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猥褻發生 我們該如何應對?

來源:金羊網 作者:薛江華 發表時間:2018-08-23 10:21

文/羊城晚報記者 薛江華

這個假期不太平靜,總有一些讓家長覺得揪心的消息傳來——北京一家寄宿制夏令營教練猥褻未成年人的余熱還未過去,廣州又傳出某幼兒園老師疑似用針扎男童下體的消息……未成年人保護路漫漫,如何呵護孩子們平安成長,是全社會的責任。如何保護未成年人?當猥褻發生後,家長又該如何應對?我們就此採訪了幾位法律界和未成年人保護領域的專業人士。

夏令營監管存在法律空白

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市未成年人保護宣傳形象大使鄭子殷律師曾擔任全國嬰兒安全島第一刑案辯護人。對于夏令營事件,鄭子殷遺憾地指出,目前我國沒有出臺專門的法律、法規對商業機構的夏令營或其他培訓機構予以監管。

鄭子殷律師表示,因夏令營自身具有的臨時性和涉及領域廣的特性,其監管部門雖涉及旅遊、工商、教育等部門,但各部門的監管職責不明確,由此導致某些不正規的夏令營處于監管的灰色地帶,譬如,目前市場上充斥著各類夏令營,其中不少夏令營的主體是一些教育咨詢公司,而這類公司組織夏令營是超范圍經營。

但家長們不會因噎廢食,因此如何正確地選擇夏令營成為一個難題。鄭子殷建議,家長要選擇信譽、口碑良好,管理規范,有資質的正規機構,確認機構的營業執照范圍是否包含“青少年社會實踐活動、夏(冬)令營活動”、是否有固定的辦公場所、實際參加活動的教練是否具有相應資質等內容。

他提醒家長,要與機構簽訂正規合同並要求機構開具正規增值稅發票,發票內容應體現“夏令營”的信息,如機構未能提供,則可能存在不合規或超范圍經營的風險,不建議家長選擇。“以上只能是對機構有所了解,而對培訓機構老師的人品卻無從考證,信譽口碑良好的培訓機構也可能存在人渣老師。”

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訴訟時效長

《民法總則》第一百九十一條規定:“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受害人年滿十八周歲之日起計算。”廣州市政協委員、“全國青少年普法教育宣講團” 講師譚國戩告訴記者,這是新增的關于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的特殊規定,既是借鑒國外先進國家的立法實踐,又高度彰顯對未成年人權益的保護。

孩子遇到性侵怎麼辦?譚國戩建議,在家長懷疑孩子遭遇猥褻等行為的時候,應在猥褻行為發生後及時向公安機關報案,交由司法機關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時應注意保留相關證據。

“告訴孩子,這不是你的錯!”在維護權利、懲戒壞人的同時,譚國戩提醒家長,要避免給孩子帶來二次傷害。他建議,家長在這個時候不能有消極的情緒,尤其不能因此責怪和打罵孩子,要給孩子安全感,盡量給他們最大的安撫,避免孩子的羞恥感。平時要告訴小孩,如遭受性侵害或猥褻,不要害怕,一定要把詳細經過告訴家長,家長會報警,不會讓壞人繼續傷害孩子。

防止性侵害,先教孩子“六個不”

廣州民盟盟員、廣東環球經緯律師事務所律師曾秀給家長和孩子們提供了防止性侵害的六點建議:隱私部位不讓看或者摸,對于不喜歡的身體接觸,要拒絕;不去偏僻人少的地方玩耍;不吃陌生人的食物、不接受陌生人的禮物;不隨便跟陌生人走、不和陌生人視頻聊天;不單獨與成年異性在密閉空間共處;有人想侵害,及時報告家長或警察。

兒童身體器官發育尚未成熟,性侵害對他們身體上的傷害是非常明顯的,他們經常會感覺身體不舒服。當家長或監護人發現孩子行走別扭,常有下體疼痛的感覺,或孩子經常主動訴説下體疼,或給年幼孩子洗澡時發現孩子下體經常發炎等,都應警惕。

孩子遭受性侵害後,容易情緒不穩定,甚至出現自我懲罰的行為,如掐胳膊、用刀子在身上割口子等。這些行為大多出現在大一些的兒童身上。被性侵害過的孩子會對人産生嚴重的信任危機,特別是身體上的觸碰會讓他們産生極其強烈的不適感,有時是表現為對異性的接觸極度反感,甚至對于最親近之人的觸碰都想逃開。

曾秀指出,如果孩子遭遇性侵,很有可能産生嚴重心理陰影及精神障礙,家長需時刻觀察孩子的心理狀態,尋求專業人士進行心理輔導,讓孩子早日走出陰影。如果無法一己之力幫助孩子,在盡力保護孩子隱私的前提下,可聯係學校、司法、傳媒等機構,尋求各方提供的教育、法律、醫療、經費資助。

編輯:Nancy
數字報

當猥褻發生 我們該如何應對?

