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海歸多是獨生子女 父母是影響職場規劃因素嗎?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林曉暉 發表時間:2018-07-31 14:20

近年來,海歸人數持續增加,其中獨生子女的比例也在不斷攀升。據調查顯示,海歸中獨生子女所佔比例為70.8%,遠超過非獨生子女的人數。

獨生子女有著特定的成長環境和空間;海外求學使他們經歷了長期與父母分離的生活;而學成回國後,他們又必須獨自承擔來自工作和家庭的雙重壓力,努力平衡二者的關係,這便是海歸中的獨生子女這一群體的特殊性所在。他們擁有“海歸”和“獨生子女”的雙重標簽,家庭因素難免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其職業規劃。

在步入職場初期,他們大多還未組建自己的小家庭,因此考慮更多的是原生家庭。一方面,他們要承擔贍養照顧父母的責任,另一方面,父母的意願和想法也會影響他們的職業選擇和職場規劃。

那麼,父母的意願在多大程度上影響著他們的職業規劃?面對照顧父母的責任和工作壓力,他們在職業上又有哪些特殊的考慮和需求?

短期側重實現個人理想 中長期考慮照顧父母

未來要考慮照顧父母!這是絕大多數獨生子女海歸的普遍想法。

對於身為獨生子女的海歸來説,隨著父母年紀增高,家庭因素在未來較長遠的時間段內會對他們産生更大的影響,他們往往會將這一因素納入自己的長期職業規劃中,但在現階段,他們則更注重個人價值和職業理想的實現。

苗婉笛是家裏的獨生女,曾經在英國諾丁漢大學留學,回國後已在福特汽車公司就職5年。當被問及家庭因素是否影響了她的職業規劃時,她説,家庭因素的影響在短期內還不顯著。“求職時,我更多考慮的是哪個企業更加適合我,哪個行業更有發展潛力,或者哪個城市能夠提供更多的發展機會。‘離家近’並非我在選擇就業城市時的關鍵因素。”

現在苗婉笛和父母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一年中也只有在節假日才能回家,但她覺得現階段還沒有太多這方面的顧慮。“現在交通和通訊技術很發達,父母經常會來南京看我,坐高鐵兩三個小時就到了;平時我和父母也常用微信聯繫,隨時了解彼此的情況。但是隨著父母年齡增長,到了生活上難以自理的時候,我會考慮將工作做出調整,以方便照顧他們。”

同樣是獨生子女的贠飛曾就讀于澳大利亞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現在是百威英博啤酒集團需求管理部門副總監。對於家庭因素對於職業規劃的影響,他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影響肯定是有的,但是目前父母身體健康,還沒有退休,而我的職業也處於不斷調整和上升的時期,所以目前的重心還是會放在完成自己的職業目標上,這樣才能為家人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等到了將來某個特殊的時間點,為了更好地照顧父母,我可能會選擇到離家鄉近的城市發展,或者把父母接到我身邊。”

父母態度大多開明 獨生子女持“回報”之心

身為獨生子女的海歸,其職業規劃與家中長輩的意願和想法有多大關係?

“我父母的思想觀念很開明,”苗婉笛説,“他們在職業選擇上給予我充分的自由。雖然心裏希望我能陪伴在他們身邊,或者在離家近的城市工作,但是更希望我能有更好的發展平臺。而且現在他們能接觸到很多的新鮮事物,業餘活動也很豐富,所以我不擔心他們自己在家會孤單。”

即便父母認為孩子的“翅膀硬了”,但作為獨生子女的海歸仍有心理壓力。這種“回報父母養育之恩”的心情,也化作了他們在職場拼搏的動力並影響著其職業規劃。

馬萌畢業于英國謝菲爾德大學,回國後就職于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有限公司的市場部門。“我是家裏的獨生子,離開家鄉工作已經5年多了,雖然這份工作讓我和家人聚少離多,但是他們從未給我施加壓力。壓力在很大程度上來源於我自己。每次回家都覺得父母又比前一次見面衰老了許多,我對他們懷有很深的愧疚感。”馬萌表示,父母始終尊重並且支援他的職業選擇,在他工作之後還為他提供了物質和精神層面的支援,替他排憂解難。

