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生病該不該向月嫂索賠?法官提醒請月嫂要擦亮眼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8-21 10:21

隨著“二孩政策”的全面推進以及老齡化的到來,越來越多的家庭聘請月嫂為新生兒和産婦提供月子期間的護理服務。月嫂行業儼然成為朝陽産業,月嫂市場也呈現蓬勃發展的態勢,月嫂薪酬更是水漲船高。但同時,相關糾紛也層出不窮。日前,房山法院結合幾起涉及月嫂服務的糾紛,以案説法,提醒各位準父母在選擇月嫂時留心可能存在的法律風險。

案例一 起訴月嫂生病傳染寶寶

高先生在妻子懷孕期間與某家政公司簽訂了服務合同,約定該公司選派高級月嫂方大姐為高先生的妻子和孩子提供産婦以及嬰幼兒護理,服務期共42天。合同簽訂後,高先生即支付了服務費1.8萬元。

孩子出生後,方大姐依約到高先生家中照顧産婦及孩子。不久,高先生的孩子因病被送至醫院救治,並被確診為肺炎。孩子病好後,高先生認為方大姐沒有社保部門頒發的高級育嬰師資格證書或高級母嬰護理師資格證書,此外,方大姐在護理過程中給新生兒喂食奶粉的次數和總量經常超標,造成孩子嗆奶。同時,方大姐在護理嬰兒期間患有感冒,仍繼續看護孩子,導致感冒病毒傳染給孩子進而引發肺炎。

高先生認為,正是由於家政服務公司委派的月嫂方大姐不具備母嬰護理的專業知識以及資質,且存在重大過失,給自己一家人帶來極大的身心傷害,因此起訴要求家政公司退還服務費1.8萬元,並賠償孩子的醫療費、護理費等實際損失5萬元。

法院判決駁回索賠訴求

被告家政服務公司答辯稱,該公司依據合同約定履行了合同義務,所委派的月嫂具有相關從業資質,通過專業考試,且在服務期間,高先生也曾以書面形式對月嫂的服務表示非常滿意。家政公司表示,月嫂只是服務人員,並非專業醫護人員,高先生之子患病與月嫂服務之間並無因果關係。

訴訟中,法院查明方大姐作為月嫂,曾受過正規培訓,並通過考試獲得了培訓合格證,還持有北京市公共衛生從業人員健康檢查證明。同時,在護理高先生孩子的過程中,方大姐每天都做了詳細的護理記錄。根據記錄上的資訊,方大姐給高先生家寶寶喂奶粉的時間間隔、次數、食用量與所用品牌奶粉的建議喂哺表基本一致。

法院審理認為,雖然高先生主張被告應為其指派具有高級育嬰師資格證書等資質的母嬰護理師,但涉案合同對此並無約定,高先生也未能提供其他證據予以佐證。同時,根據高先生之子所用品牌奶粉提供的建議哺食表及護理記錄,其給孩子喂奶的次數及用量並未明顯超標。最終法院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


案例二 護理不當喪失泌乳能力?

李女士是一名公司白領。懷孕期間,她經人介紹認識了月嫂許大姐,並和對方簽訂了一份服務合同,約定由許大姐在月子期間照顧她和孩子,她為此支付8千元。

李女士産子後,許大姐如約入住她家開始提供護理服務。但在護理期間,李女士的一側乳房發生腫脹,並引起發燒,最終喪失了泌乳能力。隨後李女士與許大姐解除合同,並重新從另一家家政公司聘請了月嫂,同時支付服務費1萬元。事後,李女士認為,正是因為自己輕信了許大姐的建議,沒有及時就醫,才最終導致該側乳房喪失泌乳能力,此後不得不購置奶粉餵養孩子,身心遭受巨大影響,於是一紙訴狀將許大姐告上法院,要求對方賠償自己的經濟損失3千元以及精神撫慰金1萬元。

因起訴證據不足被駁回

許大姐辯稱,自己具有國家勞動部門頒發的母嬰護理證、健康證、高級護理師資格證書,具備提供護理服務的專業能力;至於李女士所訴的一側乳房喪失泌乳能力的問題,她認為母乳的分泌是由母親自身的體質及健康狀況決定的,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其提供的服務與該問題之間存在因果聯繫;她已經與李女士解除合同關係,不同意對方的訴訟請求。

