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院招生加考古詩詞作畫 業內人士點讚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2-21 10:28

前陣子大熱的電視節目《中國詩詞大會》,如今又把火“燒”到了美術專業考試:中國美術學院國畫專業的命題創作,引入一首唐代古詩,要求考生在悟出詩意的基礎上作畫。如此不同以往的“驚人之舉”,讓措手不及的考生叫苦不迭;而業內人士大多認同這一出題方向,認為確有必要回溯傳統,只是在施行過程中,尚不可操之過切。

考生傻眼

培訓機構忙“補習詩詞”

相比往年,今年中國美術學院本科招生的考題的確更有文化。與以往提起筆就開畫不同,這回得先讀懂一首唐詩。試題要求考生在兩個半小時裏根據唐代詩人劉長卿《尋南溪常道士》的一首詩:“一路經行處,莓苔見屐痕。白雲依靜渚,春草閉閒門。過雨看松色,隨山到水源。溪花與禪意,相對亦忘言”,完成一幅主題創作,同時以題跋的方式抄錄全詩。

此詩意境甚美,不過,猝不及防的考生顯然難有這般心境,連連吐槽“考場裏頭腦發蒙,與對方遊玩山水根本不在一個頻道。”更有甚者感慨,央視熱門綜藝“詩詞大會”簡直無孔不入,連美院老師也成了鐵粉。

“它的考點很多,比如對詩意的把握、書法功力,用意在于評估考生的綜合修養。”中國美院國畫係負責人張谷旻認為,由于不再單純測試造型能力和技法水平,即便考生在考前準備了各種構圖,也不可能“押寶”成功。

“碰到如此靈活的考題,就算提前知曉,也不一定得到及格分。”目前已在中國美院念三年級的胡志勇同學透露,他之前接觸的好幾名考生都難解題意,只能草草在考卷上畫上平時練熟的山水套路了事。而遠在杭州的這場考試也給了千裏之外的劉炳坤同學“一記重拳”,今年報考了中央美術學院的他這兩天特意尋來《唐詩三百首》抱起了佛腳,“萬一下月初央美的考卷‘畫風’突變,到時就只有傻眼的份兒了。”

聞訊而動的還有京城的藝考班。近一周望京的好幾家美術培訓機構已經打出了“補習詩詞”的賣點,由于是臨時加開的班級,收費也更貴一些,“來咨詢的考生和家長不少,畢竟他們都不想在詩詞考題面前吃虧。”地處花家地南裏的一家培訓機構的負責人半開玩笑説,讓考生頭疼的這些新招兒,倒是又給了他一條生財之道。


回溯傳統

中國畫考詩詞有千年歷史

愁煞考生的一次試題變革,卻贏得業內人士紛紛點讚。

“這是挺好的事情,學科的專業性會更強一些。”青年藝術家劉窗認為,相比近兩年教育部逐步提高對藝考生文化課成績的錄取要求,在專業課測試中,恢復它原本應有的本源,對于糾偏藝術考試的一些做法,更為迫切。在他看來,如今一些國畫家的作品不僅全無意境,就連偶爾在畫中題寫的幾個字也著實讓人撓頭,“如今中國畫專業的學生居然連毛筆都不會拿,豈非咄咄怪事?”

根源出在藝術教育模式。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內地高校的美術類招生都是沿襲西方模式,將素描、色彩、速寫作為必考科目,即便擁有千余年歷史的國畫在專業考試時也是如此,更甭説做到像唐代大詩人王維所講“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了。“東方和西方分屬不同的藝術體係,東方注重的是線條藝術。”中央美術學院原院長、油畫家靳尚誼不止一次表達過這樣的觀點,“相對油畫而言,國畫的表現力要豐富得多。”在他看來,如今很多年輕人追捧油畫,輕視國畫,絕非好現象,“説明人的文化素質在下降,丟棄了國畫背後深藏的文化精髓。”

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委員朱萬章也為這一嘗鮮之舉叫好,“長期以來我們的藝術考試都只重藝術、技法,不太重視背後的文化,尤其是傳統文化,此次增加詩詞能力測試,顯然是發出一種信號,讓考生不要忽略傳統文化的積累。”針對有考生認為,院校如此出題,明顯是不按套路出牌,他笑言,在中國畫中考詩詞,絕非新鮮事兒,而是已有上千年歷史的“套路”。他説,宋代畫院考試就有以詩為題選拔才俊的傳統,“諸如‘踏花歸去馬蹄香’‘深山藏古寺’這些經典詩文,都曾經出現在千年前藝考生的試卷上。”他希望“這一小步”能成為中國畫教學的一個拐點,讓詩書畫傳統重新回歸國畫創作。