生活中有經濟壓力 職業規劃面臨兩難

與所有初入職場的年輕人一樣,身為獨生子女的海歸在生活中也有經濟壓力。沒有兄弟姐妹,他們要一個人承擔贍養父母的責任,在職業規劃中常常陷入兩難的局面。

馬萌對此深有感觸:“我常常在想,怎樣才能更好地協調家庭和工作的關係。作為獨生子,我要照顧父母,如果把他們接到我工作的城市生活,高昂的房價和生活成本無疑是巨大的挑戰;而如果我選擇回家鄉工作,又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合適的工作機會,個人職業發展前景也不如現在。而且我的另一半也是獨生女,我們兩個人要照顧4位老人,經濟上、精力上的壓力確實不小。”

對此,馬萌也提出了自己對國家相關社會福利和養老政策的期待。“我覺得針對獨生子女群體出臺相關政策是必要的。比如一年中有額外的假期可以讓我們回家探親;或者在遇到父母生病這樣緊急的情況時,可以有臨時請假的機會。在經濟方面,希望可以給獨生子女報銷一年一次或者兩次的回家探親路費。”他認為,讓公司修改假期制度不太現實,但是如果政府出臺相關政策,則能夠切實減輕獨生子女群體的負擔,使他們既能更好地照顧父母,也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職業發展中。

畢業于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楊蕊就職于廈門一家外企,她希望獨生子女能夠在購房方面得到一定的政策補貼。“廈門的房價一直居高不下,以我現在的收入水準很難應對來自房貸的巨大壓力,沒有兄弟姐妹的幫助,一個人既要承擔家庭的日常開銷還需要攢錢買房,真的很難。所以我一直期待在購房政策上能夠對我們這個群體有一定的傾斜。” (林曉暉)

編輯:Nancy
數字報

新一代海歸多是獨生子女 父母是影響職場規劃因素嗎?

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林曉暉  2018-07-31

近年來,海歸人數持續增加,其中獨生子女的比例也在不斷攀升。據調查顯示,海歸中獨生子女所佔比例為70.8%,遠超過非獨生子女的人數。

獨生子女有著特定的成長環境和空間;海外求學使他們經歷了長期與父母分離的生活;而學成回國後,他們又必須獨自承擔來自工作和家庭的雙重壓力,努力平衡二者的關係,這便是海歸中的獨生子女這一群體的特殊性所在。他們擁有“海歸”和“獨生子女”的雙重標簽,家庭因素難免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其職業規劃。

在步入職場初期,他們大多還未組建自己的小家庭,因此考慮更多的是原生家庭。一方面,他們要承擔贍養照顧父母的責任,另一方面,父母的意願和想法也會影響他們的職業選擇和職場規劃。

那麼,父母的意願在多大程度上影響著他們的職業規劃?面對照顧父母的責任和工作壓力,他們在職業上又有哪些特殊的考慮和需求?

短期側重實現個人理想 中長期考慮照顧父母

未來要考慮照顧父母!這是絕大多數獨生子女海歸的普遍想法。

對於身為獨生子女的海歸來説,隨著父母年紀增高,家庭因素在未來較長遠的時間段內會對他們産生更大的影響,他們往往會將這一因素納入自己的長期職業規劃中,但在現階段,他們則更注重個人價值和職業理想的實現。

苗婉笛是家裏的獨生女,曾經在英國諾丁漢大學留學,回國後已在福特汽車公司就職5年。當被問及家庭因素是否影響了她的職業規劃時,她説,家庭因素的影響在短期內還不顯著。“求職時,我更多考慮的是哪個企業更加適合我,哪個行業更有發展潛力,或者哪個城市能夠提供更多的發展機會。‘離家近’並非我在選擇就業城市時的關鍵因素。”

