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陜西人藝話劇《平凡的世界》:重軛是福

來源:人民網 作者:肖雲儒 發表時間:2019-06-18 17:35

由陜西人藝演出、孟冰根據路遙名著改編的話劇《平凡的世界》,整整三個小時。一口氣看下來,好吸引人,好感動人。一群平凡不過的人物,在一個平凡得有點艱苦的環境中展示他們的家長裏短和喜怒哀樂,竟能那麼吸引人、感動人。現場響起一次次掌聲,我心裏也泛起一次次觸動,網上的反應更是海量。有位網友説得好:看這個戲感到文藝離自己很近,就在眼前,在自己的生命中,是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這就對了!

這個戲廣受歡迎,原因很多,在一個變革時代的大背景下來展開個人命運、青春追求,是一個重要原因。原作和改編者善于洞察、捕捉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精神閃光,以日常生活和家常故事為紐帶,將兩個極點,即底層百姓的個人命運和起于青萍之末的時代風雲交融起來,這不但引發了個人關注,也會引發整個時代的共鳴。劇作家將原著展現的龐大而雜沓的生活場景,汰選、組合到個人命運與時代風雲這一主線之中,脈落清晰了,生活雖依然平凡而散漫地展開著,卻有了思辨的意義和審美的情趣。

話劇《平凡的世界》劇照

它告訴我們一個質樸的道理:一個國家,一個村落,一個人,特別是青年人,要善于將苦難轉化為精神動力。常言道“重軛是福”,苦難是精神的磨刀石,重軛讓我們加快腳步。只要相信青春的奮鬥,相信精神的引領,相信美、善和愛,便能實現人生價值,便會有幸福。你也許平凡而又平凡,但你的目標和夢是不平凡的,人生便會迸發出光彩。正是這樣一種質地,使得整臺戲帶上了不息追求的青春活力和人性溫度。

全劇蒸騰著一種質樸的力量,一種貌不驚人的內在魅力。這是現實主義的力量,更是奮鬥人生、變革時代生活本身的力量,青春生命的力量。欣賞、議論這部作品,讓許多人找到了精神和審美的知音者和知心者。話劇恒久而內在的魅力,正在這裏。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平凡的世界》從小説到電視劇再到舞臺劇,社會對于它的審美接收都是一個自下而上的過程。最開始,文學評論界曾有人説“小説《平凡的世界》有點平凡”,讀者卻説,“《平凡的世界》好就好在平凡”。那以後,持久不衰的增訂印量,持久不衰的電視觀眾熱,反過來感染、影響了評論界和理論界,終于確立了這部作品的經典地位。話劇也一樣。在很少宣傳的情況下,陜西人藝已經在全國各地巡演了近102場,到處受到觀眾的歡迎。這才由網媒的熱評進入屏媒、紙媒的推介、評論。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現象。它又一次有力地證明,文藝作品的生命力,歸根到底在人民的心中、在時代的深處。

良性轉換于不同藝術樣式之間,將小説美學的邏輯轉換成戲劇美學的邏輯,是這臺話劇成功的又一關鍵。這方面,可圈可點之處甚多。編導善于從文學原著中提煉戲劇性情節,以四對青年人的愛情為載體,展示、寄寓了多方面的社會現象和心靈折光,一一組構進戲劇衝突之中,這使整臺戲顯得清晰卻又不失豐腴。

在四對青年人曲折不斷、悲喜並呈的感情歷程中,除了不同的性格差異,我們更強烈感覺到了不同人生價值追求的衝突,感受到了耀眼的道德光彩如何照亮世俗的暗角。

孫少安之所以忍痛和田潤葉分手,決然選擇秀蓮成家,是因為與他對人生道路的選擇有關。他根據自己的家境,決心留在農村,挑起瞻養家庭和改變家鄉面貌的重擔,同時改變自己的命運、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在這條人生路上,終生的伴行者當然應該是秀蓮,那位過日子的好手。也許少了一點蕩氣回腸,卻有生死相依。

而孫少平則希望離開這塊土地,在一個提供了個人發展新天地的時代,開辟新路徑,讓自己的人生期盼得到實現。他和田曉霞深愛著,卻拙于華麗表白,只是用古歌中的“愛耐塞”(江河大地)暗傳了這份愛的濃冽。

田潤葉身上更多地體現了忠于內心感情和恪守道德責任之間的衝突。她對少安不改初情,愛不起來李向前;但當向前受殘,卻又毅然為其守護終生,並在履行妻子的責任中滋生出新的愛情。

這些年輕人人生價值的選擇,輻射了特定時代的種種社會衝突。這些衝突毫無理念化的感覺,無一不近在身邊並且融入事理人情之中,演化為生活場景和人生情境一一隊裏分地、分棗林了,青年進城打工了,出現私人公司了,老幹部按老思路老辦法做行不通也吃不開了,雙水溝的年輕人都開始追求新的過法活法、追求生存線之上的意義世界和感情境界了。所有這些,都以歷史的確定性告白著一個新時期的到來。

