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部門組合拳 整治校外培訓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葉志垚 發表時間:2018-03-09 17:44

羊城晚報記者 葉志垚

2018年農曆新年剛過,校外培訓市場被一份整治文件打破了平靜。日前,針對近幾年來校外培訓的狂熱現象,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的《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 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整治監管力度空前加大,曾經魚龍混雜的教育培訓市場將面臨新一輪的規範重整。

規定 嚴禁培訓機構組織等級考試及競賽

《通知》明確規定,嚴禁校外培訓機構組織中小學生等級考試及競賽,堅決查處將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結果與中小學校招生入學掛鉤的行為,並依法追究有關學校、培訓機構和相關人員責任。治理無資質和有安全隱患的培訓機構。

此外,堅決查處一些中小學校不遵守教學計劃、“非零起點教學”等行為,嚴厲追究校長和有關教師的責任。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的班次、內容、招生對象、上課時間等要向所在地教育行政部門進行審核備案並向社會公佈。

日前,伴隨著四部門聯合發文整治校外培訓機構和多地“杯賽”被叫停,“校外培訓”和“學生減負”再次成為熱點話題。

這則被民間稱為“史上最嚴”的校外培訓治理新政一齣爐,各地立刻引發連鎖式反應。從“杯賽”叫停到各地出臺地方政策,大家不禁發出疑問:課外機構和競賽是要“涼涼”了嗎?

資質 要求“雙證”齊全,實際多為“單證”

此次《通知》中提到,要治理無資質和有安全隱患的培訓機構。對未取得辦學許可證、也未取得營業執照(事業單位法人證書、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但具備辦理證照條件的校外培訓機構,要指導其依法辦理相關證照;對不符合辦理證照條件的,要依法責令其停止辦學並妥善安置參加培訓的學生。

羊城晚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廣州市校外培訓機構需要同時持有工商營業執照和辦學許可證。其中,工商營業執照相對容易辦理,而辦學許可證則要難上許多。在廣州,辦學許可證由各區教育局頒發,對機構辦學規模、師資、硬體場地等都有嚴格要求,分教點設在哪,就在哪的教育行政部門辦理辦學許可證,而不同區的具體要求又不盡相同。比如,某培訓機構在廣州市11個區都設有分教點,那麼對其各區分教點的監管分屬於各區的教育行政部門。某教育界人士告訴記者,這也導致市面上持有雙證的機構寥寥無幾。“事實上,即使是大型機構,也難保證所有的教學點都擁有辦學許可證。”該人士表示,近幾年校外培訓機構迅速增多,遍地開花,對於政府來説,如何監管仍然有不小的難度。

現狀 “杯賽”變成學校的“掐尖”工具

此次四部門聯合整治的通知一齣,首當其衝的便是不少地方的“杯賽”被叫停。比如,原定於3月10日舉行的第23屆“華杯賽”決賽就暫緩,日前由該組委會發出明確通知,表示將向教育部呈報申請進行重新核準,在重新核準前,決賽暫緩舉行。此外,原定於3月1日報名的廣東省小學數學聯賽暫停報名。而有培訓機構也暫停了內部組織的“杯賽”活動。

為何“杯賽”會被叫停?華南師範大學全國初等數學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華南師範大學教學督導吳康教授告訴記者,不少奧賽和學科競賽的本來目的是為了公平、公正地選拔拔尖人才和數學尖子,和升學並沒有關係,但近幾年,許多民間機構開始舉辦各類“杯賽”和“排位賽”,這些比賽大多與升學、掐尖掛鉤,不僅命題不夠專業,比賽也不夠規範,功利性很強,鬧得沸沸颺颺,反而掩蓋了競賽的本質,使得本該是選拔精英、發現優生的渠道,逐漸成為大眾排位賽,成為擇校的工具。而為了在各類競賽考試中取得好成績,各類培訓班也應運而生,從賽事報名到培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産業鏈,有的民間機構組織的比賽甚至到了不去報班,就無法在競賽中取得好成績的地步。