現在苗婉笛和父母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一年中也只有在節假日才能回家,但她覺得現階段還沒有太多這方面的顧慮。“現在交通和通訊技術很發達,父母經常會來南京看我,坐高鐵兩三個小時就到了;平時我和父母也常用微信聯繫,隨時了解彼此的情況。但是隨著父母年齡增長,到了生活上難以自理的時候,我會考慮將工作做出調整,以方便照顧他們。”

同樣是獨生子女的贠飛曾就讀于澳大利亞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現在是百威英博啤酒集團需求管理部門副總監。對於家庭因素對於職業規劃的影響,他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影響肯定是有的,但是目前父母身體健康,還沒有退休,而我的職業也處於不斷調整和上升的時期,所以目前的重心還是會放在完成自己的職業目標上,這樣才能為家人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等到了將來某個特殊的時間點,為了更好地照顧父母,我可能會選擇到離家鄉近的城市發展,或者把父母接到我身邊。”

父母態度大多開明 獨生子女持“回報”之心

身為獨生子女的海歸,其職業規劃與家中長輩的意願和想法有多大關係?

“我父母的思想觀念很開明,”苗婉笛説,“他們在職業選擇上給予我充分的自由。雖然心裏希望我能陪伴在他們身邊,或者在離家近的城市工作,但是更希望我能有更好的發展平臺。而且現在他們能接觸到很多的新鮮事物,業餘活動也很豐富,所以我不擔心他們自己在家會孤單。”

即便父母認為孩子的“翅膀硬了”,但作為獨生子女的海歸仍有心理壓力。這種“回報父母養育之恩”的心情,也化作了他們在職場拼搏的動力並影響著其職業規劃。

馬萌畢業于英國謝菲爾德大學,回國後就職于菲亞特克萊斯勒汽車有限公司的市場部門。“我是家裏的獨生子,離開家鄉工作已經5年多了,雖然這份工作讓我和家人聚少離多,但是他們從未給我施加壓力。壓力在很大程度上來源於我自己。每次回家都覺得父母又比前一次見面衰老了許多,我對他們懷有很深的愧疚感。”馬萌表示,父母始終尊重並且支援他的職業選擇,在他工作之後還為他提供了物質和精神層面的支援,替他排憂解難。

生活中有經濟壓力 職業規劃面臨兩難

與所有初入職場的年輕人一樣,身為獨生子女的海歸在生活中也有經濟壓力。沒有兄弟姐妹,他們要一個人承擔贍養父母的責任,在職業規劃中常常陷入兩難的局面。

馬萌對此深有感觸:“我常常在想,怎樣才能更好地協調家庭和工作的關係。作為獨生子,我要照顧父母,如果把他們接到我工作的城市生活,高昂的房價和生活成本無疑是巨大的挑戰;而如果我選擇回家鄉工作,又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合適的工作機會,個人職業發展前景也不如現在。而且我的另一半也是獨生女,我們兩個人要照顧4位老人,經濟上、精力上的壓力確實不小。”

對此,馬萌也提出了自己對國家相關社會福利和養老政策的期待。“我覺得針對獨生子女群體出臺相關政策是必要的。比如一年中有額外的假期可以讓我們回家探親;或者在遇到父母生病這樣緊急的情況時,可以有臨時請假的機會。在經濟方面,希望可以給獨生子女報銷一年一次或者兩次的回家探親路費。”他認為,讓公司修改假期制度不太現實,但是如果政府出臺相關政策,則能夠切實減輕獨生子女群體的負擔,使他們既能更好地照顧父母,也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職業發展中。

畢業于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楊蕊就職于廈門一家外企,她希望獨生子女能夠在購房方面得到一定的政策補貼。“廈門的房價一直居高不下,以我現在的收入水準很難應對來自房貸的巨大壓力,沒有兄弟姐妹的幫助,一個人既要承擔家庭的日常開銷還需要攢錢買房,真的很難。所以我一直期待在購房政策上能夠對我們這個群體有一定的傾斜。” (林曉暉)

編輯:Nancy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