如果説少安、少平兄弟倆不同的人生選擇,標志著改革開放初始中國農民兩類普遍性的選擇一一即從城與鄉兩個更寬闊的空間去改變國家和自己的命運;而從他們共同的價值追求中,則又可以感受到一代新型農民在實踐中的孕育和精神上的誕生。從社會到個人,從實踐到精神,在多層面戲劇衝突的展現中,一個新的時代撲面向我們走來。

所有這些衝突通過愛情的線索和平臺漸次展開並紐結著迸行,形成了全劇一個又一個感情的亮點和高潮。每當此時,劇場便有了掌聲,有了淚光。

正像許多人指出的,《平凡的世界》的成功,是現實主義生命力的體現,現實主義藝術方法的成功。其實,在現實主義勝利的深處,乃是青春生命追求的勝利,拼搏奮鬥價值觀的勝利。而就現實主義藝術來説,話劇《平凡的世界》其實有了一定的探索,顯得更為開闊和現代。編導力圖從一個三維坐標上,即從形象、心象(情象)、寓象三個層面來展示生活和人物。在以情節、場景和性格展示時代形象的同時,著重開掘時代的心象和情象,展示轉折時期各種平凡人物所遭遇的驚濤駭浪的感情生活和極不平凡的內心世界。

話劇更以創新手法致力于展現“寓象”。譬如舞臺總體設計的那個轉動的大輾盤和在輾盤下展開的城鄉日常生活,就給平凡人物營造了一個具象而又抽象的呈示空間。人偶同臺的設計,用“偶化”的作者路遙、孩子和關鍵時刻閃遊的象徵形象,將實在的生活進行虛擬化、象徵化,給經由現實主義路徑呈示出來的形象、心象和情象,平添了一份間隔效果和哲思意味。這種效果和大輾盤一道,構成了舞臺劇的總體意象。

象徵中華民族幾千年農耕文明生存的輾子,沉重地轉動著,轉到今天,終于出現了新的氣象。一方面是少安在本土堅守中的拓新,一方面是少平在出走流動中的闖路,他們根源于輾盤、依托著輾盤,又走出輾盤、改造輾盤,創造著屬于自己的生活。這正是少平和曉霞會通心靈的那首吉爾吉斯的古歌:有沒有比你更親切的土地,愛耐塞;有沒有比你更自由的意志,愛耐塞!這塊土地是如此這般地充滿活力啊。

大輾盤在轉動著。父老鄉親在重軛下奮爭拼搏,在重軛下日新又新,這正是我們民族的偉力,也正是這部戲要宣敘的重要題旨。

編輯:智羊
數字報
評陜西人藝話劇《平凡的世界》:重軛是福
人民網  作者:肖雲儒  2019-06-18

由陜西人藝演出、孟冰根據路遙名著改編的話劇《平凡的世界》,整整三個小時。一口氣看下來,好吸引人,好感動人。一群平凡不過的人物,在一個平凡得有點艱苦的環境中展示他們的家長裏短和喜怒哀樂,竟能那麼吸引人、感動人。現場響起一次次掌聲,我心裏也泛起一次次觸動,網上的反應更是海量。有位網友説得好:看這個戲感到文藝離自己很近,就在眼前,在自己的生命中,是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這就對了!

這個戲廣受歡迎,原因很多,在一個變革時代的大背景下來展開個人命運、青春追求,是一個重要原因。原作和改編者善于洞察、捕捉平凡生活中不平凡的精神閃光,以日常生活和家常故事為紐帶,將兩個極點,即底層百姓的個人命運和起于青萍之末的時代風雲交融起來,這不但引發了個人關注,也會引發整個時代的共鳴。劇作家將原著展現的龐大而雜沓的生活場景,汰選、組合到個人命運與時代風雲這一主線之中,脈落清晰了,生活雖依然平凡而散漫地展開著,卻有了思辨的意義和審美的情趣。

話劇《平凡的世界》劇照

它告訴我們一個質樸的道理:一個國家,一個村落,一個人,特別是青年人,要善于將苦難轉化為精神動力。常言道“重軛是福”,苦難是精神的磨刀石,重軛讓我們加快腳步。只要相信青春的奮鬥,相信精神的引領,相信美、善和愛,便能實現人生價值,便會有幸福。你也許平凡而又平凡,但你的目標和夢是不平凡的,人生便會迸發出光彩。正是這樣一種質地,使得整臺戲帶上了不息追求的青春活力和人性溫度。

全劇蒸騰著一種質樸的力量,一種貌不驚人的內在魅力。這是現實主義的力量,更是奮鬥人生、變革時代生活本身的力量,青春生命的力量。欣賞、議論這部作品,讓許多人找到了精神和審美的知音者和知心者。話劇恒久而內在的魅力,正在這裏。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平凡的世界》從小説到電視劇再到舞臺劇,社會對于它的審美接收都是一個自下而上的過程。最開始,文學評論界曾有人説“小説《平凡的世界》有點平凡”,讀者卻説,“《平凡的世界》好就好在平凡”。那以後,持久不衰的增訂印量,持久不衰的電視觀眾熱,反過來感染、影響了評論界和理論界,終于確立了這部作品的經典地位。話劇也一樣。在很少宣傳的情況下,陜西人藝已經在全國各地巡演了近102場,到處受到觀眾的歡迎。這才由網媒的熱評進入屏媒、紙媒的推介、評論。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現象。它又一次有力地證明,文藝作品的生命力,歸根到底在人民的心中、在時代的深處。