而多年來,杯賽獎證更是成為部分學校“掐尖”的參照物,對不同杯賽獎證的認可度形成“潛規則”。只要打開網頁,搜索各大杯賽,網頁上幾乎全是關於賽事含金量、對升學的影響等相關文章。有家長表示,民辦學校招生,一些奧數厲害的學生,可以拿奧賽等獎項當敲門磚。

“奧賽不應該和升學掛鉤。”吳康表示,從這個角度來説,教育部此次重拳整頓競賽是正確的,有利於規範競賽秩序,讓競賽回歸其本來意義。

反思 高速發展和野蠻生長致行業失控

事實上,廣州校外培訓的火爆有其歷史原因。2007年,教育部提出嚴禁義務教育階段公辦學校在節假日和晚上補課,廣州市教育局傳達了文件,並針對中小學中普遍存在的“亂補課”現象做出規定。校內補課的禁止,為校外培訓機構的發展提供了機會。而伴隨著民辦學校通過考試網羅優質生源,在義務教育小升初階段大肆選拔掐尖,民校受歡迎度遠超公辦學校,使得家長和學生對補習的需求不斷增加,十多年間,廣州校外培訓機構進入了高速發展和野蠻生長的階段。

“整體來看,教育培訓行業興起時間不算長,準入門檻也不高,還不是一個成熟行業。”某位專注中小學課外輔導的本土機構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幾年前廣州曾出現4萬多名小學生在半天內競爭民辦中學3000個學位的局面,錄取比例高達1:10,不少學生和家長不自覺地被裹挾其中,苦不堪言。

2013年底,廣州市教育局緊急叫停民校考試,提出“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校不得採取考試方式進行選拔”,廣州民辦學校的小升初考試由筆試改為面談。隨後,2014年廣州市教育局要求廣州市建立陽光綜合評價體系,探索適合廣州市小升初的升學模式。“雖然沒有立竿見影,但是廣州市出臺的一系列政策對於課輔機構的良性發展是有成效的。首先是‘杯賽’走下神壇,認可度沒有以前高了,相比起‘杯賽’,許多學校看重的是五年級下學期、六年級上學期的成績。此外學校選拔學生的方式也更加多樣化。”該人士表示。

機構

不越俎代庖,配合好校內教育

那麼,課外培訓機構如何看待此次的專項整治行動呢?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在某專注中小學培優的機構當老師的業內人士表示,培訓機構是應市場需求而生的。以培優為例,總有孩子學習能力強,對課外知識有需求的。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尖子生畢竟是少數,機構不能刻意去營造培優的氛圍,讓家長受到干擾,忽略自己孩子實際的成長情況。

某位專注中小學課外輔導的本土機構相關負責人認為,這或將成為行業發展的重大轉捩點,對於家長、機構和學校各方來説,都是一個反思的過程,思考各自未來的發展方向。首先,對於家長來説,需要更加理性的擇校觀念,關注到目前更加多元化的升學模式。“對於家長來説,如何找到一所更適合自己孩子的學校,而不是盲目追求‘名校’,這是家長需要去反思的。”

“事實上,這次政策出臺給機構也給學校提出了新問題。那就是,校內教育需要什麼樣的校外補習?校外教育又如何真正成為校內教育的有益補充?”該人士表示,現在社會需求是多元化的,除了學科教學,思維訓練、興趣開發等等都有廣闊市場。機構要配合好校內教育,就需要不斷更新産品模式,為學生提供多樣的産品選擇,而不是越俎代庖,替代校內教育。

有業內人士表示,對於經歷了這些年粗放式的發展的培訓行業來説,《通知》的出臺代表了一個好的信號:政府部門關注到了這個行業,並將使它形成從無序到有序、從混亂到規範,從盲目到回歸理性的未來。“在這個行業裏,那些規範的、有競爭力的機構將會發展得越來越好,而那些小作坊式的、亂中取勝的機構會慢慢被淘汰,相信經過這次整治行動後,現在魚龍混雜的局面將有所緩解,行業的格局會更加清晰,它會像其他行業一樣,有序、健康地發展。”