業內建議

兼顧公平,出題不宜太難

近些年每到藝考季,圍繞藝考的話題就會登上熱搜榜。諸如藝考成了某些人的救命稻草,藝術院校已很難像當年那樣通過考試發現“好苗子”……

中國美院此番以詩詞入題,顯然就是要通過拓展考查范疇,甄選出創作與思辨皆優的“苗子”。“當藝考生不再被看作只會依葫蘆畫瓢的畫匠,當文化修養深厚的學霸也躋身藝考,藝術的春天就真正來臨了。”該校一位長年參與策劃畢業展的教師説,希望退休前能盼到這一天。

不過,在為考題出發點叫好的同時,也有人表達了隱憂。

藝術評論家奚耀藝認為,在國畫專業考試中,添加古詩詞內容,出發點固然是好,但也沒必要“一刀切”。“對于那些今後有志于以傳承中國古典書畫技法的學生而言,他們可以參與其中,接受遴選;但如果志不在此,更傾向擁抱現代派藝術,就沒必要硬往這條路上闖。”在他看來,即便民國以來的書畫家,除了齊白石、黃賓虹這樣的傳統一脈,也有林風眠、蔣兆和為代表的現代一派。

不過,劉窗並不認同這種一分為二的做法,“即便學生入學後,不以傳承古典書畫技法為方向,也還得有些古典詩詞基礎。畢竟你進入的是大學,而不是技校。”他同時認為,最好兼顧公平的問題,出題不宜太難。藝術評論家廖冬也認為中國美院這回的出題方向沒問題,“對學生而言,對古典詩詞能有所涉獵當然好,但最好在步入研究生階段時強化這方面要求,本科藝考可以將它設為考生的選做題。”

“久未謀面的詩意化考題甫一亮相,便吸引來各方關注,固然不是壞事,但我們更要思考,如此做法是否真正能測試出考生的文化素質。”在中央美院教師吳嘯海看來,本科依然還只是基礎學習,如果連握筆方式都沒掌握到位,就要表現曲徑通幽的詩意,這與沒學會走路就開始跑,又有何異?在他看來,“好飯要一口口來吃”。

編輯:王楠
數字報

美院招生加考古詩詞作畫 業內人士點讚

北京日報  作者:  2017-02-21

前陣子大熱的電視節目《中國詩詞大會》,如今又把火“燒”到了美術專業考試:中國美術學院國畫專業的命題創作,引入一首唐代古詩,要求考生在悟出詩意的基礎上作畫。如此不同以往的“驚人之舉”,讓措手不及的考生叫苦不迭;而業內人士大多認同這一出題方向,認為確有必要回溯傳統,只是在施行過程中,尚不可操之過切。

考生傻眼

培訓機構忙“補習詩詞”

相比往年,今年中國美術學院本科招生的考題的確更有文化。與以往提起筆就開畫不同,這回得先讀懂一首唐詩。試題要求考生在兩個半小時裏根據唐代詩人劉長卿《尋南溪常道士》的一首詩:“一路經行處,莓苔見屐痕。白雲依靜渚,春草閉閒門。過雨看松色,隨山到水源。溪花與禪意,相對亦忘言”,完成一幅主題創作,同時以題跋的方式抄錄全詩。

此詩意境甚美,不過,猝不及防的考生顯然難有這般心境,連連吐槽“考場裏頭腦發蒙,與對方遊玩山水根本不在一個頻道。”更有甚者感慨,央視熱門綜藝“詩詞大會”簡直無孔不入,連美院老師也成了鐵粉。

“它的考點很多,比如對詩意的把握、書法功力,用意在于評估考生的綜合修養。”中國美院國畫係負責人張谷旻認為,由于不再單純測試造型能力和技法水平,即便考生在考前準備了各種構圖,也不可能“押寶”成功。

“碰到如此靈活的考題,就算提前知曉,也不一定得到及格分。”目前已在中國美院念三年級的胡志勇同學透露,他之前接觸的好幾名考生都難解題意,只能草草在考卷上畫上平時練熟的山水套路了事。而遠在杭州的這場考試也給了千裏之外的劉炳坤同學“一記重拳”,今年報考了中央美術學院的他這兩天特意尋來《唐詩三百首》抱起了佛腳,“萬一下月初央美的考卷‘畫風’突變,到時就只有傻眼的份兒了。”

