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抖音更愛揚劇 這群90後撐起一齣傳統大戲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李翀 楊傑 王林 發表時間:2018-08-15 14:26

image001.jpg

8月10日,江蘇省揚州市,揚劇《百歲挂帥》現場。據了解,揚劇是發源於江蘇省揚州市、成長于上海的傳統戲曲劇種之一。它以古老的"花鼓戲"和"香火戲"為基礎,又吸收了揚州清曲、民歌小調發展起來。(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趙迪/攝)

西夏武將王文,在與大宋的戰爭中曾經射殺了三關主帥楊宗保,引來佘太君百歲挂帥,帶著十二寡婦和唯一的曾孫楊文廣與之對壘。而在揚劇《百歲挂帥》裏,張藝瑾飾演的角色,正是頭號大反派王文。

1993年出生的張藝瑾,是揚州市揚劇研究所所長李政成的大弟子。他出身於梨園世家,從13歲開始學揚劇,專攻武生。舞臺上,作為“王文”的張藝瑾翻跟頭、鬥長槍,踩著厚厚的鞋底進進退退。他怒目圓睜,鬢須橫陳,擺出了一副凶神惡煞的“惡人”模樣。

15歲,張藝瑾第一次穿上戲服。當時,他看著自己的扮相,覺得特新奇、特好看。那會兒,一齣戲要練5年,而現在一齣摺子戲,練兩個月就能登臺,“但基本功每天都要練習”。張藝瑾説:“學戲的人自尊心都強,台下不練基本功,臺上會出洋相。”説著,他比劃了一下長槍,拋向空中,又穩穩接住,“就像這樣,如果接不住,那就出洋相了”。

張藝瑾的五官在臺上極富表現力,嬉笑怒罵全在一張臉上。這是他從小練就的“表情管理”。“對著墻,盯住一個點,或者盯著蠟燭看,來練眼功。”

張藝瑾和其他演員每天早上8點就要開始排練。穿上戲服之後,由於服裝厚重,身後綁著的旗子把他們的皮膚磨出了老繭。“我小時候很瘦,現在比較壯,因為麻繩綁著使胸背越來越厚。”

8月,揚州的氣溫接近40攝氏度,但他們依舊要穿著厚厚的戲服,一場戲下來,豆大的汗珠不斷從他們的鬢角滾進戲服高聳的領子裏,讓他們的領口都被汗水浸濕了。

不管天氣多熱,練功房裏都不會開空調。在團長李政成看來,“夏練三伏,冬練三九”,吃得苦中苦,是戲曲演員必備的素質。

這樣的苦練,為張藝瑾換來了許多榮耀。張藝瑾在年齡很小時,就拿到了江蘇省戲劇紅梅獎金獎。另一種讓他興奮的時刻,則是觀眾的掌聲響起的時候,“全身起雞皮疙瘩,有些人上臺前會發澀,我不怵,會更興奮”。

張藝瑾為了表演,特意剃了光頭,但他並不為此自卑。不懂戲曲的同齡人有時會笑他:“唱戲的嘛,也沒什麼,很簡單。”而他會邀請這些同齡人來看演出,對方這才明白,唱戲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脫下戲服時,張藝瑾又會變回一名標準的90後。他喜歡看抖音,聽網易雲音樂,特別喜歡説唱。“人家以為唱戲的人都喜歡喝喝茶,但我挺90後的,閒了打遊戲,聽聽歌。”

他所在的劇團裏,擔綱劇中主要角色的,也全部都是和他一樣的90後演員。在戲中,楊門女將要與王文大戰許多回合,而在舞臺上與張藝瑾“對陣”的,就是團裏最小的演員陳芝越。

這位1998年出生的女孩扮起“女將”楊七娘,手拿長槍,頭戴花翎,“打鬥”之間毫不含糊。陳芝越9歲時,就進入戲曲學校學習揚劇,主攻刀馬旦。最開始的時候,她並不喜歡學習戲曲,“覺得很不時髦”,但她和張藝瑾一樣,在台下觀眾的叫好聲中,慢慢感受到了戲曲的美麗,愛上了揚劇的舞臺。

私下裏,陳芝越和小夥伴們都喜歡玩抖音,在她的抖音賬號裏,點擊量最多的就是關於戲曲的內容。穿著現代、打扮新潮的一群年輕人,隨著音樂變化、鏡頭移動,瞬間穿上了精美的戲曲裝扮。

數十萬的點讚和評論裏,有網友誇讚他們“帥呆了”,也有網友説:“很欣慰現在有這麼多年輕人還在從事傳統文化藝術。”

此前,張藝瑾和陳芝越所在的劇團推廣“周周演揚劇”,他們在各個大學巡演之後,收穫了一大批與他們年齡相當的粉絲。這讓陳芝越感到越來越有信心:“原來還有這麼多人喜歡傳統戲曲。”於是,她暗自下了一個決心,要演一輩子揚劇,一直到演不動為止。(見習記者 李翀 記者 楊傑 王林)