編輯:王楠
數字報

四部門組合拳 整治校外培訓

金羊網  作者:葉志垚  2018-03-09

羊城晚報記者 葉志垚

2018年農曆新年剛過,校外培訓市場被一份整治文件打破了平靜。日前,針對近幾年來校外培訓的狂熱現象,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的《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 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對校外培訓機構的整治監管力度空前加大,曾經魚龍混雜的教育培訓市場將面臨新一輪的規範重整。

規定 嚴禁培訓機構組織等級考試及競賽

《通知》明確規定,嚴禁校外培訓機構組織中小學生等級考試及競賽,堅決查處將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結果與中小學校招生入學掛鉤的行為,並依法追究有關學校、培訓機構和相關人員責任。治理無資質和有安全隱患的培訓機構。

此外,堅決查處一些中小學校不遵守教學計劃、“非零起點教學”等行為,嚴厲追究校長和有關教師的責任。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的班次、內容、招生對象、上課時間等要向所在地教育行政部門進行審核備案並向社會公佈。

日前,伴隨著四部門聯合發文整治校外培訓機構和多地“杯賽”被叫停,“校外培訓”和“學生減負”再次成為熱點話題。

這則被民間稱為“史上最嚴”的校外培訓治理新政一齣爐,各地立刻引發連鎖式反應。從“杯賽”叫停到各地出臺地方政策,大家不禁發出疑問:課外機構和競賽是要“涼涼”了嗎?

資質 要求“雙證”齊全,實際多為“單證”

此次《通知》中提到,要治理無資質和有安全隱患的培訓機構。對未取得辦學許可證、也未取得營業執照(事業單位法人證書、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但具備辦理證照條件的校外培訓機構,要指導其依法辦理相關證照;對不符合辦理證照條件的,要依法責令其停止辦學並妥善安置參加培訓的學生。

羊城晚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廣州市校外培訓機構需要同時持有工商營業執照和辦學許可證。其中,工商營業執照相對容易辦理,而辦學許可證則要難上許多。在廣州,辦學許可證由各區教育局頒發,對機構辦學規模、師資、硬體場地等都有嚴格要求,分教點設在哪,就在哪的教育行政部門辦理辦學許可證,而不同區的具體要求又不盡相同。比如,某培訓機構在廣州市11個區都設有分教點,那麼對其各區分教點的監管分屬於各區的教育行政部門。某教育界人士告訴記者,這也導致市面上持有雙證的機構寥寥無幾。“事實上,即使是大型機構,也難保證所有的教學點都擁有辦學許可證。”該人士表示,近幾年校外培訓機構迅速增多,遍地開花,對於政府來説,如何監管仍然有不小的難度。

現狀 “杯賽”變成學校的“掐尖”工具

此次四部門聯合整治的通知一齣,首當其衝的便是不少地方的“杯賽”被叫停。比如,原定於3月10日舉行的第23屆“華杯賽”決賽就暫緩,日前由該組委會發出明確通知,表示將向教育部呈報申請進行重新核準,在重新核準前,決賽暫緩舉行。此外,原定於3月1日報名的廣東省小學數學聯賽暫停報名。而有培訓機構也暫停了內部組織的“杯賽”活動。

為何“杯賽”會被叫停?華南師範大學全國初等數學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華南師範大學教學督導吳康教授告訴記者,不少奧賽和學科競賽的本來目的是為了公平、公正地選拔拔尖人才和數學尖子,和升學並沒有關係,但近幾年,許多民間機構開始舉辦各類“杯賽”和“排位賽”,這些比賽大多與升學、掐尖掛鉤,不僅命題不夠專業,比賽也不夠規範,功利性很強,鬧得沸沸颺颺,反而掩蓋了競賽的本質,使得本該是選拔精英、發現優生的渠道,逐漸成為大眾排位賽,成為擇校的工具。而為了在各類競賽考試中取得好成績,各類培訓班也應運而生,從賽事報名到培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産業鏈,有的民間機構組織的比賽甚至到了不去報班,就無法在競賽中取得好成績的地步。