法院審理認為,根據法律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予以佐證,沒有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後果。本案中,李女士提交的現有證據並不能證明其單側乳房喪失泌乳能力係許大姐實施的傷害行為所致,也不能證明與許大姐提供的護理服務之間具有因果聯繫,故其要求許大姐賠償相關損失缺乏依據,最終判令駁回其訴訟請求。


案例三 孩子患病訴月嫂索賠3萬

吳先生與月嫂劉大姐簽訂入戶服務合同,聘用劉大姐在月子期間照顧他的妻子和孩子,並約定因月嫂過失導致吳先生妻子和孩子受到人身損害或財産損失的,將為此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合同簽訂後,吳先生向劉大姐支付了服務費1萬元。

護理期間,吳先生之子因病被送往醫院救治,並被確診為新生兒肺炎及輪狀病毒腸炎。吳先生認為,正是因為劉大姐護理不當,導致孩子患病,故將其訴至法院,要求對方賠償醫療費及交通費等2.5萬元,並賠償精神撫慰金5000元。

月嫂被判賠償一半損失

劉大姐答辯稱,自己具有崗位培訓合格證書、健康證、崗位能力證書、職業資格證書,具備相應的護理資質,在護理期間也盡職盡責,不存在不當護理行為;此外,自己在護理期間曾患感冒,向吳先生夫婦提議更換月嫂,但對方未予同意,而吳先生對此不予認可。

法院審理認為,根據吳先生提供證據,可證明吳先生之子出生後身體狀況良好,出院後由被告劉大姐進行日常護理,且劉大姐認可護理期間曾患感冒,結合鑒定意見書及病歷所記載的孩子發病時間等資訊,孩子生病與劉大姐在感冒的情況下仍密切接觸、護理孩子之間存在因果關係,其對此未盡到合理注意義務,故劉大姐對此負有一定責任。吳先生夫婦作為孩子父母和監護人,且與孩子共同生活,應對密切護理孩子的月嫂的健康狀況予以適當關注,並視情況作出合理的應對。綜上,最終判令劉大姐按照50%的責任比例賠償醫療費、交通費等損失共計12500元,關於吳先生主張的精神撫慰金,因缺乏依據,不予支援。

■法官提醒

聘請月嫂要擦亮眼睛

隨著二孩時代的來臨,如何在“一嫂難求”的市場找到滿意的月嫂,將成為很多準父母的一個新課題。對此,除去經濟因素的考量之外,法官希望大家在作出選擇時注意法律層面的風險。簡單而言就是“一看、二查、三詢問、四觀察、五留證”。

一看指仔細、全面地閱讀與家政服務公司所要簽署的服務合同。儘量選擇與規範的家政服務公司簽署書面合同,避免達成口頭協議。一方面是因為白紙黑字的書面合同通常明確記載了雙方的權利義務。另一方面公司的綜合服務能力、經濟實力顯然要強于個人,公司的履責能力也強于個人。

二查指查詢家政服務公司及月嫂的相關證件、證照等。建議在簽約前最好看一下家政服務公司及其月嫂的相關資料、證照等。一方面可通過網路等途徑查詢公司的工商資訊。另一方面還要核查家政服務公司委派的月嫂人選的身份證資訊、近期體檢證明、護理專業培訓合格證、按摩師證等其他技術職業等級證書。

三詢問指在面談環節詢問月嫂人選相關專業問題。通常在正式確定月嫂人選之前,會有一個簡單的面試環節,即家政服務公司會安排候選月嫂與僱主見面。在此過程中,大家可以根據自身的需求有針對地詢問月嫂一些問題。

四觀察指護理期間注意查看産婦、孩子及月嫂的異常情況。如産婦或孩子身體出現異常情況,應儘早就醫接受專業醫生的診治。如月嫂自身出現異常身體問題,更應予以妥善應對,避免在患病月嫂與産婦及新生兒之間造成交叉感染,引發不必要的損失和糾紛,同時也能有效防止損失的進一步擴大。

五留證要注意留存相關證據材料。在整個合同履行期間,可根據月嫂提供的服務情況,在必要時適當留存一些資料,一旦發生糾紛,可將此作為證據主張自己的權利。例如,孩子的護理記錄、雙方的微信通訊記錄、病歷本、診斷資料、付款收據、服務合同、雙方簽字認可的情況説明、錄音錄影、照片等。(北京晨報記者 何欣)

