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酒師黃曉陽:一杯有品質雞尾酒背後是兩三千次瘋狂的練習

來源:金羊網 作者:周聰 沈泳楠 發表時間:2018-09-13 10:23

image001.jpg

黃曉陽在比賽中展示調酒技藝

文/金羊網記者 周聰 實習生 沈泳楠

經歷過高考的獨木橋後,不少學子收到的可能是一份職業院校的錄取通知書,上本科讀大學是否是唯一的出路?廣州工程技術職業學院的黃曉陽就通過職業教育,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

在今年舉辦的第六屆百加得傳世全球雞尾酒大賽中國區總決賽上,黃曉陽以作品 “羅賓Robin”雞尾酒征服評委,獲得全國冠軍。隨後他將赴墨西哥與全球的調酒師展開激烈的角逐。

“知更鳥的英文名字叫Robin,但如果你看過漫畫,就知道Robin也是蝙蝠俠助手的名字,蝙蝠俠缺位的時候,Robin就是他的替代。”黃曉陽説,“但他的內心時刻有著想要成為自己的念頭,這也是為什麼他最終能夠脫下蝙蝠俠的衣服,成為夜翼(night wing)的原因。”

A 從興趣出發,走上調酒師之路

黃曉陽家裏人從事咖啡經營,受家庭的熏陶,他從小就對餐飲行業有特別的熱愛。在興趣的驅動下,他報讀了廣州工程技術職業學院的餐飲管理專業。學校豐富多彩的專業課程、省級的實訓基地實踐條件,讓黃曉陽吸收到很多專業養分,逐漸嶄露頭角。

2016年,黃曉陽獲得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西餐宴會組一等獎,這是廣東省在國賽西餐宴會服務賽項中首次實現“零”的突破。但這些成就並沒有讓他停止學習和追尋自我的腳步。2017年,黃曉陽開始對吧臺上的調酒師職業生起興趣。

“酒的背後有好多故事,酒瓶的後面是整個社會的縮影,包括政治、哲學、歷史、人文、經濟、生物、化學、物理,等等。例如,一瓶百加得的Rum就可以引出古巴的獨立戰爭、政權交替;或者説做個分子調酒的工序,球化也好風味泡沫也罷,在事物存在形式的變化中不斷實驗等等,你會在成功的實驗裏體驗成就感,會發現平凡中蘊藏著的驚喜。很多東西都是需要自己去慢慢推敲,享受探索和求知的愉悅。我覺得酒和調酒師這個職業就給了我這樣的快感。”

沒有遲疑和猶豫,他涉足一個完全未知的領域,開始自己的調酒師職業之路。

B“每一步都練得比別人多一點”

在沒有接觸這行之前,黃曉陽一直以為調酒師收入不少,應該跟月入四五萬的侍酒師差不多。入行之後,才知道調酒師的收入並不樂觀,有些剛剛入行的學徒月入才三四千,扣除掉房租和日常開支,一個月根本存不下幾個錢。“剛剛畢業的時候,我一個月的收入是2300元,幸好當時工作單位提供住宿,不然我生活都困難。”黃曉陽説。

這個拿著2300元月薪的年輕人,穿梭于深圳和廣州,掙扎著生存,連一條洗壞了的牛仔褲也不捨得扔。

黃曉陽之前在深圳的一家美式酒吧工作。相比較日式和英式酒吧,美式酒吧對著裝就沒什麼硬性要求,T恤一套上身就能上班。即便是這樣,黃曉陽還是被老闆“教育”過好幾次,“説我太不在乎形象了,穿著被漂白水洗壞了的牛仔褲就來上班。他覺得我可以把那條褲子給扔了,但褲子還可以穿,我也捨不得扔。”

缺乏調酒的專業知識,剛入行的黃曉陽只能惡補。他覺得自己並不是那種能靠天賦吃飯的聰明人,勤奮才是唯一讓他跟上別人腳步的方法。酒吧每晚6點開始營業,一般員工在下午4點左右報到,開始做營業準備。黃曉陽會提前一小時到店,多出的這一個小時,就是他的練習時間。“從攪拌、搖壺到鑿冰,每一步都練得比別人多一點,才能達到和大家一樣的水準。”

後來,黃曉陽遇到了調酒職業生涯的啟蒙老師,一位是第一屆BLCC的中國區冠軍Foxyie Huang (黃耀宗),另一位是第三屆的華南區冠軍Saxo Lee (李宗達),兩人都是業內受尊敬的調酒師。“兩人風格不同,Foxyie會給我提許多問題,讓我學會如何理性思考,而Saxo則更加感性,我可以從他身上感受到技術之外的熱情。”黃曉陽説。