編輯:Nancy
數字報

愛抖音更愛揚劇 這群90後撐起一齣傳統大戲

中國青年報  作者:李翀 楊傑 王林  2018-08-15

image001.jpg

8月10日,江蘇省揚州市,揚劇《百歲挂帥》現場。據了解,揚劇是發源於江蘇省揚州市、成長于上海的傳統戲曲劇種之一。它以古老的"花鼓戲"和"香火戲"為基礎,又吸收了揚州清曲、民歌小調發展起來。(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趙迪/攝)

西夏武將王文,在與大宋的戰爭中曾經射殺了三關主帥楊宗保,引來佘太君百歲挂帥,帶著十二寡婦和唯一的曾孫楊文廣與之對壘。而在揚劇《百歲挂帥》裏,張藝瑾飾演的角色,正是頭號大反派王文。

1993年出生的張藝瑾,是揚州市揚劇研究所所長李政成的大弟子。他出身於梨園世家,從13歲開始學揚劇,專攻武生。舞臺上,作為“王文”的張藝瑾翻跟頭、鬥長槍,踩著厚厚的鞋底進進退退。他怒目圓睜,鬢須橫陳,擺出了一副凶神惡煞的“惡人”模樣。

15歲,張藝瑾第一次穿上戲服。當時,他看著自己的扮相,覺得特新奇、特好看。那會兒,一齣戲要練5年,而現在一齣摺子戲,練兩個月就能登臺,“但基本功每天都要練習”。張藝瑾説:“學戲的人自尊心都強,台下不練基本功,臺上會出洋相。”説著,他比劃了一下長槍,拋向空中,又穩穩接住,“就像這樣,如果接不住,那就出洋相了”。

張藝瑾的五官在臺上極富表現力,嬉笑怒罵全在一張臉上。這是他從小練就的“表情管理”。“對著墻,盯住一個點,或者盯著蠟燭看,來練眼功。”

張藝瑾和其他演員每天早上8點就要開始排練。穿上戲服之後,由於服裝厚重,身後綁著的旗子把他們的皮膚磨出了老繭。“我小時候很瘦,現在比較壯,因為麻繩綁著使胸背越來越厚。”

8月,揚州的氣溫接近40攝氏度,但他們依舊要穿著厚厚的戲服,一場戲下來,豆大的汗珠不斷從他們的鬢角滾進戲服高聳的領子裏,讓他們的領口都被汗水浸濕了。

不管天氣多熱,練功房裏都不會開空調。在團長李政成看來,“夏練三伏,冬練三九”,吃得苦中苦,是戲曲演員必備的素質。

這樣的苦練,為張藝瑾換來了許多榮耀。張藝瑾在年齡很小時,就拿到了江蘇省戲劇紅梅獎金獎。另一種讓他興奮的時刻,則是觀眾的掌聲響起的時候,“全身起雞皮疙瘩,有些人上臺前會發澀,我不怵,會更興奮”。

張藝瑾為了表演,特意剃了光頭,但他並不為此自卑。不懂戲曲的同齡人有時會笑他:“唱戲的嘛,也沒什麼,很簡單。”而他會邀請這些同齡人來看演出,對方這才明白,唱戲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

脫下戲服時,張藝瑾又會變回一名標準的90後。他喜歡看抖音,聽網易雲音樂,特別喜歡説唱。“人家以為唱戲的人都喜歡喝喝茶,但我挺90後的,閒了打遊戲,聽聽歌。”

他所在的劇團裏,擔綱劇中主要角色的,也全部都是和他一樣的90後演員。在戲中,楊門女將要與王文大戰許多回合,而在舞臺上與張藝瑾“對陣”的,就是團裏最小的演員陳芝越。

這位1998年出生的女孩扮起“女將”楊七娘,手拿長槍,頭戴花翎,“打鬥”之間毫不含糊。陳芝越9歲時,就進入戲曲學校學習揚劇,主攻刀馬旦。最開始的時候,她並不喜歡學習戲曲,“覺得很不時髦”,但她和張藝瑾一樣,在台下觀眾的叫好聲中,慢慢感受到了戲曲的美麗,愛上了揚劇的舞臺。

私下裏,陳芝越和小夥伴們都喜歡玩抖音,在她的抖音賬號裏,點擊量最多的就是關於戲曲的內容。穿著現代、打扮新潮的一群年輕人,隨著音樂變化、鏡頭移動,瞬間穿上了精美的戲曲裝扮。

數十萬的點讚和評論裏,有網友誇讚他們“帥呆了”,也有網友説:“很欣慰現在有這麼多年輕人還在從事傳統文化藝術。”

此前,張藝瑾和陳芝越所在的劇團推廣“周周演揚劇”,他們在各個大學巡演之後,收穫了一大批與他們年齡相當的粉絲。這讓陳芝越感到越來越有信心:“原來還有這麼多人喜歡傳統戲曲。”於是,她暗自下了一個決心,要演一輩子揚劇,一直到演不動為止。(見習記者 李翀 記者 楊傑 王林)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