而多年來,杯賽獎證更是成為部分學校“掐尖”的參照物,對不同杯賽獎證的認可度形成“潛規則”。只要打開網頁,搜索各大杯賽,網頁上幾乎全是關於賽事含金量、對升學的影響等相關文章。有家長表示,民辦學校招生,一些奧數厲害的學生,可以拿奧賽等獎項當敲門磚。

“奧賽不應該和升學掛鉤。”吳康表示,從這個角度來説,教育部此次重拳整頓競賽是正確的,有利於規範競賽秩序,讓競賽回歸其本來意義。

反思 高速發展和野蠻生長致行業失控

事實上,廣州校外培訓的火爆有其歷史原因。2007年,教育部提出嚴禁義務教育階段公辦學校在節假日和晚上補課,廣州市教育局傳達了文件,並針對中小學中普遍存在的“亂補課”現象做出規定。校內補課的禁止,為校外培訓機構的發展提供了機會。而伴隨著民辦學校通過考試網羅優質生源,在義務教育小升初階段大肆選拔掐尖,民校受歡迎度遠超公辦學校,使得家長和學生對補習的需求不斷增加,十多年間,廣州校外培訓機構進入了高速發展和野蠻生長的階段。

“整體來看,教育培訓行業興起時間不算長,準入門檻也不高,還不是一個成熟行業。”某位專注中小學課外輔導的本土機構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幾年前廣州曾出現4萬多名小學生在半天內競爭民辦中學3000個學位的局面,錄取比例高達1:10,不少學生和家長不自覺地被裹挾其中,苦不堪言。

2013年底,廣州市教育局緊急叫停民校考試,提出“義務教育階段民辦學校不得採取考試方式進行選拔”,廣州民辦學校的小升初考試由筆試改為面談。隨後,2014年廣州市教育局要求廣州市建立陽光綜合評價體系,探索適合廣州市小升初的升學模式。“雖然沒有立竿見影,但是廣州市出臺的一系列政策對於課輔機構的良性發展是有成效的。首先是‘杯賽’走下神壇,認可度沒有以前高了,相比起‘杯賽’,許多學校看重的是五年級下學期、六年級上學期的成績。此外學校選拔學生的方式也更加多樣化。”該人士表示。

機構

不越俎代庖,配合好校內教育

那麼,課外培訓機構如何看待此次的專項整治行動呢?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在某專注中小學培優的機構當老師的業內人士表示,培訓機構是應市場需求而生的。以培優為例,總有孩子學習能力強,對課外知識有需求的。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尖子生畢竟是少數,機構不能刻意去營造培優的氛圍,讓家長受到干擾,忽略自己孩子實際的成長情況。

某位專注中小學課外輔導的本土機構相關負責人認為,這或將成為行業發展的重大轉捩點,對於家長、機構和學校各方來説,都是一個反思的過程,思考各自未來的發展方向。首先,對於家長來説,需要更加理性的擇校觀念,關注到目前更加多元化的升學模式。“對於家長來説,如何找到一所更適合自己孩子的學校,而不是盲目追求‘名校’,這是家長需要去反思的。”

“事實上,這次政策出臺給機構也給學校提出了新問題。那就是,校內教育需要什麼樣的校外補習?校外教育又如何真正成為校內教育的有益補充?”該人士表示,現在社會需求是多元化的,除了學科教學,思維訓練、興趣開發等等都有廣闊市場。機構要配合好校內教育,就需要不斷更新産品模式,為學生提供多樣的産品選擇,而不是越俎代庖,替代校內教育。

有業內人士表示,對於經歷了這些年粗放式的發展的培訓行業來説,《通知》的出臺代表了一個好的信號:政府部門關注到了這個行業,並將使它形成從無序到有序、從混亂到規範,從盲目到回歸理性的未來。“在這個行業裏,那些規範的、有競爭力的機構將會發展得越來越好,而那些小作坊式的、亂中取勝的機構會慢慢被淘汰,相信經過這次整治行動後,現在魚龍混雜的局面將有所緩解,行業的格局會更加清晰,它會像其他行業一樣,有序、健康地發展。”

編輯:王楠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