Foxyie對徒弟的要求非常高,他總是習慣把一個40G、50G的文件包扔給黃曉陽,讓他自己去學去看,之後再考試。“雖然Foxyie會一直鼓勵你往上爬,但是他也會在這個過程中給你很多挑戰,”黃曉陽笑著説,“就如一個登山者,明明已經很努力地在爬山,結果山上的人還一直給你更多挑戰,扔石頭、滾木頭,能通過他的考試真不容易。”

C 嶄露頭角,發現自我

雖然入行還不到兩年,但黃曉陽已參加了很多比賽,2016年參加HOSFAIR調酒大師杯賽獲得亞軍。2017年3月參加百加得比賽,折戟上海郵政博物館,他就想著再衝擊一次,從那時起就一直在準備,終於在2018年圓夢。

今年進入決賽後,黃曉陽就進入了純粹的競技狀態,一心只想著做好這杯酒。為了這次比賽,他平日裏瘋狂地練習,講稿和製作酒款的訓練做了兩三千次的練習。

“一開始,我想要模倣我的老師、模倣我喜歡的調酒師GN,我甚至能夠把GN在比賽上説的話完全背出來,但這終究不是我自己,”黃曉陽説,這一次他調出了自己的酒——45毫升百加得8年、十滴魚露、兩滴芹菜苦精混合30ml紅石榴甘露、1/2勺斑斕葉糖漿,再加上裝飾用的海苔,組成了這杯名叫Robin知更鳥的雞尾酒。“石榴,對應Robin知更鳥的勇氣;魚露是來自我家鄉的味道,也是當地食物中鮮味的重要來源。鮮味食物是日常生活中絕不可缺少的部分,也是活力的來源;百加得8年對應的是Robin知更鳥的聲譽,和整款酒想要表達的精神十分貼切。”黃曉陽向評委闡釋著他的作品。

黃曉陽説,這款Robin知更鳥雞尾酒,也是向兩位師傅致敬的作品。“對我來説,兩位師傅就是蝙蝠俠,而從前的自己是蝙蝠俠身旁的知更鳥。我從扮演蝙蝠俠,到成為night wing,在不斷的成長中,終於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編輯:Nancy
數字報

調酒師黃曉陽:一杯有品質雞尾酒背後是兩三千次瘋狂的練習

金羊網  作者:周聰 沈泳楠  2018-09-13

image001.jpg

黃曉陽在比賽中展示調酒技藝

文/金羊網記者 周聰 實習生 沈泳楠

經歷過高考的獨木橋後,不少學子收到的可能是一份職業院校的錄取通知書,上本科讀大學是否是唯一的出路?廣州工程技術職業學院的黃曉陽就通過職業教育,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

在今年舉辦的第六屆百加得傳世全球雞尾酒大賽中國區總決賽上,黃曉陽以作品 “羅賓Robin”雞尾酒征服評委,獲得全國冠軍。隨後他將赴墨西哥與全球的調酒師展開激烈的角逐。

“知更鳥的英文名字叫Robin,但如果你看過漫畫,就知道Robin也是蝙蝠俠助手的名字,蝙蝠俠缺位的時候,Robin就是他的替代。”黃曉陽説,“但他的內心時刻有著想要成為自己的念頭,這也是為什麼他最終能夠脫下蝙蝠俠的衣服,成為夜翼(night wing)的原因。”

A 從興趣出發,走上調酒師之路

黃曉陽家裏人從事咖啡經營,受家庭的熏陶,他從小就對餐飲行業有特別的熱愛。在興趣的驅動下,他報讀了廣州工程技術職業學院的餐飲管理專業。學校豐富多彩的專業課程、省級的實訓基地實踐條件,讓黃曉陽吸收到很多專業養分,逐漸嶄露頭角。

2016年,黃曉陽獲得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西餐宴會組一等獎,這是廣東省在國賽西餐宴會服務賽項中首次實現“零”的突破。但這些成就並沒有讓他停止學習和追尋自我的腳步。2017年,黃曉陽開始對吧臺上的調酒師職業生起興趣。

“酒的背後有好多故事,酒瓶的後面是整個社會的縮影,包括政治、哲學、歷史、人文、經濟、生物、化學、物理,等等。例如,一瓶百加得的Rum就可以引出古巴的獨立戰爭、政權交替;或者説做個分子調酒的工序,球化也好風味泡沫也罷,在事物存在形式的變化中不斷實驗等等,你會在成功的實驗裏體驗成就感,會發現平凡中蘊藏著的驚喜。很多東西都是需要自己去慢慢推敲,享受探索和求知的愉悅。我覺得酒和調酒師這個職業就給了我這樣的快感。”