聞訊而動的還有京城的藝考班。近一周望京的好幾家美術培訓機構已經打出了“補習詩詞”的賣點,由于是臨時加開的班級,收費也更貴一些,“來咨詢的考生和家長不少,畢竟他們都不想在詩詞考題面前吃虧。”地處花家地南裏的一家培訓機構的負責人半開玩笑説,讓考生頭疼的這些新招兒,倒是又給了他一條生財之道。


回溯傳統

中國畫考詩詞有千年歷史

愁煞考生的一次試題變革,卻贏得業內人士紛紛點讚。

“這是挺好的事情,學科的專業性會更強一些。”青年藝術家劉窗認為,相比近兩年教育部逐步提高對藝考生文化課成績的錄取要求,在專業課測試中,恢復它原本應有的本源,對于糾偏藝術考試的一些做法,更為迫切。在他看來,如今一些國畫家的作品不僅全無意境,就連偶爾在畫中題寫的幾個字也著實讓人撓頭,“如今中國畫專業的學生居然連毛筆都不會拿,豈非咄咄怪事?”

根源出在藝術教育模式。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內地高校的美術類招生都是沿襲西方模式,將素描、色彩、速寫作為必考科目,即便擁有千余年歷史的國畫在專業考試時也是如此,更甭説做到像唐代大詩人王維所講“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了。“東方和西方分屬不同的藝術體係,東方注重的是線條藝術。”中央美術學院原院長、油畫家靳尚誼不止一次表達過這樣的觀點,“相對油畫而言,國畫的表現力要豐富得多。”在他看來,如今很多年輕人追捧油畫,輕視國畫,絕非好現象,“説明人的文化素質在下降,丟棄了國畫背後深藏的文化精髓。”

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委員朱萬章也為這一嘗鮮之舉叫好,“長期以來我們的藝術考試都只重藝術、技法,不太重視背後的文化,尤其是傳統文化,此次增加詩詞能力測試,顯然是發出一種信號,讓考生不要忽略傳統文化的積累。”針對有考生認為,院校如此出題,明顯是不按套路出牌,他笑言,在中國畫中考詩詞,絕非新鮮事兒,而是已有上千年歷史的“套路”。他説,宋代畫院考試就有以詩為題選拔才俊的傳統,“諸如‘踏花歸去馬蹄香’‘深山藏古寺’這些經典詩文,都曾經出現在千年前藝考生的試卷上。”他希望“這一小步”能成為中國畫教學的一個拐點,讓詩書畫傳統重新回歸國畫創作。


業內建議

兼顧公平,出題不宜太難

近些年每到藝考季,圍繞藝考的話題就會登上熱搜榜。諸如藝考成了某些人的救命稻草,藝術院校已很難像當年那樣通過考試發現“好苗子”……

中國美院此番以詩詞入題,顯然就是要通過拓展考查范疇,甄選出創作與思辨皆優的“苗子”。“當藝考生不再被看作只會依葫蘆畫瓢的畫匠,當文化修養深厚的學霸也躋身藝考,藝術的春天就真正來臨了。”該校一位長年參與策劃畢業展的教師説,希望退休前能盼到這一天。

不過,在為考題出發點叫好的同時,也有人表達了隱憂。

藝術評論家奚耀藝認為,在國畫專業考試中,添加古詩詞內容,出發點固然是好,但也沒必要“一刀切”。“對于那些今後有志于以傳承中國古典書畫技法的學生而言,他們可以參與其中,接受遴選;但如果志不在此,更傾向擁抱現代派藝術,就沒必要硬往這條路上闖。”在他看來,即便民國以來的書畫家,除了齊白石、黃賓虹這樣的傳統一脈,也有林風眠、蔣兆和為代表的現代一派。

不過,劉窗並不認同這種一分為二的做法,“即便學生入學後,不以傳承古典書畫技法為方向,也還得有些古典詩詞基礎。畢竟你進入的是大學,而不是技校。”他同時認為,最好兼顧公平的問題,出題不宜太難。藝術評論家廖冬也認為中國美院這回的出題方向沒問題,“對學生而言,對古典詩詞能有所涉獵當然好,但最好在步入研究生階段時強化這方面要求,本科藝考可以將它設為考生的選做題。”

“久未謀面的詩意化考題甫一亮相,便吸引來各方關注,固然不是壞事,但我們更要思考,如此做法是否真正能測試出考生的文化素質。”在中央美院教師吳嘯海看來,本科依然還只是基礎學習,如果連握筆方式都沒掌握到位,就要表現曲徑通幽的詩意,這與沒學會走路就開始跑,又有何異?在他看來,“好飯要一口口來吃”。

編輯:王楠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