館和餐廳,身上的藍色背包是必備裝置,裏面經常裝了厚厚一摞書。丁安琪走入大眾視野,也是跟書有關,山東大學本科新生開學典禮上,她以榜樣的力量出現,因一年讀書數量高達600本,被譽為“圖書館女孩”。

沒課時,丁安琪大部分時間泡在圖書館。大學四年級時課程較少,她早上6點半起床,先去地下餐廳晨讀40分鐘,吃完早飯去圖書館讀書到12點,下午2點讀書再到5點。晚餐以後,再學習到七八點。這樣一算,丁安琪每天在圖書館的時間超過10個小時,這是丁安琪讀書的常態。除此之外,丁安琪還有雷打不動的運動習慣,每天至少跑步半個小時,“如果不運動,我覺得沒辦法堅持讀書,渾身會疼,第二天狀態也不好。”

刷電視劇刷抖音?這在丁安琪看來是不可思議的,“太浪費時間了。”丁安琪有胃疼的毛病,“只有在胃疼得受不了、無法集中注意力的時候才會刷電視劇、看電影。”丁安琪説。但這種情況,一般只有兩個星期才會出現一次。“如果一個下午過去,我就坐在那裏看了一會電視劇啥也沒幹,啊,明天不可以這樣、晚上不可以這樣!”丁安琪非常鄭重地表示,更像是對她自己説。

從小是在書裏養大的

“外國文學課的老師特別喜歡我,老師可能覺得課上提什麼作品我都知道,但其實,很多作品並不是來這邊看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家看的。”丁安琪説。

丁安琪的媽媽有一個很大的書架,媽媽喜歡歐美文學,上面幾乎全是外國文學的書。從初中開始,寫完作業後,丁安琪就會從媽媽的書架上拿起書開始讀,讀完再給媽媽放回去。《安娜·卡列尼娜》、《三個火槍手》等經典著作都是丁安琪蹲在家裏的地板上看完的。媽媽書架上有三四十本外國文學名著,她初中就已經讀完了。

很小的時候,丁安琪的爸爸就為她辦了一張讀書卡,“想看啥書就去借吧”。“仍然記得小時候讀過的《南丁格爾傳記》、《成吉思汗》,至今崇拜南丁格爾就是因為她的傳記看了好幾遍。”丁安琪俏皮地説。因為從小在書里長大,所以感覺跟書很親,“如果你問我想去跳舞還是去圖書館看書,那我肯定是毫不猶豫地選擇去看書。”

由於父母工作忙,週末很少在家,丁安琪週末就背著書包去姥姥家看書,“姥姥給我準備一袋吃的,我就一邊吃一邊看書,晚上吃完飯再背著書包回家。”即使在高中學習壓力非常大的時候,她還買《環球人物》看,“那時候可能沒有太多時間看小説了,但是我想了解一下國際形勢。”丁安琪説的時候非常淡定。所以,當其他同學在熬夜看單詞的時候,她在看《環球人物》。

“有的書很薄,才100來頁,30分鐘就能翻完的。我覺得每天讀書600頁,是一個比較舒適的數量,不會累,800頁的話第二天可能就比較累。”記者大體估算了一下,600頁的普通紙張,大約在5-6釐米左右。

丁安琪讀書也有情緒低落的時候,好友一番話讓她醍醐灌頂:“學習古代文學的同學讀的書都是豎排繁體字,你讀了幾本書就覺得累?你得論排讀,你得問問自己讀過幾排書!”丁安琪驚醒,“我還是別抱怨了,好好讀書吧!”丁安琪也慢慢做到了,讀完圖書館一排一排的書。

定下目標就要努力奮鬥

山大本科中文基地班實行導師制,丁安琪的導師是現當代文學方向的老師馬兵,現在是山東大學文學院的教授。為了寫論文,丁安琪讀了大量的現當代文學方向的書,“讀了這麼多書,如果不在這方面深入研究,感覺自己虧了,所以研究生繼續選擇了這個方向。”

丁安琪的讀書範圍涉獵非常廣,因為喜歡跟老師探討西方哲學,“經常折騰得西方哲學史的老師吃不上晚飯。”西方哲學史課程是下午最後兩小節,下課後就已經是晚飯時間,老師再給丁安琪講解三四十分鐘,就已經過了晚飯的點了。

“因為西方哲學史難懂,我看不懂,你就得給我講,我這個人問問題的時候臉皮比較厚,所以經常去‘騷擾’老師。”丁安琪笑著説。“不懂的地方我就是要弄明白。買那些書花了很多錢,不好好看的話,真是白折騰了。”丁安琪一臉惋惜。

今年,丁安琪以專業成績第2名的成績推免到本校繼續讀研。丁安琪覺得,自己的努力,是始於自己最初的不自信。慢慢地,也為自己找到了奮鬥的方向。

丁安琪的目標簡單卻並不容易,將來想繼續讀博士,然後像自己的老師一樣站在大學的講臺上。丁安琪崇拜著為自己授課的老師,“老師們站在那裏,就會産生讓人膜拜的氣質,他們對於知識的把握,我聽一節課就能聽傻了,我也想像老師一般擁有那樣的氣質,擁有那樣的知識,就算我資質可能稍微差一些。我覺得我可以達到那個目標,現在就要努力去做。”

“身邊人常也勸我要燙燙頭髮呀,化個粧呀,對自己的外貌上上心呀。但是我覺得這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我不捨得把時間放在這方面。等我想改變的時候,隨時就可以改變。但是大學校園裏想讀書就可以讀,多方便呀,讀一本賺一本。”丁安琪説。(文/本報記者 郭立偉)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