良性轉換于不同藝術樣式之間,將小説美學的邏輯轉換成戲劇美學的邏輯,是這臺話劇成功的又一關鍵。這方面,可圈可點之處甚多。編導善于從文學原著中提煉戲劇性情節,以四對青年人的愛情為載體,展示、寄寓了多方面的社會現象和心靈折光,一一組構進戲劇衝突之中,這使整臺戲顯得清晰卻又不失豐腴。

在四對青年人曲折不斷、悲喜並呈的感情歷程中,除了不同的性格差異,我們更強烈感覺到了不同人生價值追求的衝突,感受到了耀眼的道德光彩如何照亮世俗的暗角。

孫少安之所以忍痛和田潤葉分手,決然選擇秀蓮成家,是因為與他對人生道路的選擇有關。他根據自己的家境,決心留在農村,挑起瞻養家庭和改變家鄉面貌的重擔,同時改變自己的命運、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在這條人生路上,終生的伴行者當然應該是秀蓮,那位過日子的好手。也許少了一點蕩氣回腸,卻有生死相依。

而孫少平則希望離開這塊土地,在一個提供了個人發展新天地的時代,開辟新路徑,讓自己的人生期盼得到實現。他和田曉霞深愛著,卻拙于華麗表白,只是用古歌中的“愛耐塞”(江河大地)暗傳了這份愛的濃冽。

田潤葉身上更多地體現了忠于內心感情和恪守道德責任之間的衝突。她對少安不改初情,愛不起來李向前;但當向前受殘,卻又毅然為其守護終生,並在履行妻子的責任中滋生出新的愛情。

這些年輕人人生價值的選擇,輻射了特定時代的種種社會衝突。這些衝突毫無理念化的感覺,無一不近在身邊並且融入事理人情之中,演化為生活場景和人生情境一一隊裏分地、分棗林了,青年進城打工了,出現私人公司了,老幹部按老思路老辦法做行不通也吃不開了,雙水溝的年輕人都開始追求新的過法活法、追求生存線之上的意義世界和感情境界了。所有這些,都以歷史的確定性告白著一個新時期的到來。

如果説少安、少平兄弟倆不同的人生選擇,標志著改革開放初始中國農民兩類普遍性的選擇一一即從城與鄉兩個更寬闊的空間去改變國家和自己的命運;而從他們共同的價值追求中,則又可以感受到一代新型農民在實踐中的孕育和精神上的誕生。從社會到個人,從實踐到精神,在多層面戲劇衝突的展現中,一個新的時代撲面向我們走來。

所有這些衝突通過愛情的線索和平臺漸次展開並紐結著迸行,形成了全劇一個又一個感情的亮點和高潮。每當此時,劇場便有了掌聲,有了淚光。

正像許多人指出的,《平凡的世界》的成功,是現實主義生命力的體現,現實主義藝術方法的成功。其實,在現實主義勝利的深處,乃是青春生命追求的勝利,拼搏奮鬥價值觀的勝利。而就現實主義藝術來説,話劇《平凡的世界》其實有了一定的探索,顯得更為開闊和現代。編導力圖從一個三維坐標上,即從形象、心象(情象)、寓象三個層面來展示生活和人物。在以情節、場景和性格展示時代形象的同時,著重開掘時代的心象和情象,展示轉折時期各種平凡人物所遭遇的驚濤駭浪的感情生活和極不平凡的內心世界。

話劇更以創新手法致力于展現“寓象”。譬如舞臺總體設計的那個轉動的大輾盤和在輾盤下展開的城鄉日常生活,就給平凡人物營造了一個具象而又抽象的呈示空間。人偶同臺的設計,用“偶化”的作者路遙、孩子和關鍵時刻閃遊的象徵形象,將實在的生活進行虛擬化、象徵化,給經由現實主義路徑呈示出來的形象、心象和情象,平添了一份間隔效果和哲思意味。這種效果和大輾盤一道,構成了舞臺劇的總體意象。

象徵中華民族幾千年農耕文明生存的輾子,沉重地轉動著,轉到今天,終于出現了新的氣象。一方面是少安在本土堅守中的拓新,一方面是少平在出走流動中的闖路,他們根源于輾盤、依托著輾盤,又走出輾盤、改造輾盤,創造著屬于自己的生活。這正是少平和曉霞會通心靈的那首吉爾吉斯的古歌:有沒有比你更親切的土地,愛耐塞;有沒有比你更自由的意志,愛耐塞!這塊土地是如此這般地充滿活力啊。

大輾盤在轉動著。父老鄉親在重軛下奮爭拼搏,在重軛下日新又新,這正是我們民族的偉力,也正是這部戲要宣敘的重要題旨。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