編輯:偉霞
數字報

孩子生病該不該向月嫂索賠?法官提醒請月嫂要擦亮眼

北京晨報  作者:  2017-08-21

隨著“二孩政策”的全面推進以及老齡化的到來,越來越多的家庭聘請月嫂為新生兒和産婦提供月子期間的護理服務。月嫂行業儼然成為朝陽産業,月嫂市場也呈現蓬勃發展的態勢,月嫂薪酬更是水漲船高。但同時,相關糾紛也層出不窮。日前,房山法院結合幾起涉及月嫂服務的糾紛,以案説法,提醒各位準父母在選擇月嫂時留心可能存在的法律風險。

案例一 起訴月嫂生病傳染寶寶

高先生在妻子懷孕期間與某家政公司簽訂了服務合同,約定該公司選派高級月嫂方大姐為高先生的妻子和孩子提供産婦以及嬰幼兒護理,服務期共42天。合同簽訂後,高先生即支付了服務費1.8萬元。

孩子出生後,方大姐依約到高先生家中照顧産婦及孩子。不久,高先生的孩子因病被送至醫院救治,並被確診為肺炎。孩子病好後,高先生認為方大姐沒有社保部門頒發的高級育嬰師資格證書或高級母嬰護理師資格證書,此外,方大姐在護理過程中給新生兒喂食奶粉的次數和總量經常超標,造成孩子嗆奶。同時,方大姐在護理嬰兒期間患有感冒,仍繼續看護孩子,導致感冒病毒傳染給孩子進而引發肺炎。

高先生認為,正是由於家政服務公司委派的月嫂方大姐不具備母嬰護理的專業知識以及資質,且存在重大過失,給自己一家人帶來極大的身心傷害,因此起訴要求家政公司退還服務費1.8萬元,並賠償孩子的醫療費、護理費等實際損失5萬元。

法院判決駁回索賠訴求

被告家政服務公司答辯稱,該公司依據合同約定履行了合同義務,所委派的月嫂具有相關從業資質,通過專業考試,且在服務期間,高先生也曾以書面形式對月嫂的服務表示非常滿意。家政公司表示,月嫂只是服務人員,並非專業醫護人員,高先生之子患病與月嫂服務之間並無因果關係。

訴訟中,法院查明方大姐作為月嫂,曾受過正規培訓,並通過考試獲得了培訓合格證,還持有北京市公共衛生從業人員健康檢查證明。同時,在護理高先生孩子的過程中,方大姐每天都做了詳細的護理記錄。根據記錄上的資訊,方大姐給高先生家寶寶喂奶粉的時間間隔、次數、食用量與所用品牌奶粉的建議喂哺表基本一致。

法院審理認為,雖然高先生主張被告應為其指派具有高級育嬰師資格證書等資質的母嬰護理師,但涉案合同對此並無約定,高先生也未能提供其他證據予以佐證。同時,根據高先生之子所用品牌奶粉提供的建議哺食表及護理記錄,其給孩子喂奶的次數及用量並未明顯超標。最終法院判決駁回其訴訟請求。


案例二 護理不當喪失泌乳能力?

李女士是一名公司白領。懷孕期間,她經人介紹認識了月嫂許大姐,並和對方簽訂了一份服務合同,約定由許大姐在月子期間照顧她和孩子,她為此支付8千元。

李女士産子後,許大姐如約入住她家開始提供護理服務。但在護理期間,李女士的一側乳房發生腫脹,並引起發燒,最終喪失了泌乳能力。隨後李女士與許大姐解除合同,並重新從另一家家政公司聘請了月嫂,同時支付服務費1萬元。事後,李女士認為,正是因為自己輕信了許大姐的建議,沒有及時就醫,才最終導致該側乳房喪失泌乳能力,此後不得不購置奶粉餵養孩子,身心遭受巨大影響,於是一紙訴狀將許大姐告上法院,要求對方賠償自己的經濟損失3千元以及精神撫慰金1萬元。

因起訴證據不足被駁回

許大姐辯稱,自己具有國家勞動部門頒發的母嬰護理證、健康證、高級護理師資格證書,具備提供護理服務的專業能力;至於李女士所訴的一側乳房喪失泌乳能力的問題,她認為母乳的分泌是由母親自身的體質及健康狀況決定的,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其提供的服務與該問題之間存在因果聯繫;她已經與李女士解除合同關係,不同意對方的訴訟請求。

