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協委員:學校教育時間過長 中學階段應減兩年

來源:成都商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3-06 09:41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石碧擬提交提案,建議義務教育加高中階段學制應減少兩年,碩士、博士研究生階段也減少兩年。

“如此,我覺得對學生、家庭、社會都是有好處的。”

“我帶過很多博士研究生,畢業後一般都29歲、30歲了,這個年齡太大了。”昨日上午,記者從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石碧處了解到,他擬提交提案,建議義務教育加高中階段學制應減少兩年,碩士、博士研究生階段也減少兩年。這樣大學本科生能夠早兩年畢業,博士研究生可以早4年畢業。“如此,我覺得對學生、家庭、社會都是有好處的。”

現行學制,有何不好?

石碧是著名皮革化學專家、川大博導。他説,縮短學校教育時間的建議,他已醞釀多年。

現行學制有什麼不好?

石碧舉例説,過長學制首先對個人人生規劃有影響。一般人七歲讀小學,九年義務教育、高中三年、本科四年,大學畢業就23歲了。如果繼續讀研究生,碩士、博士各3年,博士畢業都已29歲。無論男女,近30歲才開始工作,家庭、育兒的事情又接踵而至,事業開始階段,就無法投入全副精力。

其二,受教育時間成本太高,隨之而來的是經濟成本提高。“六年研究生,基本上每年要凈支出5萬元,六年下來就是30萬元。一些城市家庭的學生還能應付,對一些農村家庭學生來説,上不起。”石碧還特別解釋,每年5萬元支出算上了研究生的補助、收入等,“否則花費更大”。

第三,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過長的學校教育時間加大了社會的老齡化壓力。如果能早點讓學生畢業、就業,就增加了勞動者的數量,進而緩解了老齡化壓力。

“教育更重要的是終身教育”

縮短學制會不會進一步加大學習壓力?有沒有可行性?

石碧表示,“學業有沒有必要這麼重?很多教育內容其實都不應是學校教育承擔的。”

他説,很多人都認為學校就像一個教育工廠,學生畢業後就是一個很好的勞動者。“這是不對的,教育不光是學校教育,更重要的是終身教育。”石碧説,在他看來,學校教育應該做好三件事:育人,培養學生健全人格,價值觀不出問題;其二是把基礎性的知識學好,為以後的再教育打好底子;其三,是培養學習能力,有了學習能力,就能終身學習。

至于縮短學制的可操作性,石碧認為當然可行。他説自己多年從事教育工作,知道初中和高中為了應試,很多學校都是三年課程兩年學完,最後一年用來集中復習應試。“既然客觀事實都是如此了,何不幹脆初、高中各砍掉一年?”研究生階段有六年時間,課程安排得也不緊,一些學生到最後都厭學了。“為什麼不能碩士、博士研究生學習各減少一年?在很多國家碩士、博士都是三四年就可以讀完的。”

代表委員熱議

全國人大代表侯一平/ 讚成 曾提出有關議案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大學華西基礎醫學與法醫學院院長侯一平表示,石碧的建議,自己不僅讚同,並在3年前進行過調研論證,形成議案,遞交2014年召開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

侯一平認為,小學、初中、高中,“六三三”的學制,時間太長,已與國力、民力不相適應。侯一平在這份《關于修訂義務教育法實施十年義務教育的建議》中提出,將整個全民基礎教育改為十年一貫的高中普及教育。不過,侯一平的具體觀點是實行小學5年,中學5年,用兩個階段完成學業的模式。

全國政協委員徐玖平/ 10年制普通教育可實現

對于石碧的觀點,全國政協委員,四川大學商學院院長徐玖平表示很讚同。他從可行性上分析了10年制普通教育能夠實現的基礎。

首先,從生理上而言,醫學上有充分論證,現在的孩子成熟相對較早,智力發育已早于前些年。其次,現在採取的現代化教學手段和教材改革,已可以提高教學效率。教學設備、互聯網,也給了孩子們課外成長和學習的輔助條件,因此縮減12年的普通教育時間,是可以實現的。不過,徐玖平更傾向于“5+3+2”的學制。同時,他提議應將一年的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不改變九年義務教育的時長。

全國政協委員馬敏/ 學制要穩定 不能輕易改

全國政協委員、華中師范大學校長馬敏對石碧的建議持慎重態度。他表示,學制不能輕易改,要穩定。

馬敏説,有很多委員反對更改。提出更改意見需要做調研,如果現有學制確有問題,都覺得太長,那就改。但如果沒有這個需要,就要堅持,改學制要謹慎推行,根據調研後的依據、數據,然後作出科學判斷。

他表示,更改學制要慎重,這牽涉到一個民族的教育,需要教育專家對相關問題進行研究,最後提出意見,不能一紙行政命令就改了。

編輯:偉霞
數字報

政協委員:學校教育時間過長 中學階段應減兩年

成都商報  作者:  2017-03-06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石碧擬提交提案,建議義務教育加高中階段學制應減少兩年,碩士、博士研究生階段也減少兩年。

“如此,我覺得對學生、家庭、社會都是有好處的。”

“我帶過很多博士研究生,畢業後一般都29歲、30歲了,這個年齡太大了。”昨日上午,記者從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石碧處了解到,他擬提交提案,建議義務教育加高中階段學制應減少兩年,碩士、博士研究生階段也減少兩年。這樣大學本科生能夠早兩年畢業,博士研究生可以早4年畢業。“如此,我覺得對學生、家庭、社會都是有好處的。”

現行學制,有何不好?

