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微信群裏發成績:要求不及格者發紅包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侯江 發表時間:2017-01-18 09:53

教師的天職,就是教書育人。韓愈説過:“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當然,時至今日,人類已經進入信息時代,傳道授業解惑的過程中,一定會出現新問題,老師們也會尋找新的方法去應對。但是,老師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知書達理的一類人,在採用新方法的過程中,有一些邏輯,還是要講清楚的。

據華商晨報報道,期末考試成績出來後,遼寧鐵嶺縣一老師將成績表發送到家長微信群。同時,老師還發了這樣一段文字:“各位家長:如果你希望你的孩子三年後考上高中,那麼你們就按照我們考試前的約定,所有的科目以及格為標準,不及格者差一分發一元紅包。群裏多少人就發多少份。”老師留言過後,一些家長分別發出了標有“懲罰”字樣的紅包。也有家長表示,“老師的要求我真的很難做到,因為我是農村家庭,現在每天掙100元錢都很難,所以無法滿足老師的要求。”涉事王老師表示:“今年期末考試的成績表確實是我發到家長微信群的,發紅包的那些話也是我發的。但是沒有別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和家長互動起來。”王老師表示,家長們並不是按照成績發的紅包,而且學習成績好的和不好的,都有家長發紅包,但都是意思一下,沒有詳細計算按照數額發紅包的。王老師説,紅包她自己也搶了,但是也通過紅包形式發回給了家長們。“當時是考慮到班級管理了,但是這種做法是錯誤的。”學校也表示,會讓老師跟家長們再次溝通,及時消除家長和學生的心理負擔,同時禁止老師用發紅包的形式參與班級的日常管理。

老師在考試之後關心學生的成績,並且想方設法激勵家長也多參與孩子的學習管理,這樣的用心是好的。但是,任何事要辦好,都得講求個方式方法。這位王老師,在認錯之後,應當認真思考一下,自己究竟錯在哪裏。

首先,在中小學,對學生的考試成績進行排名並張榜公布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尤其是在期中考試、期末考試結束後。但《未成年人保護法》有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個人隱私。學生的學習成績,當然屬于個人隱私,學校老師均無權公布。王老師在家長群裏發布了全班的成績表,這種做法無疑有違法之嫌。其次,學生在校期間,老師、家長與學生必須有良好的溝通和協作。但是,王老師沒有認清這個關係,把自己當成了所有人的上司,無疑擺錯了自己的位置,且對所有家長和學生缺乏必要的尊重。特別是,老師無權對家長進行罰款,不管用任何形式,脅迫家長掏腰包的行為都是教育工作者的大忌。王老師要求家長發紅包,不管是否裝進了自己兜裏,都有侵犯他人財産權之嫌。另外,學生成績不好,老師、家長和學生自身都有責任,相關三方都應該反思自己的行為,以求在未來的日子裏能有改進。王老師一味給家長和學生加壓,明顯是對自己的工作缺乏必要的自省。

人無完人,是人就會犯錯。王老師事後能夠承認錯誤,已經表現出一個教育工作者應有的覺悟。從媒體報道中可以看出,王老師是個教學水平較高、有長年教學經驗的老師。真心希望王老師能夠從“紅包事件”中汲取教訓,發現自己長期忽視的問題,在教書育人的過程中,與學生和家長們一同“健康成長”。(侯江)

編輯:偉霞
數字報

老師微信群裏發成績:要求不及格者發紅包

北京晚報  作者:侯江  2017-01-18

教師的天職,就是教書育人。韓愈説過:“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當然,時至今日,人類已經進入信息時代,傳道授業解惑的過程中,一定會出現新問題,老師們也會尋找新的方法去應對。但是,老師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知書達理的一類人,在採用新方法的過程中,有一些邏輯,還是要講清楚的。

據華商晨報報道,期末考試成績出來後,遼寧鐵嶺縣一老師將成績表發送到家長微信群。同時,老師還發了這樣一段文字:“各位家長:如果你希望你的孩子三年後考上高中,那麼你們就按照我們考試前的約定,所有的科目以及格為標準,不及格者差一分發一元紅包。群裏多少人就發多少份。”老師留言過後,一些家長分別發出了標有“懲罰”字樣的紅包。也有家長表示,“老師的要求我真的很難做到,因為我是農村家庭,現在每天掙100元錢都很難,所以無法滿足老師的要求。”涉事王老師表示:“今年期末考試的成績表確實是我發到家長微信群的,發紅包的那些話也是我發的。但是沒有別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和家長互動起來。”王老師表示,家長們並不是按照成績發的紅包,而且學習成績好的和不好的,都有家長發紅包,但都是意思一下,沒有詳細計算按照數額發紅包的。王老師説,紅包她自己也搶了,但是也通過紅包形式發回給了家長們。“當時是考慮到班級管理了,但是這種做法是錯誤的。”學校也表示,會讓老師跟家長們再次溝通,及時消除家長和學生的心理負擔,同時禁止老師用發紅包的形式參與班級的日常管理。

老師在考試之後關心學生的成績,並且想方設法激勵家長也多參與孩子的學習管理,這樣的用心是好的。但是,任何事要辦好,都得講求個方式方法。這位王老師,在認錯之後,應當認真思考一下,自己究竟錯在哪裏。

首先,在中小學,對學生的考試成績進行排名並張榜公布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尤其是在期中考試、期末考試結束後。但《未成年人保護法》有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個人隱私。學生的學習成績,當然屬于個人隱私,學校老師均無權公布。王老師在家長群裏發布了全班的成績表,這種做法無疑有違法之嫌。其次,學生在校期間,老師、家長與學生必須有良好的溝通和協作。但是,王老師沒有認清這個關係,把自己當成了所有人的上司,無疑擺錯了自己的位置,且對所有家長和學生缺乏必要的尊重。特別是,老師無權對家長進行罰款,不管用任何形式,脅迫家長掏腰包的行為都是教育工作者的大忌。王老師要求家長發紅包,不管是否裝進了自己兜裏,都有侵犯他人財産權之嫌。另外,學生成績不好,老師、家長和學生自身都有責任,相關三方都應該反思自己的行為,以求在未來的日子裏能有改進。王老師一味給家長和學生加壓,明顯是對自己的工作缺乏必要的自省。

人無完人,是人就會犯錯。王老師事後能夠承認錯誤,已經表現出一個教育工作者應有的覺悟。從媒體報道中可以看出,王老師是個教學水平較高、有長年教學經驗的老師。真心希望王老師能夠從“紅包事件”中汲取教訓,發現自己長期忽視的問題,在教書育人的過程中,與學生和家長們一同“健康成長”。(侯江)

編輯:偉霞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