法院審理認為,根據法律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予以佐證,沒有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後果。本案中,李女士提交的現有證據並不能證明其單側乳房喪失泌乳能力係許大姐實施的傷害行為所致,也不能證明與許大姐提供的護理服務之間具有因果聯繫,故其要求許大姐賠償相關損失缺乏依據,最終判令駁回其訴訟請求。


案例三 孩子患病訴月嫂索賠3萬

吳先生與月嫂劉大姐簽訂入戶服務合同,聘用劉大姐在月子期間照顧他的妻子和孩子,並約定因月嫂過失導致吳先生妻子和孩子受到人身損害或財産損失的,將為此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合同簽訂後,吳先生向劉大姐支付了服務費1萬元。

護理期間,吳先生之子因病被送往醫院救治,並被確診為新生兒肺炎及輪狀病毒腸炎。吳先生認為,正是因為劉大姐護理不當,導致孩子患病,故將其訴至法院,要求對方賠償醫療費及交通費等2.5萬元,並賠償精神撫慰金5000元。

月嫂被判賠償一半損失

劉大姐答辯稱,自己具有崗位培訓合格證書、健康證、崗位能力證書、職業資格證書,具備相應的護理資質,在護理期間也盡職盡責,不存在不當護理行為;此外,自己在護理期間曾患感冒,向吳先生夫婦提議更換月嫂,但對方未予同意,而吳先生對此不予認可。

法院審理認為,根據吳先生提供證據,可證明吳先生之子出生後身體狀況良好,出院後由被告劉大姐進行日常護理,且劉大姐認可護理期間曾患感冒,結合鑒定意見書及病歷所記載的孩子發病時間等資訊,孩子生病與劉大姐在感冒的情況下仍密切接觸、護理孩子之間存在因果關係,其對此未盡到合理注意義務,故劉大姐對此負有一定責任。吳先生夫婦作為孩子父母和監護人,且與孩子共同生活,應對密切護理孩子的月嫂的健康狀況予以適當關注,並視情況作出合理的應對。綜上,最終判令劉大姐按照50%的責任比例賠償醫療費、交通費等損失共計12500元,關於吳先生主張的精神撫慰金,因缺乏依據,不予支援。

■法官提醒

聘請月嫂要擦亮眼睛

隨著二孩時代的來臨,如何在“一嫂難求”的市場找到滿意的月嫂,將成為很多準父母的一個新課題。對此,除去經濟因素的考量之外,法官希望大家在作出選擇時注意法律層面的風險。簡單而言就是“一看、二查、三詢問、四觀察、五留證”。

一看指仔細、全面地閱讀與家政服務公司所要簽署的服務合同。儘量選擇與規範的家政服務公司簽署書面合同,避免達成口頭協議。一方面是因為白紙黑字的書面合同通常明確記載了雙方的權利義務。另一方面公司的綜合服務能力、經濟實力顯然要強于個人,公司的履責能力也強于個人。

二查指查詢家政服務公司及月嫂的相關證件、證照等。建議在簽約前最好看一下家政服務公司及其月嫂的相關資料、證照等。一方面可通過網路等途徑查詢公司的工商資訊。另一方面還要核查家政服務公司委派的月嫂人選的身份證資訊、近期體檢證明、護理專業培訓合格證、按摩師證等其他技術職業等級證書。

三詢問指在面談環節詢問月嫂人選相關專業問題。通常在正式確定月嫂人選之前,會有一個簡單的面試環節,即家政服務公司會安排候選月嫂與僱主見面。在此過程中,大家可以根據自身的需求有針對地詢問月嫂一些問題。

四觀察指護理期間注意查看産婦、孩子及月嫂的異常情況。如産婦或孩子身體出現異常情況,應儘早就醫接受專業醫生的診治。如月嫂自身出現異常身體問題,更應予以妥善應對,避免在患病月嫂與産婦及新生兒之間造成交叉感染,引發不必要的損失和糾紛,同時也能有效防止損失的進一步擴大。

五留證要注意留存相關證據材料。在整個合同履行期間,可根據月嫂提供的服務情況,在必要時適當留存一些資料,一旦發生糾紛,可將此作為證據主張自己的權利。例如,孩子的護理記錄、雙方的微信通訊記錄、病歷本、診斷資料、付款收據、服務合同、雙方簽字認可的情況説明、錄音錄影、照片等。(北京晨報記者 何欣)

編輯:偉霞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