石碧是著名皮革化學專家、川大博導。他説,縮短學校教育時間的建議,他已醞釀多年。

現行學制有什麼不好?

石碧舉例説,過長學制首先對個人人生規劃有影響。一般人七歲讀小學,九年義務教育、高中三年、本科四年,大學畢業就23歲了。如果繼續讀研究生,碩士、博士各3年,博士畢業都已29歲。無論男女,近30歲才開始工作,家庭、育兒的事情又接踵而至,事業開始階段,就無法投入全副精力。

其二,受教育時間成本太高,隨之而來的是經濟成本提高。“六年研究生,基本上每年要凈支出5萬元,六年下來就是30萬元。一些城市家庭的學生還能應付,對一些農村家庭學生來説,上不起。”石碧還特別解釋,每年5萬元支出算上了研究生的補助、收入等,“否則花費更大”。

第三,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過長的學校教育時間加大了社會的老齡化壓力。如果能早點讓學生畢業、就業,就增加了勞動者的數量,進而緩解了老齡化壓力。

“教育更重要的是終身教育”

縮短學制會不會進一步加大學習壓力?有沒有可行性?

石碧表示,“學業有沒有必要這麼重?很多教育內容其實都不應是學校教育承擔的。”

他説,很多人都認為學校就像一個教育工廠,學生畢業後就是一個很好的勞動者。“這是不對的,教育不光是學校教育,更重要的是終身教育。”石碧説,在他看來,學校教育應該做好三件事:育人,培養學生健全人格,價值觀不出問題;其二是把基礎性的知識學好,為以後的再教育打好底子;其三,是培養學習能力,有了學習能力,就能終身學習。

至于縮短學制的可操作性,石碧認為當然可行。他説自己多年從事教育工作,知道初中和高中為了應試,很多學校都是三年課程兩年學完,最後一年用來集中復習應試。“既然客觀事實都是如此了,何不幹脆初、高中各砍掉一年?”研究生階段有六年時間,課程安排得也不緊,一些學生到最後都厭學了。“為什麼不能碩士、博士研究生學習各減少一年?在很多國家碩士、博士都是三四年就可以讀完的。”

代表委員熱議

全國人大代表侯一平/ 讚成 曾提出有關議案

全國人大代表、四川大學華西基礎醫學與法醫學院院長侯一平表示,石碧的建議,自己不僅讚同,並在3年前進行過調研論證,形成議案,遞交2014年召開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

侯一平認為,小學、初中、高中,“六三三”的學制,時間太長,已與國力、民力不相適應。侯一平在這份《關于修訂義務教育法實施十年義務教育的建議》中提出,將整個全民基礎教育改為十年一貫的高中普及教育。不過,侯一平的具體觀點是實行小學5年,中學5年,用兩個階段完成學業的模式。

全國政協委員徐玖平/ 10年制普通教育可實現

對于石碧的觀點,全國政協委員,四川大學商學院院長徐玖平表示很讚同。他從可行性上分析了10年制普通教育能夠實現的基礎。

首先,從生理上而言,醫學上有充分論證,現在的孩子成熟相對較早,智力發育已早于前些年。其次,現在採取的現代化教學手段和教材改革,已可以提高教學效率。教學設備、互聯網,也給了孩子們課外成長和學習的輔助條件,因此縮減12年的普通教育時間,是可以實現的。不過,徐玖平更傾向于“5+3+2”的學制。同時,他提議應將一年的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不改變九年義務教育的時長。

全國政協委員馬敏/ 學制要穩定 不能輕易改

全國政協委員、華中師范大學校長馬敏對石碧的建議持慎重態度。他表示,學制不能輕易改,要穩定。

馬敏説,有很多委員反對更改。提出更改意見需要做調研,如果現有學制確有問題,都覺得太長,那就改。但如果沒有這個需要,就要堅持,改學制要謹慎推行,根據調研後的依據、數據,然後作出科學判斷。

他表示,更改學制要慎重,這牽涉到一個民族的教育,需要教育專家對相關問題進行研究,最後提出意見,不能一紙行政命令就改了。

編輯:偉霞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