金羊網  作者:薛江華  2018-08-23

文/羊城晚報記者 薛江華

這個假期不太平靜,總有一些讓家長覺得揪心的消息傳來——北京一家寄宿制夏令營教練猥褻未成年人的余熱還未過去,廣州又傳出某幼兒園老師疑似用針扎男童下體的消息……未成年人保護路漫漫,如何呵護孩子們平安成長,是全社會的責任。如何保護未成年人?當猥褻發生後,家長又該如何應對?我們就此採訪了幾位法律界和未成年人保護領域的專業人士。

夏令營監管存在法律空白

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市未成年人保護宣傳形象大使鄭子殷律師曾擔任全國嬰兒安全島第一刑案辯護人。對于夏令營事件,鄭子殷遺憾地指出,目前我國沒有出臺專門的法律、法規對商業機構的夏令營或其他培訓機構予以監管。

鄭子殷律師表示,因夏令營自身具有的臨時性和涉及領域廣的特性,其監管部門雖涉及旅遊、工商、教育等部門,但各部門的監管職責不明確,由此導致某些不正規的夏令營處于監管的灰色地帶,譬如,目前市場上充斥著各類夏令營,其中不少夏令營的主體是一些教育咨詢公司,而這類公司組織夏令營是超范圍經營。

但家長們不會因噎廢食,因此如何正確地選擇夏令營成為一個難題。鄭子殷建議,家長要選擇信譽、口碑良好,管理規范,有資質的正規機構,確認機構的營業執照范圍是否包含“青少年社會實踐活動、夏(冬)令營活動”、是否有固定的辦公場所、實際參加活動的教練是否具有相應資質等內容。

他提醒家長,要與機構簽訂正規合同並要求機構開具正規增值稅發票,發票內容應體現“夏令營”的信息,如機構未能提供,則可能存在不合規或超范圍經營的風險,不建議家長選擇。“以上只能是對機構有所了解,而對培訓機構老師的人品卻無從考證,信譽口碑良好的培訓機構也可能存在人渣老師。”

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訴訟時效長

《民法總則》第一百九十一條規定:“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受害人年滿十八周歲之日起計算。”廣州市政協委員、“全國青少年普法教育宣講團” 講師譚國戩告訴記者,這是新增的關于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的特殊規定,既是借鑒國外先進國家的立法實踐,又高度彰顯對未成年人權益的保護。

孩子遇到性侵怎麼辦?譚國戩建議,在家長懷疑孩子遭遇猥褻等行為的時候,應在猥褻行為發生後及時向公安機關報案,交由司法機關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時應注意保留相關證據。

“告訴孩子,這不是你的錯!”在維護權利、懲戒壞人的同時,譚國戩提醒家長,要避免給孩子帶來二次傷害。他建議,家長在這個時候不能有消極的情緒,尤其不能因此責怪和打罵孩子,要給孩子安全感,盡量給他們最大的安撫,避免孩子的羞恥感。平時要告訴小孩,如遭受性侵害或猥褻,不要害怕,一定要把詳細經過告訴家長,家長會報警,不會讓壞人繼續傷害孩子。

防止性侵害,先教孩子“六個不”

廣州民盟盟員、廣東環球經緯律師事務所律師曾秀給家長和孩子們提供了防止性侵害的六點建議:隱私部位不讓看或者摸,對于不喜歡的身體接觸,要拒絕;不去偏僻人少的地方玩耍;不吃陌生人的食物、不接受陌生人的禮物;不隨便跟陌生人走、不和陌生人視頻聊天;不單獨與成年異性在密閉空間共處;有人想侵害,及時報告家長或警察。

兒童身體器官發育尚未成熟,性侵害對他們身體上的傷害是非常明顯的,他們經常會感覺身體不舒服。當家長或監護人發現孩子行走別扭,常有下體疼痛的感覺,或孩子經常主動訴説下體疼,或給年幼孩子洗澡時發現孩子下體經常發炎等,都應警惕。

孩子遭受性侵害後,容易情緒不穩定,甚至出現自我懲罰的行為,如掐胳膊、用刀子在身上割口子等。這些行為大多出現在大一些的兒童身上。被性侵害過的孩子會對人産生嚴重的信任危機,特別是身體上的觸碰會讓他們産生極其強烈的不適感,有時是表現為對異性的接觸極度反感,甚至對于最親近之人的觸碰都想逃開。

曾秀指出,如果孩子遭遇性侵,很有可能産生嚴重心理陰影及精神障礙,家長需時刻觀察孩子的心理狀態,尋求專業人士進行心理輔導,讓孩子早日走出陰影。如果無法一己之力幫助孩子,在盡力保護孩子隱私的前提下,可聯係學校、司法、傳媒等機構,尋求各方提供的教育、法律、醫療、經費資助。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