沒有遲疑和猶豫,他涉足一個完全未知的領域,開始自己的調酒師職業之路。

B“每一步都練得比別人多一點”

在沒有接觸這行之前,黃曉陽一直以為調酒師收入不少,應該跟月入四五萬的侍酒師差不多。入行之後,才知道調酒師的收入並不樂觀,有些剛剛入行的學徒月入才三四千,扣除掉房租和日常開支,一個月根本存不下幾個錢。“剛剛畢業的時候,我一個月的收入是2300元,幸好當時工作單位提供住宿,不然我生活都困難。”黃曉陽説。

這個拿著2300元月薪的年輕人,穿梭于深圳和廣州,掙扎著生存,連一條洗壞了的牛仔褲也不捨得扔。

黃曉陽之前在深圳的一家美式酒吧工作。相比較日式和英式酒吧,美式酒吧對著裝就沒什麼硬性要求,T恤一套上身就能上班。即便是這樣,黃曉陽還是被老闆“教育”過好幾次,“説我太不在乎形象了,穿著被漂白水洗壞了的牛仔褲就來上班。他覺得我可以把那條褲子給扔了,但褲子還可以穿,我也捨不得扔。”

缺乏調酒的專業知識,剛入行的黃曉陽只能惡補。他覺得自己並不是那種能靠天賦吃飯的聰明人,勤奮才是唯一讓他跟上別人腳步的方法。酒吧每晚6點開始營業,一般員工在下午4點左右報到,開始做營業準備。黃曉陽會提前一小時到店,多出的這一個小時,就是他的練習時間。“從攪拌、搖壺到鑿冰,每一步都練得比別人多一點,才能達到和大家一樣的水準。”

後來,黃曉陽遇到了調酒職業生涯的啟蒙老師,一位是第一屆BLCC的中國區冠軍Foxyie Huang (黃耀宗),另一位是第三屆的華南區冠軍Saxo Lee (李宗達),兩人都是業內受尊敬的調酒師。“兩人風格不同,Foxyie會給我提許多問題,讓我學會如何理性思考,而Saxo則更加感性,我可以從他身上感受到技術之外的熱情。”黃曉陽説。

Foxyie對徒弟的要求非常高,他總是習慣把一個40G、50G的文件包扔給黃曉陽,讓他自己去學去看,之後再考試。“雖然Foxyie會一直鼓勵你往上爬,但是他也會在這個過程中給你很多挑戰,”黃曉陽笑著説,“就如一個登山者,明明已經很努力地在爬山,結果山上的人還一直給你更多挑戰,扔石頭、滾木頭,能通過他的考試真不容易。”

C 嶄露頭角,發現自我

雖然入行還不到兩年,但黃曉陽已參加了很多比賽,2016年參加HOSFAIR調酒大師杯賽獲得亞軍。2017年3月參加百加得比賽,折戟上海郵政博物館,他就想著再衝擊一次,從那時起就一直在準備,終於在2018年圓夢。

今年進入決賽後,黃曉陽就進入了純粹的競技狀態,一心只想著做好這杯酒。為了這次比賽,他平日裏瘋狂地練習,講稿和製作酒款的訓練做了兩三千次的練習。

“一開始,我想要模倣我的老師、模倣我喜歡的調酒師GN,我甚至能夠把GN在比賽上説的話完全背出來,但這終究不是我自己,”黃曉陽説,這一次他調出了自己的酒——45毫升百加得8年、十滴魚露、兩滴芹菜苦精混合30ml紅石榴甘露、1/2勺斑斕葉糖漿,再加上裝飾用的海苔,組成了這杯名叫Robin知更鳥的雞尾酒。“石榴,對應Robin知更鳥的勇氣;魚露是來自我家鄉的味道,也是當地食物中鮮味的重要來源。鮮味食物是日常生活中絕不可缺少的部分,也是活力的來源;百加得8年對應的是Robin知更鳥的聲譽,和整款酒想要表達的精神十分貼切。”黃曉陽向評委闡釋著他的作品。

黃曉陽説,這款Robin知更鳥雞尾酒,也是向兩位師傅致敬的作品。“對我來説,兩位師傅就是蝙蝠俠,而從前的自己是蝙蝠俠身旁的知更鳥。我從扮演蝙蝠俠,到成為night wing,在不斷的成長中,終於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